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617 魔佛先戰

佛門大教主阿彌陀佛有很多弟子,但在他那些弟子中,卻只有白蓮童子一人傳承他的寂滅之道。
    隨著白蓮童子指著玄武甲一聲低喝,白蓮雙劍上白光閃閃。一遇白蓮雙劍上發出的白光,玄武甲發出的褐色光芒頓時消散,白蓮雙劍毫無阻攔地殺到袁洪身前。
    慌忙間,袁洪顧不得去取白蓮童子,連忙揮動定海神針左右抵擋,將白蓮雙劍擊退。
    白蓮童子伸手向頭頂上一指,頭上沖起一道金光,金光散開,疊疊層層。在金光中,出現十二盞金燈。
    這金燈不是闡教的慶云金燈,而是一套靈寶,乃阿彌陀佛祭煉數萬年才成的靈寶,喚作接引玲瓏蓮花燈。
    白蓮童子一揮手,十二盞金燈齊齊噴出金色火焰,一道道火焰沖出燈盞,從四面八方向袁洪燒去。
    當年在人間陳留城下,袁洪與那獼猴王轉世的馬超一戰,借馬超的兩儀火錘煉肉身,才使九轉玄功更近一層。此時見白蓮童子御火來燒自己,袁洪不但不慌不忙,心中反而有些期待。看這小童兒手段了得,甚至還在那馬超之上,如果他發出這火厲害,或許還能助4自己的九轉玄功更近一層。
    袁洪聽陳九公說過,自己的九轉玄功如能再進一層,就能達到昔日東皇太一的境界,到那時就是圣人之下無敵手。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
    袁洪自信不會有失,也想借白蓮童子的靈火錘煉肉身,當下也不急著去打白蓮童子,將手中定海神針往地上一拄,等著烈火來焚身。
    見到這一幕,不光那袁洪交手的白蓮童子,就連一旁觀戰的眾人也都驚呆了。倒是三位圣人都是心智過人之輩,在愣了一下后。就都知道袁洪心中所想,須菩提祖師笑道:“這猴子心思單純的很!”
    陳九公此時是哭笑不得,心里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自己怎么攤上這么個傻徒弟?沒錯,就是傻。那須菩提祖師說袁洪單純,在陳九公看來卻是單蠢。
    當年袁洪的確是借馬超的兩儀之火,才使九轉玄功更上一層樓,但那兩儀之火也并非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袁洪厚積薄發,,那兩儀之火不過起了個推助作用罷了。誰知這猴子竟然以為是兩儀之火的奇效。前些年還曾去纏過燧木道人一陣子,讓燧木道人拿靈火萬鴉壺煉他。
    燧木道人和陳九公說這事兒的時候,可是把陳九公給樂壞了,沒想到這個大徒弟過了這么多年,卻還是這么憨直。不過陳九公也沒有把此中因果告訴袁洪,相信他到時候自己就會明悟。有些東西,讓弟子自己去悟,比直接告訴他要好得多。
    記得當時,陳九公還為自己的教育方式而沾沾自得。可沒想到的是,今兒在陣前比斗之時,這猴子竟然來了這么一出,著實讓陳九公感覺沒面子。
    雖說這是袁洪自己娛樂自己。但陳九公也不想讓人看笑話。不過這個時候,袁洪還在那兒杵著,整個人已經被金色火焰包裹住了,陳九公還不能出言提醒。
    在這丟人的時候。陳九公急中生智,決定轉移其他二圣注意。想到此處,陳九公微微一笑。沖著須菩提祖師說道:“道友,你這師侄的寂滅之道,可是得了阿彌陀佛真傳?”
    “那是自然,此子是我師兄衣缽傳人。”
    “哦。既然如此,那為何此子的寂滅之道還不到家呢?”
    “教主何意?”聽到陳九公的話,須菩提祖師心頭一凜,臉上一直掛著的微笑,在一瞬間也消失得干干凈凈。
    元始天尊本來是想借著袁洪的舉動嘲笑陳九公兩句,可見陳九公沖著須菩提祖師開火,元始天尊才決定,自己還是看熱鬧吧。
    望著陣中不斷催動火焰和白蓮雙劍攻擊袁洪的白蓮童子,陳九公正色道:“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恐怕不只如此吧!”
    陳九公此言一出,須菩提祖師面色不變,心里卻泛起了滔天巨浪,“他怎么會知道?”
    須菩提祖師心念急轉,關于阿彌陀佛寂滅之道的事,洪荒雖大,可除了師兄本人、自己,還有白蓮童子之外,絕對再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因為這么多年,無論是阿彌陀佛,還是傳承寂滅之道的白蓮童子,與人對戰時,動用的只有第一境界的寂滅之道,所以別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今日被陳九公一語道破,須菩提祖師不知道陳九公是信口胡說,還是真的知道。如果是心口胡說,為什么一下子就說到正地方了。可如果他是真的知道,那他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此時須菩提祖師也只能其希望于陳九公是信口胡說,說得準也不過是巧合罷了。現在重要的是,自己千萬不能讓人看出端倪。
    想到此處,須菩提祖師連忙說:“道友說笑了,當年長江之上,我師兄弟二人還與道友做過一場,師兄的寂滅之道,道友不是也見過了么。”
    “呵呵……”陳九公聞言,發出呵呵一笑,便不再言語。
    其實啊,陳九公的本意的確在轉移話題,免得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傻猴子身上。但他也有試探之意,作為轉世之人,陳九公深知寂滅二字,不只有字面上的意思,在佛教術語中,寂滅的意思是涅槃。可無論是白蓮童子展現出來的寂滅之道,還是阿彌陀佛當日在長江上所使,都無涅槃之意。
    人間劫后,有一日,陳九公講道之后,命門人弟子散去,他則是在羅浮洞中截教那幾位長老閑聊。提起長江上與西方二圣一戰,陳九公還夸贊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頗為不凡。
    聽了陳九公之言,眾長老都十分好奇,好奇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如何。
    他們這一好奇,陳九公就更好奇了。因為他截教這些長老,燧木道人不說,像盤王老祖、盤庚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長嵐子他們,都是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的。作為先天生靈,他們不比阿彌陀佛生得晚。
    可是在這數個元會中。他們竟然都沒見過阿彌陀佛施展寂滅之道。
    陳九公一細問,長嵐子說阿彌陀佛,昔日的接引道人早年間在洪荒就很少與人動手,一般都是由準提代勞。即使被人圍攻,接引道人做的也是防御工作,進攻的事兒全歸準提道人。后來這師兄弟二人證道混元,就更沒誰去招惹他們了。
    陳九公越想越奇怪,如果那阿彌陀佛真是喜靜不喜動,不愿和人交手,那還好說。如果他真的是隱藏著什么。那就值得自己深思了。
    所以,今日機緣巧合之下,陳九公試探著問了須菩提祖師一句。時機抓得非常巧妙,這須菩提祖師畢竟只是圣人分身,毫無道行法力,就算他隱藏地再好,臉色神態沒有一絲漏洞,但是在回答的時候,卻慢了一拍。
    陳九公望向元始天尊。見這位闡教教主坐在四不相上,面上帶笑,滿是深意地看著須菩提祖師。
    其實元始天尊心里也很驚訝,只是他不光驚訝阿彌陀佛竟然隱藏的這么深。他還驚訝陳九公竟然能得知此事。“難道這廝道行真的在我等之上?如果這樣的話,那可就……”
    當日懼留孫和靈寶**師損落時,元始天尊就有這樣的猜測,今日看來恐怕的如此。
    相比阿彌陀佛。元始天尊更在意的還是陳九公。無論阿彌陀佛隱藏著什么手段,暫時都與闡教無關,可如果陳九公道行超越了自己。那對闡教而言,將是一場災難。
    想到此處,元始天尊從須菩提祖師身上收回玩味的目光,轉向陳九公道:“萬仙陣時,你不過剛剛三花聚頂。可不想今日,你道行卻更勝我等。陳九公,你還真是厲害!”
    須菩提祖師也知自己剛才露出了馬腳,心中正在惱怒之時,聽到了元始天尊的話。他不知道元始天尊這句話,才真是隨口一說,為了試探陳九公。須菩提祖師此時想的是,這陳九公的道行或許真的超越了其他六圣,否則怎么會知道自己師兄的寂滅之道還有第二重境界。
    “不好!”陳九公聽了元始天尊的話,不由得暗呼不好。剛才在試探須菩提祖師的時候,誤導了元始天尊。而元始天尊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竟然猜到了什么。或許元始天尊只是猜測罷了,但他當面說出來,就能夠在須菩提祖師那里埋下一顆種子。
    感覺自己似乎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生怕須菩提祖師起疑心,陳九公連忙哈哈一笑,試圖以笑聲掩飾。
    不想那須菩提祖師直接嘆息道:“早知道友不凡,不想竟然后來居上。可嘆我等先天生靈證道,反而不如道友。”
    陳九公心里恨極了元始天尊,恨不得現在量劫就開啟,自己頂著混沌鐘,左手混元劍,右手毀天劍,將元始天尊殺得落花流水,以去自己心頭之恨。
    但現在時候未到,陳九公縱使神通蓋世,也徒呼奈何。
    催動火眼金睛獸,往須菩提祖師那里走去,陳九公坐在火眼金睛獸背上,對須菩提祖師說:“我想與道友結個善緣,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善緣?呵呵……道友但說無妨。”剛剛被陳九公道出天機,須菩提祖師心頭暗恨。可之后,元始天尊掀開了陳九公的底牌,須菩提祖師心里頓時敞亮了許多。現在聽陳九公要和自己結一善緣,須菩提祖師已經猜到了他想說什么。
    陳九公神色一正,對須菩提祖師說道:“道友若能助我截教同門安然歸回,他日九公必有后報!”
    “果然如此!”須菩提祖師聞言,知道陳九公想要說的和自己想的一樣,當即應道:“道友放心,彌勒早已答應孔雀如來,我佛門不但不會為難,還會助他們湊足三災七難。”
    陳九公搖了搖頭,“不夠!”
    須菩提祖師心頭一震,冷冷地回道:“道友還要如何?”
    陳九公神色淡然,語氣平淡地說道:“只望佛門上下,助他們安然歸回!”
    “這不可能!”須菩提祖師一口回絕了陳九公的要求。
    “道友不要急著拒絕,且聽我一言。”雖然須菩提祖師拒絕的語氣十分堅定,但陳九公還是想要勸說一二。
    可這一次,須菩提祖師還沒說話。在遠處的元始天尊開口了。
    “陳九公,自你掌截教以來,結下多少因果?你已證道混元,誰也奈何不了你,但這些因果,必將落在那些人身上。”
    陳九公猛地回頭,怒視元始天尊,“我截教同門情若手足,敢傷我手足,我就滅他性命!”
    “怕你不成!”元始天尊聽到陳九公放狠話。卻毫不在意。畢竟以截教和他們闡教的關系,那是不死不休之局,元始天尊怕的是須菩提祖師被陳九公給嚇著。“陳九公,量劫來臨之時,必有二教伐截,你就等著吧!”
    “哼!”陳九公眼中寒光閃爍,毫不示弱地回道:“元始,量劫時,必破你教。落你面皮!”
    趁著陳九公和元始天尊爭吵,須菩提祖師在心中暗暗盤算著。在他看來,陳九公雖然詭詐得很,但向來重諾。剛才已經出言許諾。如果佛門助他一臂之力,日后一定能得到從陳九公那里來的回報。畢竟天數輪回,誰也不能保證佛門永遠大興。而且如今陳九公道行甚高,已經超越了諸圣。真要是把他往死里得罪,以后必遭反噬。
    跟陳九公嗆嗆了兩句,元始天尊見須菩提祖師坐在金須獅猁上。面如沉水似乎在衡量著什么。元始天尊真的怕他被陳九公唬住,連忙說道:“道友,你佛門有二圣,他截教也有二圣!”
    元始天尊的一句話,驚醒了沉思中的須菩提祖師。是啊,截教也有兩位圣人啊。雖然那通天教主被道祖鎮壓在紫霄宮,但總有回歸之日。一個陳九公已經這么難對付了,要再加一個通天教主,還有非四圣不破的誅仙劍陣,兩大至寶混沌鐘、。混元劍,其他四教還有得玩兒嗎?到那時,人、闡、佛、妖四教就成了陪太子讀書的角色。
    想清楚了這些,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反駁元始天尊,“道友哪里話,我佛門不怕任何人!”
    雖然被須菩提祖師反駁,但元始天尊毫不在意,反倒哈哈大笑。倒是陳九公,把臉一沉,臉色陰沉的可怕。
    混元圣人喜怒不形于色,可此時陳九公卻將心中的憤怒表現出來,須菩提祖師知道他是在逼自己。只是能夠證道成圣的人,心中自然有自己的堅持,不會為外人外物所動,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就不會再變。
    迎上陳九公那飽含怒火的目光,須菩提祖師笑道:“道友,你我門下這場也算平手如何?”
    就在三圣互相算計之時,那袁洪好像已經知道,接引玲瓏蓮花燈發出的火焰對自己玄功毫無幫助,就又揮棒與白蓮童子斗在一起。
    袁洪戰力驚人,那白蓮童子卻也是斬二尸的準圣,手里靈寶又不少。有白蓮雙劍、接引玲瓏蓮花燈可攻,又有一九品白蓮可守,雖然無法傷到袁洪,但也能保持個不敗之局。
    聽須菩提祖師之言,陳九公笑了。霎時間,臉上的怒氣消失得一干二凈,“好,就依道友!”說完,就喚袁洪退下。
    聽到陳九公呼喊,袁洪虛晃一棒跳出圈外,望了白蓮童子一眼,飛身來到陳九公身旁。
    喚回袁洪,陳九公道:“已有兩場平局,不知下一場勝負如何?”
    今兒出了這么多事,三圣門下的比斗已經是索然無味了。剛剛出言結束白蓮童子和袁洪之爭,須菩提祖師就已經有到此為止的想法。他一開始就不想參與進來,現在更不想再繼續下去。
    而元始天尊呢,你讓他門下和截教弟子廝殺,他無話可說。可云中子和白蓮童子之爭,對他而言也是可有可無的。況且眼下重要的,是與須菩提祖師商議一下那聯手打壓截教,對付陳九公的事。
    他們這么想,陳九公卻偏不叫他們如意,硬是要把他們拖下水,讓云中子和白蓮童子做過一場。
    元始天尊向云中子使了眼色,示意云中子出戰白蓮童子。
    云中子點了點頭,向元始天尊一拜,然后走入陣中,和白蓮童子斗在一起。元始天尊的意思,云中子已經很明白,斗上一會兒做個樣子,自己老師就會與須菩提祖師言和。
    和云中子比斗,白蓮童子先是以白蓮雙劍試探,當他發現云中子根本不以戊土之道防御,反倒催動照妖鑒、照妖鑒和白蓮雙劍糾纏時,白蓮童子就知道了云中子的意思。
    接下來,白蓮童子和云中子二人仿佛化身劍仙,根本不用神通、法術,只是御使靈寶與對方糾纏。
    戰不一會兒,須菩提祖師就與元始天尊言和。就這樣,三教門下三場爭斗,你沒輸,我沒贏,全打平了。
    早知這二人打得是什么心思,陳九公也不在意,此時他心里想的是:“怎么還不來?看來還得再拖延片刻!”
    “道友,既已做過三場,貧道就先告辭了!”須菩提祖師向陳九公說了一句,就想離去。
    而那元始天尊根本就不用和陳九公客套,直接催動四不相,就要帶著云中子、南極仙翁走。
    陳九公是不想讓他們走,當即開口說了一句:“既然門下弟子未分勝負,不如你我三人各做過一場如何?”(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