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621 血戰

無天走后,取經團四人睡意皆無,豬八戒提議連夜收拾東西,趕往靈鷲峰。
    這在往日,豬八戒提出這種意見,肯定遭到其他三人的聲討。但今日,玄奘:“八戒,十年了,你總算說了句人話。”
    豬八戒:“長老,我不是人。”
    都到了西天了,行李中的什么換洗衣裳啊,破干糧饃饃啊,直接都扔了。就把一些重要的東西,像通關文牒啊、紫金缽盂啊,裝在包袱里,有沙僧背著,取經團連夜出了驛館,直奔靈鷲峰而去。
    四人披星戴月,趁著茫茫夜色趕路。悶頭走出二里多地,身后傳來了陣陣馬蹄。
    聽到馬蹄聲,四人停下腳步,沙僧撓了撓頭,“難道西天門口還有馬賊?”
    將手中釘耙一震,豬八戒哼哼兩聲,“在佛門圣地,殺人是不是不好啊!”
    孫悟空把目光投向那馬蹄聲傳來的方向,似乎察覺到了什么,“長老,好像是你那匹白馬。”
    “哎呀!”孫悟空一說,玄奘才想起來。對啊,怎么把那白龍馬給忘了。別人不知道,玄奘是知道的,那不是普通的白馬,是西海龍王太子啊,按理說自己取經團不是四個人,是五個,還得算上這馬呢。只是這么多年,這馬也不說話,漸漸地就把這茬給忘了,真就把它當成畜生了。
    當白龍馬追上取經團時,鼻孔里喘著粗氣,這才二里地,不會是累的,而是氣得。想咱也是龍王太子,執掌西海數十萬水軍的皇二代,給你當牛做馬也就算了,你們還真把咱當畜生使喚啊。在人間走了幾年路,倒是聽過有卸磨殺驢這一說。但這還沒到地方呢,你們就棄馬了。你們是不是忘了,這到了靈山才不過走了一半兒的路,還要從靈山穿南瞻部洲,入人間回長安呢。你們把我扔下,到時候看你們上哪兒找我這么好的馬去。
    看著眼冒怒火的白馬,取經團四人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安慰了半天才把他安撫下來,然后玄奘上了馬,取經團繼續向靈鷲峰移動。
    這靈鷲峰啊。原來叫靈鷲山,也不在靈山腳下。只是陳九公誅燃燈古佛,這靈鷲山就空出來了。人間劫時,準提佛母出靈山,途徑靈鷲山,見此山是少有的靈山洞天,正好此山無主,就將其遷至靈山附近,并將其改名為靈鷲峰。為靈山門戶。
    出了天竺國,再往西不遠,就到了靈鷲峰。當取經團趕到靈鷲峰腳下時,也不過第二天中午。
    看著玄奘。無天有些哭笑不得,“師弟,你也太急了吧!”
    玄奘搖了搖頭,苦笑道:“師兄。你哪里知道師弟我……哎……”說到此處,玄奘不由得搖頭苦笑。這取經雖然是大功德之事,但這過程太艱辛了。讓人不許動用法力。單用雙腳趕路,的確不是一般的折磨人。
    “師弟受苦了!”玄奘這么說了,無天也不能說別了,連忙引著取經團往靈鷲峰上走去。
    靈鷲峰上,有一座寺院,名喚燃燈寺,是準提佛母為了紀念燃燈古佛所建。
    無天將取經團帶入寺中,吩咐眾沙彌:“爾等速去燒香湯,與諸位圣僧沐浴,好登佛地。”
    玄奘沐浴更衣,披上錦襕袈裟,戴了毗盧帽,手持錫杖,來在寺前。
    剛到寺前,就聽到了豬八戒的聲音,“這長老啊,不就是洗個澡么,跟個娘們似……”剛說到這兒,豬八戒就看見孫悟空再向自己使眼色,沙僧不住地晃著腦袋。
    豬八戒就覺得身后涼颼颼的,連忙指著孫悟空、沙僧喝道:“我就說,你們少在背后議論長老……”
    “哼!哼!”玄奘狠狠地瞪了豬八戒一眼,“這佛門圣地,不與你為難,你等著的!”
    一開始的時候,豬八戒還能仗著神通、法力逗扯逗扯玄奘。可到了后來,玄奘逐漸地恢復了法力,就不是豬八戒能拿捏得了的了。不但拿捏不了玄奘,反過來還被玄奘收拾的很慘很慘。
    這時,無天從大殿中走出來,取經團停止了打鬧,目光齊刷刷地都落在無天身上。
    打量了一下玄奘,無天笑道:“師弟昨日藍縷,今日鮮明,觀此相真佛子也。
    “師兄說笑了!”
    靈鷲峰與靈山之間,橫著一座云橋,從云橋上過去,直接就到了大雷音寺前。
    “南無阿彌陀佛!諸位西行十萬里,終到靈山,正果已成!”大雷音寺前,藥師王佛侍協之一,阿難尊者早已等候多時,見無天引著取經團踏云橋而來,連忙上前恭賀。然后,就由阿難領路,帶著取經團入寺,去大雄寶殿拜見大乘佛教諸佛。
    如今大乘佛教的眾準圣,還都在兩界通道處壓制魔族,在大雄寶殿的,除了藥師王佛外,就只有龍尊王佛(囚牛)是準圣,其余的精進善佛、寶月光佛、現無愚佛、婆留那佛、那羅延佛都不是準圣,所以藥師王佛也就不帶著他們去婆娑凈土了。
    來到婆娑凈土,玄奘忍不住熱淚盈眶,來在七寶浮屠前,見虬首菩薩親自出迎,玄奘連忙上前,大禮參拜,“弟子玄奘,拜見師叔!”
    虬首菩薩扶起玄奘,溫和地說:“玄奘,你老師還等著你呢!”說完,便在前面帶路,引眾人上到七寶浮屠第七層之上。
    閉關十年,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終于出關了,一見了釋迦牟尼、孔雀如來的面,藥師王佛就能夠感覺得到,這二位的氣息更加晦澀,想來是在這十年中道行又有增進。
    藥師王佛雙手合十,向釋迦牟尼、孔雀如來和靈牙菩薩、金光菩薩見禮,然后對釋迦牟尼道:“兩位道行大進,可喜可賀。”
    釋迦牟尼用手一指,一道金光落在藥師王佛腳前,“藥師如來請!”
    “多謝!”自人間劫后,釋迦牟尼就辭去萬佛之祖的位子,現在藥師王佛和釋迦牟尼的地位平等,說話也就隨意了許多。
    藥師王佛剛坐定。就聽那孔雀如來道:“藥師如來道行也有長進,不知何時能斬出自我?”
    當日因取經團鬧崆峒,引發佛門和闡教的沖突,在那一役中,藥師王佛動用了甲木靈光鞭,將他有此寶在手,很多人猜測他會是自青蓮造化佛之后,佛門又一個斬三尸的強者。可自那之后,藥師王佛就沒再和人動過手,他修為現在到了什么地步。自然也無人知曉。
    藥師王佛聞言,輕笑道:“悟道容易,成道難。藥師資質有限,卻是不如青蓮師叔。”
    悟道容易,成道難。是說給你件先天靈寶,你從其中悟出一條道來,相對而言比較容易。但是,要想將這條道衍化完全,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聽藥師王佛的意思。是說他自己還沒有將甲木之道衍化完全。但話是從藥師王佛嘴里說出來的,是真是假可就無法證實了。
    孔雀如來也只是試探一下,見藥師王佛不露端倪,也就不再追問了。
    看了藥師王佛一眼。釋迦牟尼微微一笑,“藥師如來,你看這傳經之事……”
    藥師王佛搖了搖頭,“師叔有言。傳經之事盡由尊者做主。”
    釋迦牟尼沖靈牙菩薩一揮手,靈牙菩薩上前,對玄奘說:“來。跟我來取經書吧。”
    這就完啦!
    取經團四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豬八戒是實在忍不住了,從玄奘身旁竄出,撲到孔雀如來腳前,“老師!弟子豬悟能……嗚嗚……”緊接著后面的話就說不出來了,抱著孔雀如來座下嚎啕大哭起來。
    “師弟,這是……”豬八戒這么一哭,把釋迦牟尼也給哭愣了,看著這豬頭豬腦的小子,釋迦牟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師弟會看上他,還把他收入門下。對了,當年師弟還從人間帶回來一個女弟子,好像那女弟子和這豬悟能還是夫妻呢。
    被眾人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盯著,孔雀如來就覺得渾身不自在,見那豬八戒哭得稀里嘩啦,孔雀如來不得不伸手,輕輕拽了拽豬八戒身上的袈裟,“起來,起來說話!”
    “尊者這弟子雖樣貌粗鄙,但卻尊師重道,實在難得啊!”見那豬八戒哭得凄慘,藥師王佛也有些驚訝,聽他喚孔雀如來為老師,想來是師徒之情深厚,才有此表現,這才開口說道。
    聽藥師王佛這么說,孔雀如來都不知道該怎么回了,他當年收這個徒弟之后,傳了道法之后,就讓他跟著玄奘自生自滅去了。這么多年,也沒有管過他。今日看他哭的凄慘,孔雀如來還真有些自責,感覺自己沒有盡到做老師的責任。特別是自己即將東歸,恐怕日后更沒有機會教導他了。
    孔雀如來難得的心生愧疚,如果豬八戒在這個時候提出什么要求,孔雀如來都不帶尋思的,直接就能答應他。可這老豬抬起頭,一句話就把孔雀如來給惹火了,“老師啊,你把我娘子還我吧!”
    豬八戒一言既出,在場的眾人都愣了,這是什么情況,老師把弟子的娘子擄走了?難道這豬八戒萬里迢迢來婆娑凈土,就是為了找他媳婦?
    當孔雀如來發現眾人看自己的目光,變得更怪異時,一把把豬八戒拎了起來,“給我閉嘴,退到一旁!”說到此處,見豬八戒還想說什么,孔雀如來生怕他在冒出什么胡話,連忙暗中傳音:“一會兒就讓你們夫妻團聚!”
    豬八戒本來還想鬧,耳旁傳來了細微聲,聽出是老師的聲音,也得到了孔雀如來的應許,豬八戒美滋滋地退到孔雀如來身后,大肚子一挺,頗有幾分門神像。
    “這老豬還有媳婦?”剛才豬八戒說的話,沙僧可都聽見了,壓制不住心頭熊熊八卦之火,拉了拉身旁的孫悟空低聲問道。
    此時的孫悟空,哪里有心思跟沙僧扯這些,他將身一躍,撲到孔雀如來身前,像那豬八戒一樣,抱住蓮花座哭嚎起來。
    孔雀如來頭頂青筋暴跳,很想一巴掌把孫悟空拍死,但想想這猴子是準提佛母唯一的傳人,孔雀如來強忍住心頭怒火。低聲喝道:“你又哭什么?”
    孫悟空抬起頭,指著頭上的五彩頭箍,“佛祖,能不能把這個給俺去了?”
    “就為了這個?”孔雀如來狠狠瞪了孫悟空一眼,用手在孫悟空頭上一撫,孫悟空就覺得頭上一松,伸手去摸發現那困擾自己十年的東西,竟然沒了。
    “佛祖……”孫悟空激動萬分,又要撲倒蓮臺座上大哭,早被孔雀如來一把提起來。丟到一旁去了。
    經過豬八戒和孫悟空這么一折騰,孔雀如來只覺得心里無比煩躁,沖著靈牙菩薩一揮手,“師弟,帶他們取經書去!”
    少見孔雀如來有吃癟的時候,靈牙菩薩也忍不住暗自偷笑,招呼著取經團,徑自去到寶閣,打開寶閣從其中取出經書一萬五千一百四十四卷。
    “師叔。這些經書也要弟子四人扛回去?”看著堆在自己面前幾十摞經書,每一摞都有一人來高,玄奘不由得暗暗叫苦。他這一路騎馬、走路,好不容易到了靈山。以后還要走回去。要是再帶著這些書,那可真夠自己受的了。
    玄奘剛說完,就見靈牙菩薩翻了個白眼,“戒子須彌、掌中佛國。隨你!”
    “多謝師叔!”
    ……
    小乘佛教上下都巴不得佛法東傳之事早日結束,所以根本不會難為取經團,直接就把經書傳下。只是不知為何。釋迦牟尼執意要將取經團留在靈山待上一日。
    七寶浮屠第七層。
    蓮臺座上坐的是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下面站著的,是豬八戒和鳳天靈。
    夫妻倆小心翼翼地看著上方那兩位,不知師叔、師伯把自己夫妻喚來,所為何事。
    “悟能!”
    此時豬八戒正在心里埋怨,埋怨自己老師不通情理,想自己夫妻二人十年未見,明日自己又要繼續上路,今晚想好好地和妻子親熱一下,不想卻被老師叫到這里來了。
    見這老豬傻愣著不說話,鳳天靈連忙伸手拉了拉他。
    “呆子!你師伯喚你呢!”今兒這老豬讓孔雀如來丟了大人,現在又這樣呆頭呆腦的,孔雀如來忍不住大喝一聲。
    回過神來的豬八戒,連忙上前向釋迦牟尼一拜,“師伯,弟子在!”
    釋迦牟尼運轉玄功,周身金光閃爍,金光很快變作青光,釋迦牟尼用手一指,一道青光自指尖射出,沒入豬八戒頭頂。
    豬八戒猛地一顫,全身上下盡被青光籠罩。不多時,青光散去,豬八戒看了看身旁的鳳天靈,大手一翻,他那九尺釘耙現于掌中。
    持著釘耙來在釋迦牟尼面前,豬八戒雙手托起釘耙,呈于釋迦牟尼身前。
    從豬八戒手中抓過釘耙,釋迦牟尼看了看豬八戒,袍袖一卷,一道道流光從袖中飛出,化作八件靈寶。
    “這些靈寶,你們夫婦分了吧!”
    “多謝師伯!”豬八戒向先釋迦牟尼一拜,然后將靈寶一一收起。
    “悟能!”見釋迦牟尼賜豬八戒靈寶,孔雀如來將豬八戒喚到身前,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從豬八戒頭頂鉆入。
    感覺自己識海里多了一篇篇功法,豬八戒向孔雀如來連拜九拜。
    等豬八戒和鳳天靈退下后,釋迦牟尼抓著釘耙的手上青光大作,緊接著那釘耙也放出道道青光。當青光散去后,被釋迦牟尼抓在手中的,不再是九齒釘耙,而是一把長劍。
    混元劍!
    當年得到這至寶后,陳九公使它化作九齒釘耙,借著輪回轉世的天蓬,將這寶貝神不知鬼不覺的帶到婆娑凈土,交給釋迦牟尼。剛剛釋迦牟尼打出一道在豬八戒體內,讓他明了今生前世。雖說受了輪回之苦,但現在的豬八戒無論從哪個方面,都比當年的天蓬元帥要強上百倍。
    “這就是先天至寶?”孔雀如來望著釋迦牟尼手中的長劍,不禁有些好奇。先天至寶這種高級貨,很多人見過,但沒幾個人摸過。別說孔雀如來了,就連通天教主、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這幾位圣人,都沒碰過先天至寶。
    釋迦摩尼隨手將混元劍交給孔雀如來,孔雀如來接劍后,拿在手里摩挲一番,又把混元劍向釋迦牟尼遞去。
    釋迦牟尼搖了搖頭,將混元劍推了回去,“師弟,這劍你拿著用。”
    “這如何使得?”
    釋迦牟尼微微一笑,“師弟放心,教主已經為我準備了另一件靈寶。”說罷,釋迦牟尼用手一指頭頂,頭頂上頓時金光大作,金光之中現出一尊佛陀。這佛陀千手盤在背后,萬種寶光相映成輝。
    “多寶如來!師兄你……”看到釋迦牟尼這尊化身,孔雀如來大喜。當年為救烏云仙脫難,小乘佛教攻打六道輪回,在與冥河老祖的爭斗中,釋迦牟尼的善尸分身多寶如來損于元屠劍下。釋迦牟尼趁著機會,讓那多寶如來入六道輪回轉世重修。
    金光散去,多寶如來降在地上,取出一件靈寶遞到釋迦牟尼面前。
    看到多寶如來手中的靈寶,孔雀如來眼中精光一閃,“摧天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