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624 又坑人了


    與須菩提祖師一起往西牛賀洲而去,一路上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說著話,心里很是高興。
    雖說這位圣人向來自視了得,但對上現在的陳九公,對上現在的闡教,元始天尊心里還真沒底。
    元始天尊曾對陳九公說,量劫時必有二教伐截,那二教指的是闡教和妖教。闡教就不用說了,妖教呢,無論是陳九公誅殺太古飛禽一族,還是人間時大敗妖教,量劫時,女媧娘娘都會找陳九公報仇血恨。
    可真不是元始天尊瞧不起女媧娘娘,那位妖族圣人行事真的很那個什么……
    不過若是加上佛門,元始天尊有信心再滅截教一次。
    “道友,過了前面那山,就是西牛賀洲了吧。”眼看著前面就是鉆頭號山,元始天尊向須菩提祖師問道。
    太古時,祖龍、鳳母于西牛賀洲惡戰,毀壞了西牛賀洲七成以上的靈脈,致使西牛賀洲貧瘠。昔日的接引、準提又盤踞西牛賀洲,將西牛賀洲劃作自己的地盤。
    元始天尊呢,向來看不起接引、準提,又因西方貧瘠,他這么多年竟然從未踏入過西牛賀洲半步。
    想想今日,竟然是自己第一次踏足西牛賀洲,元始天尊心中不禁有些感慨。不想自己這盤古正宗,竟然會有要依靠西方旁門的一天。
    當然了,這話只能在心里想想,元始天尊是萬萬不會當面說出來的。
    須菩提祖師不知道元始天尊心里想的是什么,但卻知道這是元始天尊第一次來西牛賀洲,在穿過兩界屏障進入西牛賀洲后,須菩提祖師就想向元始天尊介紹一下,自己師兄弟經營多年的西牛賀洲。可就在這時,卻見前方沖起一道黑光。
    須菩提祖師不由得一愣,因為他感覺到,黑光給自己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黑光沖天而起。直入斗府,霎時間,黑光鋪散開來,籠罩百里之地,而且迅速地向二圣所在之處擴散開來。
    這是來者不善啊!
    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在黑光涌來的一瞬間,心里都被怒氣充滿。不管這黑光是誰,他都必須死,因為他這是在挑釁圣人的威嚴。
    混元圣人萬劫不滅,在無盡的生命中,能讓他們在意的。唯有道統和面皮。敢無視圣人威嚴者,圣人必殺之。或許因為天道的約束,圣人不能隨意出手。但你敢挑釁圣人威嚴,量劫一至,圣人出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你魂飛魄散。
    “徒兒!”元始天尊坐在四不相上,面如沉水,抬手示意身后云中子上前。
    “老師,弟子在!”云中子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他心里也是異常的惱怒。若不是元始天尊沒有下令。他早就殺過去了。
    元始天尊眼中寒光閃爍,對云中子吩咐道:“用盤古幡!”
    “弟子遵命!”云中子一步跨出,左臂一揮,揮著左臂一道混沌氣流化作一桿三尺來長。幡面古樸的長幡。
    抓幡在手,云中子運轉玄功,催動盤古幡。
    都說君辱臣死,元始天尊和云中子雖不是君臣。但更勝君臣。有人挑釁自己老師威嚴,云中子悲憤萬分,怒氣已經充滿了他的胸膛。
    盤古幡在云中子全力催動之下。竟然在微微顫抖,幡面一震,一道混沌劍氣射出,瞬間沖入黑光中。
    混沌劍氣好像打在什么東西上,混沌劍氣砰然散開。
    隨著混沌劍氣散開,越來越盛的黑光也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光消失后,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朵巨大的十二品黑蓮。
    黑蓮上,站著就個人。
    當看出這九人面貌時,須菩提祖師和元始天尊對視一眼,須菩提祖師苦笑道:“道友,今日事恐怕是不能善了了!”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言語中滿了殺機,伸出手從那九人身上一一點過,“量劫時必入魔界,將這些全部抹殺!”
    元始天尊的話傳到對面九人耳中,一頭上無冠,白發白須的老者挺身而出,沖著元始天尊喝道:“元始小兒,少說大話,當年爾等入我魔界,也沒將我等如何!”
    多少年了,元始天尊什么時候被人喚作過“元始小兒”?聽那魔界南方魔主天魔的話,直將元始天尊氣得火冒三丈。
    “道友莫急,只要拖延片刻,就叫他們死于此地。”見元始天尊氣得夠嗆,須菩提祖師連忙小聲相勸。
    “還想拖延?給我死來!”作為準提佛母的老對手,殺魔還記得當年自己險些命喪準提佛母之手。此時知須菩提祖師是準提佛母分身,飛身從十二品黑蓮上沖起,持殺魔劍向須菩提祖師殺來。
    “師叔,速走!”白蓮童子在金須獅猁大腦袋一拍,袍袖一揮,白蓮雙劍從袖中飛出,劍分左右,向殺魔斬去。
    “道友,走!”須菩提祖師壓住心頭怒火,對元始天尊說了一句,然后他一扯金須獅猁,就要往回跑。早在九大魔主現身之時,遠在靈山的準提佛母就通過須菩提祖師知道了此事,已經下令佛門諸佛齊來救援,萬不能要自己分身損于魔族之手。
    準提佛母知道,在昆侖山中的元始天尊本尊也不會不知。但事發離著西牛賀洲近,有佛門出手,元始天尊就沒召集門人弟子。
    “諸位,速速出手!”眼看著殺魔要和白蓮童子單打獨斗,其他魔主還在一旁看熱鬧,波旬大喝一聲,當先祭起元屠阿鼻雙劍,直接向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斬去。
    自陳九公斬殘缺魔主,將波旬推上魔主之位后,不知怎的,無極老祖十分看重波旬,立他為魔界九大魔主之首。無極老祖在魔界的地位,就相當于道祖鴻鈞一般的存在。即使眾魔主心里不服,但卻也不能不聽波旬的話。
    見波旬不但祭起元屠阿鼻雙劍,還自己揮著鐮刀向云中子斬去,眾魔主紛紛從十二品黑蓮上飛起,向云中子、白蓮童子和南極仙翁殺去。
    云中子倒不理會向自己殺來的眾魔主,反倒祭起杏黃旗去守護元始天尊。在那邊白蓮童子也是如此。催動九品白蓮去守護須菩提祖師。
    九大魔主一擁而上,南極仙翁只斬出了惡尸,對付魔心童子還有些吃力。其他八大魔主,波旬仗著十二品血蓮和元屠阿鼻雙劍,獨斗白蓮童子。剩下的七大魔主,分出五個圍攻云中子,殺魔、滅魔追上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
    只聽得啪啪聲脆響,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連同他們座下的四不相、金須獅猁,盡都化作血水。
    當看到這一幕后。云中子、白蓮童子和南極仙翁都陷入癲狂之中。云中子一連噴出三口精血,在盤古幡上,那盤古幡光芒大作,混沌劍氣仿佛不要錢一般,從幡面上射出,向眾魔主殺去。
    波旬見云中子發威,用手一指,十二品黑蓮破空而來,放出道道黑光。又有一塔從天外飛來。立在十二品黑蓮上,也放出黑光。兩重黑光相合,加持在九大魔主身外,將混沌劍氣一一擋下。
    十二品黑蓮、九天魔塔。與那萬魔旗合稱魔界三寶。是魔界誕生時,隨著魔界而生的寶貝。威力要比先天靈寶強,比先天至寶差上一線,和佛門的戒刀、十二品三色蓮臺相仿。但是這三寶合在一處。威力會更加驚人。
    波旬頂上沖起一道黑光,黑光中沖出個身披鱗甲的魔神,波旬取出萬魔旗為這魔神護身。又將手中鐮刀與他,讓這魔神去與白蓮童子拼命。然后波旬雙手持元屠阿鼻雙劍,向云中子殺去。
    原來云中子就以一敵五,后來又有殺魔、滅魔加入戰團,現在又多了個波旬,云中子真的是頂不住了。
    “不行!不能將盤古幡遺失!”云中子在一瞬間權衡利弊得失,知道自己不能死在這兒。云中子不怕死,但他知道自己死了,盤古幡就麻煩了。若被這些魔主帶回魔界交予無極老祖,那這至寶從此以后就不歸闡教所有了。沒了先天至寶鎮壓氣運,闡教也就完了。
    云中子心頭一動,頂上沖起一股白氣,白氣化作慶云三花,在他三花上,坐著兩個道人,一穿黃衣,一著青衣,正是云中子的善惡二尸。
    善惡二尸飛身而下,齊齊大喝一聲,周身道袍鼓蕩,劇烈的法力波動如漣漪一般自他們身上擴散出去。
    感覺到從云中子善惡二尸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的法力波動,圍攻云中子的眾魔主紛紛暴退。
    “不好!”波旬一見,就知云中子要拼命,連忙召那九天魔塔落下,想要以九天魔塔,將云中子和他善惡二尸鎮壓。如果能將他們罩入塔中,或生或死就都由不得云中子了。
    云中子冷哼一聲,將杏黃旗祭起,杏黃旗在云中子的全力催動下,化作旗面化作百畝之大,硬是將那九天魔塔托住。
    轟!
    轟!
    兩聲巨響震動天地,云中子自爆善惡二尸,方圓三千之類,山崩地裂,河水斷流,無數生靈遭到波及,化為灰燼。
    黃光一閃,沖天而起,云中子以戊土之道護住全身,借著善惡二尸自爆,沖出眾魔主包圍,直奔九天之上而去。
    “殺!”見走了云中子,波旬怒喝一聲,催動元屠阿鼻雙劍,向南極仙翁斬去。同時,全力御使九天魔塔鎮壓那被云中子留下的杏黃旗。
    為了盤古幡,云中子放棄了自己善惡二尸,放棄了師弟南極仙翁,甚至放棄了杏黃旗。
    主人不在,杏黃旗中雖然也有云中子的元神烙印,但此時的威力也不足一成,根本無法抵擋九天魔塔的無情鎮壓,直接被波旬收入九天魔塔之中。
    杏黃旗被波旬收了,那南極仙翁也沒跑了,本來一個魔心童子就夠他嗆了,這時元屠阿鼻雙劍殺來,破了南極仙翁護身法寶。
    元屠阿鼻雙劍乃殺戮至寶,殺人不沾因果,南極仙翁知道自己若死于元屠阿鼻雙劍之下,恐怕連輪回轉世都是奢望,連忙全力催動混元盒,混元盒盒蓋大開,不斷地噴出混沌之氣團。阻擋元屠阿鼻雙劍。
    就在南極仙翁抵擋元屠阿鼻雙劍的同時,魔心童子祭起震心錘,一錘將南極仙翁打得腦漿迸裂。
    與南極仙翁同命相連的,還有白蓮童子。
    剛剛跑了云中子,眾魔主生怕波旬怪罪,無不奮力向白蓮童子殺去。這些魔主,各個相當于斬二尸的準圣。要是一個兩個的,白蓮童子還真不怕,但六七個一起上,白蓮童子就支撐不住了。
    被斗魔天王敵住兩把白蓮劍。白蓮童子催動十二盞接引蓮花玲瓏燈,去擋云魔圣女的攻擊。護身的寂滅佛光被殺魔、滅魔破開,琴魔撥動琴弦,五道黑光射入白蓮童子體內。
    白蓮童子尸體從天落下,跌落在洪荒大地之上。
    “這雙劍歸我了!”當年被陳九公收了先天魔寶滅魂珠,滅魔一直沒有稱手的寶貝。此時見白蓮童子遺留下的白蓮雙劍,不禁有些眼饞,伸手將白蓮雙劍抓去。
    就在白蓮雙劍即將落在滅魔手中時,一道金光從西方掠來。速度之快竟然先滅魔一步,來在白蓮雙劍前。
    金光一刷,那白蓮雙劍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靈寶被人搶了,滅魔哪里肯依。五指成爪,向那金光抓去。
    金光在空中一轉,迎著滅魔刷來。
    “快退!”波旬見那金光刷走了白蓮雙劍,不禁想起一人。又看見滅魔迎著金光沖了過去,連忙出言提醒,同時催動萬魔旗擋在滅魔身前。
    金光連連刷動。萬魔旗上黑光陣陣,黑光中似有無數魔頭亂舞。
    金光一時破不得萬魔旗,倒轉而走,臨走前竟然刷走了琴魔的四桿魔幡。若非琴魔聽了波旬的話躲得快,恐怕也得被金光刷走。
    波旬雙手一震,收了眾寶,招那十二品黑蓮過來,當先上了黑蓮,“走!”
    眾魔主紛紛上了黑蓮,此時遠處飛來赤、青、黃、白、黑五道神光,似有將九大魔主全部鎮壓之勢。
    波旬連忙催動萬魔旗、九天魔塔,一時間魔界三大至寶合力,一起發出黑光,將五色神色擋下。擋下五色神光后,十二品黑蓮托著九大魔主,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西牛賀洲。
    孔雀如來浮在高空,二目如炬,看到那南極仙翁元神,不由得面露冷笑。
    剛要下手將南極仙翁元神剿滅,就聽身后傳來了數道破空之聲。緊接著,一道青光將南極仙翁元神卷起,孔雀如來知道那是藥師王佛的青蓮造化佛,也就沒有出手。
    孔雀如來一回頭,就看見佛門二教諸佛眾菩薩,只要是準圣,皆至!
    見方圓千里之內一片狼藉,只有殘余魔氣,眾佛皆怒,在西牛賀洲,佛門圣人分身被斬,佛門準圣被殺,這是何等大的恥辱?
    藥師王佛眼中流下兩行血淚,面色潮紅,“魔族!魔族!不報此仇,我藥師不掌大教!”
    眾佛無不悲憤欲絕,但又無可奈何。那九大魔主出魔界,是準圣。回到魔界,就可與圣人相爭。眾佛雖然義憤填膺,但也不敢殺入魔界去報仇。
    孔雀如來搖了搖頭,取出白蓮雙劍,隨手一擲,白蓮雙劍就來在了藥師王佛面前。
    “白蓮!”看到白蓮雙劍,藥師王佛淚流滿面,抬頭望著孔雀如來,“是誰殺了他!”
    孔雀如來搖了搖頭,指了指下方,“那人元神未滅,還可轉世重修!”
    藥師王佛聞言,心中一喜,連忙下去去找白蓮童子元神。
    孔雀如來走到釋迦牟尼面前,給自己師兄使了個眼色,釋迦牟尼眨了眨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從九大魔主現身,到擊殺了白蓮童子,說起來過程很復雜,但準圣之間的爭斗稍縱即逝。所以,從頭到尾也不過十幾二十個呼吸的時間。這也是為什么諸佛沒有及時趕到的原因。
    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已經從蓮臺上站了起來,在池前徘徊。阿彌陀佛,這位圣人臉上少有的不見了疾苦之色,而是一臉的怒容,面相猙獰。
    八寶功德池中,原本寧靜的池水好像被燒開了一樣,沸騰起來。
    不遠處,婆娑樹林一棵棵婆娑樹,樹葉紛紛落下。樹下生長的曼陀羅花,也在這一刻暗淡無神。
    青蓮造化佛從婆娑樹林內走到二圣身前,此時的青蓮造化佛臉色蒼白,看來當日在祖龍、麒麟王聯手之下吃了不小的虧。
    青蓮造化佛向準提佛母一拜,“師兄,此仇不報,難雪我佛門之恥!”
    青蓮造化佛話音剛落,阿彌陀佛也從蓮臺上起身,走到準提佛母身旁,“師弟,此仇不可不報!”
    準提佛母聞言,眼中寒光一閃。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踢翻了腳前的琉璃盞,口中不斷地發出咆哮聲。直驚得玉虛宮外,白鶴童子俯伏在地,渾身瑟瑟發抖。
    麒麟崖上,那懸掛著的金鐘,竟然在無人敲動的情況下,自己發出鐘響。
    隨著鐘聲響起,不論身在何方,闡教眾仙紛紛停了手頭的事,往昆侖山趕去。
    大步走出玉虛宮,元始天尊須發皆張,周身紫氣繚繞,從他身上散發出毀滅萬物的氣息。
    圣人怒,天地變色。
    昆侖山上,茫茫云海,乃昆侖一景。可此時,云霧散去,化作水汽彌漫,整個昆侖山上下起了蒙蒙細雨。(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