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23 連下黑手

元始天尊本來已經打定主意,不和陳九公廢話,但聽他說還要和自己與須菩提祖師,元始天尊啞然失笑。
    須菩提祖師也搖頭笑道:“道友莫要說笑了。”
    三圣都是分身臨凡,無道行也無法力,而他們這身份,又不能像凡人一樣廝打在一起。所以陳九公的話,在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聽來,就像玩笑一般。
    陳九公微微搖頭,沖袁洪使了個眼色,袁洪走到旁邊草叢,伸手拽了一把蒿草。陳九公翻身從火眼金睛獸上下來,蹲下身,十指在地上連點。
    沒有法力,陳九公不可能在地上點出幾個窟窿,但有幾個指印就足夠了。袁洪拿著蒿草過去,在陳九公留下的每個指印之處,將蒿草插下。
    本來是想走,但看到陳九公師徒的詭異舉動,無論是須菩提祖師,還是元始天尊,都沒急著離去,駐足觀看。
    按著陳九公的每一個指印,袁洪將一棵棵蒿草立在地上,元始天尊冷哼一聲,對陳九公說道:“陳九公,你這是何意?”
    須菩提祖師目光在陳九公和元始天尊之間流轉,他看得出來,袁洪擺放的那些蒿草看似雜亂無章,但整體上卻呈八卦九宮之勢。
    陳九公哈哈一笑,對元始天尊道:“好好看看我這八卦九宮陣,免得落我玄門正宗的面皮。”
    陳九公此言一出,二圣神色皆變,陳九公這一句話損了兩個人,不但是說齊云山的八卦九宮陣太差,元始天尊本事不濟。同是也是埋汰佛門,說他們是旁門左道。
    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是什么人,哪里能聽不出陳九公話里的意思,須菩提祖師還好,元始天尊哪能容陳九公對自己冷嘲熱諷。
    元始天尊怒極反笑。對陳九公道:“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手段!”
    見元始天尊打消了去意,陳九公心中暗喜,伸手從地上拾起幾顆石子,直接將其中一顆丟入蒿草之中。
    青光閃閃!
    隨著一顆石子打入,棵棵蒿草無風自動,其上還閃爍著青光,只將那取經團四人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些蒿草都是袁洪在路旁隨便揪的,還得以為那些蒿草都是仙家法寶呢。
    這幾個人修為不高,見識不廣也就罷了。此時就連云中子、南極仙翁和白蓮童子也都被陳九公這一手給鎮住了。
    這是什么手段?
    本來以為圣人分身無道行、無法力、無戰斗力,他們也沒把陳九公的話放在心上,可眼下那么陳九公這一手又叫什么?最讓他們震驚的是,陳九公的確沒動用法力,只是隨手就用草石布成了八卦九宮陣。
    見師侄白蓮童子那張小臉皺得跟包子似的,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緩緩說道:“混元,大道也!道成時,為混元教主。”說到此處。見白蓮童子臉上疑惑之色更濃,須菩提祖師指著那草石結成的陣勢,“而這,就是道!”
    白蓮童子猛然驚醒。抬頭看著須菩提祖師,“師叔,這就是道?”
    “不錯!這就是道!”須菩提祖師應了一句,然后把目光投向元始天尊。
    感覺到須菩提祖師的目光。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冷笑:“陳九公,今日就讓你看看我玉清一脈道法如何!”
    說完。元始天尊吩咐南極仙翁,“你也去取些草來!”
    知道自己老師要與陳九公斗法,南極仙翁不敢怠慢,連忙去路邊拽了些草,回來后呈于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不斷從南極仙翁手里拿草,眾人只見他十指飛動,轉眼間一個從頭到腳一尺來長草人,出現在他手里。
    編草人這手藝,在人間多的是,但元始天尊編的這草人,竟然有六只手。
    元始天尊把草人往地下一丟,那草人落地的一瞬間,活了!
    六只手臂在地上一撐,草人掙扎著從地上爬起,邁開雙腿直奔八卦九宮陣跑了過去。
    如果說陳九公剛才那一說讓人震驚,現在元始天尊這一手,直接把豬八戒嚇得媽呀一聲。
    如果給豬八戒一些草,他也能編出草人,往草人內打入一道法力,也能讓草人下地行走。可是,剛剛元始天尊沒用任何法力,就讓草人“活”了過來,這一手當真是神了。
    “玉清煉器之道果然不凡!”眼見那草人沖入八卦九宮陣中,須菩提祖師忍不住開口稱贊。就那個草人,已經能稱得上是一件靈寶了,雖然品級比較低,但無論是材質,還是手法都簡陋到不能再簡陋了,還能要求什么。
    見元始天尊有如此手段,陳九公也很佩服,單說這煉器之術,洪荒以他元始天尊為首,平心而論自己根本無法與他相比。
    但陳九公也有自己驕傲之處,那就是陣法。只見那草人沖入八卦九宮陣中,一入陣就回過頭,向陣門打去。
    陳九公隨手丟一顆碎石子入陣,大陣運轉起來,八卦九宮之勢不斷衍化,那草人尋不到陣門,直接迷失在陣中。
    “哈哈哈哈……”看著草人在陣中轉圈,陳九公哈哈大笑。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那落在陣中的草人瞬間有了變化。草人輪動六條手臂,將六條手臂舞的如風車一般,試圖以力破陣,可時不過三息,草人一下子散開,化作一堆枯草。
    沒錯,是枯草,剛剛南極仙翁在道旁取得的確是青草,可此時已化作一堆枯草。
    元始天尊心中惱怒,抬眼去看陳九公,只見陳九公笑吟吟地看著自己,臉上那自得的表情,元始天尊一看就心里惱火,恨不得沖過去把他打翻在地,然后在他那張可惡的臉上狠狠踩上幾腳。
    見元始天尊和陳九公倆人大眼瞪小眼的,須菩提祖師暗暗覺得好笑,像白蓮童子他們看不明白,可須菩提祖師卻看得明白,元始天尊的草人雖然散了,但并非是元始天尊輸了。因為元始天尊沒向草人內輸入法力,草人行動之中,消耗的是其本身的力量。也就是說,元始天尊編制草人時,使用玉清一脈獨有的煉器之道,將草的生命力激發出來,可那無根之草生命力有限,消耗殆盡之后,就只能化作一堆枯草。
    而陳九公的陣法則不然,陣法一立。無形中就形成完美的平衡,只要平衡不被打破,陣就不會破。
    所以,元始天尊敗,并非是技不如人,是他太自負了。他見陳九公以草石布陣,自己就用青草煉器,可陳九公的八卦九宮陣能頂住一時,草人卻不行。到最后只能被生生耗“死”。
    兩位圣人各呈手段,看得三教門下如癡如醉,須菩提祖師也不想讓他們兩個專美人前。當即就想下場,展示一下自己的手段。卻聽陳九公哈哈一笑,“元始,雖說你我之間的比斗沒什么彩頭,但你也不用這樣敷衍了事吧?”
    元始天尊面色鐵青。沖著陳九公怒道:“區區陣法何足道哉!看我略施手段,破你此陣。”
    說完,元始天尊吩咐云中子。“去和些泥來!”
    云中子聽到元始天尊吩咐,連忙就要去動手和泥。可這時,卻聽那邊傳來一個聲音,“這位仙長,這活泥的事不如就讓老豬代勞吧。”
    云中子抬頭一看,見那說話的是一個長嘴大耳的和尚,說是和尚,其實不過是穿著僧衣的豬妖罷了。
    云中子也覺得老師讓自己卻和泥,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正好有豬八戒主動要求,不妨由他代勞,大不了等他和好了泥,自己送他些小玩意。
    云中子傳承了元始天尊的煉器之道,他煉制的東西,在他看來是小玩意,但在豬八戒那里,卻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那就有勞小友了。”
    “談不上有勞,順便,順便。”豬八戒說著,就往身后的大樹去了,閃身去到樹后,解開腰帶,然后眾人就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
    和泥這事兒啊,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對仙家而言,只要一個小法術就有甘霖降下,泥也就成了。
    可誰也沒想到,豬八戒是這種代勞法,這時眾人才明白這老豬剛才說的順便是什么意思。
    云中子還琢磨,一會兒給這豬八戒什么好處,是把自己仿制的金剛鐲給他,還是送他自己仿制的翻天印。可當看到豬八戒的和泥方法后,云中子氣得,差點沒丟一個玉清神雷過去,轟死他算了。
    豬八戒似乎還不知道,自己把云中子給得罪慘了,這熱心的老豬正拿著釘耙,就著他那方便之物和泥呢。
    陳九公看到這一幕,也不禁皺眉,那可是先天至寶啊,就讓他這么糟踐。此時別說云中子了,就連陳九公也有把豬八戒給捏死的想法。
    “哼!”實在看不下去了,元始天尊冷哼一聲。
    冷哼聲入耳,知道自己老師不悅,云中子連忙揮手招下甘露,潤濕腳下塵土。
    有了泥,元始天尊三兩下就捏出個泥人,把這泥人放在地上,又接著捏第二個。不知為何,這泥人和草人不同,那草人落地就能自由行走,可這泥人卻毫無生機。
    一個,兩個,三個……當元始天尊將第八個泥人放在地上的一剎那,前七個泥人都動了,一個個從地上起身,八個泥人排成一列,第一個先動,然后是第二個……就這樣,泥人小隊緩緩向八卦九宮陣走去。
    “好手段!”陳九公心中暗暗稱贊,雖然不知道元始天尊獨門煉器之法的原理,但陳九公能看出,元始天尊捏的這泥人與其先前他煉制的昆侖八符,有異曲同工之處。就像剛才,前七個泥人落地都不動,隨著第八個泥人落地,前七個竟然在那一瞬間活了過來,玉清煉器之道著實了得。
    轉眼之間,八個泥人全入了八卦九宮陣,進到陣中,八個泥人開始東打西砸。緊接著,一個個泥人化作塵土,當最后一個泥人也化作塵土后,八卦九宮陣也被那些泥人破了。
    二圣斗法看起來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又是拿草擺陣,又是捏草人、泥人的。但在旁觀者眼中,就好像是目睹了一場惡戰。一方布陣,一方來破陣。破陣一方先用草人祭陣,又以泥人入陣中,鎮壓八卦之位,強行破開大陣。最后大陣破了,八個泥人也都亡于陣中。所以這一場,雙方卻是打個平手。
    “陳九公,我這手段如何?”雖說泥人一個也沒剩下,但破了陳九公的八卦九宮陣。元始天尊立即向陳九公炫耀自己的手段。
    然后也不等陳九公說話,元始天尊一臉傲然之色,鏗鏘說道:“我元始,不居任何人之下!”
    聽著元始天尊滿了傲氣的話語,陳九公心里覺得好笑,反唇相譏,“元始,你這話大了些,單論授徒教徒。你就不如我老師。”
    “你老師?”元始天尊聞言一愣,一時間竟然沒反應過來陳九公的老師是誰。
    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聽陳九公說:“我老師雖未證混元,甚至連準圣都不是。但卻能教出我這混元大羅金仙。元始,你行么?”
    元始天尊:……
    須菩提祖師:……
    眾人:……
    以元始天尊和陳九公之間的恩怨,元始天尊是說什么也不會讓陳九公在嘴上占到便宜。可一次,元始天尊愣是沒敢接招。
    不光元始天尊。就連須菩提祖師也沒敢插話。洪荒生靈何止億萬,為人師者也數不勝數,但除了道祖和趙公明之外。又有誰能為圣人之師。雖說云中子不差,但元始天尊也不敢說云中子能如陳九公一般證道混元。
    佛門這邊,倒是有一位很有希望證道,現在已經斬出了自我,就只差合道了。可是那青蓮造化佛也不是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的弟子,他也是昔日紫霄宮中客。
    調侃了一下元始天尊,陳九公見那須菩提祖師也不說話了,連忙出言道:“盤古開天,元神三分,開天烙印也一分為三,這才有了我截教陣道,玉清煉器之道和太清丹道。道友不受盤古遺澤,不知可有何手段?”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須菩提祖師就特別討厭那些自詡玄門正宗的人,還好后來和師兄已破出玄門,改西方教為佛教,成了獨立于玄門外的存在。可是,這可惡的陳九公,竟然拿盤古正宗說事。在須菩提祖師看來,真是比當年的元始天尊還要可恨。
    “天地都是盤古所化,盤古遺澤自然是無處不在,既然道友有如此雅興,我就讓道友看看我的手段。”說這話時,須菩提祖師望著陳九公的目光,已非常不善。
    反正已經撕破臉了,陳九公也不怕得罪人,反倒躍躍欲試地想要看看須菩提祖師的手段,“道友請!”
    這時,須菩提祖師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陳九公今日舉動有些怪異,先后向自己和元始天尊邀戰,可無論是弟子之間的爭斗,還是三人之間道的爭斗,都毫無意義,這其中恐怕是有什么隱情。
    見須菩提祖師遲疑,陳九公大笑,“道友不會是除了庚金之道,就沒有別的手段了吧?”
    須菩提祖師搖了搖頭,“道友三番兩次留我與玉清道友,不知有何算計?”
    須菩提祖師這么一說,元始天尊也感覺出來了,每當自己與須菩提祖師要走,這陳九公就會出言留人,實在留不住就要斗法,其心思實在讓人難以捉摸。
    “道友哪里話!”聽須菩提祖師這話,陳九公面色一變,就好像受了很大侮辱一樣。
    陳九公越是這樣,須菩提祖師和元始天尊越覺得他有問題。與此同時,遠在靈山的準提佛母和昆侖山的元始天尊,一起推算天機,想知道這陳九公打得是什么主意。
    知道從陳九公這兒問不出來什么,須菩提祖師對元始天尊說道:“今日相遇,卻是有緣,道友不妨往我那靈臺方寸山一行!”
    元始天尊正想邀須菩提祖師去他那昆侖山,現在被須菩提祖師邀請,元始天尊也不在意,雙方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想要聯手對付陳九公,此中沒有什么利益好分,要談的就是如何聯手打壓截教。
    所以,既然是須菩提祖師相邀,元始天尊直接應了下來。從這一刻起,他們誰都不去理會陳九公,就當他不存在一樣。
    “悟空,過來!”這就要與元始天尊一起回靈臺方寸山了,須菩提祖師卻放心不下自己唯一的弟子,將孫悟空叫到身旁,囑咐道:“悟空,此去西天,路途遙遠,凡事不可莽撞,要三思而后行,以免中了他人算計!”
    “不錯!”須菩提祖師話音剛落,元始天尊就接道:“你老師說的不錯,總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亂,作那暗中害人之事。”說著,元始天尊還拿眼睛瞄了遠處的陳九公一眼。
    此時的陳九公,端坐在火眼金睛獸背上,雙目微頜,好似神游天外去了。對于二圣的譏諷置若罔聞,就好像須菩提祖師和元始天尊說的不是他一樣。
    就這樣,在送走了取經團之后,須菩提祖師帶著白蓮童子,元會天尊帶著云中子、南極仙翁,雙方有說有笑的離開了這里,直往西牛賀洲而去。
    “老師,就讓他們這么走了!”眼看著那幾人已經走遠,袁洪上前一步,向陳九公問道。
    陳九公猛然睜開雙眼,嘴角扯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放心,為師已經在前面挖了好大一個坑,就等著他們往里跳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