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16 你比準提還無恥

元始天尊正想著和須菩提祖師交流一番,最好能和須菩提祖師達成一定的共識,即使雙方不聯盟,也可以在打擊截教、對付陳九公的問題上達成一致。
    可當聽到陳九公的話后,元始天尊坐在四不相上的身體猛然一頓,其座下四不相仿佛與主人心意相通,將身軀一擰,調轉過來,使元始天尊和陳九公形成對峙之勢。
    見二圣之間火藥味越來越濃,須菩提祖師眉頭一皺,連忙出言相勸,“二位道友,有話好說,何必非要做過一場?”若是往日,闡教和截教廝殺,須菩提祖師樂得看個熱鬧。可今日元始天尊有要聯手的意思,須菩提祖師也頗為心動。而現在陳九公明顯是要破佛闡合縱,須菩提祖師卻是不能讓陳九公如愿。
    但須菩提祖師忘了,元始天尊和陳九公是什么關系,特別是前些日懼留孫、靈寶**師相繼損落,元始天尊心里窩著一股火,陳九公此時邀戰,元始天尊豈會不應?
    “道友不必多言,待我與他做過一場,再與道友敘舊。”此時的元始天尊,眼中似乎只有陳九公一人。聽了須菩提祖師的話,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可目光仍然落在陳九公身上。
    須菩提祖師聞言,不由得搖頭苦笑,拍拍座下金須獅猁,就要帶著白蓮童子到一旁觀戰。
    “道友請留步!”見須菩提祖師想要坐山觀虎斗,陳九公忙出言制止。
    “哦?不知道友有何賜教?”須菩提祖師感覺有些奇怪,你們斗你們的就是了,還喊我作甚?難道你們賭斗,還要個作見證的不成?
    陳九公催動火眼金睛獸,上前道:“今日你我三人在此相會,實是不易。恰好身旁都有門人弟子相隨,不如讓門下弟子做過一場可好?”
    一聽陳九公要把自己也牽扯進來。須菩提祖師下意識地就想要拒絕,因為他知道,以截教和闡教的關系,他們之間的打斗是完全的意氣之爭,輸贏也不會有彩頭什么的,畢竟誰都不愿意在輸了戰斗之后還資敵。
    但要是沒有彩頭的話,佛門摻和進去不但一點好處也沒有,而且容易生出別的事來。須菩提祖師是多么精明的人,哪里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可是讓須菩提祖師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元始天尊開口了,“道友身后那童兒是接引的弟子吧?”
    聽元始天尊問起白蓮童子,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道友好眼力,白蓮是我師兄親傳弟子。”
    元始天尊淡淡一笑,“接引道友的寂滅之道頗有不凡之處,不如讓我門下云中子和這童兒斗上一場?”
    剛剛是陳九公出言邀戰,現在又多了個元始,若不是他二人勢同水火。須菩提祖師真就以為這二人聯手給自己下了一套。
    “不錯!”元始天尊話音剛落,陳九公絲毫不給須菩提祖師出言推辭的機會,“做過一番,分個上下。看看我三教門下哪家弟子最強!”
    須菩提祖師心中暗惱,也不知道那元始天尊是不是真的想跟佛門聯手對付截教,如果他真有這個打算,怎么會在此時和陳九公統一意見來逼迫自己。好么。現在說是要看看三教門下那教弟子最強,自己若是不叫白蓮應戰,豈不是說佛門不如截闡二教。
    須菩提祖師心中憤恨不已。臉上微笑卻是不減,“既然是賭斗,那就要有規矩。”說著,須菩提祖師一直云中子,對元始天尊道:“這位小友是闡教副教主,掌盤古幡。可賭斗之時,這盤古幡還是不用為妙。”
    “道友此言大善!”須菩提祖師此言一出,立即迎來了陳九公的附和,“你我都是混元教主,誰沒幾件至寶,這賭斗么,應當讓門下弟子各憑本事才是。”
    “這廝真是左右逢源之輩!”元始天尊看著那出聲附和須菩提祖師的陳九公,心里暗罵。剛才還和陳九公一起逼迫須菩提祖師,轉眼間那陳九公就反過來和須菩提祖師一起逼迫自己了。不過看陳九公身旁,雖然跟著兩個徒弟,但也只有那通臂猿猴有準圣實力。這猴子雖根腳不凡,但絕非云中子對手。須菩提祖師身后那個小童,應該有些手段,但想到云中子的戊土之道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元始天尊相信云中子即使不用盤古幡,也能把袁洪和白蓮童子收拾了。
    三教各出一人,截教上場的是袁洪,佛門是白蓮童子,元始天尊身邊隨跟了兩位準圣,但不可能都出戰。既然是賭斗,那么二者取其強,元始天尊命云中子出戰,而且只許勝不許敗。
    聽到元始天尊的吩咐,云中子微微一笑,直接應了下來。他知道自己老師的脾氣,自己就是真輸了,也不會有什么嚴重的后果。況且云中子也有自信,相信圣人之下除了那斬三尸的青蓮造化佛外,沒有人有擊敗自己的能耐。
    見陳九公和須菩提祖師都坐在坐騎上,也不言語。云中子向元始天尊一拜,然后上前,向陳九公拱手示意。
    “徒兒!”陳九公看了云中子一眼,頭也不回的喚道。
    “老師,弟子去也!”陳九公話音剛落,袁洪就從他身后跳出,手持定海神針,來在云中子對面。
    以雙方的關系,根本不用客套,直接開干。只見袁洪一步跨步,就來到了云中子近前,輪棒就打。
    九轉玄功是道祖所創的玄門護教功法,不光截教弟子可以煉,闡教弟子也可能煉。云中子門下雷震子,修煉的也是這門功法,所以云中子對這九轉玄功也有些了解。
    他知道面前這猴子乃通臂猿猴之身,正可謂是得天獨厚,已經將九轉玄功修煉到了前無古人的地步,恐怕以后也沒誰能在這門功法的成就上超越他。
    云中子雖然已經斬出善惡二尸,但不修肉身,別說挨上袁洪一棍,就是擦上一下,肉身都難保全。見那袁洪揮定海神針。惡狠狠地向自己打來,云中子不敢怠慢,連忙施展戊土之道防御。
    只見云中子左手一翻,一點黃光從掌心上發出,那點黃光快速地變大,化作一朵黃蓮。
    云中子一抬手,黃蓮從其掌心飛起,隨后云中子連連翻掌,一朵朵黃色蓮花隨即出現,發出耀眼的黃光。黃光連成一片片光幕。在云中子身前形成一道道防御。
    自當年人間一戰后,袁洪就跟著陳九公四處走動,在這途中雖有些山精毛賊,但那些人怎能讓袁洪過癮?今日遇上這闡教高人,袁洪戰意昂然。只見他全力御棒,連破一道道黃色光幕,棒棒不離云中子周身。
    見這猴子確實兇猛,云中子也只能祭出中央戊己杏黃旗護身。同時云中子也知不能一味挨打,翻手取出照妖鑒祭在空中。
    照妖鑒浮在半空。從其上射出一道黑光,直奔袁洪打去。
    袁洪毫不在意,奮力揮棒使個力劈華山,定海神針在袁洪全力之下。帶著無邊威勢向云中子砸去。
    這時,取經團四人已經醒來,孫悟空看到自己老師,不由得喜極而泣。須菩提祖師安慰了他半天,才安穩地坐在須菩提祖師身旁,看場中之爭。
    當孫悟空看到。袁洪面對照妖鑒的攻擊,根本不用任何防御,完全以肉身抗下,同時揮棒擊碎云中子層層防御。孫悟空不禁心馳神往,心想若是自己有這神通,那該多好。
    連連催動杏黃旗,才將定海神針擋住,云中子對上袁洪,那真叫秀才遇到兵,空有一身本事,卻感到束手束腳。
    大袖一揮,云中子又祭起照妖劍,照妖鑒遠攻,照妖鑒貼身近攻。
    “你當俺就沒有寶貝?”見那照妖劍被云中子祭起后,化作十丈來長,向自己斬來。袁洪用手一指,頂上沖起一道青光,青光化作慶云三花,三花上托著一件靈寶。
    當那件靈寶飛起,化作半畝大小去抵御照妖劍時,云中子瞳孔一縮,胸中瞬間被怒火充滿。
    不光是云中子,就連那在遠處觀戰的元始天尊,看到袁洪祭起的寶貝,也是臉色一青,恨不得將這猴子挫骨揚灰。
    原來那寶物,正是闡教靈寶**師的玄武甲。
    與元始天尊不同,看到袁洪與云中子爭斗絲毫不落下風,坐在火眼金睛獸上的陳九公不住地點頭。這猴子被陳九公訓斥了多年,也在道術上下了一定的功法,如今道行雖遠不及其肉身的修煉程度,但也到了三花聚頂的地步。
    修煉九轉玄功,是在錘煉肉身。而修煉玉清仙法,則是錘煉元神。見在玄武甲在袁洪催動之下,運轉如意,一次次擋下照妖劍,陳九公就更滿意了。
    “看著猴子,應該還有潛力。嗯,回頭就這么辦!”陳九公望著場中的袁洪,心里暗下決定,從今以后得好好督促他修煉。這猴子和金大升不同,根腳不凡,完全可以達到元神、肉身齊頭并進,如果他能再斬出一尸,那絕對是截教之福。
    想到此處,陳九公將目光轉向須菩提祖師身邊的孫悟空,這猴子和袁洪同為混世四猴,又有大機緣。袁洪若是不努力,以后可能要被孫悟空超越。
    “咱這老師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壓榨弟子么,讓他們進步進步再進步么!”
    袁洪哪里知道,他那老師正在想著怎么壓榨他。他此時還在云中子斗法,每一招每一式袁洪都用上了全力,不求能一棒將云中子打成肉餅,只要他擦上一點,碰上一下,都要他骨斷筋折。
    再看那云中子,面對袁洪如潮水般的攻擊,以杏黃旗沉著應對,布下一道道防線抵御袁洪進攻的同時,不時催動照妖鑒、照妖劍攻擊袁洪。
    玄武甲,就是烏龜殼,本就防御驚人,又是先天靈寶。袁洪把它頂在頭上,不說萬法不沾無物不破,抵擋照妖鑒、照妖劍卻是夠了。
    眼看二人陷入僵持之中,須菩提祖師向身旁的白蓮童子問道:“白蓮,你看這二人如何?”
    白蓮童子的目光一直在袁洪身上,聽須菩提祖師的話,不禁苦笑,暗中傳音道:“師叔,那猴子正克弟子的寂滅之道第一境界。”
    須菩提祖師也是微微搖頭。“一力降十會,若非那云中子修煉的是戊土之道,恐怕早已敗下陣來。”
    聽到自己老師和那童兒之間的對話,孫悟空望向袁洪的目光中,更是異色連連。此時他已經認出了袁洪,想想當年自己被他一拳撂倒,如今自己再和他對上,恐怕仍然扛不住他一招。若是自己有這樣的神通,那這一路上豈會出出吃癟,什么崆峒派、昆侖派的。又怎敢來找麻煩。
    孫悟空都驚嘆袁洪的厲害,陳九公身后的金大升就更不用說了。袁洪不但是他師兄,還是他結義大哥。看到袁洪大展神威,金大升不住地大聲叫好,一邊叫喚,一邊還揮舞著胳膊。
    有這樣的弟子,陳九公也是醉了。都回頭瞪了他好幾次了,可金大升的注意力全在袁洪身上,根本沒看到自己老師那犀利的目光。這可憐的老牛。今兒過后肯定有苦頭吃了。
    對金大升實在是無奈了,陳九公把目光投向元始天尊,正好與元始天尊四目相對。陳九公開口道:“在斗下去,也分不出勝負。不如就算作平手吧。”
    “好!”元始天尊心里不忿,但卻也無可奈何。
    二圣達成了共識,袁洪和云中子紛紛罷手。云中子面色鐵青地走回元始天尊身旁,而袁洪看可陳九公一眼。見陳九公沖他點頭,袁洪心中大喜,把定海神針往身旁地上一扎。雙手抱拳,向白蓮童子示意。
    白蓮童子心中暗暗叫苦,但卻不得不應戰,雙手一震,白蓮雙劍現于掌中。
    來到陣中,白蓮童子說了句“道友請了”,然后就將雙劍拋在空中,用手一指袁洪,白蓮雙劍化作兩道白光,如兩只利箭,直奔袁洪二目射去。
    “好不要臉皮!”見白蓮童子出手搶攻,金大升一下子就怒了。
    “你給我閉嘴!”陳九公實在是忍不了了,回過頭呵斥道。
    “額……”金大升被罵的一愣,緊接著就看到了陳九公犀利的眼神,連忙縮了縮頭,不敢再咋呼了。
    見這一幕盡收眼底,須菩提祖師笑道:“道友教的好徒弟,能將九轉玄功修煉到如此境界,端得不凡!”
    聽出須菩提祖師這句話并不是違心之言,陳九公微微一笑,指著須菩提祖師身旁的孫悟空,“道友也有個好徒弟,此子將來成就未必在袁洪之下。”
    須菩提祖師也就是準提佛母,只有孫悟空這么一個弟子,聽陳九公夸獎孫悟空,須菩提祖師就像一個家里孩子被人夸贊的家長,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聽著陳九公和須菩提祖師互相奉承,元始天尊心中陰晴不定。當年道祖分寶之后,將六圣召回紫霄宮,傳下一篇功法,正是九轉玄功。道祖曾說過,這九轉玄功威力之大,修煉者同階無敵,可作為玄門護教神功傳下去。
    得到九轉玄功,元始天尊也想在門下選一佳徒傳授此功。但這九轉玄功對根骨要求很高,當年的十二金仙都不適合。直到玉鼎真人收徒楊戩,元始天尊將九轉玄功予了玉鼎真人,讓玉鼎真人傳給楊戩。
    那楊戩還真是不凡,修煉這九轉玄功后,很快就成了闡教三代第一人,戰力之強,僅是玄仙修為,就可以戰勝一些沒有厲害靈寶的金仙。
    元始天尊對楊戩十分看重,特意開爐為他煉制神兵。可不想,突然殺出一個陳九公,用金蛟剪把楊戩給咔嚓了,從那以后元始天尊就沒找到適合修煉九轉玄功的人。
    今日見那袁洪戰力之強,能力敵云中子,元始天尊心里暗暗著急。陳九公剛才的話,元始天尊也聽見了。須菩提祖師門下那個靈明石猴,修煉的是九轉玄功的改良版**玄功。這孫悟空根腳不凡,以他的資質,以后未必不能達到袁洪現在的地步。更重要的是,這孫悟空還有大機緣。這佛法東傳可是大功德之事,此子日后成就恐怕還要在袁洪之上。
    就在元始天尊憂心自己闡教護法的人選時,袁洪和白蓮童子的爭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剛才白蓮童子上前搶攻,一雙白蓮劍直取袁洪雙眼,袁洪一縮頭,躲過白蓮雙劍后,直奔白蓮童子撲去。
    可還沒沖到白蓮童子身前,那白蓮雙劍一轉劍身,分左右繞了個圈子,直奔袁洪雙耳刺去。
    這白蓮童子下手狠辣,不是刺眼,就是掏耳,袁洪連忙祭起玄武甲。只要玄武甲能夠護住一時,自己就能近到白蓮童子身前。一近身的話,自己就會立于不敗之地,那這白蓮童子的下場,就不會比那云中子好。
    袁洪將玄武甲祭起,玄武甲上發出黑色光芒,去為袁洪擋那白蓮雙劍。
    這時,白蓮童子淡淡一笑,伸出小手,指著玄武甲,喝了一聲:“寂滅!”(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