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631 威逼女媧

昆侖八符在云中子的催動下,齊齊發出劇烈的白光,白光沖起十丈來高,刺眼奪目。白光連成一片,將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全部擋下。
    “文殊師兄,用太極圖,我們走!”云中子不斷將法力注入昆侖八符中,由于法力消耗過多,他額頭上已經隱隱見汗。
    文殊廣法天尊也知道這仗不能這么打下去了,因為羽翼仙的死,截教眾仙已經陷入了瘋狂中,誰知道還會不會有人拼命。俗話說:軟的怕硬的,硬的還怕不要命的呢。誰不知道截教門下就是一群不要命的?
    文殊廣法天尊將手中太極圖一卷,太極圖中飛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道金橋,闡教九大準圣連忙一一上了金橋。隨著云中子將昆侖八符一收,文殊廣法天尊就抖動太極圖,金橋一閃而逝,在金橋上的闡教眾仙隨之不見了。
    截教眾仙的攻擊落了空,見走了闡教弟子,無不惱怒之極。惱怒之下,不由得把仇恨轉嫁到了玄都**師身上。
    “祖巫,射他!”無量仙拉了拉后羿,指著在孔宣等人包圍中的玄都**師說道。
    在一旁的毗盧仙也煽風點火,“祖巫,射死他!”
    “好!”聽身旁的截教弟子紛紛要求射出玄都**師,后羿想也不想,一口應▼了下來。剛才沒射闡教眾仙,是因為文殊**師有太極圖在手,后羿生怕射出天殺箭后被太極圖收了。
    現在闡教那些人都走了,那這玄都**師可不能叫他跑了。后羿從背上取下后羿弓,大手一翻,天殺箭落在掌中。
    闡教眾仙一走,玄都**師就想要破口大罵,他們一走,自己哪能扛得住啊。突然感覺到心頭一顫,一種不妙的感覺涌上玄都心頭。
    全力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道道玄黃之氣,將玄都**師護住。任截教眾仙的攻擊臨到,玄光之氣被打散之后,卻又能迅速凝聚。
    玄都**師將身一搖,整個人化作一道赤光鉆入天地玄黃玲瓏塔之中。然后就見那天地玄黃玲瓏塔迅速變小,變作巴掌大小,破空而走,速度之快,連天殺箭都沒有趕上。
    連克強敵,截教眾仙臉上卻無歡喜之色。因為在與闡教一戰中,有十三人死在盤古幡射出的混沌劍氣之下,還有那壯烈而死的羽翼仙。
    就在這時,道道破空聲傳來,眾仙以為又有敵人來了,紛紛舉目望去,看到的卻是兩張熟悉的面孔。
    “諸位同門,云霄來也!”
    “諸位同門,無當來也!”
    兩位女仙。一著道袍,一著宮裝,全都白衣飄飄。一個是無當圣母,一個是云霄。在她們身后。是鎮元子。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長嵐子、霹靂道人、玄水真君、亓喿子、昶巨力。
    “師妹!”
    “師姐!”
    “師姐!”
    分別多年,無當、云霄與眾人相見,不禁潸然淚下。
    知道他們同門之間有很多話要說,可鎮元子還是出言制止。“諸位道友,這西牛賀洲乃是非之地,且不可久留。諸位道友快快趕路。繼續東行。”
    “不錯!”玉帝持劍上前,和無當圣母道:“圣母,你與娘娘隨諸位道友東行,我帶人去追那闡教門下。”
    “大天尊,我等與你一起去!”聽玉帝要去追云中子等人,虬首仙連忙大聲說道。
    虬首仙此言一出,得到了許多人的響應。
    鎮元子見狀連忙勸道:“諸位道友東歸,當有三災七難,今已過了一災四難,大天尊此去是阻闡教門下,不讓他們再生事端。諸位道友當務之急,是快快回到金鰲島重歸截教門下,拖得久了,恐生變故。”
    “大仙所言甚是。”多寶道人聽了鎮元子的話,很是贊同,一聲令下:“諸位同門,我們回金鰲島去!”
    一聽回金鰲島,眾人無不心馳神往,恨不得馬上就回去,也就顧不得去找云中子他們麻煩了。就這樣,眾仙兵分兩路。玉帝、王母,帶著燧木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長嵐子、霹靂道人、玄水真君、亓喿子、昶巨力。去追闡教眾仙和玄都**師,鎮元子、無當圣母、云霄娘娘三人與截教眾仙一起上路,向東而行。
    就如鎮元子所說,三災七難,如今已過一災四難。第一難:佛門阿唎耶多羅大陣,第二難:佛門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第三難:妖族混元河洛大陣,第四難:闡教眾仙阻路。還有一災,就是人教眾仙突然殺出。以當時雙方的實力對比,人教突然殺入,必使截教死傷慘重。可誰也沒想到的是,羽翼仙舍命一擊,人教三位斬三尸的準圣死,三位斬二尸的準圣受傷逃走,就只下了剩一個玄都**師。
    途中聽多寶道人講述途中所遇,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都面色赤紅,眉目含煞。無當圣母恨道:“那藥師敢奴役我截教弟子,他日必要他償還這因果!”
    “償還!你截教欠我等的因果,今日也該償還了!”突然,一個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眾仙紛紛止步,尋找那說話之人。
    “造化童子,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鎮元子上前一步,大聲說道。
    鎮元子話音剛落,一道白光撲面而來。鎮元子微微一笑,用手一指,一道黃光從指尖射出,化作中央戊己杏黃旗。
    杏黃旗在空中展開,旗面上飛出一朵金蓮。白光沖到金蓮前,連連撞擊金蓮。
    在鎮元子身旁的孔宣眼中寒光一閃,一抖肩膀,一道黑光從背后飛出,向那白光刷去。
    白光連忙暴退,當快被黑光追上時,白光在空中一轉,化作離地焰光旗。旗面招展,火光陣陣。將黑光擋住。
    孔宣心頭一動,五色神光齊出,齊向那離地焰光旗刷去。五色神光連連刷動,火光越來越弱。
    這時,眾仙頭上隱約有嘩嘩流水聲,仿佛當年共工怒撞不周山天河倒灌。
    嘩……
    水浪翻騰,一條大河從虛空中流下。這河水真的好像是從天上流下,連天之處就好像是上游,眾仙所在之處是下游。水往低處流,河水翻騰。一浪高過一浪,奔騰而下。
    “師弟、師妹,讓他們見識見識我等手段!”多寶道人眼中寒光一閃,對身后的無當圣母、云霄、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說道。
    說著,多寶道人一躍而起,用手輕輕一推道冠,頂上沖起一道青氣,青氣散開化作半畝慶云,慶云青純至極。毫無雜色,三朵青蓮在慶云上浮浮沉沉。
    多寶道人大喝一聲,那慶云三花全都化作上清仙光,上清仙光又化作一只大手。手只大。張開如山岳一般,一把抓下將那從天流下的大河抓在手中。
    無當圣母伸出素手,在白潔的額頭上一拍,隨著那聲脆響。五道青氣如浪從她頭頂沖起,青氣氤氳,在頂上盤旋纏繞。形成慶云。慶云微顫,如魚鱗片片,三朵巨大的蓮花虛影出現在慶云上。三朵青蓮放出青光道道,流轉不停。
    只見無當圣母用手一指,慶云三花在一瞬間盡都化作上清仙光,上清仙光又化作一只大手,向那從天流下的大河抓去。
    云霄娘娘伸出雙手連連揮動,她的手每揮動一下,就有一道青光隨之而出,在她頭上盤踞。云霄娘娘連揮九下,九道青光合成一片慶云。云霄娘娘又揮手九下,又是九道青光,三道合一,化作一朵青蓮。九道青光,化作三花。云霄娘娘用手一指,慶云三花在一瞬間盡都化作上清仙光,上清仙光又化作一只大手,向那從天流下的大河抓去。
    三只青色大手將那條大河抓住,大河如龍似有不甘,河水更加湍急,咆哮著掙扎。
    虬首仙面露苦笑,對身旁的靈牙仙、金光仙道:“兩位師弟,盡力而為吧。”說著,虬首仙用手一指,頂上現出慶云三花,比起前面三位,他的慶云中夾雜著些許金色的光點,這不是神通所致,而是在佛門多年,修煉過佛門寂滅佛法,使本身的上清仙法有些不純。他又沒有多寶道人和孔宣的道行高,一時間還無法去除這些雜質。
    現出慶云三花之后,虬首仙揮動袍袖,袖中飛出太極符印。太極符印落在三花之上,開始轉動。隨著太極符印越轉越快,虬首仙的三花慶云漸漸都化作上清仙光。只聽虬首仙暴喝一聲,周身青光陣陣,頭頂上的上清仙光化作一只青色大手,張開五指,將那條從天而降的大河抓住。
    和虬首仙一樣,靈牙仙、金光仙的上清仙氣也都有雜質,他們都效仿虬首仙,借兩儀符印、四象符印,才將慶云三花化為上清仙光。
    那條大河仿佛知道有大神通者要將它鎮壓,宛如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翻滾著、纏繞著、擁擠著、撕咬著、昂首甩尾,一路狹雷裹電,咆哮掙扎。時而騰空而起,時而猛然俯沖向下。卻始終被六只青色巨手勞勞抓在身上,任它怎般騰挪,也無濟于事。
    “散!”這時,一個聲音仿佛從九幽幽冥深處傳來。
    那條大河隨聲而散,化作千萬道水流,仿佛千萬條巨龍,前呼后擁,齊刷刷地躍下。
    多寶道人哈哈一笑,屬于他那只青色大手落下,在他頂上化作慶云三花。三花放出億萬青光,青光浩蕩,青光中無數靈寶有刀、又劍、有槍、有斧……一眼望去,不知其數。
    多寶道人一揮袖,三千靈寶齊齊沖出青光,迎上那千萬道水流。
    這時,無當圣母、云霄娘娘、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都收了神通,看自己大師兄和山河老祖爭斗。
    斗了半響,多寶道人大袖一卷,三千件靈寶如潮水般退回。那千萬條水流合而為一,化作一張寶圖,向虛空飛去。
    山河社稷圖,這孫悟空的寶貝,不知怎得出現在山河老祖手中。
    祖巫后羿一直站在一旁,剛才孔宣和造化童子相爭,截教群仙合力與山河老祖斗法,只有他和鎮元子在一旁看著。與鎮元子不同,后羿可是憋足了勁兒想要好好表現表現。當看到那山河社稷圖沒入虛空的一剎那,后羿那微頜的雙眼猛然瞪得溜圓,兩道寒光從眼中射出三尺之外,手中血光一閃,彎弓搭箭,一箭直奔山河社稷圖消失之處射出。
    噗嗤!
    一聲悶響,那天殺箭射在虛空,卻有鮮血兀自流出。緊接著就聽到一聲悶哼,白光一閃,向天殺箭卷去。
    后羿連忙催動法決,招回天殺箭。
    這時,一道混沌氣流從空中劃過,鎮元子淡淡一笑,大袖一甩,使一個袖里乾坤,去收那混沌氣流。
    似乎知道鎮元子袖里乾坤的厲害,那混沌氣流當中一轉,化作一顆灰蒙蒙的珠子,珠子上混沌色光芒大作。在光芒深處,一道人現出身來。
    混沌道人,先天生靈,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大神通者。
    見來人是他,鎮元子哈哈一笑,“道友莫非是為了結與截教圣人的因果而來。”
    混沌道人聞言,心頭大怒,冷哼一聲,伸手一招,一把長劍落在手中。那劍長四尺八寸,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正是人道功德至寶軒轅劍。
    混沌道人持劍在手,向鎮元子殺去。鎮元子取拂塵在手,與混沌道人打在一起,斗在一處。
    “這劍為何會在妖族手中?”后羿見那混沌道人手持軒轅劍,不禁出言問道。
    多寶道人應道:“祖巫有所不知,人間劫時,女媧娘娘上火云宮借寶,從三皇處借來三皇成道之寶。”
    “原來如此!”后羿聞言,微微點頭。然后又張弓,瞄準了混沌道人。雖說山河老祖有山河社稷圖在手,但山河社稷圖遠不如太極圖。而且還有截教眾仙出手,那山河老祖想用山河社稷圖收天殺箭卻是妄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