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637 諸圣之首

自開天辟地至今,元始天尊也從來沒吃過這么大虧,被陳九公按在家門口一頓暴打,直接把元始天尊無數元會以來積攢的威風,全都給打沒了。√∟頂點小說,www.booksrc.net
    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啊。元始天尊或許不知道有這么一句話,但他也知道這個理。在他心里恨不得把陳九公大卸八塊,但卻沒那本事。再打下去,還是被人暴打,何苦來哉呢?
    見那陳九公又持劍殺來,元始天尊翻身躍起,將手中太極圖一甩,太極圖中飛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道金橋,一頭在元始天尊腳下,一頭直入昆侖山中。
    元始天尊上了金橋,金橋上金光一閃,帶著元始天尊消失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打了個空,抬頭看了看昆侖山,收了混沌鐘、混元劍和毀天劍,伸手一招,誅仙劍陣散開,誅仙劍陣陣圖從空中落下,被陳九公伸手接住。
    這時,誅仙四劍飛來,被陳九公用陣圖裹了抱在懷中。面帶微笑地望了昆侖山頂一眼,陳九公知道,今兒元始天尊被自己狠狠落了面皮,恐怕以后好長一段時間,他都沒臉在洪荒上走動了。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面色陰沉地坐在云床上。就想陳九公想的一樣,元始天尊今兒丟了這么大的人,起碼十年內是不好意思在洪荒走動了。本來還想著量劫一起,好生謀劃一番,布幾個局算計陳九公一把。可沒想到量劫剛起,就挨了一通胖揍,湊得自己都沒臉見人。
    陳九公離了昆侖山,不回金鰲島,反而跨過人間,沖入西牛賀洲之中。
    這個時候,西方二圣正在八寶功德池前談論陳九公暴打元始天尊。在二圣眼里,陳九公可以劃入敵人之列。元始天尊呢,也不是什么好人。雖然和元始天尊定下聯手對付截教,但不過是權宜之計,為了應對陳九公罷了。陳九公和元始天尊打起來,可是讓他們看了好大一場熱鬧。
    “師兄,那陳九公果然道行高深,更勝元始天尊。”樂呵夠了,準提佛母想到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勝過元始天尊的毀滅之道,不禁心頭一凜。論道行,那元始天尊還在他準提之上。論靈寶。元始天尊有盤古幡、太極圖在手,準提佛母跟他可比不了。想想元始天尊都讓陳九公打成那樣,準提佛母心里暗自決定,說什么也不能與陳九公單打獨斗。
    聽準提佛母的話,阿彌陀佛臉上露出苦笑,讓他那本就疾苦的臉色更顯苦色,“師弟,那陳九公的道行,恐怕還在我之上。”
    “什么!”準提佛母聞言大驚。別人不知打,但他卻知道,自己師兄道行高深,更在那曾號稱諸圣之首的老子之上。雖說當日于人間相會。元始天尊說陳九公道行在諸圣之上,準提佛母相信陳九公的道行比自己高,但卻不認為陳九公的道行會比阿彌陀佛還高。因為阿彌陀佛這些年低調行事,除準提佛母外。誰也不知道他的深淺。
    不想此時此刻,阿彌陀佛親口承認,陳九公的道行還在他之上。確實讓準提佛母難以相信。
    阿彌陀佛搖了搖頭,剛要說什么,卻突然從蓮臺上站起,“師弟,陳九公來了!”
    “什么?”饒是準提佛母多智,也不由得一愣,這陳九公剛大鬧昆侖山,現在又來靈山做什么?
    來和佛門聯手?這似乎有些不可能。
    難道是想大鬧靈山?這恐怕就更不可能了。自己佛門和闡教可不一樣,有二圣坐鎮,陳九公單槍匹馬殺來,必要他黯然而歸。
    心念急轉思索陳九公的來意,準提佛母道:“師兄,遠來是客,你我還得出去見見這位截教教主!”
    “好!”
    二圣并肩離了八寶功德池,在空中緩步向靈山外走去。還沒出靈山,二圣突然神色大變,皆化作金光,向靈山外飛去。
    二圣剛出靈山,就有陰風襲來。
    這是靈山,是佛門二圣的道場。自昔日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在此開辟道場之后,靈山方圓萬里之內,就沒起過風。
    可今日這風是哪里來的?無他,誅仙劍陣。
    不久之前,陳九公剛以誅仙劍陣罩住昆侖山。現在,又殺至靈山,誅仙劍陣又圍靈山。
    一出靈山,就入誅仙陣中,準提佛母雖然心里憤怒,但還是保持他慣有的風度,雙手合十,向陳九公一禮,“教主西來,何必大動干戈。不如往八寶功德池前小坐,讓準提與師兄以盡地主之誼。”
    若是往日,陳九公一定會回禮,然后和準提佛母客套幾句。但今日,聽準提佛母的話,陳九公冷聲道:“我截教祖師座前首徒今日損落,陳九公為截教教主,自要為他討回個公道。”
    聽陳九公之言,準提佛母笑道:“教主錯了,多寶道人損于西王母之手,教主為何遷怒我佛門?”
    陳九公看著準提佛母,神色肅穆,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明人不說暗話,做過一場吧!”
    陳九公話音剛落,張手就是一道上清神雷。上清神雷在空中炸響,于誅仙劍陣四門上懸掛的誅仙四劍齊齊震動,各射出一道劍光。這四道劍光不攻擊阿彌陀佛,也不攻擊準提佛母,偏偏向靈山轟去。
    “陳九公,你卑鄙!”準提佛母見狀,連忙祭起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三色蓮臺飛起,浮在靈山之上,放出金、青、紅三色光芒,與靈山的護山大陣一起,擋住從四方襲來的劍光。
    聽準提佛母罵自己卑鄙,陳九公也不惱怒,反而哈哈一笑,左手持毀天劍,右手持混元劍,向阿彌陀佛殺去。
    阿彌陀佛伸手一招,接引寶幢落在左手,戒刀出現在右手之中,阿彌陀佛迎上陳九公,二人斗在一起。
    陳九公知阿彌陀佛道行高深,所以一上來就毫不留情,周身紫光繚繞,手中混元劍、毀天劍上。都有劍芒吞吐。
    通過陳九公與元始天尊之戰,阿彌陀佛一語道破,說陳九公道行還在他之上。既然如此,阿彌陀佛更不會留手,全力出手,在他手中雙寶上,都閃著陣陣白光。
    自開天辟地以來,阿彌陀佛就很少與人動手,一般都是由準提佛母出面解決問題。曾有過那么幾次,準提往東方渡人。被通天教主碰見。當時的準提道人不是通天教主的對手,接引道人趕到后與準提合戰通天教主。那時三清尚未分家,老子和元始天尊自然不會看西方二人欺負自己三弟。然后,就有了接引、準提大戰元始天尊、通天教主。
    在那一戰中,接引道人仗著十二品金蓮一味防守,攻擊的事都交給了準提佛母。
    后來封神之劫,無論是誅仙陣,還是萬仙陣,也都是接引道人只防不攻。從這以后。洪荒上就流傳阿彌陀佛善守不善攻。
    可今日,與陳九公一戰。阿彌陀佛展現出來的,是他的另一面。對陳九公對攻,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要知道。前不久在昆侖山前,元始天尊與陳九公對攻,最后敗在了陳九公手中。元始天尊修煉的是毀滅之道,但以眼下局面看。元始天尊的攻擊力似乎還不如阿彌陀佛。
    與阿彌陀佛殺得難解難分,陳九公眼中紫光流轉,他在觀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在人間時。陳九公曾道出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不止他之前展現的那樣。果然,這寂滅之道不光有字面上的意思,在佛門中寂滅有涅槃之意。大乘佛教的教義是寂滅,也并非只有眾苦永寂,同時還有涅槃。
    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卻是了得,但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卻異常詭異。不但可以消弱陳九公的攻擊,還能增強自己的攻擊,此消彼長之下,就與陳九公陷入僵持之中。
    在二人相斗時,準提佛母也沒閑著,自誅仙劍陣被陳九公激發以后,就發出一**的攻擊,向靈山轟去。雖有十二品三色蓮臺護持,但準提佛母還不放心。他這靈山和闡教的昆侖山不同,闡教門下眾仙都有自己的道場,陳九公陣圍昆侖山時,昆侖山上除了元始天尊和白鶴童子之外,其余之人就是些力士、仙仆之流,死了也沒什么。元始天尊那么拼,只是為了保護住道場罷了。
    可佛門呢,是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小乘佛教剛剛東歸,現在婆娑凈土什么人都沒有。大乘佛教呢,所有人幾乎全在靈山,若是有一道劍氣沖破防御進入靈山,說不定能打死誰。
    準提佛母知道陳九公的如意算盤,先以誅仙劍陣罩昆侖山,是為了牽制元始天尊的昆侖八符。現在呢,以誅仙劍陣圍靈山,是為了牽制十二品三色蓮臺或九品金蓮,免得佛門將阿唎耶多羅大陣和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合一,布下娑訶薩羅若闍大陣對付他。所以,剛剛準提佛母才說陳九公卑鄙。
    就在準提佛母在一旁一邊觀戰,一邊腹誹陳九公之時,只聽得陳九公一聲暴喝,混元劍上紫光大作,一幅幅玄之又玄的圖案從混元劍上浮出,隨之劍上紫光更盛,瞬間將阿彌陀佛手中戒刀發出的白光殺散。
    “不好!”準提佛母見狀,知道陳九公是以靈寶壓人。和元始天尊不同,佛門沒有先天至寶,陳九公以毀滅之道,沒勝過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就將這混元劍的威力催發到了極致。
    阿彌陀佛的戒刀雖也不差,但畢竟不如先天至寶。那邊混元劍一發威,戒刀上發出的白光頓時消散得一干二凈。見混元劍帶著無邊威勢斬來,阿彌陀佛連忙催動九品金蓮護身。
    混元劍斬破九品金蓮放出的金光,向阿彌陀佛左肩落去,一道金光閃過,九品金蓮出現在混元劍下,放出億萬金光,試圖阻擋混元劍。這時,混沌鐘俯沖而下,直奔阿彌陀佛撞去。
    “師兄!”見阿彌陀佛陷入危難之中,準提佛母知道他不會有事,但卻不想讓陳九公落了師兄面皮。全力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護住靈山。然后手持七寶妙樹杖,向混沌鐘刷去。
    陳九公心念一動,混沌鐘在空中微微一顫,鐺鐺鐘響,渾厚法力在空中激蕩,好像在平靜的湖水中激起陣陣漣漪,向周圍擴散出去,
    見陳九公將混沌鐘的威力也催動到了極致,準提佛母知自己七寶妙樹杖刷不得混沌鐘,心中不由得暗恨,想這陳九公有兩大先天至寶在手,自己佛門兩位圣人,竟然連一件先天至寶都沒有。
    心里雖恨,但準提佛母手上卻不慢,只見他手中七寶妙樹上七彩豪光退去,反倒有無盡金光沖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