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634 武照

云中子卻是打得好算盤,想著三仙立三陣,截教眾仙三分,來個分而擊之。
    可不想,他們剛要殺入太極陣,卻見太極陣、兩儀陣、四象陣齊齊沖起一道光柱,三道光柱按三才之勢排列,億萬道光線在三道光柱之間縱橫交錯。
    云中子見狀不由得搖頭苦笑,他想起來了,當年三仙尚未斬尸時,就曾將太極、兩儀、四象陣合一,將那魔道祖師無極老祖殺得大敗。此刻云中子觀陣,發現這三陣雖未合一,但彼此之間卻有聯系,似乎威力更強。
    “師弟,可還入陣?”見云中子遲疑,文殊廣法天尊問道:“可要師兄我入陣一試?”仗著太極圖在手,文殊廣法天尊有底氣。
    云中子搖了搖頭,指了指那誅仙劍陣,“師兄,還是先將那兩位道友救出來吧。”
    “好!”文殊廣法天尊聽云中子的話,看了看誅仙劍陣,將手中太極圖一甩,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文殊廣法天尊上了金橋。那金橋一閃,化作一道金光直入誅仙劍陣之中。
    誅仙劍陣中,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聚在一起,都全力催動靈寶護身。此時他們已經知道,想出這誅仙劍陣是不可能了。混沌道人將心一橫,“二弟,待愚兄為你殺出一條!”
    “大兄……”聽混沌道人的話,山河老祖心中一暖。
    見山河老祖想說些什么,混沌道人一咬牙,“二弟不必多言,只要莫忘了他日為我與三弟報仇即可!”說著,混沌道人一仰頭,張口向混沌珠中連噴三口精血。
    得混沌道人三口精血,那混沌珠如吹了氣的氣球,瞬間長大到一個驚人的地步。
    “大兄……”看到混沌道人真的在拼命。山河老祖如死水一般的道心也不禁微微顫抖。
    “道友且慢!文殊來也!”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混沌道人、山河老祖聞言大喜。就好像落水之人,遇到了一塊木板,又有了生還的希望。
    混沌道人連忙平復了暴動的法力,催動混沌珠,放出光華抵擋從四面八方射來的劍氣。他剛才確實想拼命來著,但現在文殊廣法天尊來了,不用死了,還拼什么命啊。
    “兩位道友。且隨我走!”文殊廣法天尊落在二人身旁,將手中太極圖一卷,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文殊廣法天尊當先上到金橋之上。
    知道太極圖的妙用,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忙向金橋上撲去。
    轟隆隆……
    就在這時,整個誅仙劍陣顫抖了起來,五色劍氣來得更猛烈的,鋪天蓋地,不留一絲空隙。
    此時山河老祖剛剛踏上金橋。混沌道人只差一步。見那猛烈的劍氣襲來,文殊廣法天尊心里驚慌,連忙太極圖,只見金光一閃。文殊廣法天尊、山河老祖隨金橋消失在陣中,就只留下可憐的混沌道人。
    遇到這一出,混沌道人都傻了。這文殊廣法天尊到底是來救人的,還是來坑人的。一瞬間的功夫。混沌道人就反應過來了,可他反應過來時,也已經晚了。
    不知多少道劍氣一起沖破混沌珠的防御。混沌道人連喊救命的功夫都沒有,就在劍氣下化作一汪血水。
    一道五彩霞光閃過,孔宣伸手連招,混沌珠、軒轅劍、九天息壤一一落入手中。將這些寶物收入袖中,孔宣將身一晃,沖出誅仙劍陣。
    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兄弟兩死一逃,想來其他人也不會傻到入陣來找死,這誅仙劍陣也沒什么用了,孔宣就和多寶道人收了大陣。五大準圣在半空中現出身來,與闡教眾仙對峙。
    誅仙劍陣一撤,那太極、兩儀、四象陣也紛紛撤去。截教眾仙虎視眈眈地望著闡教眾仙,剛才是闡強截弱,現在正好來個了調對,截教眾仙哪能放過這大好的機會。
    讓闡教門人郁悶的事,此時不光有截教眾仙虎視眈眈,還有山河老祖要打要殺的。剛剛文殊廣法天尊的疏忽,直接導致混沌道人死在誅仙劍陣之中。如果混沌道人是力戰而死,山河老祖還不會感覺怎么樣。但文殊來了這么一手,混沌道人不就是他活活坑死的么。而且要沒有文殊,混沌道人自爆之時,一定會將軒轅劍交給山河老祖。這回可好,連軒轅劍都落在了誅仙劍陣,想來已被截教眾仙所得。
    山河老祖越想越氣,也不光是軒轅劍,還有混沌珠。混沌道人剛才是要帶著混沌珠這等頂級先天靈寶自爆,在緊要關頭被文殊廣法天尊攔了下來。這么一來,混沌珠還落到了孔宣手里,這不是資敵又是什么?
    如果不是截教眾仙殺來,山河老祖都會找文殊廣法天尊拼命。可見那截教眾仙如潮水一般,在鎮元子、多寶道人、孔宣的帶領下殺了過來,還有那祖巫后羿如猛虎下山,直撲過來。山河老祖狠狠一跺腳,化作一道白光疾走,向西方逃去。
    “走!”山河老祖都跑了,闡教眾仙那還能不走?云中子大喝一聲,催動昆侖八符護著八仙逃命。只余文殊廣法天尊,仗著太極圖脫身。
    見闡教門人又逃了,截教眾仙也是無奈,只能罵上兩句過過嘴癮。這時,孔宣來在多寶道人身旁,從袖中取出混沌珠、軒轅劍和九天息壤,“大師兄,這是那二人死后所留。”
    將這些寶貝都推回孔宣懷里,多寶道人笑道:“師弟且將這些寶物收好,待回到截教后,將它們交予教主處置。”
    “這……也好!”孔宣想了想,將三寶收入袖中。
    眾仙繼續向東趕路,東歸途中的三災七難,已消二災六難,如今已過一災四難。一難,佛門阿唎耶多羅大陣;二難,佛門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三難,妖族混元河洛大陣;四難:闡教眾仙阻路;五難,妖族三大副教主攔路;六難,先天五行大陣。一災。人闡聯手,被羽翼仙一人破去。二災,本該是妖教和闡教聯手。可不想,因為那文殊廣法天尊的一個失誤,混沌道人直接死于陣中,山河老祖差點沒跟他們拼命,這一災也就這么過去了。
    三災七難,只剩一災一難。眼看著前方不遠就是西牛賀洲與人間的兩界屏障,入了人間,劫難什么的就沒了。到時就可回歸截教,重返金鰲島。
    可此時,眾仙臉上都沒有輕松之色,因為最后的考驗就要來了。
    “小心!”突然,后羿大叫一聲,張弓往虛空中射出一箭。
    天殺箭出,射在虛空中。
    這一箭所到之處,空間像紙一般撕裂,天好像塌了一般。出現了一個大窟窿。
    從后羿驚訝的表情中可以知道,這不是他射出那一箭造成的。此時天殺箭也回到了后羿手中,眾人都抬頭向上望去,望著那深邃不見底。散發著無盡寒意的大窟窿。
    呼……
    一個巨大的物體從天上那窟窿中猛地沖了出來,此物大如山岳,帶著無邊的威勢砸下。一時間,天色一暗。狂風迭起。
    鎮元子眼中黃光流轉,看出那是一顆太古星辰,連忙以戊土之道御使杏黃旗、地書兩大防御至寶。漫天黃光閃動。無盡的黃光,形成籠罩方圓千里之內的光幕,將那太古星辰擋住。
    “鎮元子,膽敢怪我好事!”聽聲音說話的是個女子無疑,鎮元子知道來人是誰,也不與她廢話,暴喝一聲,持拂塵沖天而起,直奔那太古星辰上沖去。
    三災七難中的第七難,正應在西昆侖一脈上。東王公的死,西昆侖一脈的沒落,都被西王母記在了陳九公的頭上。還是那句話,與圣人沒什么因果好算,只能算在他門人弟子身上。此時正值截教眾仙東歸,西王母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復仇的好機會。
    見鎮元子沖來,西王母用手一指,指尖射出一道青光,青光如蛇,直接纏住鎮元子的拂塵。鎮元子只覺得手上一沉,拂塵險些脫手而出。用力一震拂塵,拂塵上黃光一閃,將青光彈開。
    西王母和藥師王佛修煉的都是甲木之道,但甲木之道在他們手中施展開來,卻又有些不同。因為青蓮造化佛是以青蓮寶色旗入道,悟出的是木之生生不息。而西王母呢,是以甲木靈光鞭悟道,悟得是木之剛柔并濟。
    蒼松是木,藤蔓也是木,木可硬可軟,可剛可柔,可曲可直。同樣的甲木之道,在藥師王佛手中主防,在西王母手中,卻有強大的攻擊力。
    與她一動手,鎮元子才知道這女人也已經斬出了自我,是除青蓮造化佛、藥師王佛之外,洪荒第三位斬三尸的準圣。
    連連催動地書、杏黃旗護身,鎮元子頗有些無奈,自得了杏黃旗后,鎮元子閉關悟道二十年,可始終只差一步。已經臨門,就差一腳,就可將戊土之道衍化完全。也就是差這一步,鎮元子就無法斬出自我。
    同樣是準圣,斬一尸的準圣未必不如斬二尸的準圣,就像當年的陳九公,仗著諸多靈寶,可與鯤鵬妖師激斗。后來參悟毀滅之道后,雖只斬一尸,但卻可仙擋誅仙,佛擋殺佛。但是,無論是斬一尸的準圣,還是斬二尸的準圣,必然不如斬三尸的準圣。因為斬三尸的準圣,必然已將道衍化完全了,能達到這個層次的,稱得上是圣人之下最強。
    見鎮元子和西王母一交上手,就落入下風,孔宣連忙前去相助。孔宣雖也未斬三尸,但仗著五色神光之玄妙,混元劍之力,足以讓西王母忌憚。
    與人、闡、佛、妖四教不同,西昆侖一脈齊出,不光有準圣,準圣之下的人也都來了。
    隨著西王母出手,星辰真君一聲令下,西昆侖群仙從太古星辰上殺下,向截教眾仙殺去。
    多寶道人起身,對上星辰真君。星辰真君連連催動那太古星辰,多寶道人持摧天杖不時還擊。丙火道人對上了云霄娘娘,雖然丙火道人是斬二尸的準圣,但云霄娘娘手中的混元金斗威力無窮,讓丙火道人不得不多加小心。
    西昆侖一脈除這三位準圣之外,還有二十多位大羅金仙,六百多金仙,天仙之流竟有近四千人之多。掩殺過來。與截教眾仙混戰在一起。
    西昆侖門人隨東王公、西王母在洪荒星空中隱居多年,各個神通不淺。可截教眾仙也不差,他們都是圣人門人,又入佛門修煉近萬年之久,享佛門氣運、香火。雖人數上不及對手,但別忘了,在他們中間尚有數位準圣。別說什么倚強凌弱,在這關頭誰還顧得上那么多啊。只見無當圣母、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這四大準圣,如虎入群羊,在他們手下無有一合之將。那后羿就更不用說了。完全是碾壓。
    “西昆侖諸位道友莫慌,闡教玉清門下特來相助!”又是他們,在截教眾仙東歸的途中,闡教無處不在。
    當然,這就是死對頭。如果雙方換了位置,截教眾仙也必會如此。
    見闡教眾仙殺來,后羿、無當圣母、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棄了那些弱小的對手,紛紛沖起,迎上闡教九大準圣。
    三災七難。七難已滿,這是最后一災。只要過了闡教和西昆侖聯手,三災七難就圓滿了。
    但看此時局面,西昆侖有西王母這個斬三尸的準圣。再加上人數的壓制,截教已然落于下風。為難之時,多寶道人大發神威,以一人之力力敵星辰道人、廣成子、普賢真人、慈航道人、太乙真人五大準圣。只見多寶道人頂上慶云三花時隱時現。周身之外漂浮千件靈寶,不時地四處出擊。面如沉水,全力揮動摧天杖。杖影漫天,將四人罩住。
    祖巫后羿對上了云中子,雖然忌憚云中子手中的盤古幡,但截教這邊也只有自己能挨上一記盤古幡不死。所以后羿只能硬著頭皮上,與云中子斗在一起,戰在一處。
    文殊廣法天尊斗無當圣母,玉鼎真人對虬首仙,赤精子對靈牙仙、南極仙翁對金光仙。
    別人都好說,關鍵是那多寶道人,以一敵五,五個對手無一是等閑之輩。
    看準了時機,廣成子抬手打出翻天印,向多寶道人后心打去。
    翻天印,號稱后天靈寶中攻擊第一。此寶威力之大,一擊之下,轟碎了多寶道人三件靈寶,直打在多寶道人后心之上。
    按廣成子的想象,多寶道人挨了自己翻天印一擊,就是不死,也得口嘔鮮血,身受重傷。可那多寶道人挨了翻天印一擊,只是往前一個踉蹌,一扶摧天杖,反身向廣成子撲來。
    廣成子連忙用手一指,翻天印迎風一晃,便有山岳大小,黑了一片天空,直向多寶道人砸去。“多寶,看你還能不能擋我一擊!”廣成子心中吶喊。
    多寶道人袍袖甩動,周身之外近三千件靈寶化作四道靈寶洪流,向星辰真君、太乙真人、普賢真人、慈航道人卷去。讓他們四人每人都要應對近千件靈寶,若真被卷入靈寶形成的洪流中,恐怕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將四人殺得手忙腳亂的同時,多寶道人心頭一動,頂上現了誅仙劍陣陣圖,誅仙劍陣陣圖上黑光一閃,將那翻天印托住,不讓其砸下。而多寶道人此刻已經來到了廣成子身前,輪開摧天杖便打。
    見多寶道人來勢洶洶,廣成子忙持雌雄劍相迎。這二人一個是截教首徒,一個是玉虛門下第一人。就像當年多寶道人為釋迦牟尼時,與玄都**師在南瞻部洲相遇時一樣,這就是宿命中的一戰,雙方都不會畏懼,即便是死
    廣成子向來是自視甚高,他老師不把通天教主放在眼里,他也不把截教門下放在眼里。封神之劫,闡教大獲全勝,廣成子雖然見識到了截教門下的剛烈,但那時截教被滅,在他看來,截教完了。可沒過多久,就殺出一個陳九公,直接廢了連他廣成子在內的十一金仙。
    同樣,廣成子也未將多寶道人放在心上,以為他不過是趕上化胡為佛,立小乘佛教得了功德,才接連斬出二尸。可沒想到,今日一戰,多寶道人以一敵五,竟然還不落下風。三千件靈寶,真不愧多寶之名,最讓人震驚的是,多寶道人一起御使三千件靈寶,竟然游刃有余。
    最讓廣成子不忿的是,這多寶道人道行勝他,法力蓋他,神通壓他,連近戰肉搏之術也遠勝于他。摧天杖在多寶道人手中使來,威力莫名,直將廣成子殺得節節敗退。
    多寶道人大發神威,不但殺得廣成子膽寒,也讓處于爭斗的三方所有人為之側目。
    當看到多寶道人以一敵五時,鎮元子不禁有些著急,生怕他有什么閃失。當即鎮元子也全力出手,右手拂塵連連甩出,左手取出乾坤圖祭起,乾坤圖中金光閃閃,在那金光中山川河流,日月星辰一一顯現。
    自以甲木靈光鞭和藥師王佛換了寶貝之后,西王母就空手對敵,見鎮元子祭起乾坤圖,西王母素手連揮,陣陣青光結于頭頂,阻擋乾坤圖。
    青光雖然擋住了乾坤圖,可這時乾坤圖中射出一道青光,青光掠過西王母,直奔那圍攻多寶道人的星辰真君沖去。
    青光速度之快,轉眼既至,化作一只巨猿,舉起定海神針,一棒仿若開天辟地,向星辰真君砸去!(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