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633 軒轅劍與人皇

準提佛母以為元始天尊落子坑了魔族,蒙了老子,破了陳九公布下的局。可幸災樂禍的他,萬萬沒想到,元始天尊這一手,給佛門帶來了大麻煩。
    失了萬魔旗,對魔界而言,損失是無法估量的。又聽陳九公說到魔界將有的危機,無極老祖行破釜沉舟之事,命魔界所有人殺出兩界通道,破佛門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好奪佛門至寶。
    一夫拼命,萬夫莫擋。魔界人人拼命,悍不畏死地殺入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中,人人以命搏命,佛門損失慘重。
    青蓮造化佛見群魔拼命,連忙將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威力催動到了極致。九品金蓮、十二品造化青蓮和十二品三色蓮臺,都長至山岳一般,放射出無盡的光芒。光芒中,灑下無數蓮花,佛門中人無論是佛祖,還是佛子,都可借助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中的蓮花護身。
    “殺那青蓮!”波旬知青蓮造化佛是主陣之陣,連忙帶著祖龍、云魔圣女、無天向青蓮造化佛殺去。
    就在佛魔血戰之時,截教眾仙也遇到了麻煩。
    先天五行大陣,妖族真正的鎮教大陣,雖然是贗品,鎮壓大陣的五方旗全是造化童子以造化之道演化出來的。但不得不承認,此陣的威力尚在那混元河洛大陣之上。雖不至于非五圣不破,但沒有圣人出手,想破此陣,還真不容易。
    “師兄,何不以誅仙劍陣破他先天五行?”先天五行大陣外,孔宣對正在沉思的多寶道人說道。
    多寶道人聞言,不禁眼前一亮,“師弟此言大善。”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張陣圖。正是那誅仙劍陣陣圖。
    封神劫時,通天教主命多寶道人往人間布誅仙劍陣與闡教做過一場。誅仙陣一戰,截教大敗。誅仙四劍被闡教四仙摘走,誅仙劍陣陣圖隨著多寶道人被老子帶到大赤天。
    后來老子西出函谷關,化胡為佛,多寶道人又帶著誅仙陣圖入了佛門。當時陳九公前去相送,傳通天教主之命,將誅仙陣圖賜予多寶道人。隨即通天教主就散了自己留在誅仙陣圖中的元神烙印,將陣圖完全交給了多寶道人。
    多年之后,多寶道人踏上東歸之路,當此時拿出誅仙劍陣陣圖的一剎那,仿佛明白了什么。臉上露出笑容。多寶道人對身旁孔宣道:“師弟,布誅仙劍陣!”說話間,多寶道人誅仙劍陣陣圖祭起。
    誅仙劍陣陣圖一出,煞氣彌漫,席卷千里,將那先天五行大陣也裹在煞氣中。
    孔宣背后沖出五色神光,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沖入煞氣之中,化作赤、青、黃、白、黑五把長劍。
    當煞氣消失之后,一座大陣立于眾人面前。此陣不再是那先天五行大陣。而是截教誅仙劍陣。
    鎮元子望著這一幕,不禁嘆道:“洪荒陣法,誅仙劍陣乃第一殺陣,先天五行大陣。又是最強的防御陣法,今日能得見二陣爭鋒,實乃鎮元之幸。”
    聽鎮元子之言,在他身旁的虬首仙、靈牙仙都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他。這位大仙似乎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不過想想也是,這誅仙劍陣和先天五行大陣對決,就相當于矛盾之爭。一是洪荒第一殺陣。圣人之下入陣即死,圣人入陣,也不過僅能保全自身罷了。當年在西岐城下,元始天尊入陣,也被誅仙劍斬去了一朵金蓮。另一邊,是只有在傳說中才聽過的陣法,集先天五方旗,雖無任何殺傷力,但非五圣齊出不可破陣。
    好在這先天五行大陣并非真品,可即便如此,也有真品六成威力。當年太清老子入陣,也沒能破陣,還得往闡教借取盤古幡,憑借那洪荒第一攻擊靈寶,才破了此陣。
    先天五行大陣不全,誅仙劍陣也有缺陷,多寶道人只有誅仙劍陣陣圖,而無誅仙四劍。不過也好,這樣才公平,正因為都不完全,所以今日一戰,就可知先天五行大陣,和誅仙劍陣熟強熟弱。
    誅仙陣起,孔宣向鎮元子稽首道:“還請大仙坐鎮誅仙門。”
    鎮元子回了一禮,飄散入了誅仙門。
    請鎮元子入了誅仙門,其余幾人都是同門,孔宣也就不客氣了,“大師兄,入絕仙門。無當師姐戮仙門,云霄師姐陷仙門。”
    三人依孔宣之言,分入三門。在三人入陣中,孔宣雙肩微顫,整個人消失不見了。
    鎮元子入了誅仙門,見誅仙門上掛著一把青色長劍,以鎮元子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此劍是孔宣五色神光中那道木屬性神光所化。鎮元子知這青色長劍不會對自己出手,就盤膝坐于門內,那青色長劍就懸于他頭頂。
    多寶道人入絕仙門,在絕仙門上是一把紅色長劍。這誅仙劍陣是多寶道人和孔宣合力所布,多寶道人自然知道此陣根底。因為有圖無劍,孔宣以自己五色神光化五劍,因為五色神光對應先天五行,東木、南火、西金、北水,所以在東方誅仙門上掛的是屬木的青色長劍,在南方絕仙門內,就是屬火的紅色長劍。相應的,在戮仙門,就是金色長劍,在北方陷仙門,就是黑色長劍。
    按理,在此陣中央,五行臺上還應該有一把屬土的黃色長劍。但今日要以誅仙陣破先天五行大陣,那先天五行大陣頂替了五行臺,處于誅仙陣正中。
    孔宣憑空出現在五行大陣前,伸手一招,一把黃色長劍從天外飛來,落在孔宣手中。
    孔宣持劍在手,運轉玄功,周身五彩霞光繚繞,手中長劍射出一道劍氣,直向先天五行大陣打去。
    孔宣發動攻擊的一剎那,坐鎮四門的鎮元子、多寶道人、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齊齊激發頭頂上懸掛的長劍。一時間五劍齊動,齊齊發出劍氣,向位于大陣中央的先天五行大陣轟去。
    誅仙陣外,就在誅仙陣發動的一剎那,虬首仙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
    “師兄。你笑什么?”
    虬首仙笑得十分開心,聽金箍仙馬遂之問,虬首仙忍著笑,為他解釋道:“師弟,孔宣師兄精通五行相生相克之道。那五行大陣又是依仗五行之力所成,雖防御極強,但遇上孔宣師兄,那妖族卻是要栽了。”
    別說金箍仙馬遂這等玄門金仙,就是那祖巫后羿也聽明白了虬首仙的話。是啊,先天五行大陣遇上五色神光。不正被克制么。孔宣又以五色神光與誅仙劍相合,那先天五行大陣正遇上了克星。
    世事萬物,無論強弱,都逃不過相生相克。五行相生相克又是天道至理,任誰也無法更改。
    作為防御的一方,在變化上必然會吃虧。孔宣坐鎮中央,調動大陣之力,以金克木,以木克土。以土克水,以水克火,又以火克金。無論先天五行大陣如何變化,孔宣都以五行之力克它。
    “不好。壞事至矣!”五行大陣中,造化童子大叫一聲。
    造化童子話音剛落兩道流光閃過,落在造化童子身旁,化作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
    “兩位兄長。這先天五行大陣恐怕是要不行了。”
    同為主陣之人,混沌道人也感覺到先天五行大陣要撐不住了,只是沒想到。這破陣不但能在里面破,還有在外面破的。“三弟莫慌,此陣破了,憑你我兄弟三人的神通,他們也奈何不得你我。”
    “大哥!”聽混沌道人之言,山河老祖心急如焚,“截教賊子心狠手辣,在外布下誅仙劍陣,今日你我兄弟恐怕是難討到好處了。”
    沒錯,若是平時,以三人的神通,若是一心想走,恐怕洪荒之大,還真就沒幾人能將他們留下。但此時,先天五行大陣外有誅仙劍陣,五行大陣一破,三人就落在誅仙陣中了。入了誅仙陣,再想走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想到此處,山河老祖不禁暗恨。自己這兩個兄弟就是要強,斗不過截教眾仙聯手,那咱們就走唄。可就非得布下先天五行大陣與他們拼命,這回好,這不是挖個坑自己埋了么。
    好在三人都是斬二尸的大神通者,各個心堅志定。危難之時,絕不會怨天尤人,更不會自亂陣腳。
    混沌道人手按劍柄,大聲道:“二位賢弟,我等縱橫洪荒多年,萬不可使英名毀于這些小輩之手。五行陣破,愚兄必與他們決一死戰!”
    “大兄好氣魄!”聽混沌道人之言,造化童子小臉通紅,跟著混沌道人喊道:“當年你我入妖教,不就是為了尋陳九公血恨么!可那人已然證道混元,這仇只能應在他門下弟子身上了。”說到此處,造化童子眼中寒光流轉,殺氣四溢,“眼下這些人都是截教門下,若能除掉他們,也算是報了當年之仇!”
    “三弟之言大善!”
    看著滿臉殺氣的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山河老祖都無語了。當年就是他們非要找陳九公尋仇,才入了妖教。不想剛入妖教沒多久,陳九公就證道了,這仇也就報不了了。一想起此時,山河老祖就感覺虧。你說仇沒報了不說,還攪入五教紛爭之中。雖說掛著個妖教副教主的名頭,但實則不過是高級打手罷了。
    此時見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不思退路,反倒想與人拼命,山河老祖雖然無奈,卻只能好言相勸,“大兄、三弟,這誅仙劍陣雖不全,但威力也不可小覷,還是想法脫身為妙。”
    聽山河老祖之言,造化童子搖頭苦笑,“二兄,想走恐怕是不可能了。”
    造化童子話音剛落,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道道流光向造化童子飛來。
    造化童子伸手在空中一掃,將造化珠全都收入手中,手上白光一閃,造化珠化作混沌鐘。造化童子將混沌鐘往山河老祖手里一塞,“大兄、二兄,我等殺出去!”說著,造化童子從袖中取出息壤,三捏兩捏,往空中一拋,那息壤竟然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塔立在造化童子頭頂。
    三人仗著靈寶,往西方戮仙門飛去。他們倒不是看無當圣母好欺負,而是想出了此門,就直接回西極去。
    剛破了先天五行大陣。孔宣此時意氣風發,見三道光華奔戮仙門疾走,孔宣將手中劍一拋,那黃色長劍連連震動,射出道道劍氣。
    孔宣一動,在四門內坐鎮的四人也紛紛震動門上寶劍。
    在先天五行陣中還不知道,先天五行陣一破,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落在誅仙劍陣之中,頓時知道了這大陣的威力。煞氣滾滾,仿佛實質。陣中已經伸手不見五指,光華都照不出三丈開外,殺氣騰騰,陰風呼嘯。赤、青、黃、白、黑五色劍氣如狂蛇亂舞,從四面八方襲來。
    混沌道人連連催動頂上混沌珠,混沌珠放出光華形成光幕,將混沌道人護住。山河老祖頂著造化童子予他的混沌鐘,聲聲鐘響,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氣流。將山河老祖護住。造化童子以天地玄黃玲瓏塔護身,道道玄黃之氣從天地玄黃玲瓏塔上垂下,垂至造化童子腳下倒往上卷。
    陣中五色劍氣不絕,一道接一道。一波連一波,如潮水一般。幾波過后,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就頂不住了。假的就是假的,他們那贗品混沌鐘、天地玄黃玲瓏塔。妙用雖與真品相同,但威力差得太遠了,甚至不如混沌道人的混沌珠。
    “三弟!”眼看著造化童子頂上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的玄黃氣流被劍氣殺散。山河老祖大叫一聲,將山河社稷圖一卷,去救造化童子。
    “啊!”
    可當山河社稷圖到達時,造化童子以被千百道劍氣穿身而過,整個人化作一灘血水,煞氣一起,連血水也被煞氣吞噬。
    山河社稷圖上白光一閃,想救造化童子元神,卻不想又一波劍氣襲來,將山河社稷圖放出的白光打散,同時將造化童子的元神斬殺。
    “三弟!”山河老祖心中悲憤,但更多的是兔死狐悲之感。這誅仙陣太厲害,能殺得造化童子,就也能殺得了他。
    伸手招回山河社稷圖,山河老祖還不忘將山河社稷圖一卷,收了那二十四顆造化珠。造化童子身形俱滅后,他在造化珠中的元神印記自然消散。那混沌鐘也維持不住,返本還源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既然這寶貝無了主人,山河老祖當然不會放過。只可惜那九天息壤,流落大陣之中去了。
    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仍在大陣之中正在,而在陣外。剛剛聽陣中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虬首仙輕撫墨髯,大笑道:“先天五行已破,那三人命不久矣!”
    眾仙聞言,無不叫好稱善。可在這時,遠方道道白光閃過,后羿彎弓一箭,天殺箭化作一道血光,向白光閃爍之處射出。
    但見一道金光閃過,后羿暗道不好,連忙掐動法決,天殺箭在空中急轉,飛回后羿手中。
    “闡教賊子,賊心不死!”靈牙仙見那道金光,認得是太極圖,就知那闡教眾仙去而復返。
    后羿知道此時到了緊要關頭,將身一晃,整個人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現那道金橋前,怒吼一聲,現出祖巫真身,兩條千丈來長手臂在空中橫掃。
    白光暴漲,白光中現出云中子來,云中子催動盤古幡,盤古幡射出道道混沌劍氣,向后羿疾射而去。
    后羿雙臂連揮,向闡教眾仙砸去,頂上沖起一道銀光,銀光中月桂靈根枝條搖曳,灑下銀色光幕,護住后羿。
    云中子連連催動盤古幡,盤古幡如那誅仙劍陣一般,發出一**的混沌劍氣。混沌劍氣撕開月桂靈根灑下的銀色光幕,在后羿身上留下一道道口子。
    后羿雖然受傷,但他的傷并沒白受。在他全力抵擋闡教眾仙的時候,截教眾仙已經布下了大陣。在第一次與闡教門下做過之后,鎮元子就對多寶道人說,眾人東歸為的是回歸截教,而不是與人廝殺。只要能安然回到截教,日后自有了斷因果之時。鎮元子的話,多寶道人聽進去了,也做了一番安排。所以,當闡教眾仙再次殺來時,在敵強我弱的局面下,截教以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三大準圣為首,布下太極陣、兩儀陣和四象陣。每一陣中,有一位準圣坐鎮,又有上千截教弟子。
    三陣一起,后羿施展祖巫秘法穿梭空間而走。闡教眾仙看著那太極、兩儀、四象陣,不由得面面相覷。
    說好的不死不休呢?闡教眾仙趕來的時機很好,五大強者在主持誅仙劍陣,截教一方勢弱。以他們對截教弟子的了解,此時他們應該前仆后繼地殺過來啊,這怎么還縮起來了呢,這不是截教門人的性格啊。
    遇到這種情況,云中子也愣了一會兒,不過很快就當即立斷,傷敵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諸位師兄、師弟,我等一起入太極陣,先破此陣!”
    “師弟此言大善!”
    “好!就破他太極陣!”
    聽云中子的話,闡教眾仙才都反應過來,紛紛叫好。
    可在這時,卻發生了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