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611 十年

鉆頭號山火云洞。
    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在紅孩兒的引領下,進入洞中拜見陳九公。
    陳九公示意二人免禮,然后對云霄娘娘說:“師叔,請那位道友出來吧。”
    云霄娘娘聞言稱是,取出混元金斗,將混元金斗往上一拋,混元金斗中撒下道道金光,金光散去后,地上多了人,正是闡教靈寶大法師。
    靈寶大法師從混元金斗中跌落,一躍而起,見陳九公坐在上方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向陳九公一拱手,“靈寶但求一死,還望圣人應允。”
    陳九公縱橫天下多年,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物,靈寶大法師這樣的大羅金仙,他還真不放在眼里。
    可讓陳九公沒想到,這靈寶大法師竟然這么有骨氣,比起他來,昔日的蒼甲真人、九寶道人等準圣都多有不如。
    “你也可以不死!”
    靈寶大法師哈哈大笑,“圣人只道你截教門下不畏死,卻是小瞧我闡教弟子了!”
    截教和闡教之間仇深似海,但聽靈寶大法師之言,即使是無當圣母也不由得心生敬佩。
    “你若死,連輪回轉世都是奢望!”陳九公看了靈寶大法師一眼,淡淡地說道。不是他心狠,而是以截教和闡教的■,..因果,根本不能讓靈寶大法師有轉世重修的可能。
    聽了陳九公的話,靈寶大法師不但不怕,反倒一仰頭,大聲道:“唯死而已,還望圣人成全!”
    “好!”本來還想拿這靈寶大法師和闡教做個交易,免得小乘佛教動歸之時,闡教從中作梗。如果這靈寶大法師服軟,陳九公就和元始天尊做這個交易。但這靈寶大法師一心求死,以陳九公的身份。也不會在這事上刁難他。
    聽陳九公答應了,靈寶大法師躬身向他一拜,“還望圣人許我拜過老師。”
    “可以!”陳九公一揮手,同意了靈寶大法師所求。
    “多謝圣人!”靈寶大法師再向陳九公一拜,然后轉身大步向洞外走去。
    “教主……”
    云霄娘娘卻是怕靈寶大法師跑了,誰知道他那英勇就義是不是裝的。
    “袁洪!”陳九公知道云霄娘娘的顧慮,喚身旁袁洪道:“出去送那位道友一程!”
    袁洪嘿嘿一笑,提著定海神針跟著靈寶大法師出了火云洞。以袁洪的本事,靈寶大法師根本無法從他眼皮底下逃脫。
    出到火云洞外,靈寶大法師遙向昆侖山方向跪拜。連拜九拜,“老師,弟子給老師丟臉了!”說罷,又拜九拜。
    “道友能否應我一事?”靈寶大法師拜完,立起身子頭也不回地問道。
    “道友但講無妨!”以彼此之間的關系,袁洪根本不敢大包大攬,所以也沒說行,也沒說不行。只是但凡有鼓起之人,無論到了哪里都讓人敬佩。雖然是敵非友,但袁洪對靈寶大法師被擒后能慷慨赴死還是很欽佩的。且聽他提什么要求,如果是舉手之勞,幫他也無妨。如果涉及到截教和闡教之爭。袁洪是萬萬不敢應他。
    靈寶大法師一甩袖子,一道流光從袖中飛出,直奔袁洪飛去。
    袁洪以為這靈寶大法師要和自己動手,連忙舉起定海神針。可那道流光飛到距離袁洪還有一丈之處就停下了,化作一副龜甲。
    “道友這是……”袁洪面皮一紅,向靈寶大法師詢問。
    靈寶大法師淡淡地說道:“此乃先天靈寶玄武甲。就贈予道友了。”
    “這……”一聽靈寶大法師要將先天靈寶送給自己,袁洪反而不會了。這憨直的猴子就這樣,你要對他刀劍相向,他倒知道該怎么做。你要對他好,他就蒙圈了。
    知道先天靈寶是好東西,但袁洪不知道這位想讓自己幫忙干什么,也就不敢拿人家的寶貝。“道友,無功不受祿,這個……這個……不好吧。”
    “我只有一個請求,就是在我死后,將我袍服送回昆侖山!”靈寶大法師說完,也不等袁洪回話,張口大喝一聲,周身白光大作。
    見靈寶大法師身上發出耀眼的白光,袁洪抓著定海神針的手挪了挪,如果這道人敢暴起,自己就一棒子削死他。
    白光很快就散去了,當白光散去之后,袁洪發現那靈寶大法師不見了,只有一件道袍落在地上。
    啪!
    不光是道袍,那玄武甲也從半空中追下。
    就在袁洪一愣神的時候,陳九公帶著眾人從火云洞中走出。走過去彎下腰,陳九公拾起玄武甲,遞給袁洪,“這是那人予你的。”
    “這……”袁洪下意識地伸手去接,剛碰到玄武甲就好像觸電一般把手收回,大手在粗布衣上蹭了蹭,“老師,這寶貝……”
    將玄武甲塞到袁洪懷中,陳九公指著那躺在前面的道袍,“拿了人家東西,就忘了給人辦事。”
    “啊!”袁洪聞言大驚,他知道陳九公這話是什么意思,可是自己剛才沒答應那道人啊。昆侖山是什么地方,那是闡教的大本營,自己一個截教弟子去那里,不得讓人家打成灰啊。靈寶雖好但也沒有自己小命重要啊,為了這么一件靈寶就去送死,當咱猴子傻呢?
    “老師……這寶貝,弟子還是不要了吧。”袁洪想了想,這寶貝著實燙手,不好拿啊。
    袁洪剛說完,腦袋上就挨了一下子。只聽陳九公訓他,“好好的靈寶,干嘛不要?速去速回,為師在此等你!”
    聽陳九公這話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袁洪急了,也顧不得面子,哀嚎道:“老師啊,您可不能叫弟子去送死啊!”
    陳九公見這猴子如此,先是一怔,然后才反應過來這廝想的什么,不禁啞然失笑,“你腦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安心去吧,那闡教不會傷你一根寒毛。”
    陳九公的話。對于袁洪而言,真的就是圣旨。他相信自己老師不會害自己,就過去拾起靈寶大法師留下的道袍。這時,鐵扇公主從火云洞中拿出一個白玉托盤,袁洪將道袍放在白玉托盤上,雙手托著托盤,往昆侖山飛去。
    看見離去的袁洪,陳九公突然想起,演義中趙公明中了陸壓的釘頭七箭書,臨死前叮囑聞太師。要聞太師將他袍服和金蛟剪轉交給三霄娘娘。自己初至洪荒時,本以為能憑著先知先覺逆天改命,救下自己老師,可誰知……
    想起趙公明,陳九公一時間只覺得心頭無味雜陳,輕嘆一聲,甩袖回火云洞去了。只留下不明所以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自家教主因何動怒。
    ……
    闡教眾仙從人間回到昆侖山時,就看見白鶴童子在玉虛宮前等候。
    白鶴童子沖著云中子道:“師兄,隨我入宮去拜見老爺!”
    聽白鶴童子這話,元始天尊只召云中子一人入玉虛宮。廣成子連忙問道:“白鶴,老師喚云中子師弟一人入宮,對我等就沒有吩咐?”
    白鶴童子搖了搖頭,轉身向玉虛宮中走去。
    “諸位師兄、師弟。我先進宮拜見老師!”云中子向眾仙說了句話,然后走進玉虛宮中。
    進到宮中,云中子上前向元始天尊行禮。起身后云中子目光不經意地從元始天尊臉上掃過。
    云中子心頭一顫,一時間甚至忘了禮數,往前走了兩步,來在元始天尊近前,“老師,您這是怎么了?”
    只見元始天尊臉色蒼白,早就無了往日的紅潤,看上去就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
    元始天尊微微搖頭,“放心,為師無事。”
    云中子想了想也是,自己老師是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根本不會有事。現在這般,或許是因為懼留孫的死和靈寶大法師被擒。
    果然,元始天尊抬起頭,須發無風自動,蒼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眼中精光流轉,又恢復了往日睥睨八荒的氣概。
    “你七師兄性情剛烈,必不會受辱于人,他這一去,恐怕是回不來了!”
    如今的闡教內部分成三派,靈寶大法師向來以廣成子為首,和云中子的關系談不上多么親密。可此時聽了元始天尊的話,云中子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之色。畢竟是同門學道幾萬年,雖然師兄弟間有些齷齪,但知那靈寶大法師必死,云中子心里也不好受。
    “老師,可否……可否將七師兄換回?”云中子想了想,就向元始天尊進言。如果能將靈寶大法師換回,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元始天尊剛要說話,突然心頭一痛,元始天尊身形微微一滯,仰起頭愣愣地看著上方。
    起初看到老師舉動怪異,云中子還有些詫異,但見元始天尊眼角流下一滴晶瑩,云中子連忙跪在元始天尊面前,深深地把頭低下。
    伸手在云中子頭頂一撫,元始天尊聲音沙啞的說道:“去,一起迎你七師兄回來!”
    “弟子遵命!”云中子想勸元始天尊幾句,可張了張卻不知道該怎么說,只能向元始天尊磕了個頭,從地上起來,悄悄地走出玉虛宮。
    自云中子進到玉虛宮中,闡教眾仙仍在宮外等候。就在剛才,一陣惡風吹過,麒麟崖前的昆侖仙杏樹樹枝隨風搖曳,隱隱發出嗚咽之聲。
    眾仙詫異之時,云中子從宮中走出。
    廣成子看見云中子從玉虛宮中走出,連忙開口詢問:“師弟……”
    廣成子想問云中子,老師是不是有什么旨意。可他剛開口,就看見云中子搖了搖頭,“諸位同門,我等同往山前,迎七師兄歸來!”
    眾仙聞言,面色各異,有的奇怪,有的皺眉,也有的喜形于色。
    “師弟,七師弟他……”
    “師兄不要問了,我等同門!”見廣成子還想刨根問底,云中子連忙出言打斷。
    眾仙都很好奇靈寶大法師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能讓眾人出迎。有幾個心思活絡的隱約感覺不好,看向云中子,見這位師弟面色黯然,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沒錯,心中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意。漸漸地,一股悲涼的氛圍在眾人之間傳開。
    來在昆侖山前。眾仙一字排開,正中間是云中子,在他左邊是廣成子,在他右邊是文殊廣法天尊。
    文殊廣法天尊輕嘆一聲,“當日我與兩位師弟歸來,是諸位同門出迎,迎我等上山。”
    想起和靈寶大法師多年的同門情誼,廣成子眼圈發紅,“想當年我等一起拜在老師門下,可……哎……”
    廣成子的話說到后來。語氣哽咽,強穩定心神,那些還沒出口的話,全部包含在那一聲嘆息中。
    眾仙不約而同地向南方望去,只見一朵白云飄來,一道人從天而來,向昆侖山前走來。
    “師弟!”看到此人,廣成子失聲笑道。
    黃龍真人苦笑,向眾仙一拱手。“諸位師兄、師弟,想煞我也!”
    封神之劫,闡教二代門人只有黃龍真人遭劫,上了封神榜。在天庭里。大多數都截教弟子,黃龍真人勢單力薄,只能帶著幾個師侄緊守門戶,平日根本不出外走動。不知今日怎么知道了靈寶大法師的死。黃龍真人少有的出了天庭,重返昆侖山。
    元始天尊的這些徒弟,前些年剛入門的那些不算。云中子和南極仙翁是后入門的。其他十二人,也就是昔日的十二金仙,是天皇年間一同拜在元始天尊門下的。
    這里說的天皇年間,指的并非是天皇伏羲,而是上古妖族掌天之時,那妖皇帝俊自號天皇。
    那時巫妖還未隱退,至今已有數個元會,同門這么多年,就師兄弟十幾個,雖然彼此之間有親疏之分,但當懼留孫、靈寶大法師相繼身死時,闡教眾仙心里無不悲痛。
    拉過黃龍真人,廣成子胡亂地用袖子擦去臉上淚水,大聲說道:“諸位師弟,振作精神,莫要讓人看輕了我等!”
    “大師兄教訓的是!”廣成子此話一出,第一個響應的,竟然是云中子。
    廣成子驚訝地看著云中子,卻沒想到在一旁的文殊廣法天尊向他微微躬身,“師兄教訓的是!”
    “師弟……”廣成子剛剛拭去的淚水,又一次充滿了他的眼眶,這眼淚不知是為懼留孫、靈寶大法師而流,還是為文殊而流,但肯定的是,一定是為了數萬年的同門之情。
    廣成子伸出雙手,一手拉著云中子,一手拉著文殊廣法天尊。
    云中子左手拉著廣成子,右手拉著赤精子。文殊廣法天尊右手拉著廣成子,左手拉著黃龍真人。在這昆侖山前,闡教眾仙好像變成了一個個蓬頭稚子,手拉著手……他們一起面朝前方,在每一個人的臉上,淚水橫流。
    “來了!”云中子突然說了一句話,臉上的淚水瞬間睜開,抓著的廣成子、赤精子的手一松,上前一步,周身道袍無風自動,大袖飄飄。
    眾仙全都收斂住情感,都恢復往日的風姿雋爽。齊齊上前一步,與云中子一樣,于無形中釋放出自己的氣勢。
    托著白玉托盤向昆侖山飛來,袁洪遠遠的就看見闡教眾仙列陣以待。同時,袁洪也感覺到了來自心靈的壓抑,知道闡教眾仙在以氣勢壓迫自己。
    說實話,面對這樣的陣勢,袁洪真的很害怕。但他心里明白,截教的面子的不能丟。雖然沒參加過封神之戰,但無論是早年間的姚少司、申公豹,還是后來的無當圣母、烏云仙,都常給他們講述封神戰中,截教弟子的壯烈。而且剛剛見過靈寶大法師從容赴死,袁洪從他身上看到了很多東西。
    袁洪心頭一動,一股龐大無比的氣息沖霄而上,直上斗府,絕世強者的風采顯露無疑。
    看到袁洪不受自己師兄弟的氣勢壓制,文殊廣法天尊淡淡說道:“此人就是陳九公選定的截教護法!”
    當年各教爭奪人皇之位,妖教兩大準圣獼猴王、陸吾妖圣轉世西涼,一個為錦馬超,一個為龐德。但陳留城前一戰,袁洪借馬超的兩儀之火錘煉肉身,使九轉玄功更近一層,之后連敗馬超、龐德兩大準圣,成為名符其實的截教護法。
    聽文殊廣法天尊的話,眾仙都把目光投在袁洪身上。既然此人是截教護法,那么以后就少不了與他打交道。
    在離眾仙還有十丈之處,袁洪降身落下,雙手一翻那白玉托盤就懸空了,袁洪雙掌平平往外一推,白玉托盤緩緩地向眾仙飄去。
    眾仙的目光都落在那白玉托盤上的道袍上,看見果然是靈寶大法師的道袍,廣成子心底輕嘆一聲,對云中子道:“師弟,帶著你七師兄的袍服去見老師吧!”
    云中子聞言心頭一震,把目光轉向文殊廣法天尊。當看到文殊廣法天尊沖自己點頭時,云中子伸出雙手,托住白玉托盤,轉身向山上走去。
    見云中子接過了白玉托盤,袁洪感覺自己已經完成了靈寶大法師的托付,二人之間的因果已了,也就轉身,準備離去。老師的分身還在鉆頭號山等著自己呢,接下來師徒三人還要過鉆頭號山往西牛賀洲去呢,可不能在這兒耽擱了。
    可他剛剛轉身,耳旁就傳來了赤精子的聲音:“我師弟死于何人之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