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615 取經團鬧崆峒

鉆頭號山火云洞中,陳九公悠閑地坐在虎皮椅上,出言考校門下弟。⊙↑,
    “一十二年前,為師于羅浮洞前講我截教陣道。講道七七四十九日,第日為師講的是四象陣,爾等就以這案為基,以這果演個四象陣來!”
    聽老師吩咐,讓自己師兄弟以那石案為基,以案上擺放的一些鉆頭號山采的野果來演化四象陣,袁洪、金大升和紅孩兒都傻眼了。
    袁洪和金大升就不用說了,這一雙憨貨素來喜歡簡單粗暴,對陣法這種高大上的東西,根本理解不了。莫說是四象陣,就是最簡單的一氣陣,他們都搞不明白。
    而紅孩兒呢,這小對陣法倒也有些天賦,但平日喜歡使個小聰明,耍個小詭計啥的。因為他是丁火之精孕育而成,對截教火龍陣有超乎常人的領悟力,接觸火龍陣不久,就能成功布置火龍陣。
    陳九公開始還以為這小對陣法之道有些天賦,打算悉心教導他。可沒想到的是,就是從那火龍陣以后,紅孩兒對于所有威力不如火龍陣的陣法,都完全不屑一顧。當日陳九公講解四象陣時,紅孩兒也在羅浮洞前聽道,但當他發現這四象陣是基礎陣法后,就在底下開小差了。陳九公講的什么,他是一句也沒記住。
    見個弟都低著頭,誰也不說話,陳九公冷哼一聲,
    聽到陳九公冷哼,人知道老師生氣了,連忙跪下請罪。鐵扇公主坐在一旁,雖不忍心自己兒挨罰,但在陳九公面前也不敢說話,只能把頭深深地低下。
    陳九公剛要訓斥他們個幾句,洞外卻有聲音傳來。
    “弟六耳(洪錦、龍吉)求見老師!”
    “都起來!圣嬰,出去迎你師兄進來!”
    人暗暗舒了一口氣。從地上起來,袁洪和金大升站回陳九公身旁,紅孩兒跑出洞去迎六耳他們入洞。
    紅孩兒引洪錦、龍吉、六耳進到洞中,人上前拜見過陳九公后。陳九公向洪錦問道:“可會我截教四象陣?”
    洪錦聞言一怔,不知老師怎么會突然問起這個,但也恭敬地答道:“老師講道時曾說,兩儀四象陣是我截教陣道根本,弟不敢不會!”
    因為袁洪、金大升站在左右,陳九公就只能瞪紅孩兒一眼,然后指著石案和案上的果。對洪錦道:“既然會,那就演給他們看看!”
    這時洪錦也反應過來了,原來是這位惹了老師生氣。洪錦也不會放棄這么好的表現機會,走到石案前,拿起一個個果,在案上演化四象陣法。
    將四象陣的幾種變化一一演化之后,洪錦將一個個果放回盤中,然后躬身一拜,“弟不才。還請老師指正!”
    “嗯,不錯!”陳九公點了點頭,對紅孩兒說:“你可看明白了?”
    紅孩兒:“……”
    紅孩兒心里想的是:我明白什么了我?但這話可不敢說,只能低下頭看著自己腳尖。
    就在這時。放在案上的火靈劍微微顫動,劍尖翹起,往上一揚,向洞外飛去。
    陳九公冷哼一聲。吩咐道:“六耳,留下他!”
    知道這是老師對自己的考校,六耳用手一指。指尖噴出一道青光,青光射出之后,立即化作一只大手,在空中一撈,就將火靈劍抓住。
    一道火焰劍氣撕開青光凝聚成的大手,火靈劍仿佛有靈性一般,向后一轉,直奔那端坐在正上方的陳九公刺去。
    眾人紛紛變色,袁洪上前一步,將陳九公擋在身后。
    “退下!”陳九公大喝一聲。
    袁洪無奈地退到陳九公身后,此時他只能寄希望于師弟六耳能將這劍鎮壓。
    六耳性溫和,少有紅眼的時候。可此時,六耳眼中殺機凜冽。那在上方坐著的,雖然只是老師一具分身,說起來真的是一點用也沒有。但若真讓這把劍傷到,自己這做弟可就沒臉活下去了。
    手上一翻,六耳將乾坤尺祭起,將那襲向陳九公火靈劍截住,然后乾坤尺就在空中與那火靈劍相斗。
    “洪錦!”
    “弟在!”
    陳九公一指那在空中與乾坤尺爭斗的火靈劍,“十二元辰旗可帶在身上?”
    當年陳九公命洪錦和他妻龍吉公主往終南山立派,臨行前陳九公將十二元辰旗賜給他,作為鎮派之寶。
    洪錦連忙取出十二元辰旗。
    陳九公又吩咐:“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設東、西、北門,引星辰之力鎮壓此劍!”
    洪錦得令,把手臂一揚,將十二元辰四象旗中的九面旗祭起。銀光閃爍交織,一個縮小版的十二元辰四象陣出現在火云洞中。
    這個十二元辰四象陣不但是縮小版的,還是殘缺版的。按著陳九公的吩咐,布陣時少了鬼金羊、翼火蛇、星日馬旗組成的火行之陣門,也就是十二元辰四象陣的南門。
    十二元辰四象陣出現在洞中,因為少了火行之陣門,其他門運轉起來,不斷地引天地靈氣轉化火行之力,試圖衍化出火行之陣門。
    這時,那與乾坤尺斗個不停的火靈劍仿佛受到巨大的引力,兀自向十二元辰四象陣缺了的南門飛去。
    ……
    就在鉆頭號天往東,將近萬里之外,有一座山,山名青城。
    這山上有一道觀,名喚青城觀,乃青城派的駐地。
    青城派,是闡教清虛道德真君的道統。青城派掌門,是其門下二弟楊任。
    今日闡教眾仙駕臨青城,青城派上下可謂是蓬蓽生輝。
    在青城派供奉祖師的大殿中,闡教眾仙圍坐在一起,看著中間的云中。
    只見云中盤膝打坐,頭上玉清仙氣滾滾,玉清仙氣中一張陣圖,正是元始天尊賜下的四靈劍陣陣圖。
    原來云中正在用元始天尊傳下的方法,試圖以這陣圖招回火靈劍。
    見云中睜開雙眼。然后收了神通,廣成驚奇地問道:“師弟,那火靈劍呢?”
    云中搖了搖頭,“似乎是被人鎮壓了!”
    殊廣法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出言問道:“無有火靈劍,不但勝不得截教,恐怕還不好與老師交代!”
    “師兄放心,老師早有安排!”云中瞥了殊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
    殊聞言一怔,剛要說話。卻聽一旁廣成道:“既然如此,師弟何不速將火靈劍招回,有了火靈劍,你我方能與截教做過一番!”
    云中淡淡一笑,也不多說,直接打出一道玉清仙氣在那四靈劍陣陣圖上。
    陣圖得了一道玉清仙氣,仿佛吞了什么仙丹妙藥,其上光芒大作,青、赤、黃、黑四色光芒將陣圖一分為四。
    四色光芒越來越盛。當到達頂點后,猛然間消失得一二干凈。
    四色光芒消失后,原來那陣圖所在之處,化作另一片天地。
    云中大袖一揮。口短劍從袖中飛出,掛于那片天地正東、正西和正北之地。
    口短劍歸位,天地微微顫動,很快得一座大陣出現在眾仙眼前。
    云中連連打出玉清仙氣。道玉清仙氣如利箭一般射入陣中,震動那掛在東門上的風靈劍,西門上的土靈劍和北門上的水靈劍。
    劍齊震。大陣開始運轉。可少了火靈劍,南門上空空如也,大陣中風、水、地、火四靈之力不穩。南門處呼呼聲響不絕于耳,又有火光陣陣,在火光中隱隱有一把短劍。
    不怪陳九公說元始天尊班門弄斧,這四靈劍陣不說威力如何,就說這原理,和陳九公早年間在北俱蘆洲布下的四象陣幾乎沒有兩樣。
    現在陳九公在鉆頭號山火云洞,命門下弟洪錦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獨缺南方火行之門,要將那火靈劍充作陣門,以此將其鎮壓。而云中呢,而是布下四靈劍陣,以同源而出的陣圖和其他劍,招回火靈劍。
    元始天尊煉制的火靈劍,根本無法祭煉,只有通過陣圖控制。但是比玩陣,洪荒中除了通天教主之外,還有誰能與陳九公相提并論?
    雖然十二元辰四象陣和火靈劍不是同源,但十二元辰四象陣可以引天上的十二元辰為后盾,十二元辰不滅,十二元辰四象陣就不會叫火靈劍跑了。
    過了好一會兒,也不見火靈劍回來,青城派主殿之中,闡教眾仙除了主持大陣的云中外,其他人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而在鉆頭號山火云洞中,原本和乾坤尺纏斗的火靈劍,已經出現在了十二元辰四象陣南門火位上。雖然還在不斷掙扎,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火靈劍不過是困獸猶斗罷了。
    “收陣!”看差不多了,陳九公向洪錦吩咐道。
    洪錦聞言,連忙做法,只見那十二元辰四象陣開始縮小,直至四門合在一起,九桿星辰旗和火靈劍一起被十二元辰四象陣的陣圖包了,被洪錦捧著呈到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這具分身道行、法力全無,自是不會動手去捧火靈劍,但望著陣圖和星辰旗包著的火靈劍,陳九公哈哈大笑。
    陳九公這么高興,絕不是這火靈劍是什么了不得的靈寶。而是因為,這火靈劍是元始天尊的寶貝,還沒施展出它應有的威力,就被自己給收了。能讓元始天尊吃癟,此時的陳九公,比當日奪了混元劍還要開心。
    每當陳九公高興的時候,就有人會不高興。
    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滿臉鐵青,嘴唇微微顫抖。
    都說圣人喜怒不形于色,如果知道自己能把元始天尊氣成這樣,陳九公可能還會更高興。
    就像準提佛母和阿彌陀佛說的那樣,元始天尊打得好算盤,寧可放任佛門大興,也要絕了截教復興之機。
    可還沒等元始天尊,就被陳九公一套組合拳打懵了。
    “陳九公,你真毒啊!”坐在云床上,元始天尊想到這兩天來,闡教的損失,不由得咬牙切齒。從齒縫擠出幾個字來。
    想那陳九公先是設計,驅使取經團把闡教門下崆峒派給打殘了。然后利用大乘佛教諸佛諸佛排擠懼留孫,以懼留孫為誘餌,挑動闡教和佛門火拼,然后途中奪走火靈劍,致使闡教在與佛門的爭斗中落敗,使得懼留孫損落。
    以前是元始天尊對陳九公的怨念,可他沒想到的是,這根本不是陳九公的全盤算計。一開始陳九公也就是想挑起取經團和崆峒派的沖突,看看能不能引起闡教、佛門大戰。
    可沒想到。在取經團危難之時,藥師王佛竟然以此來試探懼留孫。所以,陳九公才說“還有意外收獲”。正是這個意外,才引發了闡教、佛門之戰。
    往往一件小事,卻可以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讓元始天尊更沒有想到的,還在后面呢。
    卻說那云中忙活了好半天,不但沒有將火靈劍招回,那四靈劍陣還在一瞬間崩壞了。
    陣圖和把短劍從空中掉落下來,云中袍袖連卷。將它們一一收入袖中。
    “不好!”云中心頭一顫,心中沒有由來的一陣煩躁。掐指推算,卻發現天機晦澀。
    “諸位師兄、師弟,我等快回昆侖山!”
    雖然不清楚為何會這樣。但云中卻知道,現在應該趕快回昆侖山,回到老師元始天尊身旁,否則容易出事。
    闡教眾仙魚貫而出。出了青城派大殿,一起駕云騰空,準備回昆侖山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在天空化作,緊接著道道金光向眾仙刷來。
    “啊!”
    又是落在最后的遭殃,走在最后面的靈寶**師在金光刷來時,就催動靈寶護身。但他是闡教眾仙中,少有的幾個還未斬尸的大羅金仙。又因為走在最后,身旁的普賢真人反應又慢了半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靈寶**師被收入混元金斗之中。
    就在昨天晚上,剛回歸截教不到一天的懼留孫,被截教潛伏佛門的臥底給整死了。今兒多年的好同門靈寶,又被云霄娘娘用混元金斗拿了,闡教眾仙怒不可赦,恨不得將云霄挫骨揚灰!
    “諸位同門不得戀戰,速速離去!”突生異變,云中也來不及出手,靈寶**師就被收入混元金斗之中。而現在出手恐怕已經晚了,既然云霄來了,想來截教其他高手也都來了。
    通過上次六道輪回一戰,云中知道截教有多少準圣,生死相搏的話,現在的闡教根本不是截教的對手,否則老師他也不會煉制四靈劍陣。
    作為闡教副教主,云中知道自己老師的算計。雖然元始天尊說過,此劫中要與截教做過一場,但卻不是現在就和截教死磕。
    所以,看到靈寶**師被混元金斗收了,云中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如何營救自己的同門師兄,而是如何能安全地帶著其余人離開。不是云中薄情寡義,而是想要救靈寶**師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果然,云霄剛剛現身,以鎮元、玉帝、無當圣母為首的截教聯盟眾準圣依次現身。
    云中全力催動杏黃旗、盤古幡,兩大至寶一攻一守,為闡教眾仙拖延時間。
    知道情況危急,殊廣法天尊忙取出圖,又取出符印,以符印催動圖,圖化作一道金橋,闡教眾仙上了金橋,金橋一閃而逝,同時也將闡教眾仙全帶走了。
    見闡教眾仙仗圖脫身,截教一方知那圖的玄妙,追也追不上,也就任由他們去了。
    今日雖然勞師動眾,但能擒住靈寶**師,逼退闡教眾仙,也稱得上是大勝了。闡教二代弟,都是元始天尊精挑細選的,凡是能被他選中的,不僅資質過人,還要有氣運在身。否則那慘烈的封神之劫,闡教又豈會只有一人遭劫?
    闡教眾仙雖曾受九曲黃河陣之劫,但先有老所賜金丹,又修煉這么多年,也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不然也不會有赤精、玉鼎真人和乙真人相繼斬尸。這靈寶今日不被擒的話,明日未必不能斬去一尸。所以擒下靈寶,就相當于折了闡教一準圣。
    或許對元始天尊而言,火靈劍遠遠比不上靈寶**師重要。在知道丟失了火靈劍那一刻,元始天尊只不過有些生氣。但當靈寶**師被混元金斗鎮壓的那一刻,元始天尊只覺得心頭之上傳來隱隱陣痛。
    掐指一算,算到靈寶**師被云霄所擒,元始天尊騰地一下從云床上站起,一步就出到昆侖山外。
    望著昆侖山上空的茫茫云海,元始天尊強壓制住殺出昆侖山的沖動,狠狠一甩袖,走回玉虛宮中。
    坐回云床上,元始天尊回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越想越是覺得陳九公可怕。每次都感覺自己謀劃的不對,應該不會有失。但是每次與陳九公對上,吃虧的總是自己。而且那陳九公好像有先知之能,對什么事都比自己知道的早。
    “莫非那廝……”這時元始天尊想到了一種可能,不由得暗暗心驚。“如果真是這般,那我闡教可就麻煩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