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614 東歸

孫悟空心思單純,見這太華派的護山大陣開了道口子,也不做多想,借機潛入齊云山中。
    穿過太華派的八卦九宮大陣,孫悟空化作一只飛蠅,瞞過太華派巡山弟子耳目,來在太華派山門前。
    這太華派可是比那崆峒氣派多了,齊云山主峰上星羅密布,全都是太華派弟子開鑿出來的洞府。
    “師兄,等等我!”
    突然,前面有聲音傳來,孫悟空連忙落在旁邊柳樹上,如果你不細看,根本不會發現那柳葉上落著的飛蠅。
    不一會兒,一胖一瘦兩個道士從孫悟空落腳的柳樹旁經過,孫悟空也不客氣,飛身落在那胖道士的衣襟上。
    只聽那胖道士對瘦道士說:“師兄,老師讓咱們上山找什么和尚,天下這么大,這讓咱到哪兒去找啊!”
    瘦道士瞪了他師弟一眼,“你這憨貨,老師之命,你也敢抱怨!休要磨蹭,快走!”
    胖道士一撇嘴,跟著瘦道士身后往山外走去。
    “不會是沖著我們來的吧!”此時孫悟空離開了胖道士,落在草叢中暗自思索。越想越覺得不妙,就想要離開此地。
    可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傳到他耳中。“師兄,你聽說了么,掌教師祖他老人;家開爐煉寶,要煉制五火神沙對付一群惡人。”
    “是么!不知誰要倒霉了,我可聽說那五火神沙……”
    “五火神沙?什么寶貝?”雖然是第一次聽到五火神沙這名字,不知道具體是什么東西,但孫悟空可以想象得到,這應該是件法寶。而且聽剛才那人說,凌云子要用那五火神沙對付一群惡人,孫悟空不由自主的就對號入座了。
    “還想著對付俺老孫,俺倒要看看你們弄得是什么寶貝!”孫悟空抬眼向齊云山主峰峰頂望去,只見主峰上有火光縈繞。似乎是靈寶出世的前兆。
    孫悟空沒有貿然上去,因為他知道玄奘等人還在外面等消息呢,還是應該先出去把齊云山中的消息告訴他們。
    從哪里進來的,孫悟空又沿著原路出去,見到玄奘他們,孫悟空把齊云山中所聞一一道出。
    “實在不行,咱們就繞路吧!”前有陳老漢(陳九公)的忠告,后有孫悟空親耳聽來的消息,豬八戒望著不遠處的齊云山,隱約間看到的不是綿延起伏的山脈。好像是一只吞天巨獸俯伏在前面,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就等著自己一行人往它嘴里鉆呢。
    “你這呆子,一邊去!”一把把豬八戒推到一旁,孫悟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這老豬腦袋里裝的都是什么,剛才一個勁兒地嚷著不能繞路,現在又主動提出繞山而行。繞路的是他,不繞路的也是他。可到底繞路與否,卻是不能光聽他的。
    “長老。您說咱們是繞路而行,還是硬闖此山?”孫悟空把問題丟了給玄奘。
    “這個……”在崆峒山上鬧了那么一場,雖然自己沒吃虧,但天天這么惹麻煩可不行。可要是繞路么。玄奘搖了搖頭,“這山勢綿延千里,若是繞路,恐怕要多走一年的路程。”
    商量了半天。也沒什么好主意,一時間隊伍中的氣氛有些沉重。
    對于團隊中出現的不利境況,玄奘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若不露些手段,爾等豈會知我神通!”
    玄奘從石頭上站起,雙袖一甩,背著手遙望那齊云山,“都不要愁眉苦臉的了,一座小小的齊云山還擋不住本長老!來啊,牽馬、挑擔,我等入山!”
    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被玄奘的霸氣側漏給驚住了。
    “都看什么呢?還不照辦!”玄奘從他們眼中看到三個:不相信,不禁惱羞成怒。
    沙僧拉了拉玄奘的僧袍,“長老,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是啊,長老。”孫悟空也感覺玄奘這廝不怎么靠譜,連忙好言相勸,“要是出了大事,我們還能想法子跑,可長老你……”
    “長老你就慘了,那些人不把你扒皮吃了才怪呢!”豬八戒這賤人又湊了過了,說了一句讓玄奘暴跳如雷的話。
    ……
    “喏,長老,就是那兒!”來到齊云山前,孫悟空伸出手,指著北峰,向玄奘說道。
    玄奘坐在馬上向山上眺望,心中暗道:“還真是八卦九宮陣,想來闡教也就這點本事了。”
    收回目光,玄奘下了馬,對其他三人道:“先找個地方好生休息一番,養精蓄銳,晚上再破他陣法!”
    聽玄奘不像是說笑,孫悟空連忙上前,引著玄奘走入齊云山腳下的一片樹林中。
    在林子中坐定,玄奘吩咐孫悟空站崗放哨,豬八戒捶背,沙僧捶腿。那三位雖然不愿意,但想到今晚還要靠玄奘出力,就只能屈服在他淫威之下。
    攥著拳頭給玄奘捶著腿,沙僧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長老,我家老師曾說過,您是小乘佛教教主的二弟子,那位教主精通陣道,想來長老你盡得他老人家的真傳吧。”
    “嗯,你倒是聰明!”玄奘拍了拍沙僧的腦袋,牛b哄哄地說道:“那齊云山的護山大陣不過是最簡單的八卦九宮陣,只要本長老有意,隨時可將其破去。只是破陣難免會驚動太華派,就只能用些別的法子了。”說到此處,玄奘故意停頓了一下,等著他們三個發問,這樣更能顯出自己的厲害。
    可讓玄奘郁悶的是,根本就沒人接他話茬,孫悟空抻長了脖子向林外觀望。豬八戒在背后捶背,也看不到他表情。可是在玄奘眼皮底下捶腿的沙僧,卻將他那大腦袋深深地低下去了。
    夜幕降臨,取經團悄悄地出了林子,向齊云山前去。往日都是孫悟空開路,可今日走在最前面的變成了玄奘。
    此時的玄奘可謂是全副武裝,身披錦襕袈裟,左手托著紫金缽盂,右手拄著九環錫杖。挺胸昂頭,向著齊云山走去。
    也不知道這太華派是因為有了八卦九宮陣,而自以為穩如泰山。還是凌云子殷洪一心煉制五火神沙,而忽略了。今日這太華山上,竟然連一個守山的都沒有。
    玄奘來在山前,再往前一步,就會觸發八卦九宮陣,引動大陣攻擊。
    在出手前,玄奘很想暴喝一聲以壯聲勢,但想想萬一自己的喊聲把太華派給驚動了。那就得不償失了。權衡利弊之后,玄奘還是決定悶聲下手吧。
    手中九環錫杖上金光閃閃,玄奘運起體內不多的法力,催動九環錫杖發出一道金光,打在護持齊云山的八卦九宮陣上。
    看到玄奘出手攻擊八卦九宮陣,可是把孫悟空他們嚇懵了,這要是一個不好激發了大陣,自己這些人就得團滅啊。
    可接下來,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玄奘打出一道寂滅佛光,寂滅佛光打在八卦九宮陣上,八卦九宮陣不但沒有發動,反倒在寂滅佛光擊中之處開了一道能容一人同行的通道。
    三人一馬都長長舒了口氣。孫悟空上前,摸了摸玄奘的光頭,“不想長老還有這般手段!”
    把自己光頭上的猴爪扒拉到一邊,玄奘示意眾人跟上。然后他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走入齊云山中。
    齊云山綿延千里,即使太華派家大業大。也不過占據了主峰罷了。取經團入了齊云山,專挑偏僻的山道走,這些山道一面是峭壁,一面懸崖,一不留神就會跌落萬丈深淵。但取經團都不是凡人,沿著陡峭的山路翻山而行。
    知道這齊云山是是非之地,所以即使是黑夜,玄奘也咬牙堅持趕路,取經團努力一晚,翻過了一座峰頭,這才找個僻靜之處讓玄奘休息一會兒。
    扶著玄奘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下,這回不用玄奘開口,孫悟空就去放哨,豬八戒就給他捶背,沙僧就給他捶腿。
    玄奘自己揉著胳膊,喊孫悟空,“悟空,快去化緣啊!”
    化緣你妹啊!孫悟空眼角眉梢黑線暴跳,一下子竄到行禮擔子旁,從一個藍白布的包裹中取出兩個饃,塞給玄奘。“湊合著吃吧!”
    玄奘也知道在齊云山里,去太華派化緣不太現實,只能對著手里的饃使勁。
    “長老,你還真懂陣法啊?”
    聽到沙僧嘴里問出的話,玄奘翻了個白眼,“我若不懂,咱們如何能入此山?”
    “長老,其實老沙我對陣法很感興趣,長老能不能……”
    “不能!”玄奘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沙僧的請求,他的陣道是釋迦牟尼所授,雖然釋迦牟尼只傳他一些基礎,像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這些,高深的根本提都沒提過,但釋迦牟尼有言在先,玄奘此生不可將這些傳給他人。如果玄奘敢違背他的話,那么后果……自己想去吧。
    取經團風餐露宿,橫跨齊云山,足足走了三日,終于翻過齊云山,來到另一端。
    “爾等閃在一旁,看我的!”跋涉三天累得跟死狗似的,可是玄奘在這一刻突然精神煥發,推開豬八戒和沙僧,來在八卦九宮陣前。
    將手中九環錫杖高舉,玄奘知道只要自己向三天前那樣,在此處開辟一條出陣的通道,一行人就可離開齊云山。到那時,就是龍歸大海,虎入深山。
    金光閃閃將九環錫杖通體染成金色,玄奘大喝一聲,金光從九環錫杖上射出,打在八卦九宮陣上。
    三日前,玄奘一出手,八卦九宮陣立刻現出一條通道,容取經團進入齊云山。可三日后的今天,寂滅佛光打出,八卦九宮陣爆發出耀眼的白光,籠罩千里齊云山脈的大陣在一瞬間運轉起來。
    “不好!”還等著通道出現的孫悟空一看這種情況,頓時知道不妙,連忙招呼豬八戒和沙僧一句,然后一把拉過玄奘就往山中跑。現在只有跑到齊云山深處,才能與太華派周旋。
    “怎么會這樣?”被孫悟空拽著往后跑,玄奘還不敢相信,明明是十拿九穩的事,怎么會突然出了茬子。
    齊云山往西十里外,陳九公望著齊云山方向,見那齊云山上空白光陣陣。不由得暗暗點頭。在他左右的袁洪、金大升,則是微微搖頭。看情景那四個和尚又被老師坑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老師怎么就這么閑的,跟這四個螻蟻糾纏不休。
    可還沒等取經團跑出多遠,八卦九宮大陣發出劇烈的白光,白光如海水漲潮一般,瞬間就將取經團吞沒。
    白光一起,四人只覺得眼前一花。當白光散去后,四人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座大殿前。
    “諸位既然來了,就別急著走了!”
    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大殿中傳出。緊接著就是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大殿中涌出數十個道人。
    出到大殿外,那數十個道人分列兩旁,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年輕道人邁著方步從殿中走出。
    看清楚這道人樣貌,豬八戒那雙小豆眼一亮,指著他說:“你不是那崆峒……”
    豬八戒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孫悟空拉到后面去了,這道人的樣貌和那位崆峒派掌教竟有七八分相似,看來那陳老漢說的沒錯。他們可能還真是親兄弟。
    知道今兒這事兒是不能善了了,玄奘上前一步,“南無阿彌陀佛,凌云道友。貧僧玄奘有理了!”
    殷洪手持水火鋒,一步跨出,二目中寒光閃爍,“貧道倒是很奇怪。爾等是如何入我齊云山的?”
    “兀那道人,玄奘長老佛法高深,你那什么勞子陣法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見這殷洪很是囂張。豬八戒心里不爽,出言喝道。
    殷洪聞言,心中殺機大作,大喝一聲,“徒兒們,布九宮劍陣!”
    殷洪一聲令下,那些太華派弟子紛紛持劍布陣,每三人為一小組,三小組為一大組,一大組九人,一共九個大組九九八十一人。
    這九宮劍陣號稱是陣法,實則是一門合擊之術,殷洪知道取經團里有厲害的主,這選太華派精英弟子習練這合擊之術。
    被幾十號人圍住,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成三才之勢,將玄奘護在中間。孫悟空手中棒子高舉,遙指殷洪,“那道人,可敢與你孫爺爺單打獨斗!”
    被這猴子嘴上占便宜,殷洪也不惱怒,風輕云淡地說道:“動手!”
    刷!刷!刷!刷……
    道道劍氣縱橫全場,從四面八方向取經團殺去,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拼盡全力抵擋,生怕傷到身后的玄奘。
    太華派九九八十一人,最強的不多玄仙,只要孫悟空和豬八戒聯手,就能把他們殺光。但殺光他們的同時,沙僧一人絕對護不住玄奘。
    久守之下必有失,這樣的道理誰都懂,孫悟空知道這樣下去是絕對不行的,而且那殷洪還沒有出手。前些日剛與崆峒派做過,孫悟空知道必須先把這些太華派弟子清了,才有希望能成功推倒boss殷洪。
    “啊!”孫悟空將身一搖,身形暴漲,手中棍棒也長至十余丈長,孫悟空打算輪開大棒來個橫掃千軍。
    殷洪一眼就看出他的打算,哪里能叫他如意?大袖一揚,仿佛有一股火焰從他袖中飛出,霎時間一片火紅,漫天飛沙。
    “悟空,快用寶貝!”雖然被人護在中央一點力都出不上,但玄奘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團隊取勝。眼看著那殷洪放出五火神沙,傻掰的孫悟空竟然要去用肉身硬抗,玄奘連忙出言提醒。
    老龍正在沙灘臥,一語點醒夢中人。孫悟空真的真想用肉身硬抗五火神沙,突然聽見玄奘的提醒,心頭一動,頂上沖起一道白光,白光清涼如水,化作一張寶圖。
    山河社稷圖一出,白光陣陣如漣漪,那五火神沙撲來,一遇白光就好似泥牛入海,無了蹤影。
    殷洪辛辛苦苦祭煉了數日,才煉出了八百粒五火神沙,可一眨眼的功夫都被孫悟空收走了。殷洪心里怎么能夠平靜?
    飛身而起,殷洪揮水火鋒向孫悟空斬去。
    孫悟空很想和這殷洪大戰一場,但還得護著玄奘,孫悟空雙腳不離地,雙手持棒使個舉火燒天。
    水火鋒劈在棒子上,殷洪只覺得整條手臂一麻,險些抓不住了水火鋒了。連忙運轉玄功催動水火鋒,那水火鋒上水火齊作,一起向孫悟空涌去。
    這回沒用玄奘提醒,孫悟空就知道用山河社稷圖護身。山河社稷圖,乃道祖分寶時,連同紅繡球一起賜給女媧娘娘的寶貝。乃是不可多得的頂級先天靈寶,此寶自成一界,威力無窮。若不是孫悟空只求神通不修道行,發揮不出此寶威力,這寶圖一閃都可以將整個齊云山收入圖中。
    殷洪的水火鋒也是先天靈寶,但品質不過是下品,根本無法與山河社稷圖相比,水火鋒以水火為名,其內蘊含水火。俗話說:水火無情,持此寶可御水火破敵,威力倒也不差,只是今兒碰上了山河社稷圖,本身妙用根本發揮不出來。
    殷洪性子倔強,被孫悟空占了上風,心里不甘,持水火鋒和孫悟空廝殺在一起。要說殷洪的肉搏本事倒也不差,但和孫悟空根本沒法比。若不是其身上穿著防御靈寶八卦紫壽仙衣,恐怕早都被孫悟空拍死了。(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