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627 三圣之爭

陳九公成道之后,祭煉成道之寶時,將手中幾件靈寶散去,摧天杖被他丟入六道輪回。為轉世重修的多寶如來所得,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將這寶貝交在釋迦牟尼手中。
    釋迦牟尼運轉玄功,將摧天杖煉化。與混元劍不同,陳九公已經將他在摧天杖中的元神印記抹去,如今正是無主之物,釋迦牟尼祭煉起來也不難。
    釋迦牟尼剛才以上清仙氣激發陳九公留在九齒釘耙中的封印,同源的上清仙氣正是破解封印的鑰匙,這才返本還源,重現先天至寶混元劍。
    就在九齒釘耙變回混元劍的一瞬間。金鰲島羅浮洞上空,紫青雙色氣流盤旋纏繞,纏繞著沖天而起,直沖斗府。東海各島上,截教弟子看到這一幕,紛紛往金鰲島趕去。
    教主出關!
    截教教主陳九公閉關十年,今日終于出關。截教眾仙從四面八方涌上金鰲島,來到羅浮洞前拜見教主。
    “截教門下,皆來碧游宮聽道!”
    陳九公的聲音出現在每一個截教弟子耳中,眾人都來在碧游宮前。
    碧游宮宮門大開,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從宮中走出,一左一右站在大門兩旁。
    以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為首,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闡教眾長老魚貫而入,然后是戴禮、常昊、吳龍這些截教四代弟子。五代弟子以下,都在碧游宮外席地而坐。
    進到碧游宮中,無當圣母徑自走到第一排第一個蒲團上,如今的截教,除了陳九公之外,就數無當圣母輩分最高。她坐這首位,卻是當之無愧。
    眾人都在碧游宮中坐定,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從宮外走回宮中。來到法臺前。金霞童子高喊一聲:“恭迎教主!”
    眾人紛紛高呼:“恭迎教主!”
    陳九公出現在法臺之上,眾人紛紛起身。躬身行禮:“參見教主!”
    “免了!都坐吧!”
    “多謝教主!”眾人拜謝之后,紛紛落座。
    陳九公也不廢話,開始講道。這一次講道,足足講了百日。卻是陳九公多年以來,講道時間最長的一次。
    前七七四十九日講的是上清仙法,再七七四十九日講的是截教陣道。最后兩日,一日講的是應劫之法,第二日講的是如何以上清仙法拆解闡教、佛門和妖教的神通、法術。
    百日期滿。陳九公停止了講道,對眾人說:“回去之后,不可怠慢,好生打坐煉氣、參演陣法。”
    “謹遵教主教誨!”
    眾人依次出了碧游宮,無當圣母拉了拉云霄娘娘,二人又回到碧游宮中。
    一進碧游宮,無當圣母發現此時宮中只有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抬頭望去,法臺上空空如也,早已無了陳九公身影。
    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也正要出碧游宮前。迎面碰見無當圣母、云霄娘娘,二童子連忙行禮。
    “兩位師叔,你們這是……”
    拍拍水火童子的小腦瓜。無當圣母笑道:“水火,你和金霞先出去吧。”
    “好嘞!”水火童子拽著金霞童子,二人出了碧游宮,往果園去了。剛才陳九公吩咐,要他們去園中打些仙果,一會兒要招待客人。
    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走到法臺前,躬身一拜,“教主,無當(云霄)求見!”
    青光一閃。陳九公出現在法臺上,“師伯、師叔。坐下說話。”
    此時不是講道時,宮中也沒有別人。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隨意找個兩個蒲團坐下。
    因為還有其他的事,陳九公講道之后就早早地回羅浮洞去了。可是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去而復返,在這碧游宮中求見,陳九公趁著還有些空閑,這才現身一見。
    “師伯,你和師叔可是有事?”坐在法臺上,陳九公隨意地問道。
    “教主,可是量劫將至?”無當圣母知陳九公貴人事忙,也不夠圈子,直接向陳九公問道。
    自佛門興盛開始,就總說量劫將至之類的話。可看今日陳九公講道,恐怕量劫是真的要來了。
    陳九公點了點頭,淡淡說道:“十年,十年之后,量劫起!”
    聽到陳九公直接給了自己一個準確的答案,無當圣母深吸一口氣,“教主,此劫我……”說到此處,無當圣母心里五味雜陳,接下來的話竟然不敢出口了,生怕從陳九公嘴里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
    陳九公一抬頭,正色道:“師伯放心,只要我截教上下一心,就沒有過不去的劫!”說著,陳九公從法臺上起身,眼中有瘋狂之色一閃而過,“闡教、佛門、妖教,三教聯手又能如何?”
    看著無比霸氣的陳九公,聽著他那豪情壯語,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相視一眼,齊齊躬身一拜,然后悄悄地退出碧游宮。
    此時碧游宮中,只剩陳九公一人,他的目光掃過宮中每一個角落,思緒萬千,“師祖,不知此劫后,我截教還能剩下幾人。”
    ……
    圣僧回來了!
    當取經團帶著經書,從南瞻部洲穿過兩界屏障進入人間后,玄奘圣僧歸來的消息就在整個人間不脛而走。
    二十年了,玄奘離開長安已有二十年了。
    二十年對于陳九公而言,轉眼即逝。但對于凡人而言,二十年可以讓蓬頭稚子成為人父人母,也會讓許多人消失在歲月的長河中。
    如今知道玄奘法師的人已經不多了,那些還在世的,卻已經將這個名字深深埋藏在記憶深處。直至今日,取經團剛過玉門關,玄奘歸來的消息就在長安傳開了。當這個名字再一次出現在耳旁時,那些長安的老人瘋狂了。
    誰也不曾想到,一個“柔弱”的和尚,從長安到傳說中的天竺佛國,又從天竺返回。歷經整整二十年。行程十多萬里,這是常人根本不敢想的。
    萬人空巷,這一日的長安城萬人空巷。
    大紅的袈裟披在身上。騎在白龍馬上,玄奘寶相莊嚴。骨子里透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氣質,令人心生敬畏。身后四百位白須長眉的老僧不斷地誦經,再后面跟著兩隊小沙彌,不斷地從籃子里往外灑花瓣,都是菊花,鋪的滿地金黃。
    不知道和尚們到底毀了多少黃金菊,總之從遙遠的道路盡頭一直到城門口,形成一條金黃色的道路。
    玄奘下馬。竟然有人屈膝跪地甘做踏腳石。玄奘沒有踩著那個人下了馬,但下馬后卻摩頂賜福,把那人幸福的直接昏了過去。
    一行人來在朝門前,那太宗皇帝竟然親自出迎,將取經團引入太極殿,聽玄奘講述一路上的所見所聞所遇。
    然后一番封賞自然是少不了的,不光是玄奘,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也有封賞。
    這樣的封神對于取經團而言,根本毫無意義,他們在乎的是。回到佛門后,佛門會給自己什么樣的封賞。
    出了皇宮之后,玄奘將經書送至弘福寺。安置在大雁塔中。然后,取經團在寺中一間禪房中靜靜地等待。
    直到三更時分,一道金光落在禪房中。無天對玄奘道:“師弟功德圓滿,老師命師兄我來迎你!”
    “多謝師兄!”聽無天說自己功德圓滿,玄奘心里高興,以后終于不用再徒步走路了。
    見無天和沙僧有要敘舊的意思,沙僧連忙向無天問道:“尊者,我們是不是可以回西天受封了!”
    無天聞言一愣,然后點了點頭。“那就走吧!”
    取經團四人歡歡喜喜地出了禪房,那白龍馬生怕這回再被丟下。早已在禪房外等候多時了。
    金光升起,托著無天和取經團。直往西方飛去。
    “八戒,你看那不是你福陵山么。”
    “老沙,流沙河到了!”
    “長老,看!那是崆峒山,咱們當年啊……”
    在金云上,途徑當年自己走過的地方,取經團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不是還發出幾句慨嘆。
    直到到了天竺國,四人才安靜下來,前面就是婆娑凈土了,四人不禁都有些不安,不知一會兒佛祖會封自己為佛,還是菩薩、羅漢。
    還是那七寶浮屠最頂層,小乘佛教諸佛、眾菩薩、金剛、羅漢都在。望著下方跪著的取經團四人一馬,釋迦牟尼喚玄奘道:“玄奘,上前來!”
    “弟子在!”玄奘連忙起身,緊走幾步,來在釋迦牟尼面前,跪在蓮花座前。
    釋迦牟尼道:“玄奘,你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喚金蟬子。因你不聽說法,輕慢我之大教,故貶下真靈,轉生東土。今喜皈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經,甚有功果,加升大職正果,汝為旃檀功德佛。”說著,釋迦牟尼伸手,在玄奘頭頂一摸。
    一道金光在釋迦牟尼掌心上閃起,玄奘整個人被金光包裹,金光中一尊佛陀緩緩上升。此佛面貌與玄奘一般無二,相貌莊嚴,眉目祥和。
    旃檀功德佛,也就是玄奘,雙手合十,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旃檀功德佛!”
    玄奘話音剛落,天光大亮,一道金光從天降下,落在玄奘身上。
    功德金光!
    佛法東傳,不管其中隱含著多少利益,但終究是大功德之事。玄奘為佛法東傳的主角,歷經九九八十一難,跋千山涉萬水,途徑近二十萬里路,終于將真經傳入人間。這是教化蒼生的大功德,天道才有功德降下。
    玄奘知道功德難得,連忙用釋迦牟尼交自己方法,將功德封在體內。等以后修為到了,再煉化功德,好能明悟斬尸。
    得了功德之后,玄奘向二佛一拜,就歸入眾佛之中,站在無量壽佛身旁。
    “孫悟空!”
    “如來爺爺!”孫悟空一聽釋迦牟尼叫自己,連忙撲到蓮花座前,雙手伸出抓住釋迦牟尼衣袍。
    釋迦牟尼伸手把孫悟空的猴爪拍開“孫悟空,你因擅闖天宮,被斗宮圣母壓在五行山下,幸天災滿足。歸我佛門。在途中煉魔降怪有功,全終全始,加升大職正果。為斗戰勝佛。”
    “斗戰勝佛?謝謝如來爺爺!謝謝如來爺爺!”
    釋迦牟尼伸手在孫悟空頭上一撫,金光瞬間將孫悟空包裹。一尊佛陀現于金光之中。同時,天降功德,加于孫悟空之身。
    見這孫悟空懵懂,孔雀如來搖了搖頭,伸手打出一道金光,將功德封印在孫悟空體內。然后對孫悟空道:“退下吧!”
    孫悟空抬起頭,茫然地看著孔雀如來,不知自己該退到哪兒去。和玄奘不同。他在小乘佛教根本沒有熟人,可不敢胡來。
    孔雀如來指指玄奘,孫悟空扭頭一看,見玄奘沖著自己招手,連忙走到玄奘身旁。
    “師伯,該老豬了吧!”見孫悟空退下,豬八戒沒等釋迦牟尼呼喚,就奔到蓮花座前。
    “是該你了。”釋迦牟尼微微一笑,指著豬八戒說:“豬悟能,你本天河水神。天蓬元帥。因觸犯天條,貶入下界投胎,身如畜類。在福陵山云棧洞造孽。幸有佛祖點化,喜歸大教,入我佛門。今加升正果,做凈壇使者。”
    “啊!”豬八戒一聽這事不對啊,嘴里嘟囔著:“他們都成佛,師伯怎么讓我做個凈壇使者?”
    釋迦牟尼剛要說話,就聽身旁孔雀如來道:“師兄,此子敦厚、老實,不如也予他個佛位吧。”
    釋迦牟尼略一思索。點了點頭,“好!那就封你大慧力王佛之位。”
    “多謝老師!多謝師伯!”豬八戒也不傻。知道自己能封佛位,多是自己老師孔雀如來講情。釋迦牟尼也看了他的面子。
    同樣有功德加身,孔雀如來揮手打出一道佛光,將功德封在豬八戒體內。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豬八戒不用人趕,就起身跑到孫悟空身旁。
    “沙悟凈!”
    “弟子在!”沙僧樂顛顛地跑到蓮花座前跪下。
    瞥了沙僧一眼,釋迦牟尼直接說了一句:“你一路保護玄奘,登山牽馬有功,加升大職正果,為金身羅漢。”
    “啊?這就完了?”沙僧傻了,這也太簡單了吧。連開場白都沒有,最氣人的是,別人都封佛,自己連個菩薩都沒撈著,就只落個羅漢果位。
    不過,好在功德還是有沙僧那份。見那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沙僧不禁暗暗后怕,多虧老師大日如來之前傳過自己他封印功德之法,否則這功德可就浪費了。
    可讓沙僧尷尬的事還在后面呢,受封之后,他也算是小乘佛教的人了。但他卻不知道自己該站在哪里,玄奘、孫悟空、豬八戒都被封佛,和諸佛混在一起。自己呢,不過一羅漢,萬萬不能和他們站在一起。如果站到羅漢堆里呢,似乎也不行,單看那一個個瞪著大眼睛的羅漢、金剛,沙僧就感覺自己腿有些軟。
    無奈之下,沙僧只能往后退了一步,站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
    還剩一個白龍馬,現在已經返本還源,化作一小白臉,也就是那西海龍王太子敖烈。
    對他么,釋迦牟尼就更沒什么說的了,一指敖烈,“你,八部天龍廣力菩薩,退下吧!”
    敖烈雖然心中不滿,但也不敢說上一句,連忙戰戰兢兢的退下。等他退下之后,才有功德降下,臨于他身。最讓敖烈不忿的,就是自己的功德也明顯比其他人少。
    取經團里,玄奘得到的功德最多,孫悟空次之,然后依次是豬八戒、沙僧,最后才是可有可無的敖烈。
    分封之后,釋迦牟尼揮了揮手,對那站著中央的沙僧、敖烈道:“去吧!”
    沙僧和敖烈都愣了,還好有無天走過來,將他們兩個帶了出去。直到將他們帶出婆娑凈土,無天才說:“二位,自便吧!”說完,轉身就走了。
    趕走了沙僧和敖烈,釋迦牟尼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隨著釋迦牟尼的目光,在場的人一個個都從座位上站起來了。
    玄奘、孫悟空和豬八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看別人都站起身,他們也連忙跟著一起站起來。
    釋迦牟尼眼中閃過一絲火熱,“諸位同門!三日之后,吾等東歸!”
    “師兄之言大善!”虬首菩薩向釋迦牟尼躬身一拜,然后轉身離去。然后是靈牙菩薩、金光菩薩……
    當七層浮屠之上,只剩下釋迦牟尼、孔雀如來、玄奘、孫悟空和豬八戒之后,感覺氣氛有些冷,豬八戒晃著來在孔雀如來面前,“老師,您要往哪里去啊?”
    孔雀如來搖了搖頭,“悟能!”
    “弟子在!”
    “為師都為你安排好了,你去見了天靈,就都知道了。”說完,孔雀如來向豬八戒揮了揮手手。
    見豬八戒也退下了,玄奘張了張嘴,卻聽釋迦牟尼道:“玄奘,你和悟空往靈山拜見二圣。”
    “弟子遵命!”
    當只剩下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之后,孔雀如來目光在周圍掃過,“師兄,我們要回去了。”
    “是啊!”釋迦牟尼悵然道:“我們要回去了!”說罷,釋迦牟尼轉頭望著孔雀如來,“師弟,這一次你我要把他們都帶回去!”
    孔雀如來聞言,從蓮臺上站起,仰頭大笑,然后整個人化作霞光而去。(未完待續)I580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