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629 槍抽準提

“這鯤鵬神通更勝當年1多寶道人連連運轉玄功,想要定住身形,可卻失去了對自己身體控制。
    知那四位師弟和自己一樣,此時已然是身不由己。多寶道人卻不驚慌,因為他還另有手段。
    可還等多寶道人出手,就有那一道血光從天外射來,直奔鯤鵬真身疾射而去。
    此時鯤鵬也看到了那道血光,將要將那道血光吸入腹中,可他連連施法,也未能功成,因為那道血光有穿梭空間的能力,在鯤鵬注意到它的一瞬間,就穿過空間,直達鯤鵬頭頂。
    噗嗤!
    一聲巨響,血光迸濺!
    鮮血染紅三千里幻境。
    緊接著就是一聲凄慘的叫聲,那叫聲尖細銳利,刺人耳膜。
    刷!
    又是那道血光,倒飛而回,飛入一大漢手中。
    這大漢身材魁梧,身高三丈,筋肉虬結,**上身,腰間系著獸皮遮擋羞處,手持一張大弓,那弓長與他身高相仿,足有三丈之長。在大漢另一只手中,抓著一血色小箭。
    空間之祖巫,洪荒第一神射手后羿!
    ≦▽
    而后羿手中那支血色小箭,正是頂級先天靈寶天殺箭!
    洪荒第一箭神,昔日彎弓射九日的后羿,配上殺戮至寶天殺箭,這是什么樣的組合?
    看那鯤鵬妖師就知道了。千里鯤鵬真身被后羿一箭射破,鯤鵬秘法鯤鵬吞天地,也被那一箭打斷。此時的鯤鵬妖師,早無了往日風采,跌坐在高臺前,頭上高冠不知跌落哪里去了,披頭散發,頭發也浸上了鮮血,在他眉心處。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不斷地往出流血。
    “走!”鯤鵬妖師尖叫一聲,伸手一招,兩道流光破空而來,落入他手中,正是這混元河洛大陣的主陣之物河圖洛書。
    鯤鵬妖師收了河圖洛書,這混元河洛大陣自破,鯤鵬妖師化作一道烏光疾走,那彩鳳仙子、獼猴王和陸吾妖圣卻不與鯤鵬妖師同路,反倒向東方飛去。
    “道友莫追!”見孔宣要去追那鯤鵬妖師,后羿知道他打得是什么主意。連忙上前阻攔。同時開口解釋,“道友,教主曾有言:窮寇莫追。那鯤鵬妖師乃先天生靈,雖身受重傷,但卻有困獸猶斗之力。若是拼命,恐有損傷。”
    這如果是后羿自己說的話,孔宣絕不會吊他,但聽說是陳九公的交待,孔宣就放棄了追殺鯤鵬妖師的想法。
    “多謝祖巫相助!”這時多寶道人想起來。孔宣和這位祖巫之間曾有過些不愉快,連忙上前借著向后羿道謝的同時,和他套套關系。
    “不敢!不敢!”后羿連忙回禮,正色道:“我巫族深受教主大恩。無以為報,今聞諸位道友東歸,特來相助。”后羿這番話,絕對是瞪著眼睛瞎說。他們巫族以前不但沒受過陳九公大恩,反而被陳九公收拾夠嗆。但巫族和截教之間未結死仇,以前有些小摩擦。也都化干戈為玉帛了。特別是在本族實力遠不如宿敵妖族的情況下,巫族能做的就是緊抱陳九公大腿。
    多寶道人這些年一直在佛門,倒是不知自己教主和巫族之間的因果,但見這位祖巫不遠萬里趕來相助,多寶道人連忙再次向其道謝。
    見多寶道人向自己施禮,后羿連忙閃身讓過,“道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接來下后羿又與孔宣等人互相見禮,當然了這些截教門人足有三千之多,后羿自是不能一一見過。與孔宣、虬首仙這些骨干弟子見禮后,后羿對多寶道人說道:“道友放心,教主已有安排,我巫族十二祖巫齊出,護諸位道友東歸!”
    “哎呀!真是有勞諸位祖巫了!”聽后羿這么說,多寶道人連忙又與他客套客套,然后才重新上路。
    截教眾仙趕路暫且不提,單說那鯤鵬妖師挨了一箭,那天殺箭乃殺戮至寶,鯤鵬妖師只覺得體內好像有無數蠱蟲亂咬,還好仗著法力渾厚,忍住疼痛,逃出一劫。
    知道那后羿乃空間祖巫,論速度還在自己之上,何況現在自己還身受重傷,生怕后羿來追,鯤鵬妖師這一路是急急如同喪家之犬茫茫恰似漏網魚,一口氣飛到西極萬妖山妖圣宮中。
    “妖師!妖師!”遠遠地將鯤鵬妖師一身是血,向宮前飛來,彩鵲仙子生怕他驚擾了女媧娘娘,連忙出言相阻。
    “滾開!”鯤鵬妖師渾身疼痛難忍,袍袖一揮,將彩鵲仙子扇出老遠,然后絲毫不顧及禮數,直接沖入妖圣宮中。
    鯤鵬妖師乃先天生靈,斬二尸的大神通者,也當得上“神通廣大”這四個字,但是他有一個毛病,就是貪生怕死。巫妖劫時,巫族伐天,他就隱匿在天庭妖皇宮中不出。直至妖皇帝俊戰死,他不為帝俊報仇也就罷了,不為妖族拼死一戰也就罷了,反倒擄走妖族至寶河圖洛書,從此隱居北冥。直至陳九公清理北俱蘆洲,要清剿盤踞在北俱蘆洲十萬大山中的妖族,女媧娘娘無奈之下,才許下諾言請得鯤鵬出手。
    今日后羿那一箭真是太厲害了,讓鯤鵬妖師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更驚破了他的膽量。不然以他往日小心翼翼的性子,絕不敢這么闖入女媧娘娘宮中。
    此處是女媧娘娘道場,鯤鵬妖師到來她豈會不知?但圣人要有圣人的架子,無論是誰前來,都要先經通稟,得了圣人應許后,方可入內。
    女媧娘娘正坐在云床上,等著彩鵲仙子進來通稟呢,可不想這鯤鵬妖師一巴掌扇飛了彩鵲仙子,然后又擅闖妖圣宮。
    這還了得?只見女媧娘娘粉面含煞,頓時就要發作。
    “娘娘救我!娘娘救我!”鯤鵬妖師沖入宮中,跪倒在地,向女媧娘娘叩首。
    女媧娘娘剛要發怒,但看到鯤鵬頭頂那個血窟窿,不禁一驚,連忙將袍袖一揮,一道黃光自女媧娘娘袖中飛出,落在鯤鵬妖師身上,瞬間將他罩在黃光之中。
    當黃光散去之后,鯤鵬妖師頭頂的傷口已經完好如初,連疤都沒留下。只是鯤鵬妖師臉色蒼白,受重傷后消耗的大量元氣還需要慢慢補充。
    “妖師,是誰傷的你?”為鯤鵬妖師治完傷,女媧娘娘開口問道。以鯤鵬妖師的神通,除非是斬三尸的強者,否則鎮元子也必為能將他打成這樣。剛才為鯤鵬醫治時,女媧娘娘就默算天機,但天機不明一片晦澀,女媧娘娘只能親口向鯤鵬妖師詢問。
    當聽完鯤鵬妖師說完源委后,女媧娘娘秀眉輕蹙,“難怪,難怪。那后羿與天殺箭,想來有大因果糾纏,否則那一箭不會有如此威力,好個陳九公,果然有手段!”
    聽女媧娘娘提到陳九公,鯤鵬妖師忙道:“娘娘,除此之外,還有一事!”
    “妖師請講!”見鯤鵬妖師神色凝重,女媧娘娘忙出言問道。
    “娘娘,那先天至寶混元劍,在那截教孔宣手中!”
    “什么!”女媧娘娘聞言大驚,指著鯤鵬妖師喝道:“妖師可看仔細了?”
    “看仔細了,必是先天至寶無疑!”
    女媧娘娘知道,以鯤鵬妖師的道行和見識,應該不會看錯。可那陳九公是如何在佛門二圣的眼皮底下,將混元劍送到孔宣手中的呢?作為佛門的鄰居,女媧娘娘知道,自那混元劍出世以后,這些年也沒有截教弟子來西天婆娑凈土。況且就是有,他們若身負混元劍,也會被佛門二圣察覺。同樣,小乘佛教之人離開西牛賀洲,回婆娑凈土時,若有混元劍在身,也會被佛門二圣發現。
    誰也想不到,陳九公竟然使混元劍化作九齒釘耙,讓豬八戒帶著進入婆娑凈土。誰也不會想到,陳九公竟然把那先天至寶放在佛門佛法東傳的隊伍中。而且就豬八戒那微末的修為,他進入靈山、婆娑凈土時,二圣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取經團四人一馬,也只有玄奘和孫悟空,才有資格往八寶功德池朝見二圣。
    實在想不通那混元劍怎么就到了孔宣手中,女媧娘娘搖了搖頭,笑道:“陳九公如此行事,卻是落了接引、準提面皮。此時天機晦澀,想來那二位還蒙在鼓里呢。”說到此處,女媧娘娘對鯤鵬妖師說:“妖師,勞你往靈山走上一遭,將混元劍之事告與二圣。”
    “鯤鵬謹遵娘娘法旨!”鯤鵬妖師躬身領命,出了妖圣宮,直往靈山飛去。
    西極和靈山離得不遠,鯤鵬妖師的速度又極快,轉眼之間就到了靈山。經人通稟之后,鯤鵬妖師才來在八寶功德池前。
    同是昔日紫霄宮中客,準提佛母又是長袖善舞之輩,見了鯤鵬妖師自是好生客套一番。鯤鵬妖師雖有心說出來意,但準提佛母不住地問東問西,鯤鵬妖師也不敢不答話啊。
    還好阿彌陀佛看出些端倪,向準提佛母使了個眼色,準提佛母才收住話匣子,直入正題。“不知妖師此行,所為何事?”
    鯤鵬妖師一拱手,“奉娘娘,特來靈山,告知二圣一事。”
    “不知何事,竟勞娘娘費心。”
    看著準提佛母風輕云淡的樣子,鯤鵬妖師心里覺得好笑,應道:“佛母不知,那混元劍如今正在截教孔宣手中!”
    “什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