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617 陳九公推動的闡佛沖突

袁洪并不想在昆侖山久留,但身后傳來赤精的聲音,袁洪知道自己若不回頭,恐怕會被闡教弟看輕。
    緩緩地轉過身,袁洪見闡教眾仙望著自己的目光中都充滿著恨意,不由得心中暗爽。只是想起靈寶師精神可嘉,袁洪正了正神色,“他是自絕生機而死!”
    赤精聞言,胸口仿佛遭到重擊,臉上一片潮紅,喃喃道:“好師弟啊……”
    “還我師弟命來!”玉鼎真人心中悲憤,手中現出斬仙劍就要去和袁洪拼命。
    “師兄不可!”一道白光從昆侖山上掠來,直接落在玉鼎真人身前將他擋住,同時也擋住了蠢蠢欲動的闡教眾仙。
    白鶴童雙臂包住玉鼎真人的腰,小聲地說道:“師兄,老爺有命,不可與這猴為難。”
    玉鼎真人知道袁洪將靈寶師的道袍送回,對闡教而言也稱得上是一份人情,于情于理都不該與他動手。狠狠地瞪了袁洪一眼,玉鼎真人推開白鶴童,然后對袁洪說道:“待量劫時,必為我師弟報仇雪恨!”說完,將斬仙劍收起,向昆侖山上走去。
    闡教眾仙每人都丟給袁洪一個殺人的目光,然后與玉鼎真人一道回玉虛宮去了。
    此時昆侖山下,只有白鶴童和袁洪二人。
    白鶴童向袁洪道:“多謝將我師兄袍服送回!”
    袁洪搖了搖頭,“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白鶴童點了點頭,說:“我家老爺有句話,托你帶與截教教主。”說到此處,白鶴童頓了頓,然后斬釘截鐵地說道:“此劫中,我闡教與你截教不死不休!”
    看著白鶴童猙獰的面孔。聽著他口中包含殺氣的話語,袁洪哈哈大笑,“闡教圣人的話,袁洪一定帶到。”
    雖然這是白鶴童轉述元始天尊的話,但袁洪并不把白鶴童的話放在心上。因為截教早就與闡教不死不休,二教之間的仇恨就是傾盡四海之水也難洗凈。
    只是以前是截教吃虧,才與闡教糾纏不休。現在元始天尊感覺吃虧了,又要和截教拼命。可想而知,從次以后二教門下相遇,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目送袁洪離去。白鶴童才回到玉虛宮中,一進玉虛宮中,白鶴童就感覺到宮中氣氛十分沉重。
    目光悄悄地在玉虛宮中掃過,白鶴童發現闡教眾仙全都跪在地上。元始天尊坐在運床上,雙目緊閉,靈寶師的道袍就放在元始天尊身旁。
    白鶴童剛剛走到眾仙后面跪下,元始天尊就睜開雙眼,拿起靈寶師的道袍,輕輕一抖。從那道袍中落下兩件靈寶。
    靈寶師能以靈寶為名,自然是身家豐厚。將玄武甲贈予袁洪,換他將自己的道袍和另兩件靈寶送回昆侖山。
    就在靈寶師的道袍中,還藏著兩件先天靈寶。龍虎印、斬妖劍。
    兩件靈寶落在云床上,元始天尊看都沒看。輕輕地將靈寶師的道袍疊好,放在腳前。然后才拿起龍虎印、斬妖劍,“黃龍!”
    “老師。弟在!”聽到元始天尊喚自己的名字,黃龍真人抬起頭,神色激動地看著自己老師。這還是黃龍真人自上了封神榜后。第一次回昆侖山拜見元始天尊。
    見老師沖自己招手,黃龍真人連忙起身來在元始天尊面前。
    元始天尊將龍虎印、斬妖劍遞給黃龍真人,“你師弟去了,但卻有道統在人間。那些晚輩弟若無人扶持,不出幾年必然沒落。黃龍,你可愿接過你師弟道統?”
    “弟……道行微弱,恐難扶七師兄道統!”先天靈寶雖好,但黃龍真人卻沒敢接。因為自從上了封神榜以后,黃龍真人的道行、法力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增長。現在的黃龍真人修為還停留在金仙中期,和廣成的弟殷郊持平,比靈寶師首徒張道陵,也高不了多少,這樣如何能接過靈寶師道統?
    元始天尊也知道黃龍真人的難處,可細數他門下弟,剛入門的袁守城等人還難當大任,像廣成、赤精他們這些能擔得起的,卻都有自己的道統。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黃龍真人這個無人士最為合適。
    可是眼下黃龍真人確有難處,一是他這么多年法力毫無進展,二是現在黃龍真人還在天庭任職,雖說那財神的位不重要,但黃龍真人要是擅離職守,玉帝一定會借此發難。雖說元始天尊從不把玉帝、王母放在眼里,但是眼下黃龍真人還受封神榜控制,玉帝、王母若以封神榜、打神鞭收拾黃龍真人,那黃龍真人可就有苦頭了。
    低頭看著黃龍真人,元始天尊這才感覺到他這些年一定沒少受委屈。懼留孫、靈寶師相繼損落后,元始天尊不由得想對自己這些弟好一些。
    元始天尊伸手一推將龍虎印、斬妖劍撥到黃龍真人面前,“拿了去吧,為師自會想法助你脫劫!”
    黃龍真人聞言,心神激蕩。上封神榜這些年,黃龍真人可真是沒少吃苦頭,眼看著一個個師侄修為都趕超自己,黃龍真人連師門都不好意思回了。若不是今日靈寶師身亡,黃龍真人都不會回昆侖山。
    混元圣人言出法隨,老師說能幫自己脫劫,那就一定可以。想想自己不用再在天庭受氣了,黃龍真人熱淚盈眶,接過龍虎印、斬妖劍,聲音哽咽的向元始天尊拜謝。
    元始天尊伸手將黃龍真人拉起,語氣溫和地安慰他,“暫且回天庭忍耐幾日,不出年,為師必助你脫劫!”
    “老師放心,弟曉得!”黃龍真人做夢都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天,激動地應道。
    “都平身吧!”拉起黃龍真人后,見眾門人還都跪在地上,元始天尊大手一揮,示意眾門人平身。
    ……
    袁洪前往昆侖山送還靈寶師袍服后,返回鉆頭號山。離鉆頭號山還有余里時,就看見陳九公斜坐在火眼金睛獸背上。金大升持尖兩刃刀立于其后。
    “老師,弟回來了!”
    “回來就好。”陳九公也不問袁洪去昆侖山的所見所聞,只是點了點頭,然后一拍火眼金睛獸,“走吧!”
    陳九公騎著火眼金睛獸前行,袁洪尾隨其后。當他發現老師并非是像一開始說的那樣,要去西牛賀洲轉轉,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趕。
    “老師,咱們不去西牛賀洲了?”
    “不去了!”陳九公搖了搖頭,“咱們去見一位故人!”
    “哪位故人?難道是二弟、弟?”袁洪在人間的故人不多。除了剛剛見過面的六耳等人之外,再就是在峨眉山的朱真和楊顯了。如果陳九公是去峨眉山,那么袁洪會很開心。
    可是,陳九公選的線又明顯不是往峨眉山去。
    ……
    昨日佛門、闡教大戰,以佛門的勝利而告終,闡教眾仙敗退,臨走時還將那殷郊給帶走了。
    這樣一來,取經團的麻煩自動解除了。在諸佛離去后,玄奘坐等孫悟空、豬八戒、沙僧和白龍馬一一醒來。這時天色已明。玄奘說他餓了,讓孫悟空去給他化緣,孫悟空往四外打量,發現前方不遠處有炊煙緩緩升起。
    “長老。那里有炊煙,我們可以過去化緣!”
    “那還不快走?”玄奘白了孫悟空一眼,揚鞭打馬,向那炊煙升起出奔去。
    離著并不遠。取經團很快就到了這戶農莊,還好是這種大戶人家,否則這四位一個此一個飯桶。一般人家還真喂不飽他們。
    這家人姓陳,當家的陳老漢有兩個兒,大兒陳洪,小兒陳升,兩個兒都沒娶親,但家中近仆人也都是男,沒有一個女眷。
    取經團四人都是和尚,對他們而言,沒有女人更好,只要管飯就行。孫悟空剛才看見的炊煙,正是陳家莊的廚在做早飯,陳老漢又是個善人,一聽來了過往僧人,連忙命人準備素齋素飯招待取經團。
    吃飽喝足之后,玄奘和陳老漢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如果是以前,玄奘是一定不會和個凡人聊天。但如今不同了,玄奘一來想勸導這老漢信佛,二來是想嘮得好了,臨走時這老漢還不得送自己些盤纏啊。
    玄奘和陳老漢聊天,取經團其他人在一邊坐著,豬八戒和沙僧倆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他們商量什么呢。而孫悟空卻沒那心思,他的注意力如今全在陳老漢那大兒陳洪身上。不知怎得,陳洪只是個普通的農家漢,卻給孫悟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好像以前在哪兒見過似的。
    “長老,看你們師徒挑著行禮,這是行遠啊。”突然,陳老漢若有所思地問道。
    一說起自己的行程時,玄奘頓時來了精神,只見他眉飛色舞地對陳老漢說:“老丈有所不知,貧僧與個隨從欲往西行,到西天婆娑凈土拜佛求經。”
    “哦,去西天啊。”陳老漢明顯是喝見過世面的,不會聽人家言兩語就被忽悠住,“那可要行數萬里,走上幾十年啊!”
    “要走上幾十年!”陳老漢此言一出,還沒等玄奘說什么,一旁的豬八戒一蹦尺高,大聲嚷道。
    當日孔雀如來讓他同玄奘一起西行取經,到了婆娑凈土才能夫妻團聚,豬八戒以為走個幾年就頂天了,哪想到要走幾十年。這時豬八戒看著玄奘的目光變得有些不善了,就是這和尚肉眼凡胎的,趕那叫一個費勁,一天要吃要喝的,耽誤老事了。
    此時不光豬八戒有意見,孫悟空也急了,如果真要跟著玄奘走幾十年,那豈不是說自己要被他使喚幾十年,這日可怎么過啊?
    玄奘一看事情不妙啊,這老頭真不是省油的燈啊,一句話就要搞得自己隊伍分裂,再讓他說下去哪還得了?
    想到此處,玄奘連忙念聲佛號,“老丈言重了,哪里需要幾十年,我四人不出八年必至靈山!”
    陳老漢聞言,哈哈一笑。反唇還擊,“小和尚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殊不知這西行上艱難險阻不出不在,多少強人、惡人等著你們呢!”
    被陳老漢評價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玄奘看到孫悟空、豬八戒他們在一旁暗自偷笑,不禁心中暗恨,又聽老漢說上有強人、惡人,玄奘怕被他動搖了軍心,忙道:“老漢有所不知。我這幾個隨從都非凡人,他們都有神通、法術,自可護我西行!”
    雖然玄奘這話是在夸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但卻把他們說成了自己的隨從,孫悟空哪里肯依,都很不滿地看著玄奘。
    自動將人憤憤不平的目光忽略掉,玄奘在陳老漢面前表現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樣。
    可讓玄奘沒想到的是,陳老漢瞥了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一眼,回過頭來對玄奘說:“長老這話倒是不假。你這幾個隨從一看就不是‘凡人’。可長老出身佛門,想來也知道門不會讓你們這么容易就到達西天取回真經。”
    “這……”
    玄奘剛要反駁,就被陳老漢打斷,“道門有五七真。昆侖山仙、崆峒山掌門、龍虎山天師、青城山觀主、茅山真人、千山龍女、王屋山圣師、齊云山凌云、仙都山風雷大圣、九宮山丕糸法師,哪個不是得道的真仙,豈會讓你們這么容易就取回真經?”
    “崆峒派掌門!”在陳老漢說的五七真中,聽到一個熟人。孫悟空精神一震,“老丈,人間道門還有這么多高人?”當年孫悟空曾隨準提佛母上昆侖入首陽走碧游。他知道玄門都高人,但那些高人都在地仙界啊。那殷郊的手段,孫悟空昨兒見識過,不說他道行、法力如說,就說那件鐘型靈寶可是讓孫悟空記憶猶新。一聽還有十來人與那殷郊齊名,孫悟空感覺到這一上恐怕不會那么平靜。
    玄奘聞言也不由得神色一滯,反駁的話說不出來了。他知道陳老漢說的這些人,和昨日交手的殷郊一樣,都是闡教代弟,不光各個神通了得,還都有元始天尊賜下的靈寶,那殷郊恐怕是這些人最弱的一個。
    佛道之爭由來已久,又經過昨日大鬧崆峒山和佛門、闡教火拼,玄奘也怕闡教門下在自己西行途中搗亂。現在聽陳老漢這么一說,玄奘和孫悟空一樣,也感覺到這一上不會平靜。
    不過此時,卻有另一件事讓玄奘更起了疑心。只見玄奘站起身來,二目中金光閃閃,盯著陳老漢道:“老丈知道這么多,想來也不會是等閑之輩。”
    陳老漢哈哈大笑,捋著白須道:“小和尚多心了,老叟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只是見小長老一心西行,才叮囑你幾句罷了。”
    玄奘哪里肯信,還想要問什么,卻聽陳老漢道:“小長老還不知道吧,此地往西行八十里,就是齊云山了,那齊云山凌云和崆峒派掌門是親兄弟。”
    玄奘眼中金光爆射,在這大堂之中,周身僧袍無風自動,“老丈究竟是何方神圣?”
    取經團四人平日里喜歡打打鬧鬧,但遇到大事,絕對不含糊。見玄奘突然暴起,孫悟空亮出棍棒,豬八戒舉起釘耙,沙僧手拄降魔杖,只要玄奘一聲令下,就把這陳老漢父人拍成肉泥。
    “哼!”見取經團已刀兵相見,一直站在陳老漢背后的陳洪上前一步,擋在陳老漢面前,鼻中發出一聲冷哼。
    “上!”玄奘知道自己本事不行,一揮手示意孫悟空等人并肩上。
    孫悟空他們個還真聽話,隨著玄奘一聲令下,各持兵器向陳洪殺去。
    人圍殺上來,陳洪好像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里,左手抓住孫悟空的大棒,右手擎住豬八戒的釘耙,見那沙僧輪降魔杖向自己頭頂打來,陳洪抬起一腳,正踹在沙僧肚上。
    當陳洪踹到沙僧時,降魔杖也落在陳洪頭上,可沒有想沙僧想得那樣,將這陳洪打得腦漿迸裂,反倒是好像打在山石之上,震得雙臂一麻,降魔杖不由得脫手而飛。這時又挨了陳洪一腳,沙僧就好像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撞破窗戶落到大堂外面。
    “啊!”被陳洪抓住兵器。孫悟空大驚。如果說這陳洪拿出什么法寶,孫悟空都不會驚訝,但是這陳洪力氣還在自己之上,卻是讓孫悟空有些難以置信。
    和孫悟空一樣,豬八戒也用盡全力,似乎向從陳洪手中奪回兵器。
    以一人之力,和孫悟空、豬八戒二人較力,陳洪卻又占上風。當感覺這二人的力量也就這么大了,陳洪微微搖頭,似乎對他們兩個很是失望。抬起一腳。同樣踹在豬八戒小腹,直將豬八戒踹出屋外。
    豬八戒飛出去了,他那釘耙還被陳洪擒在手中,見那玄奘還站在一旁,陳洪冷笑,輪釘耙沖著玄奘就是一下。
    這玄奘知道自己現在法力未曾恢復,出不上什么力,就想以撿漏的方式取得一些戰績。本以為這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能兌掉陳洪、陳升。這樣自己就可以下手,以九環錫杖偷襲陳老漢。可不想陳洪一個人就把孫悟空他們收拾了。此時那陳升護在陳老漢身旁,玄奘哪里敢自討苦吃。
    可就是他不動手,陳洪也沒饒了他,擎著釘耙上端向玄奘砸去。直將玄奘打出數丈,砸碎幾張桌椅后才暈了過去。
    “啊!”眼看著自己的同伴被人一一料理,孫悟空知道這是遇上了硬茬,連忙松手。棄了棍棒,往后翻了個跟頭,然后向屋外沖去。經過崆峒山一難。這猴尖了,知道以后碰到厲害茬就跑,即使將玄奘他們丟下也在所不惜,只有自己能跑出去搬來,才能搬來救兵解救他們。
    孫悟空想的是不錯,可陳洪能讓他就這么走了么,此時一手抓著棒,一手擎著釘耙,陳洪看了釘耙,又看了看那棒,才將棒擲了出去。
    啪!
    孫悟空還沒沖出屋去,就被棒打在身后。這一棒,直將他打飛出,栽到院外暈死過去。
    下五除二就解決了整個取經團,陳洪身上青光一閃,整個人變了模樣,正是那袁洪。
    來到陳老漢身前,袁洪躬身拜道:“老師,都解決了!”
    “干得好!”陳老漢稱贊袁洪一句,“收了法術吧。”
    袁洪用手一指,陳老漢身上青光一閃,才化作陳九公的樣。這分身沒有一絲戰力,改頭換面還是靠了袁洪的幫助。
    這時那陳升也變回了金大升,這老牛晃著腦袋,看著袁洪手中釘耙,“師兄,這手里這耙不一般啊!”
    見金大升惦記豬八戒的耙,陳九公連忙出言制止,豬八戒這耙是怎么回事,沒有人會比他更清楚,可不能讓自己這憨徒弟壞了自己的好事。
    聽自己老師說不讓拿豬八戒的耙,金大升好是奇怪,甕聲甕氣地問道:“老師,他們都要死了,還給他們留著兵器作甚?”
    陳九公很納悶,“他們怎么就要死了?”
    金大升眨著銅鈴般的大眼,“老師,咱們不是來殺他們的么?”
    陳九公終于明白過來了,這徒弟竟然起了殺人奪寶的心思,記得以前這老牛非常樸實,怎么現在這樣了呢,這是跟誰的呢……
    聽陳九公的話,金大升放棄了殺人奪寶的念頭,但他心里有個疑惑,就是自己老師為什么要跑到這來和這些人見面,而且還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老師,這棒看著有些眼熟。”陳九公剛打消了金大升殺人奪寶的心思,就見袁洪提著孫悟空那根棒走了過來。
    瞪了袁洪一眼,陳九公沒好氣地說道:“這是巫之祁的那根,比你的定海神針差多了,你要它有什么用!”
    自己的小心思被老師拆穿,袁洪嘿嘿一笑,撓了撓頭,“弟想這四人也快要死了,這等神兵也不能隨他們陪葬,不如我和師弟把它們分了吧。耙給師弟,這棒歸我。”
    陳九公:“……”(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