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641 援兵到來

金鰲島,坐忘巖上。
    陳九公怔怔地看著誅仙陣圖中裹著的件件靈寶,心念一動,那些靈寶向四面八方飛去,落在金鰲島、三仙島、瀛洲島、方丈島和蓬萊島上,“大師伯遺澤,截教門下皆可享之。”說罷,陳九公將摧天杖立在坐忘巖上,左手緊緊攥著誅仙劍陣陣圖。
    這時,鐘聲從海面上傳來,混沌鐘護著多寶道人肉身,穿過誅仙劍陣落在坐忘巖上。
    伸手接住混沌鐘,又有混元劍飛來,懸于陳九公身旁。陳九公躬身向多寶道人尸身一拜,“大師伯,這些年,你身在佛門,心屬截教。這些年,你逢戰在前,護我截教門人。我陳九公乃截教教主,絕不會讓你白死!你且在這坐忘巖上稍坐,待我為你討回公道。”說著,陳九公大手一揮。
    隨著陳九公揮手,東海之上,書三仙島、瀛洲島、方丈島和蓬萊島上,各有一道劍氣沖起,劍氣沖破云霄,直入斗府。
    陳九公將誅仙劍陣陣圖一甩,四道劍光從東、南、西、北飛來,落入誅仙劍陣陣圖中,化作誅仙四劍,被陳九公抱在懷中。
    伸手一招,混元劍背在背后,混沌鐘懸于頭頂,陳九公沖出金鰲島,直奔東海外飛去。
    陳九公速度極快,出東海直奔昆侖山。
    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正坐在云床上默算天機。多寶道人一死,量劫起。之前被陳九公攪亂的天機,一一顯現出來,元始天尊趁此時機推算天機,想在量劫之中有一番作為。
    可剛運起玄功,元始天尊猛地睜開眼睛,隨即整個人就消失在宮中。
    “陳九公,你敢闖我道場!”望著御風而來的陳九公。元始天尊牙咬切齒地說道。圣人之間有幾條不成文的規定,是諸圣所默認的。第一,就是圣人門下,不可冒犯其他圣人分身。第二,就是圣人之間,無論有多大的仇恨,也不可去對方道場鬧事。
    陳九公眼露寒光,面露冷笑,“元始,你不是能算計么。我陳九公今天就要告訴你,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計謀都是虛的!”說話間,陳九公將手中裹著誅仙四劍的陣圖往空中一拋,昆侖山上空電閃雷鳴,閃電如金蛇狂舞,雷聲震震,乾坤蕩漾。無邊煞氣從四面八方聚來,將這洪荒第一仙山、萬祖之山的昆侖山裹在煞氣之中。
    “陳九公。你敢在我昆侖山逞兇,他日我必殺上你金鰲島!”見陳九公布下誅仙劍陣,將自己這昆侖山罩住,元始天尊氣得須發皆張。指著陳九公,口中不斷放出狠話。
    似乎根本沒將元始天尊放在眼里,陳九公聞言只是冷冷一笑,“隨你!”說著。雙手往外一番,往下一壓,誅仙四劍立于四方。四劍之下突然化為四門,乃是誅仙門、戮仙門、絕仙門、陷仙門,四把寶劍掛于門上。
    洪荒第一殺陣,誅仙劍陣,自封神劫后,重現洪荒!
    身在誅仙陣中,元始天尊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沖過把陳九公生吞活剝了。對圣人而言,這誅仙劍是厲害,非四圣齊聚,否則此陣不破。但如果不想破陣,一心想走的話,誅仙劍陣還真困不住圣人。
    但今日,陳九公把誅仙劍陣擺在了昆侖山外,元始天尊根本不能走了。這一走,道場就沒了,好面子的元始天尊,可不想成為第一個丟了道場的圣人。
    元始天尊袍袖一甩,八點白光從袖中飛出,化作昆侖八符。昆侖八符,分落八方,與昆侖山的護山大陣相合,護住昆侖山。
    陳九公見元始天尊以昆侖八符守護昆侖山,哈哈大笑,揮混元劍向元始天尊斬去。
    “這廝寶貝還真多!”見陳九公頭頂混沌鐘,手持混元劍,還攜誅仙劍陣,元始天尊心中暗罵,連忙甩開太極圖,太極圖上金光一閃,混元劍發出的劍氣隨金光而消失。
    陳九公見元始天尊一手持盤古幡,一手持太極圖,微微一笑,“元始,我也不以誅仙劍陣欺你,就讓你知道我陳九公比你強!”說著,陳九公神色一正,雙手持劍,向元始天尊刺去。
    聽陳九公此言,元始天尊心中暗恨,心道:“你還不以誅仙劍陣?若非有誅仙劍陣在側,我必要你知道昆侖八符的厲害。”不管元始天尊心里怎么想,都無濟于事,因為此時陳九公已一劍刺來。
    陳九公這一劍,來勢十分緩慢,但落在元始天尊眼中,這一劍的軌跡玄之又玄,道隨劍出,道隨劍動。劍來,毀滅之道也隨之而來。
    元始天尊也是心高氣傲的主,見陳九公以毀滅之道來戰自己,就打定主意,要以毀滅之道回他。
    元始天尊向前踏出一步,將盤古幡甩開,這一次元始天尊沒有催動盤古幡射出混沌劍氣,而是以盤古幡與混元劍硬碰硬。
    這不光是兩件至寶相碰,也是毀滅之道相撞。二圣同修毀滅之道,手中的寶物又都是先天至寶,還都是蘊含毀滅之道的先天至寶。
    混元劍與盤古幡相遇,碰在一起。并沒有震天的響聲,也沒有氣勁縱橫,只有紫光暴起,撞在一起。
    兩邊紫光相遇,此消彼長。元始天尊清楚地看見,混元劍上紫光越來越盛,自己的盤古幡上紫光越來越弱。
    猛然間,道道紫光向元始天尊爆射,元始天尊飛身暴退,左手連連甩動太極圖,將襲來的紫光一掃而空。
    陳九公神色肅穆,飛身而起,手中混元劍,一劍一劍向元始天尊斬去。混元劍在陳九公手下,并沒有什么招式可言,就是簡單的刺、斬、挑、削,但卻將元始天尊殺得節節敗退。
    元始天尊修煉毀滅之道,自然是擅攻不擅防,可此時攻擊不如陳九公猛烈,防又防不住,完全陷入兩難之間。
    “元始!看劍!”陳九公突然暴喝一聲,手中混元劍在空中一顫,一化千萬,無數混元劍從四面八方,向元始天尊斬去。
    元始天尊右手揮動盤古幡,發出道道劍氣,向那漫天的混元劍射去,左手催動太極圖,道道金光從太極圖中沖出,向那些混元劍卷去。同時,元始天尊頂上現出慶云金燈。
    混元劍斬下,盤古幡發出的混沌劍氣直接被斬破,太極圖發出的金光也隨劍而破。那一把把混元劍破了盤古幡發出的混沌劍氣和太極圖發出的金光,直接斬在元始天尊護身的慶云金燈上。
    玄門弟子有慶云三花,玄門圣人也有,只是平日不顯罷了。元始天尊另辟奇徑,將他那慶云煉制成了法寶。只見慶云之上,現出盞盞金燈,有五彩豪光沖起,隱隱呈鋒刃之形,五行轉換之間,光華更盛。
    元始天尊的煉器之道當真不凡,這慶云金燈也有其玄妙之處,但遇混元劍,慶云金燈在劍下化作烏有。
    “陳九公,膽敢如此欺我,我必與你不死不休!”那一把把混元劍破了慶云金燈還不夠,將元始天尊的袍服劃成一條條的,直至遇到了元始天尊的肉身,還在一陣白光中消散。混元圣人萬劫不滅,像元始天尊被陳九公打成這樣,面皮丟了不知幾許。周身白光一閃,袍服恢復如新,元始天尊又羞又怒,但卻拿陳九公沒有辦法,只能放出幾句狠話,當做是自己的遮羞布。
    陳九公也不生氣,哈哈一笑,“元始,今日我落你面皮,看你如何還有顏面執掌大教!”說話間,陳九公右手持混元劍,左手一番,毀天劍從天外飛來,落入左掌之中。雙手持劍,左手開弓,陳九公壓著元始天尊,就是一頓暴打,只打得元始天尊在誅仙劍陣之中抱頭逃竄。
    鐺……
    一聲鐘響之后,元始天尊被混沌鐘打翻在地,起來時面皮通紅,這倒不是元始天尊被打出了內傷,是惱羞成怒了。元始天尊知道,陳九公殺到昆侖山來,其他圣人一定都在暗中觀戰,讓他們看到自己被陳九公打成這樣,這讓心高氣傲的元始天尊怎么受得了?
    翻身躍起,元始天尊默念法決,護持著昆侖山的昆侖八符從八方齊陳九公飛去。
    見元始天尊動用了昆侖八符,陳九公將毀天劍交與右手,抬起左手,打出一道掌心雷。
    雷聲一響,誅仙劍陣中風氣呼嘯,煞氣滾動。懸于四門上的誅仙四劍齊動,各射出一道光芒,這光芒攻擊的不是元始天尊,而是昆侖山。
    “啊!”元始天尊口中發出狂叫,連忙將昆侖八符遣回,護持昆侖山。
    昆侖八符出自昆侖山,與這萬祖之山氣運相連,此時分落昆侖山八方,與昆侖山護山大陣相合。四道劍光從四面襲來,昆侖八符爆射出耀眼的白光,白光沖天,將整座昆侖山護在白光之中。
    “陳九公你言而無信!”元始天尊指著陳九公怒道。
    陳九公淡淡一笑,知道元始天尊是什么意思,剛才自己的確說過,不以誅仙劍陣欺他。“元始,我本不想用誅仙劍陣欺你,但我不用誅仙劍陣,好像也是欺負你。這還莫不如,讓你見識見識我截教誅仙劍陣。”
    “你……”元始天尊聞言大怒,惡狠狠地揮盤古幡向陳九公殺去。陳九公雙手持劍,與元始天尊斗在一起,同時那誅仙劍陣也沒歇著,不斷射出劍芒,襲向元始天尊。
    劍芒撕開元始天尊的防御,那懸于陳九公頭頂的混沌鐘又沖過去,撞在元始天尊面門,直將元始天尊打得仰面栽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