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627 陣罩昆侖暴打元始

準提佛母心智過人,自與師兄阿彌陀佛創出娑訶薩羅若闍大陣之后,準提佛母不但想著如何用這娑訶薩羅若闍大陣除滅九大魔主,同時還在謀劃如何將這大陣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這才有青蓮造化佛攜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出山,阻路截教眾仙,一來是為了當年彌勒與孔宣的約定,二來是要混人耳目,讓人知道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有守無攻。讓人覺得佛門有般若菩提大陣在前,又弄出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不但無益,反倒會分散佛門實力。
    準提佛母這一手,成功的迷惑了無極老祖。按理也應該能蒙蔽諸位圣人,但是陳九公乃后世之人,穿越洪荒之前雖然不信佛,但他家里有信佛的老人,家中有許多的經書,陳九公隱約間記得阿唎耶多羅、摩訶婆羅阿般羅似乎有些聯系,這才一語道破天機,驚得無極老祖盡遣魔族強者,相助截教。
    正像當年通天教主發出的慨嘆一樣:神通不及天數!準提佛母沒想到,自己的一番算計卻弄巧成拙,讓陳九公截取到一線生機。
    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對準提佛母說道:“師弟,若讓那些人安然歸去,截教大勢即成,就再難壓制了。”雖然阿彌陀佛謀略不足,但道行高深,更在準提佛母之上,他通過參悟天機,看到許多準提佛母看不到的東西。
    聽阿彌陀佛的話,準提佛母沉吟片刻,眼中精光一閃,“師兄,截教眾仙東歸,當有三災七難。雖然我佛門出手為其全了兩難。還有三災五難,不說女媧娘娘,就是玉清圣人也不會放過他們。”
    阿彌陀佛掐指一算。點了點頭,“師弟莫要忘了。還有人教呢。”
    “人教?”準提佛母聞言,不由得一怔,“師兄,那人教不是……”
    阿彌陀佛微微搖頭,“師弟,此劫人教不爭氣運,不爭道統,但太清圣人絕不會坐視截教壯大!”
    “太清圣人雖有此心。但恐人教之力不濟。”準提佛母一句話直指人教軟肋,人教教主老子清靜無為,不收門人弟子,多年來門下就只有一個玄都**師撐門面。若非有孔丘、墨翟、鄒衍供他驅使,恐怕人教實力更弱。在麒麟王入魔后,更是少了個絕強的助力。元始天尊敢布局掃人教出局,正是掐住了人教的軟肋。否則老子也不會那么干脆,就退出洪荒舞臺。
    可以說,眼下的人教,就和封神后的闡教是一樣的。老子道行高深。又掌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兩大至寶,但他卻太無為了,無為到連徒弟都不愿意教。人間劫時。有陳九公為助力還好,可與截教分道揚鑣后,教中實力不足,難免為元始天尊所乘。
    阿彌陀佛也聽明白了自己師弟的意思,覺得準提佛母說的有理,但卻安慰準提佛母,“師弟,天道最公,唯重平衡。能以魔教限制我佛門。他日也有制衡截教的手段。”
    “這……”準提佛母冥冥之中感覺有些不妥,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阿彌陀佛的。張了張嘴最后什么也沒說。
    就像阿彌陀佛說的一樣,大赤天。八景宮中。
    老子坐在紫金爐前,對玄都**師吩咐道:“玄都,量劫將起,我人教與截教的因果,該了一了了。”
    玄都**師臉色一變,“老師,您的意思是……”
    老子用手一指,天地玄黃玲瓏塔出現在玄都**師面前,“你與那多寶幾次相爭,也未分出勝負,今日就一并做個了結吧。”
    “老師,多寶等人東歸,陳九公必有安排,恐怕……”
    玄都**師還沒說完,就見老子一揮手,“去吧!只需與那截教眾仙做過一場,之后自有人收拾他們。”
    “弟子遵命!”聽自己老師都這么說了,玄都**師還能說什么,收了天地玄黃玲瓏塔,向老子一拜,轉身出了八景宮,去尋孔丘等人。
    所說那截教眾仙過了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繼續踏上東歸之路。突然前方獸吼聲不絕于耳,多寶道人和孔宣相視一眼,二人直住去勢,在空中停了下來。二人一停,截教眾仙都跟著他們停下。眾人都知道這一路上不會順利,有人相阻也是必然。
    “妖族!”孔宣眼中寒光一閃,冷冷說道。
    多寶道人點了點頭,“師弟剛剛斬殺了妖族準圣,妖族豈會善罷甘休!”
    孔宣傲然一笑,什么也沒有說,雙肩微微一動,一道黑光從背后沖起,直奔前方刷去。
    黑光迅猛如電,轉眼即至,在那厚厚的云層上一刷。
    云層被黑光刷碎,一道玄光飛速沖出,孔宣的黑光追去玄光,卻見那玄光直奔截教眾仙沖來。
    “好膽!”多寶道人大喝一聲,大手一翻,摧天杖現于掌中,多寶道人將摧天杖祭起,直奔迎面撲來的玄光打去。
    “摧天杖!好個陳九公!”玄光中傳出一聲怒吼,聲音如嬰孩一般尖細。
    這時,孔宣催動五色神光,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齊出,齊奔那玄光刷去。同時孔宣大笑道:“不想上古妖師竟是藏頭露尾之輩,可敢于我一戰。”
    仿佛被激怒了一般,那道玄光連連躲過摧天杖和五色神光,化作一高冠碧服的道人,相貌奇古,目光清冷,正是洪荒億萬妖族之師,太古鯤鵬得道的鯤鵬妖師。
    見鯤鵬妖師現身,多寶道人上前一步,沖鯤鵬妖師說道:“妖師,既然都來了,就讓諸位妖教大能也都現身一見吧!”
    “好!”鯤鵬妖師一雙狹長的眸子中寒光一閃,尖聲喝道:“諸位,布河洛大陣!”
    鯤鵬妖師話音剛落,遠處虛空中現出道道身影,彩鳳仙子、獼猴王書、陸吾妖圣,三大準圣率領八大妖神,無數大妖小妖。群妖在半空中結成陣勢。嚴陣以待。
    鯤鵬妖師袍袖連卷,兩道清氣浩浩蕩蕩從天邊飄來,一道清氣中。一匹白色的龍馬河圖,踏著清氣。疾馳到群妖陣中。又有一只巨大的玄龜負著洛書,似緩實急來在龍馬身旁。
    河圖洛書合在一出,齊齊放出萬丈白光,白光連成一片擴散開來,白光所過之處,現出一片天地。
    “都說截教陣道洪荒第一,今日看爾等能否破吾妖族混元河洛大陣!”鯤鵬妖師說完,面露冷笑。閃身沒入陣中。
    剛破佛門二陣,又遇妖族擺陣,截教眾仙紛紛出言諷刺妖族。那佛門也就罷了,截教眾仙是佛門不會難為自己,也就沒說什么難聽的話。可這妖族呢,明知截教門下皆修陣道,還敢布陣,這不是班門弄斧、自不量力么。
    “師弟,此陣如何?”多寶道人這句話不是和孔宣說的,他知道孔宣不通陣道。這話是對虬首仙問的。
    虬首仙看了看那混元河洛大陣,冷笑一聲,“比起周天星斗大陣。此陣差得多了。”
    多寶道人點了點頭,他在天皇年間得道,自然之道周天星斗大陣的威名。只是那周天星斗大陣不但要有河圖洛書為陣眼,還要在陣中設三百六十五桿星辰幡,才能完美地控制大陣變化。除此之外,最重的是要有周天星斗之力加持,否則這周天星斗大陣什么都不是。
    上古時妖族掌天,周天星斗隨他們控制。可現在不行,天庭的主人是玉帝、王母。是截教的鐵桿盟友。
    巫妖劫后,周天星斗大陣也曾重現洪荒。正是因此。冥河老祖才損落。但那時,妖族是鉆了空子。以三百六十五桿星辰幡強調散落在洪荒大地上的星辰之力。如今正值截教與敵大戰,早在三個月前,天庭就封鎖了周天星斗之力,有截教在天庭的三百六十五位天君在,豈會叫一絲周天星斗之力降下?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陣,已經成了過去,恐怕是再沒有了將來。
    當年陳九公掃蕩北俱蘆洲,在北冥定居的鯤鵬妖師也被他趕了出來。正是那一戰,鯤鵬妖師被陳九公爆得那叫一個慘,險些連小命都丟了。自那之后,鯤鵬妖師一有空閑就潛心修煉,雖然道行很難增長,但在參悟河圖洛書時,卻從中參悟出一門陣法,正是這混元河洛大陣。
    多寶道人在陣外觀陣片刻,淡淡說道:“河圖洛書一經催動,幻象一生千萬。這混元河洛大陣必是幻陣,待為兄入陣一觀,再想破陣之法。”
    “師兄且慢!”這時孔雀如來突然叫住多寶道人,對多寶道人說:“這混元河洛大陣和周天星斗陣有異曲同工之妙,如果說周天星斗大陣是日月星辰,那么這混元河洛陣就是山川地理,陣中天地仿照上古洪荒山川、河流所部,借河洛之力方成此陣!”
    孔宣此言一出,就發現自己的師兄、師弟、眾同門,都齊刷刷地以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饒是孔宣,也不由得面皮微紅。
    “孔宣師兄,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啊!”金光仙無比驚訝地說道,眾人都知道孔宣不通陣道,可今日一看,他若是不通,那還真就沒有通的了。還沒入陣,就知陣中變化,這就是大師兄多寶道人也做不到啊。
    雖然被金光仙夸獎,但孔宣似乎卻不高興,不但不高興,還一甩袖子,冷哼一聲。
    多寶道人見此情景,心念一轉,笑道:“師弟,你剛才那番話,可是教主傳下的?”
    被多寶道人一語道破,孔宣哈哈一笑,“不錯!正是教主命我轉告諸位的。”
    “教主!”
    截教眾仙一聽是陳九公傳下法旨,紛紛激動萬分,有的默聲祝禱,有的還向東方遙拜。
    就像當年陳九公背青萍劍行走洪荒,許多時候遇到難事,都可以籍著青萍劍,與通天教主交流。此時混元劍在孔宣手中,被孔宣用法力粗略祭煉過,就可以通過混元劍中陳九公的元神烙印,與遠在金鰲島的陳九公取得聯系。
    剛剛見鯤鵬妖師布下混元河洛大陣,孔宣就將此事告知陳九公,陳九公掐指一算,明了天機,將破陣之法告訴了孔宣。
    此時,孔宣正在指導眾仙,“教主說了,此陣乃幻陣,三千里陣中世界幻象紛呈,生滅之間,如夢如幻。但只要我等以力強破,破此陣并非難事。”
    “好!”對陳九公的話,多寶道人是深信不疑,大手一揮,“孔宣師弟、虬首師弟、靈牙師弟、金光師弟,隨師兄入陣,按教主說的,強破此陣!諸位同門,聽我號令!雷聲一響,就入陣殺敵!”
    “謹遵師兄(師伯)之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