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613 功成

陳家莊里,當孫悟空醒來的時候,發現陳家父子已經不見了,想到那個如天神一般的陳洪,孫悟空突然想起了一個人。當年自己跟著老師在地仙界上行走,那時的自己初出茅廬意氣風發,可在天龍河畔,被人一拳打翻外地,連起都起不來。
    想想自己初見那陳洪時,心里莫名的感覺,孫悟空好像知道了什么。
    “對了!我這是在哪兒!”孫悟空翻身躍起,發現自己人在屋內,記得剛才被那陳洪打出屋外去了,是誰把自己弄進屋里的。
    這時孫悟空看到躺在不遠處的玄奘,連忙過去用胳膊把他攬起。孫悟空怕剛才那些人把玄奘給殺了,他要是死了,無論是自己,還是豬八戒、沙僧都會跟著倒霉。
    把玄奘攬起來一看,孫悟空松了一口氣,還好這玄奘還有氣,不過是昏過去罷了。孫悟空搖著玄奘,口中發出呼喚。
    “嗯……嗯……”玄奘哼哼了兩聲,才幽幽轉醒,睜開眼睛見是孫悟空,玄奘這才放心,“悟空啊,那些惡人呢?”
    “不知道啊,老孫醒來后就沒看見他們。”
    “那八戒和老沙呢?”
    “對啊!八戒和老沙呢!”孫悟空這才想起那豬八戒和沙僧不在屋里,會是去哪兒了呢。
    把靠在自己胳膊上的玄奘往地上一推,摔的玄奘哎呦一聲,玄奘掙扎著起來,想去找那猴子麻煩,卻見孫悟空奔著屋外去了,緊接著就傳來了孫悟空的驚呼。
    “八戒!老沙!”
    玄奘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準備去外面看看。可他剛起來的一瞬間,就覺得左邊半拉身子都疼的慌,想來是被那陳洪打的。
    當玄奘走到外面時,孫悟空已經喚醒了豬八戒和沙僧。然后有在屋里找到了三人的兵器和馬匹、行李,這才離開這是非之地。
    還是老樣子,孫悟空在前面開路,豬八戒牽著馬,玄奘騎在馬上,沙僧挑著擔子走在最后。就當走在最后沙僧出到莊外后,驚人的一幕發生了,諾大個陳家莊在一瞬間憑空消失了。
    “好神通!”玄奘坐在馬上直直地望了半天,才收回目光。喚醒那目瞪口呆的三人,取經團才繼續向西趕路。
    可是走著走著。玄奘想到了一件事情,從牽馬的豬八戒手中搶過韁繩,玄奘勒住白龍馬。
    “長老,怎么又不走了?你不會是又餓了吧?”豬八戒翻著他那雙道。在豬八戒看來,雖說剛才陳家莊里的陳老漢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說此去西天婆娑凈土花費的時間恐怕會很長。心里急著去見鳳天靈,所以豬八戒對玄奘這種消極趕路的態度十分不滿。
    感覺自己在豬八戒的嘴里就好像是一個吃貨,玄奘不禁惱怒。坐在白龍馬上對豬八戒吼道:“哪次化緣得來的食物不都你吃的最多么,你這……”
    看著吐沫橫飛,沖著豬八戒就是一頓亂噴的玄奘,孫悟空、沙僧連忙上前好言相勸。才把玄奘安撫下來。
    “長老,別理這呆子,你可是有事吩咐?”
    聽著孫悟空的話,玄奘覺得很順耳。瞪了豬八戒一眼,見那老豬遇到自己犀利的目光后把頭低下了,玄奘這才得意洋洋地回過頭。和孫悟空說道:“悟空,你可還記得那莊中老漢說過,前行不遠就是齊云山,齊云山的凌云子與那崆峒掌門是親兄弟。”
    “長老的意思是……”
    玄奘眼中精光一閃,從剛才罵街的潑婦狀瞬間變作智者狀,“雖不知那陳老漢一家是何來頭,但他說前面是齊云山卻是不假,齊云山太華掌門道號凌云子,只是不知他是不是真的和崆峒掌門是親兄弟。”
    “長老,你不會是要繞路吧,那可不行啊,老豬我……”
    身后又傳來豬八戒的聲音,玄奘額頭青筋暴跳,猛地轉身喝道:“你給我閉嘴!”
    這時豬八戒也怒了,你平時欺負老豬也就算了,但在這大是大非上,咱老豬決不能讓步。
    孫悟空和沙僧見狀,連忙上前,一個拉著玄奘,一個抱住豬八戒。
    從離了陳家莊后,沒走出五百米,取經團就在這兒鬧騰上了。足足吵了有一個時辰還多,照這么下去,陳九公說他們走幾十年都是少說了。
    六月天本來就燥熱,玄奘和豬八戒又爭吵的臉紅脖子粗,還撕撕巴巴的要動手。雖然被孫悟空和沙僧攔住了,但也折騰出了一身汗。
    到旁邊的大樹下涼快一會兒,玄奘瞪了豬八戒一眼,才對孫悟空道:“雖不知那老陳家不知是何來頭,但他沒害你我性命,想來不是什么惡人。可那齊云山凌云子就不好說了,且不說他和崆峒掌門是不是親兄弟,但他們一定是同門師兄弟。”
    “長老的意思是……”
    孫悟空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的豬八戒又蹦起來了,“老豬把話撂這兒,繞路絕對不行!”
    玄奘哪有他身體好啊,折騰這么半天也有些吃不消了,擺了擺手,“我沒說繞路,我是說讓悟空先去齊云山查探一番,看看那齊云山中情形如何在做打算。”
    玄奘這番話說得合情合理,以孫悟空的手段,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齊云山太華派倒也不是難事,先去打探一番也好。
    見孫悟空和沙僧都連連點頭,似乎是對玄奘的話很贊同,豬八戒一撇嘴:“不繞路你怎么也不早說!”
    玄奘一聽這話,頓時就怒了,“你這呆子,你讓我把話說完了么……”
    ……
    齊云山太華派,乃是闡教赤精子的道統。就像陳九公所說,如今這太華派的掌教凌云子,正是殷郊的親弟弟殷洪。想這兄弟倆都是苦命的人兒,親娘被親爹活活虐待死,然后又被親爹派人追殺,可是比哪吒還要凄慘。正是因為極度缺少親情,這兄弟才非常看重親情。演義中,申公豹勸說殷郊助紂。殷郊說什么也不肯。但當聽說自己弟弟死在西岐后,殷郊甚至不惜違背誓言,也要與姜子牙作對。
    前日取經團大鬧崆峒山,幾乎將崆峒派除滅。闡教眾仙回去后,生怕再出現類似的事,才賜下護山大陣,守護自己在人間的道統。
    今兒一早,殷洪蒙赤精子召喚,回到東勝神洲太華山云霄洞拜見赤精子。見赤精子賜他護山陣法,心里有些奇怪。就問了幾句。當從赤精子口中得知,自己兄長的崆峒派險些被人滅了,殷洪心中勃然大怒。
    在赤精子面前,殷洪沒有表現出來,但回到齊云山后,先是將護山大陣布置妥當,然后就召集門下弟子操練陣法,只等取經團從齊云山路過時,要他們付出代價。
    且不說齊云山上緊鑼密鼓地準備迎戰。單說齊云山下。來了一行三人。前面那個道人騎著異獸的,身后跟著兩個魁梧大漢,讓人一看就會以為前面的是有道真仙,后面跟著的兩個護法力士。
    如果有人這么想。那也沒有錯。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陳九公師徒。
    來在齊云山前,陳九公勒住火眼金睛獸,往山上打量。掃了幾眼。陳九公頭也不回地問道:“爾等看出了什么?”
    袁洪和金大升聞言,心中暗暗叫苦。跟著老師在外走動,在老師身前盡孝。本來是好事。可是陳九公經常時不時地考校他們,若是答不上來,就是毫不留情的一頓訓斥。
    雖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但老師已經出題了,做弟子的不能交白卷啊。袁洪和金大升只能抬頭往齊云山上看出,裝模作樣的樣子甚是好笑。
    “老師,這是九宮大陣?”往山上看了看,別說金大升還真看出些東西,生怕被大師兄搶了先,連忙大聲喊道。
    被金大升搶了先,袁洪也不惱怒,哈哈一笑,“師弟,你這是什么眼力?這明明八卦陣法么!”
    “不對!”雖說金大升和袁洪比親兄弟還親,但今兒總算碰到一個自己認得的陣法,金大升斬釘截鐵地道:“師兄,是你看錯了,這是九宮大陣!”
    “不對!是八卦陣!”
    “九宮陣!”
    “八卦陣!”
    “夠了!”就在他們爭吵的時候,陳九公怒了。當然,陳九公生氣不是因為他們爭吵,這種屬于學術的爭吵,在截教是常有的事。陳九公生氣的原因,是這兩個蠢貨,連這么簡單的陣法都看不出來。
    見老師生氣,袁洪縮了縮腦袋,嘿嘿一笑,湊到陳九公身前,“老師,您說,這是八卦陣,還是九宮陣?”
    陳九公伸手在袁洪額頭上拍了一巴掌,怒道:“兩個混賬東西,這都看不出來!這是八卦九宮大陣!”
    陳九公那一巴掌拍到頭上,對袁洪而言,連搔癢都算不上,他伸著頭往齊云山上打量著,口中嘖嘖稱嘆:“莫說這闡教還有這般手段,竟能布下八卦九宮大陣!”
    “嗯,嗯。”金大升也在一旁裝明白,“這陣法與山勢相合,布陣之人還是有些手段的。”
    “兩個混賬東西!”看著兩個不懂愣是裝懂的憨貨,陳九公的臉都氣綠了,“爾等回去后,各抄黃庭千遍!”
    “啊!”
    “啊!”
    不理會兩個弟子的驚呼,陳九公用手一指齊云山北峰,對袁洪道:“你去喚此山山神來,讓他將那北峰往南移動半寸,明日午時即可復原。”
    “弟子遵命!”剛被罰了一千遍黃庭的袁洪,在這個時候特別想好好表現一番,若能把差事辦好,老師一高興說不定能把懲罰給免了,哪怕不能全免,免去一半也好啊。
    袁洪念了幾句咒語,喚出這齊云山山神。
    齊云山山神一現身,見是勾陳大帝,連忙下拜。
    袁洪將陳九公的吩咐轉述與這山神,山神聽了連連點頭。
    西游記中,涇河龍王將降雨的點數改了幾點,就丟了性命。對于山神而言,動山勢也是要丟腦袋的。但如果是勾陳大帝的吩咐,咱這叫奉旨行事,不但無過,而且有功。
    山神領命之后,立刻隱去身形,去按著吩咐辦事。片刻之后,那齊云山北峰微微向南偏了半寸。就這半寸,任誰也看不出來。
    可當這北峰南移半寸之后,就連袁洪和金大升這兩個憨貨也能看得出,把籠罩齊云山的八卦九宮陣竟然開了一個口子。而那個口子,就在齊云山北峰上。
    “還是老師厲害!”
    “那是,那是!老師神通廣大,比陣法之道,誰能比得上老師!”
    “大師兄說的是啊!”
    對于兩個徒弟滔滔不絕的馬屁,陳九公坦然受之。而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東邊往齊云山飛來,陳九公連忙催動火眼金睛獸。
    火眼金睛獸雖然是金大升的坐騎,但也知道在這個三人小組里面誰是老大。在得到信號后,連忙撒開蹄子往前跑。
    見陳九公突然往前行去,袁洪回頭一看,看到那道金光,搖頭苦笑:“老師出手,不知道誰又要倒霉了。”
    “管他誰呢!俺就知道,咱們跟著老師就不會倒霉!”
    驚訝地看了金大升一眼,袁洪非常嚴肅地拍了拍金大升的肩膀,“你說的對!”說完,袁洪一拉金大升,兄弟二人去追陳九公。
    遠遠地飛過來,孫悟空眼中精光流轉,在他眼中能夠看到有一層白光將整個齊云山罩住。
    當年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行走洪荒,是為了增加他的見識,每當遇到護山陣法時,須菩提祖師都會為孫悟空講解一二。雖說須菩提祖師在陣法一道遠不能和陳九公相比,但指教孫悟空卻是綽綽有余了。
    在空中止住身形,孫悟空浮在半空觀陣,看了半天,撓了撓頭,嘴里嘀咕著:“這好像是八卦陣!不對,又好像是九宮陣!嗯,像八卦陣,又像九宮陣,那一定就是八卦九宮陣!”別說這孫悟空粗通陣法,但腦子比陳九公門下那兩個憨貨要強,光憑猜就能把答案猜出來。
    孫悟空知道這齊云山有了護山大陣,就不能亂闖了。一個不好,陷入陣中就麻煩了。感覺有些棘手,孫悟空就在齊云山外繞圈。當他繞到北峰時,卻發現在北峰上,那八卦九宮陣竟然有一個豁口。
    “哈哈!俺老孫來也!”孫悟空哈哈大笑,縱身一躍,順著那個破綻竄入齊云山中。(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