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608 三圣之爭

“多年未見,師弟可好?”
    聲音隨風而來,懼留孫佛抬起頭,只見自己昔日的大師兄廣成子飄然而至。
    身穿寬大的白色道袍,廣成子手里提著雌雄寶劍,一步數十丈,幾步就來到了殷郊身旁。
    “弟子拜見老師!”殷郊躬身向廣成子一拜。
    廣成子冷哼一聲,呵斥道:“為何對你師叔無理?”
    殷郊張了張口,卻不知該如何回答自己老師的質問。以前殷郊不止一次聽廣成子說過叛教之人該死之類的話,可是今日,自己老師對懼留孫佛的態度實在讓人捉摸不透。
    廣成子將袖子一甩,示意殷郊退下,自己上前一步,與懼留孫佛相向而視。
    懼留孫佛曾與廣成子同門多年,今日重逢已是物是人非,心中感慨萬分,不知該如何和廣成子說話。若不是知道大乘佛教諸佛就隱于暗中,懼留孫佛絕對轉身就走。
    看出懼留孫佛的尷尬,廣成子微微一笑,向懼留孫佛道:“師弟,隨我回山拜見老師可好?”
    懼留孫佛聞言一怔,連忙搖搖頭,艱難地說道:“覆水難收,我已無法回頭。”
    廣成子哈哈一笑,“師弟哪里話,老師已有旨意,只要你跟我回山,以前的事既往不咎。”
    懼留孫佛聞言,眼前一亮,確實有些心動,但想到那隱于暗中的諸佛,只能搖頭拒絕,“師兄莫要逼我。”
    廣成子目光轉向西方,望著那邊的土丘,笑道:“師弟卻是言不由衷,逼你的不是愚兄,而是另有其人吧。”
    說完廣成子大袖一揮,一道流光從袖中飛出,霎時間流光化作小山一般。如泰山壓頂,向土丘壓下。
    “師兄……”見廣成子祭起翻天印,向土丘砸去,懼留孫佛想說些什么,卻被廣成子打斷。
    “師弟放心,老師已有安排,佛門小兒不足為懼。”說著,廣成子眼中精光閃爍,盯著懼留孫佛,“師弟。愚兄只問你一句,可愿隨我回去拜見老師?”
    懼留孫佛深吸一口氣,回身望去,只見那翻天印化作巴掌大小,向廣成子飛去。那土丘前,大乘佛教諸佛一字排開,為首的正是藥師王佛。
    上前一步,藥師王佛對懼留孫佛道:“古佛,這些年我佛門對你不薄!”
    懼留孫佛看了看藥師王佛。又看了看廣成子,不由得苦笑。一邊是昔日同門,還有老師相招。一邊是自己受傷后,予以新生的佛門。確實讓懼留孫佛難以做出決斷。
    見懼留孫佛不說話,尸棄佛急了,出言喝道:“懼留孫佛,如今我佛門大興。你可不要執迷不悟啊!”
    聽尸棄佛之言,懼留孫佛心頭一震,此時此刻他心里想到的不是別的。而是自文殊、普賢、慈航三人叛出佛門后,自己在佛門中的尷尬地位。今兒本是佛門讓自己來人間納投名狀,不想卻鬧出了這么一出。懼留孫佛知道,自己就是跟諸佛回去,以后在佛門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心底輕嘆了一聲,懼留孫佛一撩衣袍,朝西下拜,連拜三拜,懼留孫佛起身,二目之中金光流轉。
    “哼!”見懼留孫佛如此,藥師王佛似乎知道了他的決定,伸手在虛空一抓,噼啪聲響,甲木靈光鞭憑空現于掌中。
    藥師王佛一抖甲木靈光鞭,那鞭子仿佛有生命的活物,如靈蛇出洞,直奔懼留孫佛襲去。
    此時懼留孫佛渾身上下白、金二色光芒各半,但那金光越來越弱,白光越來越強。
    看到甲木靈光鞭向懼留孫佛襲去,現在一旁的廣成子不但不阻攔,反而哈哈一笑,“師弟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廣成子話音剛落,一道黃光憑空而至,落在懼留孫佛身前,黃光散去,杏黃旗招展,旗面上出現一朵金蓮,將甲木靈光鞭擋住。
    “此人的戊土之道已不亞于鎮元大仙!”這時,大乘佛教另一位教主大日如來開口說了一句,然后一甩大袖,一道紅光如火,直奔杏黃旗掃去。
    突然,出現了一只手,將杏黃旗抓在手里,然后云中子現身,催動杏黃旗,杏黃旗上放出道道黃光,形成一片黃色光幕擋在前面,將大日如來的日精輪擋下。
    見云中子現身,藥師王佛就知道今日這事恐怕是無法善了了,一個不好就容易引發佛門與闡教之間的大戰。
    藥師王佛不怕和闡教開戰,但他心里清楚今日之事,是暗中有人推動的結果,他不怕和闡教做過一番,但卻不想讓他人漁翁得利。
    可話又說回來,今日藥師王佛不出手也不行了,因為那懼留孫佛在自己眼前叛出佛門,佛門若是無動于衷,那以后就誰還能看得起佛門?
    一想到這些,藥師王佛就氣不打一處來,那隱藏在幕后下黑手的人實在是太厲害,布下這么一個局,讓佛門和闡教不斗都不行了。
    也不光是佛門這么想,擋在懼留孫佛面前的云中子心里也暗暗叫苦。身為闡教副教主,同時還是元始天尊最得意的弟子,云中子知道自己老師的謀劃。可看今日之局面,不與佛門做過一場是不行了。因為在文殊、普賢、慈航回歸闡教后,元始天尊曾親口對云中子說過,要不惜一切代價讓懼留孫也回來。
    所以明明已經有了完整的布局,元始天尊今日也將門下弟子全部派出,就是要讓懼留孫歸回。
    “無量天尊!懼留孫謝過諸位同門!”白光散去,那懼留孫佛此時已經變了一個人。身上的佛衣袈裟變成了道袍,原來沒有頭發的腦袋上已經生出了黑發,并束上了道冠,正是懼留孫佛返本還原,如今已經不能稱作是懼留孫佛了,而是狹龍山飛云洞懼留孫。
    “懼留孫,你先叛闡教,又叛佛門,還有無廉恥?”雖然心里早就有了準備。但當懼留孫真的叛出佛門后,大乘佛教諸佛異常的憤怒。這是當面扇佛門耳光,落佛門面皮,而且做的毫不留情面。任誰也無法忍受,就莫說佛門這一眾準圣了。
    對藥師王佛的質問,懼留孫置若罔聞,反倒側過身去,看著孤零零的廣成子,拱手行禮:“諸位師兄師弟,懼留孫有禮了!”
    聽懼留孫的話。看著他那怪異的舉動,諸佛都有些不解,那里只有廣成子一個人啊,怎么他還師兄師弟的?
    藥師王佛眉頭一皺,雙眼中青光流轉,屈指一彈,一道甲木神雷向廣成子身旁打去。
    “不愧是佛門教主,果然不凡。”甲木神雷在半空中炸開,爆炸之處周圍空間像水波般蕩漾。一道白光沖起,化作一枚玉符,玉符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六七八,一共八枚玉符,正是那昆侖八符。
    與昆侖八符同時出現的,還有赤精子、文殊廣法天尊、普照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太乙真人。南極仙翁。比起上一次闡教與截教爭奪混元劍時,又多了一位準圣,就是太乙真人。
    現出身來。文殊廣法天尊哈哈一笑,道:“師兄,想煞師弟了!”
    懼留孫淡淡一笑,拱手道:“倒是讓師弟掛念了。”
    文殊廣法天尊面皮一紅,有些尷尬。說起來當日他與普賢、慈航叛出佛門之前,的確沒與懼留孫商量,這事做的是有些不地道。
    向懼留孫躬身一揖,文殊誠懇地說道:“以前的是都是師弟疏忽,還望師兄恕罪!”
    “夠了!”尸棄佛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闡教也太欺負人了,當真是不把佛門放在眼里。就現在這局面說,自己等人若不能把懼留孫打得魂飛魄散,從今以后世人都會瞧不起佛門。一個人的尊嚴很重要,大教的尊嚴更加重要。
    尸棄佛脾氣一向不好,哪里受得了這個,手臂一揮,加持神杵現于掌中,飛身直奔懼留孫殺去,誓要將這佛門叛徒誅殺。
    尸棄佛一出手,藥師王佛揮動甲木靈光鞭向云中子打去,他也看出來了這云中子的戊土之道已經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地步,或許只有自己才能穩勝此人。
    見藥師王佛揮鞭向自己殺來,云中子哈哈一笑,“早就耳聞大乘佛教藥師如來神通廣大,今日倒要討教一二。”說罷,云中子袍袖一卷,那浮在半空的昆侖八符一起動了起來。同時,云中子左手中現出盤古幡,催動著先天至寶發出道道混沌劍氣,向藥師王佛殺去。
    隨著藥師王佛和云中子相繼出手,佛門諸佛和闡教眾仙混戰在一起,群毆在一處。
    尸棄佛嫉惡如仇,一心想把懼留孫誅殺,就持加持神杵與懼留孫廝殺。
    懼留孫感覺自己今天做的事的確有些不地道,難免有些心虛,十成本事也就能發揮出個七八成,一交上手就被懼留孫給壓制住了。
    但隨著廝殺的進行,懼留孫卻覺得自己體內的玉清仙法運轉起來愈加的如意,剛剛在爭斗中消耗的法力也逐漸的在恢復,連帶著出手也越來越順暢,反過來將尸棄佛給壓制住了。
    自入佛門之后,懼留孫為了避嫌,就舍棄了玉清仙法,轉而修煉佛門的寂滅佛法,甚至將玄門的慶云三花也改的不倫不類。
    今日返本還源,隱藏在體內幾千年玉清仙法難免有些生澀。起初與尸棄佛爭斗時,懼留孫就發現了這一點,但如今已叛出佛門,不可能再用佛法與尸棄佛對抗。可現在,那種生澀感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懼留孫不禁把目光投向那在戰團周圍四處亂飛的八枚玉符。雖然看起來這八枚玉符不能攻擊,也不能防御,但卻能改變戰局。到現在為止,斗了這么久,自己的法力仍然處在頂峰,反觀那尸棄佛,已經消耗了大半法力的他,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不光只有懼留孫注意到了這一點,隨著爭斗的進行,佛門諸佛都察覺到了不妥。雖然都是準圣,但只要沒有證道,就沒有無窮無盡的法力。
    可是,作為對手的闡教眾仙似乎不是這樣,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源源不斷地為他們補充法力。不止如此,冥冥之中好像還有什么東西在壓制自己,使得周身法力晦澀。運轉不靈。
    此時此刻最讓人懷疑的,就是那像沒頭蒼蠅四處亂飛的八枚玉符。也有佛門中人出手攻擊昆侖八符,但那昆侖八符就像有靈性一樣,能夠自動躲避攻擊。因為還有對手的牽制,所以諸佛根本沒有辦法全力攻擊那昆侖八符。
    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抵擋盤古幡射出的混沌劍氣,又御使甲木靈光鞭向云中子連連攻擊,藥師王佛在忙亂中還騰出一只手來,祭起戒刀向昆侖八符之一斬去。此時藥師王佛斷定,問題就出在這八枚玉符上。雖然己方人數占有,但這么打下去。時間越長佛門就越吃虧。
    自得了甲木靈光鞭,藥師王佛將其祭煉,并試圖參悟其中的甲木之道,意圖增進自身道行,若能將甲木之道演繹完整,就能像青蓮造化佛那樣斬出自我,或許還能像陳九公一樣證道混元。
    可是剛換取甲木靈光鞭沒幾天,取經團就和闡教門下的崆峒派發生了沖突,進而演變成了佛門和闡教之間的火拼。
    藥師王佛清楚的很。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不管事情起因如何,結果如何,身為佛門副教主的自己都要承擔一定的責任。想到以前自己犯下的錯誤。藥師王佛心里明白,就只有今日大勝闡教,才能粉飾自己的過失。
    可眼下非但沒能擊潰闡教眾仙,佛門反而處在下風。藥師王佛這才全力出手,試圖破了昆侖八符,扭轉戰局。
    可此時闡教氣勢正盛。在法力充盈的情況下,闡教同樣想要一場大勝。
    文殊廣法天尊連連催動三寶金蓮抵擋大日如來的日精輪,同時眼觀六路,看到藥師王佛祭起戒刀去破昆侖八符,文殊廣法天尊取出太極圖,將這先天至寶展開,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去收戒刀。
    藥師王佛如何能不認得太極圖,連忙伸手招回戒刀。
    ……
    就在闡教、佛門混戰之時,一道白光從東勝神洲穿過兩界屏障進入人間,直向二教爭斗之處飛去。
    這道白光正是元始天尊座前白鶴童子所化。他來人間是奉了元始天尊之命,送一件寶物給云中子,好使闡教大勝佛門。事關闡教氣運,白鶴童子不敢怠慢,一路疾飛,同時也小心翼翼地留意著四周。因為來的時候元始天尊說了,此去途中可能會有壞人攔阻。
    不用元始天尊明說,白鶴童子就知道自家老爺口中的壞人是誰,也知道那些人的難纏之處。
    可是有時候,你怕什么偏偏就來什么,一道火光仿佛從天外飛來,直接在途中將白鶴童子截住。
    “你是……”看著面前這小童,白鶴童子還真不認得他。
    紅孩兒打量了下白鶴童子,害怕殺錯了人,才問了一句:“可是闡教白鶴?”
    白鶴童子雖不認得紅孩兒,但感覺此人來者不善,也怕這小子是什么厲害人物,當即也不答話,掌心往上一番,一道玉清神雷向紅孩兒劈下,同時將身一晃,向遠方掠去。
    紅孩兒抬手一指,玄元控水旗飛入,玉清神雷炸開,玄元控水旗絲毫無事。
    收回玄元控水旗,紅孩兒見那白鶴童子跑了,將身一動,化作一道火光在后面緊追不舍。
    白鶴童子乃白鶴成道,天生擅于飛行,速度不慢。而紅孩兒的遁術不是陳九公所授,而是傳自燧木道人,運功時整個人化作一道火焰,速度卻是極快。
    白鶴童子在前面飛,紅孩兒在后面緊追不舍。在追擊的途中,紅孩兒不斷朝著前面的白鶴童子丟出一道道上清神雷。
    親身體驗到熟悉的玉清神雷,白鶴童子知道身后這位是截教弟子沒錯。被紅孩兒不斷地騷擾,不厭其煩的白鶴童子決定先弄死這小崽子,然后再去找諸位師兄。
    白鶴童子也是看這紅孩兒不像什么厲害的角色,如果他碰到的是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還哪敢有這等心思?
    白鶴童子在空中止住身形,轉過身去,小手在空中連抓兩下,一把一尺二寸長,通體火紅的短劍向紅孩兒刺去。
    白鶴童子祭出靈寶,紅孩兒不但不慌張,心里反而大喜,取出一件靈寶祭了出去。
    看到紅孩兒一揚手,一枚長著雙白翅膀的金錢迎著短劍飛出,白鶴童子嚇得哇呀一聲,連忙手掐劍訣,想要將短劍收回了。
    可時候已經晚了,火紅短劍與落寶金錢相遇的一瞬間,就好像處于失重狀態,往下方掉去。
    白鶴童子縱身去奪短劍,卻被紅孩兒持槍攔住,刷刷刷就是三槍,殺得白鶴童子手忙腳亂。
    逼住白鶴童子,紅孩兒將身一沉,整個人往下墜去,一把抓住那下落的短劍,直接將它收入百寶囊中。
    “小賊!把劍還我!”見紅孩兒收了短劍,白鶴童子大怒,雙手中又現出一青一黃兩把短劍。只是這回白鶴童子學乖了,沒有把短劍祭出,而是持雙劍向紅孩兒殺去。
    看著惱羞成怒的白鶴童子,紅孩兒哈哈大笑,“我老師說了,就要搶你闡教的寶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