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620 射鯤鵬

茫茫東海。△¢⊙,
    一道黑光自海面上掠過,直奔金鰲島飛去。
    直到仙島前,黑光化作波旬,沖著仙島上大喊:“阿修羅波旬,求見截教圣人!”
    “云霄,見過阿修羅王!”聽到喊聲,云霄從宮中走出,來見波旬。
    見是云霄,波旬連忙還禮,“見過云霄娘娘,波旬此來只為求見截教圣人!”
    “阿修羅王請隨我來!”云霄看了波旬一眼,抬手施法,誅仙劍陣現出一條通道,容波旬進入仙島。
    云霄帶著波旬從仙島到金鰲島,遠遠看見水火童在前面等候。
    “云霄師叔!”
    “水火,可是教主讓你在此等候阿修羅王的?”
    “正是!”水火童點了點頭,沖著波旬一拱手,“老爺已在坐忘巖恭候多時了,請!”
    波旬沖著云霄娘娘一禮,跟著水火童往坐忘巖走去。
    看著波旬的背影,云霄娘娘微微搖頭。
    水火童引著波旬來在坐忘巖前,早有金霞童等候多時。金霞童向波旬道:“阿修羅王,老爺請您上去。”
    “有勞!”波旬一拱手,沿著石階向坐忘巖上走去。
    來到坐忘巖上,波旬見一個陳九公身穿白色道袍,背對自己而坐。
    波旬一揖到地,“波旬拜見圣人!”
    行禮之后,見陳九公沒有說話,波旬輕嘆一聲,從袖中取出杏黃旗放在地上,然后再次躬身向陳九公一拜,然后就要離去。
    “留步!”
    陳九公的聲音突然響起,波旬止住腳步,回過身望著陳九公的后背,“波旬心意已決。還望圣人成全!”
    陳九公站起身,負手而立,望著巖下洶涌的海潮,“當年我往幽冥宮,與冥河老祖論道,你就在老祖身旁。一晃多年,昔人已逝,哎……”
    波旬張了張嘴,頓了頓才說:“教主對我阿修羅族不薄,波旬銘記于心。只是……”
    “阿修羅王無需多言。”陳九公轉過身來,伸手一招,那杏黃旗從地上飛起,落在陳九公的手中。把杏黃旗塞入袖中的同時,陳九公也從袖中取出一物,隨手向波旬丟去。
    伸手接住,波旬看清手中之物,不由得面色一變。
    奈何圭!
    當年陳九公作客幽冥宮,冥河老祖將阿修羅族七大至寶之一的奈何圭送給陳九公。作為兩家交好的見證。今日,陳九公卻將這奈何圭還給了波旬。
    抓著奈何圭,波旬心里五味雜陳,向陳九公一拜。然后轉身離去。
    “賢弟,可有悔意?”鎮元憑空出現在陳九公身旁。
    陳九公搖了搖頭,“我陳九公做事,向來只求無愧于心。又何來的悔意?”說著,陳九公從袖中取出杏黃旗,遞到鎮元面前。
    看到杏黃旗。鎮元大喜,連忙接在手中,一時間激動地無法自已,“賢弟,這……”
    將杏黃旗往鎮元懷里一推,陳九公笑道:“兄長將這杏黃旗煉化,就能將戊土之道衍化完整,必能斬出自我。”
    鎮元歡喜地連連點頭,將杏黃旗往袖里一塞,“賢弟,愚兄這就回去了!”
    知道鎮元急著回去煉化杏黃旗,好參悟靈寶蘊含的戊土之道,陳九公也不留他,將鎮元送出了金鰲島。
    回到羅浮洞前,見云霄娘娘在洞前等候,陳九公微微一愣,“師叔,有事?”
    “教主,那阿修羅王……”剛才云霄將波旬送上金鰲島,但心里卻感覺那波旬有些不對。因為以前,波旬提起陳九公,都以教主相稱,今日卻以圣人相稱。
    陳九公搖了搖頭,示意云霄隨自己進洞。
    進到羅浮洞中,陳九公坐在蒲團上,從袖中取出件靈寶,“師叔,這寶物送你了。”
    陳九公給云霄的,正是當年在魔界,從魔心童手中奪下的誅心魔刀。
    “多謝教主賜寶!”知道陳九公家底豐厚,云霄也不客氣,直接接過誅心魔刀。
    “教主,好像那闡教出事了。”昨日闡教麒麟崖上金鐘一響,不光闡教門下能聽見,地仙界上所有準圣也都能聽到。正好云霄娘娘昨日出仙島,去天庭看望自己的妹,回來時聽到了闡教聚仙鐘響,知道闡教一定是出了大事。
    陳九公淡淡一笑,那闡教發生了什么,他怎能不知。當下將魔族偷襲闡佛二教圣人分身,斬殺二教準圣的事告訴了云霄。
    “那魔族竟然如此大膽?”陳九公一番話,將云霄聽得目瞪口呆。圣人分身雖然沒有,但那是圣人的面皮,魔族此舉刻不死簡單地落圣人面皮,是直接將圣人的臉皮給撕得粉碎。
    當看到陳九公臉上詭異地笑容時,云霄娘娘似有所悟,這事一定與自家教主有關。
    見云霄望著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對,陳九公知道這位師叔可能是猜到了什么,但也不去點破,只是哈哈一笑,算是應了下來。
    知道此事真的是陳九公在后面指使,云霄娘娘又是好笑又是好怕,笑的自然是元始天尊丟臉,對截教弟而言,再沒有什么事,能與元始天尊丟臉更讓他們開心了。可開心的同時,云霄娘娘也有些害怕,“教主,那佛門不會與闡教聯手,對付大師兄他們吧?”
    云霄娘娘這句話卻是說到了點上,陳九公怕的也是這個,但是當日在人間,圣相會之時,準提佛母那分身須菩提祖師的意思,就會要和闡教聯手。陳九公也試著努力,但那須菩提祖師心意已。陳九公一氣之下,才將打擊的對象增加了兩人。若非如此,當日魔族恐怖襲擊的對象,只有元始天尊一行人。
    在陳九公看來,既然已經和須菩提祖師撕破了臉,那就把他也列入打擊對象之中。一來,出口惡氣。二來么,也讓他么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闡佛二教聯手已成必然,到時各憑手段。做過一場吧!”
    “那……”云霄遲疑了一下,“教主分身尚在人間,那二教不會行那無法無天之事吧?”
    “師叔放心!”一想到這事,陳九公就覺得好笑,“此事雖有我推波助瀾,但出手的魔族,他們要怪也怪不到我身上。”
    云霄愣住了,這叫什么,無恥么?如果這事發生在別的圣人身上,云霄就是不明說。也會暗罵無恥。但發生在陳九公身上,云霄只會說:干的無(piao)恥(liang)了。
    看著云霄一副目瞪口呆的樣,陳九公只覺得好笑,“師叔,量劫將至,大戰將起,回去好生修煉吧。”
    聽陳九公下了逐客令,云霄娘娘施禮離去,回她仙島閉關去了。
    此后陳九公也封了羅浮洞。宣稱閉關十年。
    他陳九公能安心閉關,但闡、佛二教的圣人不能。因為魔族突然襲擊,毀了二圣分身,落了圣人面皮。又斬殺南仙翁、白蓮童。雖然他們元神未滅,但卻要受那輪回之苦。這二人的師兄弟,都嚷著要為他們報仇。
    最關鍵的事,就在于如何報仇。以前也說過。那魔界魔主出了魔界,是準圣。但在魔界中,這些魔主都可與圣人相爭。論戰斗力,各個都比斬尸的青蓮造化佛還強。
    所以,殺入魔界,根本報不了仇,而且還容易把命丟在哪兒。可吃了這么大的虧,若是沒有點行動的話,別說心頭怒氣難消,同時也會面上無光。
    就這樣,佛門出動以大日如來為首的十大準圣,在仙魔兩界通道入口處布下般若菩提大陣,對外宣稱要將魔族永遠封在魔界。
    西牛賀洲,婆娑凈土,浮屠之上。
    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并肩坐在蓮臺上,釋迦牟尼頭頂黑光陣陣,孔雀如來頭頂,五色光芒忽明忽暗。
    這時無天走了進來,見老師、師叔正在運功,不敢出言打擾,就站在一旁靜靜地等候。
    過了好久,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一起收了神通,釋迦牟尼問無天道:“徒兒,可是有事?”
    無天上前向二佛見禮,然后將大乘佛教十大準圣出山,去封鎖仙魔兩界通道的事說了出來。
    聽完之后,釋迦牟尼命無天退下,當只剩下他和孔雀如來時,釋迦牟尼才說:“教主果然好手段!”
    孔雀如來聞言,哈哈一笑,“不錯!教主確實好手段!如此一來,我等東歸之時,那佛門想插手,那十位也不能動了。”
    釋迦牟尼點了點頭,又說:“師弟,從今日起,你我閉關十年,參悟誅仙劍陣。”
    “好!”
    然后,釋迦牟尼喚來大菩薩,將小乘佛教諸事交予他們,自己和孔雀如來在浮屠上閉關,不到十年之期絕不出關。
    ……
    十年時光,匆匆而過。
    沒有了陳九公的攪合,取經團一西行,穿過兩界屏障進入西牛賀洲,馬不停蹄日夜趕,這一日就到了天竺國。
    天竺乃佛國,當年化胡為佛,釋迦牟尼就降生于此。玄奘前身金蟬,也是生在天竺,在這里被釋迦牟尼點化的。
    今日天竺國都城中,全城八成以上的人都是僧尼,佛教氛圍特別濃重。
    “長老,咱們馬上就能到婆娑凈土了吧!”離婆娑凈土越近,豬八戒就越想念自己的妻,恨不得今天就能達到婆娑凈土。
    “快了!”豬八戒著急,玄奘也急啊。他知道自己所作所為,乃是大功德之事,成佛作祖那都不算什么,有這功德,日后斬善尸就容易多了。
    大神通者,哪個不殺人?手上沾染的血腥多了,就越難將善尸斬出。反過來,惡尸倒是很容易斬。所以,惡事易斬善尸難。但若有功德,斬善尸就容易多了。這是大機緣,玄奘心里怎能不急?
    玄奘回頭看看這取經的隊伍,十年同行,彼此之間哪能沒有感情?想想功成之后,這個同伴也能得到巨大的好處,玄奘那飽經風霜的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
    天竺國王早就得到從大雷音寺傳來的法旨,早就派人收拾好了館驛。將取經團迎入驛館,好生安頓。
    夜入更,玄奘在房中打坐。十年趕途中,他的法力恢復的很快,早已恢復到了前世頂峰。今日入天竺,心神激蕩,玄奘感覺自己的道行有更進一步的征兆,這才把孫悟空他們都轟走,自己坐在屋里修煉。
    突然耳旁傳來一聲嘆息,玄奘心頭猛然一顫。但想到這是在靈山腳下的天竺國中,佛門諸佛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在這里沒人敢動自己,也沒人能動自己。
    緩緩地收了功,玄奘才睜開眼,看到室內站著一人。當看清了此人樣貌后,玄奘連忙從榻上下來,走到這人身前,抓住他雙手。“師兄……”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釋迦牟尼的大弟無天。這無天和魔界的魔主無天有相同的名字,但卻不是同一個人。
    “師弟,師兄來迎你了!”
    “師兄……”同為釋迦牟尼的弟。無天和玄奘的關系特別好,轉世這些年,玄奘最想念的不是釋迦牟尼,而是這位師兄。
    “呔!妖孽!休傷長老!”就在玄奘感動之時。一聲暴喝從屋外傳來,緊著著窗戶被大力擊破,孫悟空提著金箍棒沖了進來。舉棒沖著無天就打。
    “悟空不可!”突然殺出一個孫悟空,將玄奘醞釀多時的情感給驅散了,見孫悟空向無天出手,玄奘連忙上前阻攔。
    無天伸出左臂,將玄奘擋在身后,面對孫悟空這一棒,無天抬起右手,一把將大棒托在掌心之上。
    “好神通!”沒想到這柔弱的和尚竟然能以血肉之軀擋住自己一棒,孫悟空心中大喜,縱身上前就要與無天廝殺。
    在這取經的途中,自被袁洪化身的陳洪收拾了一頓之后,孫悟空就遇魔除魔,遇妖殺妖,歷經重重磨難,才保護玄奘到了天竺。當然了,只要不是陳九公搗亂,取經團遇到的麻煩就是佛門二教安排的,為的是:九九數完魔滅盡,行滿道歸根。
    既然是有意安排的,那些磨難,說是磨難,其實就是送去給取經團練級刷經驗的。所以,根本不會有什么硬茬混在里面。
    十年都沒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今日在天竺國遇到了,孫悟空哪能放過。雖然當他看清楚無天是佛門弟,應該不是妖邪之流,但也揣著明白裝糊涂,全力揮棒向無天打去。
    演義中,萬仙陣前,釋迦牟尼被廣成偷襲,挨了一記翻天印,可卻絲毫無損,只是被打了個踉蹌。
    無天是釋迦牟尼的弟,雖然釋迦牟尼未傳他上清仙法,但卻將自己的其他本領都傳給了他。
    見孫悟空又來,無天哈哈一笑,大袖一揮,孫悟空只覺得燈火一暗,好像有什么東西壓了下來。
    孫悟空顧不得去取無天,連忙舉棒來了個舉火燒天,去擋那落下來的東西。同時抬頭,向看看那和尚祭出的是什么東西。
    孫悟空一看,那東西不過是個普通的磨盤罷了,這東西砸在身上,對已將**玄功功行六轉的猴來說,根本不是事。
    知道自己被無天唬了一下,孫悟空連忙撤棒,又想去打無天,卻被無天祭出的一根繩給捆了。
    “猴!我來助你!”這時,豬八戒、沙悟凈從門外殺了進來,各持兵器向無天打去。但與孫悟空不同,這二人看清了無天是個僧人,就全停下了手。
    “長老,這事是否有什么誤會?”將降魔杖一收,沙僧來在玄奘近前問道。
    玄奘沒答話,瞪了那被捆的結實的孫悟空一眼,才對無天道:“師兄,還是放了這猴吧。”
    “呵呵……”無天呵呵一笑,用手一指,捆著孫悟空的繩自動脫落飛入無天袖中。
    松了綁的孫悟空,仍有些不甘心。按他的想法,自己佩服的無天的手段,無天也應該佩服自己的本事啊。在人間,這叫惺惺相惜,理應不動用法寶,霹靂啪噠的干上一場。怎么這和尚不按套出牌,直接拿繩把自己綁了呢。
    越想越不對,孫悟空心里不忿,指著無天喝道:“兀那和尚,可敢與老孫大戰回合!”
    “悟空!”玄奘連忙出言制止,他知道自己師兄的手段,也知道無天是很邪惡的,素來是瑕疵必報。如果無天把孫悟空收拾了,那還好說。如果孫悟空把無天打了,那他以后就天天小心翼翼地活著吧。就這樣的人,你和他打架還贏不得,你還打個什么勁兒啊。
    無天此次來見玄奘,不光是要看看多年未見的師弟,同時也是奉了釋迦牟尼之命。此時見取經團四人都到齊了,也不去與孫悟空計較,只對玄奘說:“師弟,出了天竺再往西行,就是靈鷲高峰,佛祖之圣境。師弟等人到了靈鷲峰,洗去塵埃,就可上靈山,拜見諸佛了!”
    聽無天此言,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紛紛大喜,玄奘卻問道:“師兄,那我們何時入婆娑凈土?”
    “入大雷音寺拜過諸佛后,藥師如來會帶師弟等人往婆娑凈土,到時老師親自傳你真經!”(未完待續。。)
    ps:西游畢竟是佛門的事,和截教關聯不大,再寫就拖了,所以略過。大劫前的布局也差不多,即將進入量劫,還是看陳九公斗諸圣,截教對闡、佛、妖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