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609 陳九公VS元始天尊

白鶴童子和紅孩兒斗了幾招,發現紅孩兒雖然身體似孩童,但手底下功夫極強,遠在自己之上。又有頂級護身法寶,自己的法術又傷不得他,手里雖有靈寶,但對方有落寶金錢……無奈之下,白鶴童子只能逃回昆侖山。
    見白鶴童子跑了,紅孩兒也不追了,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直接帶著戰力品回鉆頭號山。
    白鶴童子穿過兩界屏障,直入東勝神洲才停住身形。見那紅孩兒沒追過來,可他也不用去送寶了。因為元始天尊讓他交給云中子的寶物,已經被紅孩兒奪走了。
    原來元始天尊繼昆侖八符后,又閉關煉寶,煉出一套靈寶。這套靈寶是四口短劍,對應風、水、地、火四靈。剛才被紅孩兒奪去的那口火紅短劍,正是四靈劍中的火劍。
    像這種成套的靈寶,必須要一起動用才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就像那昆侖八符,如果少了一塊地,其他七符的威力就不值得一提了。被紅孩兒奪走了火靈劍,剩下三劍幾乎無用,那還不如回昆侖山,向老爺請罪。
    白鶴童子飛回昆侖山,剛到玉虛宮前,就見靈寶**師、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從玉虛宮中出來。
    “白鶴!”
    “啊!”白鶴童子聽見道行天尊喚自己,小心臟撲通撲通亂跳,也不知道自家老爺會如何懲罰自己。
    見白鶴童子嚇得小臉煞白,道行天尊安慰道:“白鶴放心,老師不會怪你。”
    “師兄!”白鶴童子心里惴惴不安,對道行天尊的說有些不敢相信。
    這時靈寶**師過來拍拍白鶴童子的肩膀,“你好生在山上侍候老師,待我等出山奪回火靈劍!”
    聽靈寶**師說他們要出山,去奪火靈劍,白鶴童子大喜。如果他們真的能將火靈劍奪回,那自己的罪名就不會太重。
    從白鶴童子手中接過剩下的三口短劍,將它們都收入袖中,以靈寶**師為首,三人飛離昆侖山,直往人間飛去。
    三仙穿過兩界屏障入了人間,卻不直接去鉆頭號山,而是向闡教和佛門爭斗之處飛去。
    此時二教之爭到了白熱化階段,始終破不了昆侖八符,諸佛知道再這么下去這一戰就敗了。所以在這關頭都不留手。紛紛使出看家本領,都以一副拼命的架勢與闡教眾仙斗狠。
    似乎早就料到了諸佛會這么做,闡教眾仙在諸佛猛攻時就選擇求穩,不和諸佛死磕。
    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只要諸佛力竭,就是闡教眾仙反撲之時。
    見那闡教眾仙一個個滑的根泥鰍似的,藥師王佛心底長嘆,知道今日佛門這人丟大了,自己這么回去。都無法面對佛門上下。
    但事已至此,若是不走,今日己方十二佛祖恐怕就要留下幾個了。
    就在藥師王佛剛要下令撤退的時候,兩道破空聲從遠處傳來。一個讓大乘佛教諸佛十分討厭的聲音在他們耳旁響起。
    “師兄,我們來的還不晚!”
    話音剛落,孔雀如來和釋迦牟尼出現在不遠處。
    看到二佛懸于高天之上,諸佛大喜。而那闡教眾仙紛紛面色大變。
    孔雀如來目光如刀,在場中爭斗的眾人身上掃過,然后與釋迦牟尼對視一眼。最后孔雀如來的目光落在那昆侖八符上。
    “哦?好寶貝!”孔雀如來眼中精光一閃,雙肩一抖,背后沖起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
    孔雀如來催動五色神光,五色神光齊出,向昆侖八符中的五枚刷去。
    想當年孔雀如來為三山關總兵,帶十萬大軍征討西岐,正趕上姜子牙統兵東征。孔雀如來駐兵金雞嶺,阻姜子牙東進。姜子牙率闡教三代弟子出戰,被孔雀如來殺得落花流水。
    那時闡教眾仙皆造九曲黃河劫,只有云中子和南極仙翁安然無事。二人前往金雞嶺,險些被五色神光給拿了。
    今日再見五色神光,知道厲害的云中子連忙催動杏黃旗去擋五色神光。
    孔雀如來一眼就看出云中子修煉的是戊土之道,心頭一動,五色神光中青光一震,超越其他四道神光,向杏黃旗連刷兩下。
    當年在金雞嶺,姜子牙尚且能用杏黃旗防住五色神光。但那時孔雀如來還沒有悟道,如今孔雀如來參悟五行之道,通曉五行相克之機變。
    五行之中木克土,那青光連刷兩下,杏黃旗發出的金蓮被青光絞碎,青光又將杏黃旗發出的黃光刷碎,直接刷向杏黃旗。
    這時釋迦牟尼也出手,只見他飄然落下,雙手一翻,一雙肉掌向文殊廣法天尊拍去。
    當年的玄門三教第一人,釋迦牟尼的厲害誰人不知?見釋迦牟尼攻來,文殊廣法天尊連忙催動太極圖,太極圖上射出道道金光。
    太極圖是厲害,但是沒有釋迦牟尼出手,就有藥師王佛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為他護身。
    有孔雀如來出手牽制昆侖八符,又有釋迦牟尼加入戰團,戰局一下子被扭轉過來,闡教已然有不止之相。
    云中子心里清楚,這一戰的失敗已經無法避免。必敗之局,如若不走己方恐怕要有損傷。
    云中子當機立斷,將手中盤古幡一搖,那三尺來長的盤古幡迎風就長,長至十來丈長,被云中子抓在手里就好像一桿大旗。
    “諸位小心!”釋迦牟尼大聲提醒一句,飛身暴退。
    云中子搖動盤古幡,一道道巨大的混沌劍氣從盤古幡上射出,向諸佛殺去。
    這一波混沌劍氣是云中子全力御使盤古幡發出的,威力之大迫使諸佛紛紛由攻轉守,抵御殺到身前的混沌劍氣。
    再看那云中子,抓住諸佛抵御混沌劍氣的一瞬間,袍袖一卷,昆侖八符連成一條線,化作一條巨大白色光帶迅速地向東飛去。
    “走!”云中子縱身一躍,跳上昆侖八符化作的白色光帶。
    闡教眾仙紛紛跳出戰團。飛上白色光帶。
    闡教眾仙就好像排練過似得,很快的就都上了白色光帶。只有懼留孫慢了一步,最后一個飛上白色光帶。
    也正是慢了一步,懼留孫才遭了大劫!
    一連三波攻擊打在懼留孫身上,直將他從白色光帶上打落。
    異變突生,闡教眾仙都驚訝地望去,只見三道光華落下,化作三人向那到底的懼留孫殺去。
    虬首菩薩、靈牙菩薩、金光菩薩,小乘佛教三大菩薩也來了。
    從打婆娑凈土,師兄弟五個就商量好了。讓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先行。然后三大菩薩緊隨其后。釋迦牟尼、孔雀如來先到一步,這樣可以迷惑闡教眾仙,到時三大菩薩再突然殺出。
    論道行、神通、法力,三大菩薩都遠不如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也就比他們兩個晚了好久才到。等他們到了,闡教眾仙也要走了,不甘心的三大菩薩,一起將那落在最后的懼留孫打了下來。
    “不好!”云中子反應過來,就要出手相救。可還沒得及祭起杏黃旗,就看到虬首菩薩一個雙峰貫耳,將懼留孫打得腦漿迸裂。
    一道白光自懼留孫破碎的頭顱中飛出,正是懼留孫的元神。
    金光菩薩冷哼一聲。縱身飛起向懼留孫的元神抓去,卻是要趕盡殺絕。
    可就在這時,上空黑光大作,道道黑光落下將懼留孫的元神絞碎。
    “誅仙陣圖!”云中子瞳孔一縮。雙腳一震,白色光帶托著闡教眾仙疾走。當經過殷郊身旁時,廣成子一把拉起目瞪口呆的殷郊。將他也帶離此地。
    “哈哈哈……”看到闡教眾仙落荒而逃,靈牙菩薩哈哈大笑,連連拍手道:“好!好!好!又死了一個!”
    靈牙菩薩此言一出,頓時感覺到一道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靈牙菩薩微微一怔,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話,似乎不應該當著大乘佛教諸佛的面來說。
    因為他剛才那句“又死了一個”中的又,指的是懼留孫,而懼留孫之前的那個,則是大乘佛教的燃燈古佛。和文殊、普賢慈航,甚至懼留孫不同,那燃燈可是一心一意的歸向佛門。但卻命喪陳九公弒神槍下,也如懼留孫一般,連元神都沒能遁出。
    大乘佛教諸佛對靈牙菩薩的很不滿,但今日若沒有小乘佛教出手,佛門恐怕就要顏面掃地了。而且那燃燈已死,諸佛也不會真的因為一個死人和小乘佛教翻臉。
    “南無阿彌陀佛!多謝諸位出手相助!”該有的風度還是要有,藥師王佛上前與釋迦牟尼等人見禮。
    釋迦牟尼笑著搖了搖頭,“臨走之前能為佛門盡些微薄之力,也不枉二圣多年來對我等的恩情!”
    眼看著在佛門也待不了多久了,釋迦牟尼說話卻是越來越直接了。
    藥師王佛點點頭,也沒再與釋迦牟尼客套。就這樣,佛門二教分道揚鑣,先后回西牛賀洲。
    卻說那闡教眾仙離開戰場,途徑崆峒山將殷郊放下,然后就準備回昆侖山去。
    此次闡教不惜與佛門開戰,也要迎回懼留孫。如果不是緊要關頭小乘佛教二佛攪局,如果不是最后殺出三菩薩,此時敗逃應該是那佛門諸佛,此時得勝而歸的才是自己。
    闡教眾仙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紅孩兒從白鶴童子手中奪下火靈劍,白鶴童子能安然將四靈劍送到云中子手中,此戰的結果還會被改寫。
    和剛才的白鶴童子一樣,此時云中子也不知道一會兒回到昆侖山玉虛宮,該如何向老師元始天尊交差。
    “師弟,看!”
    廣成子的一句話,將云中子從沉思中喚醒,順著廣成子手指抬眼望去,看見那靈寶**師、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正在前方等候。
    這幾位總能見面,也不用客套,靈寶**師過來直接就問:“四師兄沒有回來?”
    十二金仙里,懼留孫佛排行第四,靈寶**師口中的四師兄也正是那懼留孫。
    聽靈寶**師問起懼留孫,眾仙神色都為之一黯。
    見眾師兄弟都是這般臉色,道行天尊心中暗道不妙,連忙向廣成子詢問:“大師兄。四師兄他……”
    “哎……”廣成子長嘆一聲,簡單的把懼留孫身死之事向三仙說了一遍。
    雖然隱約間已經察覺到事情不好,但當從廣成子口中得知懼留孫已經損落的事實后,清虛道德天尊怒吼一聲:“又是闡教!”
    殺害懼留孫的真兇是小乘佛教二佛三菩薩,但在闡教眾仙眼中,他們根本不是佛門弟子,就是披著僧衣的截教門人。
    又是截教?一個又字讓云中子心頭一凜,“師兄,那截教還干什么了?”
    道行天尊三言兩句的將紅孩兒奪火靈劍之事告之眾仙,當聽完這一切后。闡教眾仙群情激奮,脾氣火爆的赤精子更揚言要除滅一切在人間的截教弟子。
    “師弟不得胡來!”廣成子連忙制止赤精子,雖然他也想殺盡截教上下,但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
    人間是有不少截教弟子,像峨眉山、武當山、終南山,還有鉆頭號山,這幾處都是截教弟子的聚集地。但是別忘了,闡教在人間也有道統啊!如果現在眾仙橫掃人間。將截教在人間的道統全滅了,明兒截教就會滅了人間的所有闡教門人。
    見廣成子制止了赤精子,靈寶**師暗暗點頭,然后說出了元始天尊的吩咐。“老師命我等前往鉆頭號山。帶回火靈劍!”
    眾仙聞言,紛紛大喜。元始天尊的意思很明確,就是借取劍之名,推了鉆頭號山。
    知道諸位師兄弟在佛門手中吃了大虧。現在急需發泄一下,但云中子仍然很謹慎。他向靈寶**師問道:“師兄,老師派我等前去鉆頭號山。必會與那截教做過一番!如此一來,恐怕就取不回火靈劍了。”
    云中子說的并無道理,如果元始天尊派白鶴童子去鉆頭號山奪劍,陳九公一定不會過問。但是闡教精英齊出,截教準圣也會駕臨人間,倒是二教爭鋒,勝敗且不說,那火靈劍是別想要了。
    “師弟放心,老師已有安排!”說著,靈寶**師從袖中取出風靈劍、水靈劍和土靈劍,將它們交給云中子。有取出一張陣圖,同樣遞給云中子,“此乃老師四靈劍陣陣圖,陣圖一出,四劍歸位,那截教小兒想奪火靈劍,必遭反噬!”
    ……
    當紅孩兒回到鉆頭號山火云洞時,站在洞外嚷嚷了兩聲,也沒見小妖出來迎接。心里不爽的紅孩兒走進火云洞中,尋思一會兒把手下召集到一起,好好收拾收拾他們。
    可剛一進洞,紅孩兒愣住了。只見他那些手下一個個老老實實地在洞中分兩列站著,在上方自己那張虎皮椅上,坐著個年輕道人。在這道人左右,是兩個魁梧大漢。而自己的娘親,羅剎女鐵扇公主就坐在下方,恭恭敬敬地陪那道人說話!
    “弟子紅孩兒,拜見老師!老師圣壽!”紅孩兒嚇出了一頭冷汗,連忙緊走幾步,來在陳九公面前大禮參拜。
    “起來說話!”
    “謝老師!”紅孩兒起身,又與他那兩位師兄袁洪、金大升見禮,然后就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等著陳九公訓話。
    “你小子從白鶴那兒搶著什么好東西了?”
    聽陳九公此言,紅孩兒連忙將火靈劍取出,走上去呈于陳九公。
    從紅孩兒手中接過火靈劍,陳九公把玩兩下,贊嘆道:“好劍!好劍!元始煉器之道,果然非凡!”
    “嘿!這劍也就一般,哪里比得上老師的毀天劍!”瞥了那火靈劍一眼,金大升也看不出這劍的好壞,但卻知道拍老師馬屁才是王道。
    陳九公聞言,不禁失笑。這憨弟子跟自己在外走動的時間久了,不知什么時候學會了拍馬屁,而且還樂此不疲。“你懂得什么,元始煉器之道,洪荒無二。這劍只是四劍之一,若四劍齊出,威力之大,準圣難逃!”
    一聽陳九公說這火靈劍有這般威力,眾人的目光都盯上了陳九公手里的火靈劍。紅孩兒更是直接求道:“老師,弟子乃丁火之靈而出,這劍……”
    紅孩兒還沒說完,就見陳九公指著自己笑罵道:“你這貪心的小子,什么都敢要!不過……此劍畢竟是你奪來的,理應予你!”
    紅孩兒聞言大喜,連忙謝恩。
    將火靈劍丟給紅孩兒,陳九公對他說:“此寶中并無元神印記,應該是無主之寶。但為師覺得此寶不是那么簡單,你且試著祭煉。”
    無主之寶祭煉起來非常容易,對紅孩兒而言也就是分分鐘的事。可是,紅孩兒在眾人面前忙活了半天,也沒能將這火靈劍祭煉成功。
    “拿回來!”
    這時陳九公的聲音在紅孩兒耳旁響起,紅孩兒連忙雙手捧劍奉上。
    道祖有命,混元圣人非大劫不可現于洪荒。此時坐在火云洞中的陳九公,不過是一縷元神所化,無有一絲道行,也沒有絲毫法力的分身。沒有道行、法力,他根本不能煉化任何靈寶,但他卻有常人沒有眼力。
    用手在火靈劍上摸索了兩下,陳九公將劍遞給身旁的袁洪,“用定海神針,砸!”
    “弟子遵命!”袁洪接過火靈劍,把它放在地上,取出定海神針,在紅孩兒幽怨的眼神中,揮棒向火靈劍砸去。
    定海神針砸在火靈劍上,發出一聲脆響,再看那火靈劍微微一顫,猛地竄起向洞外飛去。
    “攔下他!”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大聲吩咐。
    袁洪嘿嘿一笑,一躍躍出數十丈外,后發先至一把將那火靈劍抓在手中,那火靈劍在袁洪手中微微顫抖,試圖掙脫袁洪的大手。
    “圣嬰,繼續煉化!”
    紅孩兒應聲稱是,從袁洪手里接過火靈劍,催動法力將其壓制,然后用上清仙法祭煉。
    隨著紅孩兒將上清仙氣注入火靈劍中后,火靈劍劍身上隱隱約約的現出什么東西。
    看到這一幕,陳九公哈哈大笑,“元始,你這是班門弄斧!”(未完待續。。)I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