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632 眾仙歸島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默算天機。自闡教眾仙出昆侖山往西牛賀洲之后,元始天尊就一直在推演天機。可不管元始天尊如何努力,天機都一片晦澀。元始天尊知道這是有圣人攪亂了天機,而那攪亂天機的圣人,道行還在自己之上。
    陳九公!
    元始天尊認定是陳九公所為,當然了,就算這事不是陳九公干的,元始天尊也會認為是陳九公所為。因為在元始天尊心目中,陳九公和其他圣人不同,自己和他只能作敵人,而且還是死敵。
    收了玄功,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靜靜地發呆。半響之后,元始天尊雙手一合,周身白光大作。
    ……
    光明山前,波旬、麒麟王、祖龍、狴犴、負屃、嘲鳳、蒲牢、狻猊、赑屃九大強者合戰青蓮造化佛和藥師王佛。
    突然,麒麟王身上白光一閃,在他身上繚繞的魔氣,遇這白光就好像浮雪遇驕陽,瞬間消失得干干凈凈。
    “玉清仙光!”青蓮造化佛正催動造化鼎擋住麒麟王一刀,當他看到麒麟王身上沖起白光時,青蓮造化佛感覺這白光有些熟悉,不禁失聲叫道。
    沒錯,正是玉清仙光。當玉清仙光將麒麟王籠罩時,玉清仙光直接裹著麒麟王向遠方%飛去。
    突發的異變,讓波旬為之一愣。連連催動天魔妙墜幡,也不見那麒麟王回來。少了麒麟王這個絕世強者的牽制,那青蓮造化佛開始發威。只見他將造化鼎祭起,鼎口大開,直接收了圍攻他的蒲牢、狻猊。
    “不好!”波旬見狀,連忙催動天魔妙錐幡,指揮祖龍與其他四龍退走。可最終,狴犴被青蓮造化佛以掌中佛國鎮壓,負屃被藥師王佛以甲木靈光鞭纏住。波旬只帶著祖龍、嘲鳳、赑屃逃回魔界。
    “走!”見波旬退走。青蓮造化佛對藥師王佛說了聲走,二佛直往靈山飛去。
    卻說那十一大祖巫,離了光明山不停地趕路,生怕耽誤了大事。突然見前方金光閃閃,眾祖巫停住了腳步,蚩尤瞪著一雙牛眼仔細觀看。
    “諸位祖巫,留步!”金光之中,走出彌勒尊王佛。輪回多年,這位小乘佛教未來佛,佛門賢者劫的主角終于再一次出現在洪荒之上。
    看到彌勒。眾祖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知道此人是誰。蚩尤甕聲甕氣地說道:“佛祖,我等有要事在身,請佛祖莫要為難。”說著,蚩尤一挺手中刀,似乎彌勒說一個不字,就要他命喪刀下。
    彌勒微微一笑,似乎一點也未將眾祖巫放在眼里。淡然地說道:“祖巫,為我佛門氣運,彌勒只好得罪了!”說著,彌勒尊王佛手上一翻。一道金光自他掌心化作接引寶幢。
    見彌勒尊王佛這是要動手,項羽、白起從左右殺出,項羽手中長戟遙指彌勒,“呔!佛門禿賊休得猖狂。看我取你性命!”說話間,項羽隨手甩戟,一道紫光直奔彌勒斬去。
    白起本來也想說兩句場面話。可項羽說完,他才發現自己想說的都被項羽說了。無奈之下,只能縱身而上,持殺神劍向彌勒砍去。
    別看彌勒剛才一副坦然無懼的樣子,但兩大祖巫一起殺來,饒是彌勒斬了二尸,也有些難以招架。被項羽、白起圍住,就是一頓好打。
    見那彌勒一味防守,蚩尤大喝一聲:“諸位兄弟,我等一起出手,速將此獠斬殺!”若是往日,自持勇武的蚩尤一定不會做那以多欺少的事。但今日不同往日,巫族奉陳九公之命,前去相助截教眾仙東歸,萬萬耽擱不得。所以也不用講什么道義,直接一起出手,把這彌勒打殺就好。
    眾祖巫聞言,頓時就都有了行動,各持兵器向彌勒殺去。
    剛才聽見蚩尤大喊,彌勒就有些心慌,應付兩個祖巫都不容易,要是十一祖巫一起上,就是自己氣運再盛,恐怕也難逃一死。‘
    就在彌勒為難之時,只聽得一個聲音傳來:“師弟莫慌,師兄來也!”
    一道青光閃過,只聽得噼啪聲響,甲木靈光鞭在半空中一甩,道道鞭影抽向眾祖巫。還有那青蓮寶色旗出現在彌勒尊王佛頭頂,旗面上飛出一顆舍利子上下沉浮,放出道道青光,擋住項羽手中長戟。
    “師兄!”見藥師王佛在危難之時趕來,彌勒尊王佛大喜。暗想師兄來得真是太及時了,要是再晚一步,就得送自己去輪回轉世了。
    藥師王佛到了,青蓮造化佛隨后即到。這二人道行高深,乃圣人之下最強的幾人之二,瞬息千里,在退了波旬之后,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十二祖巫。
    “師叔,您與師弟先走!”藥師王佛袍袖一揮,兩道流光飛到青蓮造化佛身前,化作九品金蓮和十二品三色蓮臺。
    將兩大蓮臺收了,青蓮造化佛甩手,將七寶妙樹杖丟給藥師王佛,然后拉起彌勒尊王佛就往靈山飛去。
    若是青蓮造化佛和藥師王佛兩大強者聯手,眾祖巫或許不能勝,但見只剩藥師王佛一人,眾祖巫哈哈大笑,將藥師王佛團團圍住。
    經光明山前一戰,藥師王佛知道自己和上古妖皇還有一定的差距。巫妖劫時,那東皇太一曾力敵七大祖巫,連連擊斃帝江、玄冥,若非眾祖巫拼死自爆,恐怕會被東皇太一一一斬殺。可無論是藥師王佛,還是青蓮造化佛,都只能力敵五位祖巫,還僅僅保持不敗。這時,藥師王佛不禁想起陳九公,記得陳九公未斬三尸前,就力戰平心、嬴政、后羿、刑天,并將他們一一殺敗。
    “若我有一道鴻蒙紫氣,未必不能成圣!”想到陳九公神威蓋世的根源所在,藥師王佛對那傳說中的鴻蒙至寶充滿了渴望。
    藥師王佛還沒忘記自己現于何處,將手中七寶妙樹杖祭起,七寶妙樹杖飛在高空,放出七彩光芒。光芒中,七寶妙樹杖化作一高大的菩提樹。
    菩提樹隨風搖曳,樹影婆娑。一個個樹影由虛轉實,化作一個個菩提樹。轉眼間,千萬菩提樹結成大陣,將眾祖巫困在陣中。
    般若菩提大陣,即阿唎耶多羅大陣。此陣一起,無盡的菩提樹林將眾祖巫分開,讓他們不能湊到一起。坐鎮大陣中央,藥師王佛不斷發動大陣攻擊。同時四處出擊,不斷地襲擊眾祖巫。
    上古巫族只修肉身,不修元神。哪里懂得陣法這種高級貨。現在這十一大祖巫,倒是有好幾位都有元神,但他們的元神遠不如肉身強大,平日為了修煉元神已經耗費了大量精力,還哪有心思參悟什么陣道?
    只有項羽,在金鰲島上聽過陳九公數次講道。特別是之前,陳九公在碧游宮中的百日講道,在講道中講過遇到佛門的般若菩提大陣該如何應對。
    項羽一琢磨,那藥師王佛道行高深。戰力更在自己之上。自己雖有破陣之法,但實力不足。當務之急是盡可能地將其他祖巫都聚在一起,然后再行破陣之法。
    想到此處,項羽揮動長戟。連連破開面前的菩提樹,不往大陣中央走,而是去尋其他祖巫。
    藥師王佛以阿唎耶多羅大陣困住了眾祖巫,而那青蓮造化佛。彌勒尊王佛回到靈山。往八寶功德池去見二圣。
    來在八寶功德池前,青蓮造化佛取出造化鼎,將造化鼎祭起在半空。
    青蓮造化佛用手一指。造化鼎鼎蓋打開,鼎口朝下,四點烏光從鼎中飛出,化作狴犴、負屃、蒲牢、狻猊。
    四龍尚受天魔妙墜幡控制,一出造化鼎,就開始發狂。
    四龍雖然無禮,但準提佛母也不生氣,微微一揮手,四龍仿佛受到撞擊,全都飛起,跌落八寶功德池中。
    落入池水中,四龍還在掙扎,準提佛母屈指一彈,池水仿佛化作一只噬人巨獸,將四龍拽入水中。不一會兒,四道金光從八寶功德池中飛出,狴犴、負屃、蒲牢、狻猊一起跪在準提佛母面前,大禮參拜:“多謝佛母出手相救!”
    “諸位龍子無需多禮,龍族與我佛門氣運相連,吾又豈會眼看諸位蒙難?”
    聽準提佛母的話,狴犴連磕三個響頭,懇求道:“還請佛母派人搭救我父兄。”
    準提佛母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將四龍托起,準提佛母神色一正:“諸位龍子放心,量劫一起,吾與師兄必親臨魔界,救祖龍父子脫難。”
    “多謝佛母!”四龍一揖到地,拜謝準提佛母。
    這時狴犴想起一事,向準提佛母道:“佛母,我兄弟深受佛門大恩,無以為報,愿供佛母以驅馳!”
    準提佛母聞言,心中暗喜,但面上卻盡顯祥和之色,微笑著指著彌勒尊王佛,“彌勒尊者乃小乘佛教未來佛,是我們大興的主角,不知幾位龍子可否屈就,為他座前侍協?”
    別看準提佛母是以商量的口氣和他們說話,但四龍哪敢說不愿意啊,狴犴連忙道:“能在佛祖座前效力,實乃我兄弟之幸!”
    “好!”準提佛母撫掌大笑,用手一指,一道金光落在彌勒尊王佛手中。然后準提佛母對四龍道:“諸位龍子可與彌勒同去,為我佛門盡一份力!”
    青蓮造化佛、彌勒尊王佛連同四龍,一起出了靈山,青蓮造化佛對彌勒尊王佛說:“師侄,我先往黑云山封鎖兩界通道,你去摩天嶺換下玄都。”
    “師叔放心,彌勒省得。”
    青蓮造化佛化作一道青光疾走,從西牛賀洲走南瞻部洲,然后進入東勝神洲,直達仙魔兩界通道所在黑云山。
    剛剛波旬大敗而歸,眾魔主見他歸來,就隨他撤回了魔界。青蓮造化佛落在黑云山上,見諸佛都在,取出十二品造化青蓮、十二品三色蓮臺和九品金蓮。對眾佛道:“佛母有命:大日如來尊者、五位上古佛,速回西牛賀洲,相助闡教門下!”
    “謹遵圣人法旨!”大日如來、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浮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齊聲領命,紛紛起身向西牛賀洲飛去。
    六佛一走,青蓮造化佛將三大蓮臺祭起,從袖中取出陣圖,在直接在仙魔兩界通道入口處布下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率領剩下的幾位佛祖坐鎮陣中,嚴防魔族。
    再說那彌勒尊王佛帶著四龍。向北方飛去,飛不多遠就見三人于半空中廝殺。彌勒尊王佛定睛一看,見是那燧木道人、王母圍攻玄都大法師。彌勒高呼:“玄都道友,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玄都大法師抬頭一看,好半天才認出是彌勒尊王佛,連忙應道:“多謝佛祖!”
    那狴犴、負屃、蒲牢、狻猊脫劫后,一心為佛門效力。聽彌勒尊王佛話里的意思是要相助玄都大法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向燧木道人王母殺去。
    四龍加入戰團,瞬間將玄都大法師解救出來。
    脫身之后。玄都大法師向彌勒尊王佛打一稽首,“多謝佛祖相助!”
    彌勒尊王佛哈哈一笑,拉過玄都大法師的手,“區區小事,道友莫要放在心上。想來闡教那幾位道友正受人攻擊,我等何不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這……”玄都大法師不想再趟這渾水了,現在就想回大赤天去。但剛欠了彌勒的情,確實是不好拒絕。
    有狴犴、負屃、蒲牢、狻猊纏住燧木道人和王母,玄都大法師和彌勒尊王佛向東飛去。飛不多遠,就見玉帝、盤王老祖、盤庚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長嵐子、霹靂道人、玄水真君、亓喿子、昶巨力,對戰闡教九大準圣。
    見那玉帝頭頂昊天鏡,手持毀天劍。盤庚老祖身化千萬。每個化身都持一把青萍劍。都是殺人不沾因果的神劍,彌勒尊王佛感覺這些人不怎么好啃。正琢磨著是否要加入戰團,就見一道虹光從遠方掠來。
    “大日如來!”彌勒尊王佛眼中精光一閃,認得三足金烏一脈獨有的化虹之術。
    彌勒尊王佛看到了大日如來。大日如來自然也看到了彌勒尊王佛和玄都大法師,落到彌勒尊王佛身旁,互相見禮之后。大日如來沖著爭斗的眾人喊道:“闡教諸位道友且走,這些人交予我等對付!”
    “佛祖高義,云中子謝過了!”云中子高聲呼喊,謝過大日如來,袍袖連卷,昆侖八符飛出,云中子、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普賢真人、慈航道人、南極仙翁各站于一枚玉符之上,任由玉符帶著他們飛走。而那文殊廣法天尊,將太極圖一抖,一道金橋托著他消失在戰場中。
    “哼!”見闡教眾仙遁走,玉帝冷哼一聲,與盤庚老祖道:“老祖,你且帶人去阻……”
    玉帝話還未說完,就聽道道破空之聲。盤庚老祖苦笑道:“大天尊,恐怕是不行了。”
    “那就殺!”玉帝眼中寒光一閃,持毀天劍向彌勒尊王佛殺去。
    走了闡教眾仙,戰卻未止,有佛門準圣接替闡教眾仙,與玉帝等人廝殺在一起。
    看到此處,有人或許會問,那闡教眾仙為何急著離去,怎么不和佛門諸佛聯手,滅了玉帝他們?還有剛才,彌勒尊王佛和玄都大法師為何不與四龍聯手,做了燧木道人和王母娘娘?
    其實誰也不傻,當發現敵人實力遠在己方之上時,都會跑。無論是燧木道人、王母娘娘,還是玉帝他們,當發現事不可為時,不用說,一定都會跑。
    如果他們跑了,追是不追?
    追,那么多寶道人他們一定會安安全全的回歸截教。如果不追,玉帝他們就會去與截教匯合。所以,這場人、闡、截、佛、妖五教會戰的根本,就是牽制。互相之間彼此牽制,將敵方力量分散。只有這樣,才能保全自己。
    所以陳九公才努力說服無極老祖,請魔族出手,牽制佛門。佛門力量全被魔族牽制之后,由玉帝等人出手,分別牽制住玄都大法師和闡教眾仙。如此一來,截教眾仙的敵人就只剩下妖教了。妖教有多少高手,陳九公心里有數的很,只等十一祖巫趕到,就可護送截教眾仙安然回歸。
    可不想中間出了岔子,麒麟王突然遁走,青蓮造化佛沒了麒麟王壓制,直接鎮壓了蒲牢、狻猊。然后又與藥師王佛合力,再鎮壓狴犴、負屃。逼得波旬帶著祖龍父子逃回魔界。然后就是藥師王佛拖住了十一祖巫,青蓮造化佛帶人以大陣封鎖了魔界,解放了大日如來和五大上古佛。
    為了遵守約定,佛門不去與多寶道人等東歸的截教眾仙為難,但他們與玉帝等人糾纏,卻是使闡教眾仙可以加入到圍剿截教的隊伍中。
    都說圣人是棋手,以天地為盤,以眾生為子。這一局,陳九公先布了個好局,將四教五圣逼入死局之中。可沒想到。元始天尊還藏了一手。麒麟王,就這一子,激活了全盤,滿盤皆活。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佩服!佩服!玉清圣人好隱忍,好手段!”準提佛母連道兩個佩服,稱贊元始天尊。
    “師弟。”阿彌陀佛道:“早在掃人教出局時,師弟就說玉清教主必有謀劃,不想他隱藏如此之深。”
    準提佛母聞言,眼中精光一閃。正色道:“太古獸王損落,尸身化作昆侖山麒麟崖。麒麟王元神被太清圣人封印在戮魂刀中,不想玉清圣人早就在其元神中做了手腳。”
    聽準提佛母此言,阿彌陀佛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駭然道:“玉清教主竟有如此心計?”
    準提佛母鄭重地點點頭,“玉清圣人高瞻遠矚,我不及也!想他不但算計了太清圣人,還破了陳九公的局。”說到此處。準提佛母臉上露出笑容,“那無極老祖卻是受了無妄之災!”
    魔界魔道宮中,無極老祖面色鐵青。元始天尊這一手不光弄走了麒麟王,還弄走了他魔界至寶萬魔旗。
    原來在那波旬帶人與二佛交手時,將十二品魔道黑蓮予了祖龍,將萬魔旗予麒麟王護身。這可倒好,麒麟王遁走時,把萬魔旗也給拿走了。魔界三寶,一蓮、一塔、一旗,都是最頂級的先天魔寶,三寶鎮壓魔界氣運,今日丟了萬魔旗,魔界恐怕要有大麻煩了。
    “波旬!”無極老祖坐在云床上,冷冷地喚道。
    “波旬在!”辦事不利的波旬,聽到無極老祖招喚,連忙上前聽命。
    “吹天魔號,召集魔界所有人,殺出兩界通道,破他佛門大陣!記住,務必要奪下佛門三蓮之一!”
    “波旬遵命!”
    天魔號一響,整個魔界震動,無論是一方魔主,還是普通的魔族,全都聚集在兩界通道前,這就要殺出魔界,強攻佛門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搶奪佛門至寶。
    大赤天,八景宮中。
    一向無為的太清圣人須發皆張,他生氣不是因為人教七大準圣三死三傷,而是因為自己被元始天尊算計了。想早年間,盤古三清,通天桀驁,元始天尊事事以老子為尊,什么都聽老子的。就連老子也沒想到,早在三清還未分家時,元始天尊就已經在算計自己了。
    想想被元始天尊蒙蔽了這么多年,這回自己的面子丟大了,老子恨不得殺出大赤天,去找元始天尊做過一番。
    “元始小兒,我必落你面皮!”想歸想,此時的老子只能發出不甘的怒吼,宣泄自己的憤怒。
    昆侖山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端坐在云床之上,在他面前站著一人,正是那太古強者麒麟王。
    此時的麒麟王雙眼炯炯有神,顯然已經擺脫了天魔妙墜幡的控制。從袖中掏出兩件寶貝,麒麟王恭恭敬敬地呈到元始天尊面前。
    這兩件寶貝一是那魔界至寶萬魔旗,另一件是人教至寶金剛鐲。
    當年麒麟王入魔,帶走了金剛鐲。如今麒麟王入闡教,金剛鐲又被他帶入闡教。
    元始天尊用手一撫,直接斬殺了萬魔旗中無極老祖的元神烙印,隨手將萬魔旗收起,元始天尊一邊把玩著金剛鐲,一邊笑道:“陳九公,任你有千般算計,也不及我一子絕殺!”(未完待續……)I1292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