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635 推了首陽山

多寶道人等截教弟子東歸,幾乎將地仙界所有的準圣都牽扯進來了。作為截教護法,袁洪自然不會置身之外。但他一直現身,就躲在鎮元子的乾坤圖中。
    之前雖遇二災七難,但始終是有驚無險,袁洪也就沒有出手。可此時多寶道人以一敵五,鎮元子怕他有什么閃失。而且,眼下是截教眾仙的最后一災,過了這一災,就是一片坦途了。再好牌,也該出了,再留著也沒什么用了。
    袁洪雖然一直呆在乾坤圖中,但并非是被鎮元子封印,所以袁洪可以看到乾坤圖外發生的一幕一幕。
    早就將場中局面盡收眼底,袁洪知道在所有的敵人中,數西王母威脅最大,但這娘們是斬三尸的強者,確實是不好對付。其次就闡教副教主云中子了,當年在人間,袁洪曾與云中子斗過一場,知道此人精修戊土之道,防御驚人。自己突然殺出,雖出其不意,但想殺云中子好像費點勁。
    云中子之下,就是星辰真君了,此人雖也是斬二尸的準圣,但道行一般,袁洪這才決定拿他下手。這才沖出乾坤圖之后,越過西王母,直撲星辰真君。
    星辰真君正與闡教四仙圍攻多寶道人,同是斬二尸的準圣,星辰真君和多寶道人差得太遠了,即便他與四人聯手,也沒能將多寶道人怎么樣,反而被多寶道人給壓制住了。
    多寶道人名號多寶,真是人如其名。三千靈寶一起祭出,化作一條靈寶洪流,不斷地向四仙發動一**攻擊。
    本來應對多寶道人就有些困難,現在又有袁洪突然殺出,星辰真君大驚失色,下意識地飛身而起,持星辰劍迎上袁洪的定海神針。
    嘡啷!
    響聲過后。只見那星辰真君向炮彈一樣飛出。這倒不是說他速度有多快,而是被袁洪一棒打飛出去。
    其實當星辰劍和定海神針相碰的一瞬間,星辰真君突然想起來這猴子好像走得是以力證道的路子,但此時想收手是不可能。如果他敢收手,袁洪順勢一棒就能取他性命。所以星辰真君將心一橫,一咬牙,挺劍迎上。
    結果就是,他飛了。
    袁洪一棒轟飛了星辰真君,卻是毫不留情,一心要行那斬草除根之事。縱身向星辰真君摔落處沖去。
    星辰真君重重地摔在地上,直摔得他五迷三道、七葷八素。加上與袁洪硬碰一記,震得體內法力四處游走,星辰真君知道不妙,強忍著傷勢翻身躍起。見袁洪氣勢洶洶地殺來,星辰真君將手中星辰劍祭起在空中,用手一指,指尖射出一道銀光,銀光打在星辰劍上。銀光大作。銀光之中,星辰劍化作一顆星辰,向袁洪撞去。
    “來的好!”袁洪戰意大盛,怪叫一聲。運轉全身力氣,雙手高舉定海神針,全力砸下。
    轟!
    一聲巨響,星辰在袁洪棒下化為碎石激射四方。袁洪破了星辰之后。去勢不改,直沖到星辰真君身前,輪棒便打。
    連響都沒有。袁洪一棒打在星辰真君腦袋上,袁洪力氣太大,星辰真君直接被十人合抱粗細的定海神針打成一灘肉泥,所以,連個響都沒有。
    袁洪滅了星辰真君,見了血氣,整個人似乎更加瘋狂。飛身輪棒,向那圍攻多寶道人的太乙真人打去。
    袁洪突然出手滅了星辰真君,連分分鐘都沒用上,眼睜睜地看著星辰真君在袁洪棒下化作一灘肉泥,任誰誰也膽寒?此時見袁洪沖著自己殺來,那定海神針上還沾著血沫,太乙真人暗道倒霉。別說自己現在還在和多寶道人苦戰,就是沒有多寶道人,自己恐怕也不是這猴子的對手。太乙真人連忙將身一晃,飛身暴退,躲開兇殘的袁洪。
    本來是在僵持之中,截教一方略顯弱勢,但袁洪一出,就擊斃了星辰真君,一下子就將局勢扭轉過來了。現在擺在闡教眾仙面前,就只有一條出路,就是逃。
    又逃,算上這次,闡教在這幾天里都跑三回了。不多這也好,正所謂熟能生巧,闡教眾仙一見事不可為,頓時展現出了非凡的默契。云中子催動昆侖八符,托起他與七位師兄弟,那文殊廣法天尊仗著太極圖,直接走人了。
    眼看著闡教眾仙退去,現在的敵人就只剩西昆侖一脈了。星辰真君死在袁洪棒下后,西昆侖就只剩西王母和丙火道人兩位準圣了。當然了,準圣以下那些人就不提了,闡教一走,截教眾準圣無人能敵,紛紛出手,轉眼之間將西昆侖一脈殺得干干凈凈。
    不是截教眾仙心狠,剛才僵持之時,截教眾仙和西昆侖門人廝殺,死傷不少人,粗略一看足足死了五百多人,這讓無當圣母等截教準圣大怒,這才怒下狠手。
    自袁洪殺出之后,西王母就知道不好,眼看著闡教眾仙遁走,西昆侖門下弟子被人殺得只剩丙火一人,西王母口中發出聲聲怒吼。
    “看杖!”多寶道人卻是光明磊落,出手時還提醒西王母一聲。西王母抬頭一看,見那打來的正是先夫東王公所用的摧天杖,看著那熟悉的寶貝,西王母不由得一陣恍惚。
    “師娘,小心!”見西王母愣神,丙火道人大叫一聲,周身火光爆射,沖出后羿、袁洪的包圍,直沖到西王母身前。
    丙火道人為西王母擋了一杖,被摧天杖擊中,摧天杖上發出毀滅之氣進入丙火道人體內,丙火道人整個人爆開,化作一陣血霧。
    “師兄,布誅仙劍陣!莫要走了此獠!”孔宣持混元劍向無當圣母殺出,同時雙肩微動,祭起五色神光,沖著多寶道人大喊道。
    多寶道人早就知道自己教主和西昆侖一脈之間的因果,今日截教又將西昆侖上下屠殺殆盡,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西王母走脫,否則必然后患無窮。
    聽孔宣說要布誅仙劍陣,多寶道人是一百個贊同,直接祭起誅仙劍陣陣圖,煞氣滾滾。誅仙劍陣直接將西王母困在陣中。
    誅仙劍陣一起,鎮元子、多寶道人、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坐鎮四門,孔宣在大陣中仗混元劍和他五色神光中土行神光所化長劍,與西王母斗在一起。
    此時的西王母已經陷入瘋狂之中,只見她雙眼通紅,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勢。
    孔宣和西王母斗了回合,知道不好,這娘們要拼命,咱還是撤吧。
    孔宣雖桀驁,但卻不傻。都已經到這時候。以誅仙劍陣之力將能將其生生磨死,又何必和她死磕呢。
    想清楚了這一點,孔宣將身一晃,消失在西王母面前。
    打著打著對手沒了,只有那一道連一道,一波接一波的劍氣如潮水般襲來,西王母想要拼命都沒處去拼。此時西王母想到的是東王公,想到是星辰真君、丙火道人,想到是自己昔日的門人弟子。想到他們都死了。只剩自己一人,西王母只覺得自己這么活著也沒什么意思了。
    美目中寒光一閃,西王母雙眼一閉,任由一道道劍氣從她身上穿過。
    眨眼之間。西王母在無數劍氣下化作血水,但在那血水間,一一尺二寸長,通體碧青的長釘閃爍著陣陣青光。
    青光大作。直沖而起,沖破層層煞氣,直奔誅仙門沖去。
    斬殺西王母后。多寶道人正要和孔宣收了大陣,突然心頭一顫,多寶道人猛地抬眼望去,只見一道青光直射而來。
    多寶道人抬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上清神雷震動誅仙門上懸掛的青色長劍,青色長劍連連發出道道劍氣,向那道青光打去。
    劍氣打在青光上,青光一震,化作西王母虛影,正是西王母的元神。
    “不好!”多寶道人大驚失色,連忙催動諸多靈寶,在身前形成一輪輪防御,同時連連震動誅仙門上青色長劍,向西王母的元神發出攻擊。
    此時不光是多寶道人在攻擊西王母,誅仙門的異動早已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一起催動大陣,無窮無盡的劍氣向西王母元神殺來。
    斬三尸的準圣,和圣人的區別就是他們未合道,也就是未將元神寄托虛空。但是,他們將元神寄托在自己衍化出來的完整大道中。像西王母,將元神寄托在甲木之道中,舍棄肉身,避過眾人耳目,然后突襲多寶道人。
    可此時大陣有運轉開來,西王母知道自己的元神再強大,也耗不過這誅仙劍陣中生生不息的劍氣。事已至此,西王母元神上燃起一道火光,那火瞬間吞噬西王母的元神。
    火光一閃,沒入那青色長釘中,長釘一震,下一刻就出現在多寶道人面前。
    多寶道人怕這西王母拼命,早就在身前布下了層層防御,可沒想到這長釘突然出現眼前,剛想催動法寶抵擋,就覺得眉心處一陣疼痛。
    一陣狂風平地而起起,吹散了誅仙劍陣中的滾滾殺氣,赤青黃白黑五道神光飛回孔宣背后,孔宣不明就里,往東方望去。只見一道青氣卷著一圖一杖,向東方疾走。
    孔宣神色大變,直沖過去,只見多寶道人坐在地上,神色祥和,眉心處一個一指粗的血洞,不住往出流著鮮血。
    “大師兄(伯)!”截教眾仙從各方聚來,見多寶道人如此,紛紛急呼。
    孔宣仰起頭,不讓眾人看到他臉上的哀傷之色,“大師兄損落了!”
    孔宣此言一出,眾仙紛紛痛苦,鎮元子幽幽一嘆,走到多寶道人身前,伸手在他眉心處一撫,一道黃光隨鎮元子掌心劃過,多寶道人眉心處的傷口不再流血了。“諸位道友,節哀順變,眼下當務之急,是將多寶道友的尸身送回金鰲島。”
    孔宣聞言,臉上青氣一閃,面上淚水瞬間蒸干,大聲道:“諸位同門,我等隨大師兄回島!”
    “隨大師兄(伯)回島!”眾仙紛紛大喊。
    就在這時,一道流光從鎮元子袖中飛出,化作一鐘。
    混沌鐘飛在高空,發出鐺鐺鐘響,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多寶道人裹住,往東方飛去。
    與此同時,孔宣背后的混元劍沖起,隨混沌鐘一起,消失在眾人眼前。
    看到這一幕,眾人無不驚訝,圣人出手,量劫起。
    金鰲島,坐忘巖上。
    一道青光裹著一圖、一杖飛來,青光劃過,落下圖、杖。陳九公伸手接住摧天杖和誅仙劍陣陣圖,只見誅仙劍陣陣圖中包裹著五顏六色的光點,正是多寶道人的幾千件靈寶。
    陳九公抬去望去,只見那青光消散天地之間,只有一句話飄入陳九公耳中,“教主,興吾截教!”(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