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20 闡教再折一人

西牛賀洲靈山。
    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猛然睜開雙眼,喚道:“白蓮1
    “師叔1準提佛母話音剛落,白蓮童子就出現在他面前。
    準提佛母從袖中取出一顆青色蓮子,遞給白蓮童子,“拿著這蓮子去靈臺方寸山!”
    “弟子遵命!”白蓮童子接過蓮子,小心翼翼地收好,向準提佛母一拜后離去。
    “師弟出了什么事?”這時,阿彌陀佛也從入定中醒來,向準提佛母問道。
    準提佛母搖頭苦笑道:“不知那截教教主又安得什么心思?”
    白蓮童子出了離了靈山,直往靈臺方寸山而去。
    到了靈臺方寸山,白蓮童子在斜月三星洞前落下。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洞門大開,一頭金須獅猁馱著須菩提祖師從洞中走出。
    “師叔!”知道這位是自己師叔的分身,白蓮童子上前行禮,并從袖中取出青蓮子。
    將青蓮子收入袖中,須菩提祖師一拍金須獅猁的大腦袋,“白蓮,隨我下界!”
    “弟子遵命!”
    這金須獅猁也是上古大妖,上古巫妖之戰后,與那青兕一樣被圣人收服充作腳力。只見金須獅猁四爪生風騰空而起,升到*空中后,朵朵金云在四爪下凝聚,托著金須獅猁和其身上的須菩提祖師往人間飛去。
    與此同時,昆侖山玉虛宮中,白鶴童子走到云床前,“老爺,兩位師兄到了!”
    元始天尊隨即下了云床,走出玉虛宮。
    玉虛宮外,云中子和南極仙翁正等著老師召喚。誰想元始天尊自己從宮中出來了,云中子和南極仙翁不敢怠慢,連忙上前行禮。
    “免了!”元始天尊一揮手。少有的免了徒弟們的大禮參拜。“南極,事都辦妥了?”
    南極仙翁連忙應道:“回老師,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好!”元始天尊緩步走到麒麟崖,來在昆侖仙杏前。
    這昆侖仙杏雖不在三大靈根之內,但也是洪荒少有的極品靈根。當年雷震子服下兩枚仙杏,就生出風雷二翅可御風雷之力。
    元始天尊伸出手,在杏樹上輕輕拍了兩巴掌,口中念道:“道友,予吾一枝!”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那杏樹上有什么東西掉了下來。元始天尊伸手接住。是一根三尺來長的杏樹枝。
    元始天尊手上白光大作,那白光將杏樹枝包住,元始天尊將杏樹枝往空中一扔,落下時已化作人形。
    這人無論是身高、身材,還是五官樣貌都與元始天尊一模一樣。
    元始天尊用手一指,一道白光打入其體內,那人頓時活了,向元始天尊打一稽首,“元始見過道友!”
    元始天尊哈哈一笑。回身對云中子和南極仙翁道:“你二人與為師這分身下界走上一遭!”
    “弟子遵命!”元始天尊的吩咐,云中子和南極仙翁莫敢不從,連忙躬身領旨。
    這時麒麟崖后傳來一聲獸吼,一只異獸從崖后躍出。此獸麟頭豸尾體如龍,足踏祥光至九重。正是元始天尊的坐騎四不相。
    四不相跑到元始天尊身前,雙膝一屈,跪了下去。
    元始天尊彎腰拍拍四不相的腦袋。四不相就起身,跑到元始天尊的分身前。
    那分身上了四不相,四不相騰空而起。向昆侖山外飛去。云中子和南極仙翁連忙拜別元始天尊,跟著元始天尊的分身一起去了。
    今日的齊云山,那叫一個熱鬧。準確的說,應該是太華派內熱鬧。太華派掌門人凌云子殷洪,率領門下九九八十一個弟子,大戰取經團。
    一開始,太華派仗著合擊之法九宮劍陣,將取經團殺得手忙腳亂。可隨著孫悟空穩住陣腳,豬八戒和沙僧開始發力。無論是豬八戒的釘耙,還是沙僧的太陽神針,都給太華派帶來了不小的傷亡。
    殷洪越斗越是惱怒,不知這四人是怎么不聲不響地穿過八卦九宮陣進入齊云山的,這樣一來,八卦九宮陣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早知如此,還不如將老師的陰陽鏡討來,有陰陽鏡在,這四人早都死八九個過了。
    與殷洪不同,孫悟空是越戰越勇,頭頂山河社稷圖護身,雙手輪棒,力大氣沉將殷洪打得節節敗退。
    “道友莫慌,待我來助你降服這妖猴!”突然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孫悟空抬頭一眼,只見一道人騎鹿而來。
    殷洪定睛一看,看清此人樣貌,心中大喜,高呼:“祿星道友,快快助我一臂之力!”
    趕來相助這位,是南極仙翁弟子,也就是昆侖派三仙之一的祿星。
    祿星見那孫悟空兇猛,連忙從袖中取出一個小盒,將盒蓋開打,盒口向下,喊了聲:“收!”
    當殷洪看到祿星手中的寶物,雙眼為之一亮,暗道:“南極師叔竟然祿星將這寶物帶出,這回看這猴子還如何囂張。”
    隨著祿星取出混元盒,玄奘、豬八戒、沙僧,連同那白龍馬和行李全都收入盒中。孫悟空雖然仗著山河社稷圖挺了一會兒,但最后也被混元盒收了。
    祿星從天而降,落在殷洪面前,正色道:“小弟來遲一步,還望師兄恕罪!”
    “師弟,哪里話!”殷洪搖了搖頭,輕嘆一聲,“若非師弟,愚兄恐怕已遭了那猴子毒手。”說完,殷洪目光在場中掃過,看到二十多個弟子倒在血泊之中,殷洪心里難受,向祿星躬身一拜。
    “師兄折煞小弟了。”殷洪是師兄,祿星是師弟,按輩分上論,二人是同輩,祿星哪敢受殷洪大禮,連忙閃身躲過。
    見祿星躲了,殷洪也不勉強,直接說道:“愚兄有一事相求,還望師弟答應!”
    “同門師兄弟,師兄有話,但說無妨。”
    殷洪看著祿星掌上托著的混元盒。眼中殺機流轉,“愚兄請師弟隨手將那四人抹殺。”
    演義中,三霄大敗闡教眾仙,元始天尊出手破九曲黃河陣。碧霄持劍去取元始,元始天尊將混元盒往空中一丟,收了碧霄。圣人心意一動,碧霄就在混元盒中化為血水。
    殷洪請祿星出手將取經團抹殺,這話并不夸張。現在取經團全在混元盒中,只要祿星愿意,隨時就能讓取經團中的四人化為血水。
    祿星聽完殷洪的請求。不禁搖頭苦笑,“師兄可知,師弟我為何回來此地?”
    殷洪聞言一怔,是啊,他祿星不在昆侖山昆侖派中修煉,來我齊云山作甚?莫非是……
    見殷洪似有所悟,祿星將混元盒收入袖中,“師兄,師弟我先走了!”
    “師弟慢走!”
    祿星騰云駕霧。離了太華派,出了齊云山。剛前行不多久,就見前方青光閃閃。
    祿星感覺不妙,連忙停住云頭。定睛觀看。
    青光一閃而至,落在祿星面前,一大漢沖著祿星道:“你!跟我走一趟吧!”
    手掐法決,將一道玉清神雷扣在掌心。祿星出言問道:“不知道友高姓大名,還請告之。”
    “截教金大升!”
    “啊!”祿星聞言大驚,一抖手玉清神雷張手而出。直奔金大升劈下。
    金大升連閃都沒閃,任那道玉清神雷劈在自己身上。只聽得轟隆一聲,雷光散去,那玉清神雷連金大升的衣角都沒炸破,就更別提傷到金大升了。
    金大升見祿星取出混元盒,搖了搖頭,甕聲甕氣地說道:“我家老師喚你過去。”
    “你……”祿星本來想動用混元盒對付金大升,可一聽金大升的話,手上動作不由得一滯。自拜在南極仙翁門下,與師兄師弟一起執掌人間昆侖派,祿星對截教的核心弟子都有所了解。知道金大升是截教教主的第七個弟子,雖不是修道的奇才,但卻深受陳九公信任。
    所以一聽金大升自報家門,祿星才被驚得出手。現在聽金大升說他老師相召,金大升是截教教主的弟子,那他老師不就是那位圣人么。
    作為闡教三代嫡傳,祿星深知陳九公的厲害,現在聽說陳九公喚他前去見面,祿星踟躕不定,不知該去還是不該去。
    見祿星臉上陰晴變幻,金大升搖了搖頭,將身一晃,整個人出現在祿星身前,二人之間距離不過一拳。
    “啊!”祿星心神巨顫,手忙腳亂地想要打開混元盒,將金大升也收進去。
    可還沒等他將混元盒打開,就被金大升一把揪住了脖子,好像拔蘿卜一樣拽了起來。
    祿星升高不過七尺,可金大升呢,足足三丈有余,祿星在他面前就像嬰孩兒一般,被金大升抓在手里的一瞬間,周身法力凝滯,被金大升一只大手禁錮住了。
    金大升過來堵祿星,卻是奉了陳九公的命令,把祿星“請”過去。既然是陳九公要見他,金大升絕不會傷害祿星性命,不過在見到陳九公之前,就要受些苦頭了。
    抓著祿星來到陳九公面前,金大升把祿星往地上一扔,然后向陳九公一拜,“老師,弟子把這廝擒來了!”
    陳九公無奈地搖了搖頭,這是什么事兒啊,整得好像自己以大欺小似得。瞪了金大升一眼,陳九公喝道:“還不把人扶起來!”
    金大升連忙伸出大手,一把抓住祿星腰間絲絳,將他拽了起來,然后示意那在火眼金睛獸上坐著的陳九公,對祿星吩咐:“這就是我家老師,還不上前見禮!”
    雖然被金大升折騰的夠嗆,但祿星知道自己萬萬不能沒了面子,不然師門長輩必然怪罪。
    所以祿星只是打一稽首,口稱:“闡教門下三代弟子,祿星見過截教圣人!”
    以闡教和截教的關系,祿星這樣才算是正常的,陳九公也不難為他,擺了擺手,“免了!”
    雖然眼前的不是圣人本尊,不過是圣人一具分身,但雙方敵對的關系,讓祿星心理壓力很大。強鼓起勇氣,祿星問道:“不知圣人喚我前來,所為何事?”
    陳九公一揮手,“你且退到一旁。待你闡教掌教來了,我自會與他分說。”雖然陳九公是截教三代弟子,但是混元圣人之尊,有什么話也不可能和祿星說,直接讓他退下。
    聽說自己師祖將至,祿星心中大喜,他也怕陳九公一高興,讓身后的兩個弟子把自己給宰了。
    “天龍河畔一別,多年未見,教主想煞我也!”
    一個聲音從西方傳來。陳九公哈哈一笑,“道友東來,九公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須菩提祖師騎著金須獅猁從天而降,白蓮童子緊隨其后。
    落在陳九公對面十丈之外,須菩提祖師向陳九公打一稽首,“洪荒乃盤古何化,何分南北東西?”
    陳九公淡淡一笑。“我知道友又舌燦蓮花的本事,就不與道友呈口舌之鋒了!道友下界,可是為了你那親傳弟子?”
    須菩提祖師搖頭苦笑,“洪荒四界誰不知教主神機妙算。多少大能損于教主手下,我那弟子本事低微,又豈能逃過教主算計?”
    須菩提祖師話鋒銳利,這明擺是說陳九公以大欺小算計孫悟空。
    陳九公是什么脾氣。當即開口還擊:“道友哪里話,你那徒兒明明是被闡教圣人算計的,為何怪在我頭上!”
    “哼!”
    須菩提祖師剛要說話。就聽到一聲冷哼,元始天尊騎著四不相從天而降。
    “弟子拜見師祖!”見自家教主臨凡,祿星連忙上前參拜。
    “平身!”
    祿星謝過元始天尊,起身后又向云中子和南極仙翁行禮。當看到自己老師向自己使眼色時,祿星連忙從袖中取出混元盒,雙手捧著呈于元始天尊。“師祖容稟,今日弟子往齊云山,想和殷洪師兄講法論道,不想剛到齊云山,就見有妖魔攻山,這才出手將那四個妖孽擒拿。”
    元始天尊剛要伸手去接混元盒,耳旁就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道友,我說的沒錯吧,那算計你弟子另有其人啊!”
    元始天尊聽到陳九公的話,很想反唇相譏,但他知道現在不是和陳九公交鋒的時候,雖然感覺陳九公很討厭,可也只能不去理他。
    須菩提祖師似乎和元始天尊有一樣的想法,對陳九公的話置若罔聞,眼看著元始天尊從祿星那里將混元盒接過。
    將混元盒持在手里,元始天尊把目光轉向須菩提祖師,“道友東來,所為何事?”
    同樣的,陳九公問,須菩提祖師立刻反擊。可現在在元始天尊口中說出來,須菩提祖師卻微微一笑,指著元始天尊手中混元盒,“為道友門下弟子口中那幾個妖魔而來。”
    元始天尊哈哈一笑,“這幾個妖魔毀我門人宗派,實是可惡!”
    須菩提祖師聞言也不惱怒,從袖中取出青蓮子,向元始天尊問道:“不知此物可道友心頭心頭之恨否?”
    “這……”元始天尊似乎很遲疑,思索片刻才點頭,“既然是道友開口,那我就看在道友面上放過他們!”
    須菩提祖師臉上露出和風般的微笑,將青蓮子遞給白蓮童子,“速去奉于闡教圣人!”
    接過青蓮子,白蓮童子走到元始天尊面前,向青蓮子奉上。
    將下青蓮子,元始天尊在混元盒上一抹,掀開混元盒的蓋子,手上一震,點點流光飛出,落在地上,化作取經團連同他們的馬匹、行李。只是取經團四人一個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做完了交易,元始天尊指著取經團,對須菩提祖師說道:“這些妖魔野性未除,還請道友好生管教,免得釀成大錯!”
    須菩提祖師還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即使元始天尊說孫悟空野性未除,須菩提祖師也不惱怒,反而笑道:“若非是有歹人算計,他們也不至如此!”
    “嗯!道友此言不假!”這時,元始天尊還附和上了,不但附和,還出言道:“我與道友多年未見,今日重逢不如找個去處,敘敘舊話如何?”
    須菩提祖師聞言,眼前一亮,“道友此言大善!”
    剛才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你一言我一語的,陳九公就在一旁冷眼旁觀。現在看他們越說越熱乎,看這架勢還要把臂敘舊,陳九公心中暗道不妙。如今截教四面受敵,若是這二人再聯起手來,那可就麻煩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催動火眼金睛獸,往前走了幾步,橫在元始天尊和須菩提祖師中間。
    元始天尊今日臨凡,一來是與須菩提祖師做一番交易,二來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和佛門聯手,對付截教。此時見陳九公橫插進來,元始天尊冷笑,“陳九公,我與你可沒有什么舊話可敘!”
    此時須菩提祖師似乎也有和闡教聯手的心思,元始天尊話音剛落,須菩提祖師就道:“我與闡教圣人曾同在紫霄宮聽道,自然有許多話要說,道友就不要跟來了。”
    須菩提祖師這已經是把話挑明了,就差趕陳九公走了,陳九公冷笑,“我也沒有什么話想和你來說,只是……”說到此處,陳九公轉頭望向元始天尊,“元始,今日在此相見,若不做過一番,那怎得了?”(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