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12 孫悟空豬剛鬣

經過取經團內部的一番討論,最后3比1,決定放火燒山。
    四處撿了些樹枝、干草放在道觀大門前,孫悟空噴出味真火點燃樹枝,聽著火燒樹枝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玄奘搖了搖頭,“造孽啊,造孽!”
    孫悟空鄙視地瞥了玄奘一眼,心里暗暗尋思,剛才我們要放火,你就說了你不同意,然后就沒說別的。明明心里也想放火,但卻在這兒裝好人,這人怎么就這么虛偽呢。
    玄奘望著那越來越旺的火焰,眼中閃爍著興奮之色,但想到自己四人的處境,連忙說道:“咱們快走,一會兒崆峒派的人發現著火了,也就發現咱們跑了。”
    “長老放心,咱們是在觀外放的火,今夜又沒風,火勢開始不會大,等燒到里面的時候,一個時辰都過去了。他們再救一會兒火,咱們早就走遠了!”此時的孫悟空化身諸葛孔明,將自己的算計講與眾人聽。
    玄奘想想也對,就跟著四人下了山,而下了山后,玄奘才發現個事,馬匹和行李呢?
    回想剛才在觀中沒看見白馬,孫悟空猜測馬匹和行李應該是被崆峒派丟棄了,去被抓的地方,應該能找到這些。
    玄奘不干,非說是被崆峒派帶走了,還要回崆峒派去找馬匹、行李。
    孫悟空說馬匹行李不要了也可以,以后化緣再買匹馬,也能置辦一些行李就行了。
    但玄奘說不行,通關的碟還在行囊中呢,要孫悟空偷偷回去崆峒派把馬匹、行李找回來。
    就在孫悟空和玄奘爭執不休的時候,豬八戒沖著沙僧使了個眼色,沙僧點點頭,悄悄地湊到玄奘身旁。一把將他抱起扛在肩上,然后撒腿就跑。
    看著被沙僧扛在肩上不斷尖叫的玄奘,孫悟空和豬八戒哈哈大笑。一起跟上沙僧的步伐。
    當取經團離開崆峒山后,一道青光落在山前。化作一身材魁梧的大漢,正是風之祖巫項羽。
    嘿嘿一笑,項羽大手在半空中一揮,瞬時間大風平地而起,飛沙走石。
    大風在崆峒山上吹過,取經團原本在崆峒派門口點起的不過是團篝火,今晚無風,要這火蔓延到崆峒派中。起碼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
    可大風一起,風作火勢,火勢瞬間高漲,直撲道觀大門。
    崆峒派的大門是用陳年松木制成的,但也難避火燒。大火一起,瞬間將大門燒著,撲去崆峒派。
    俗話說:水火無情。大火很快就將半個崆峒派吞噬。
    抬眼望去,見崆峒山隱隱有火光,項羽哈哈一笑,化作一縷清風消失在崆峒山前。
    風之祖巫。速自然是快。項羽很快就回到金鰲島,來在羅浮洞前。
    “祖巫請!”
    項羽一到羅浮洞前,就見金霞童在洞前等候。這童兒卻是奉了陳九公的命令,在此等候項羽,只要項羽回來,不用通稟,直接就可以進洞。
    項羽進到洞中,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上笑吟吟地看著自己,連忙上前就要大禮參拜。
    “免了!”陳九公一抬手,一股輕柔的法力托住下拜的項羽,然后指著面前的蒲團。“坐!”
    項羽卻是豪爽,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蒲團上,大咧咧地說道:“老師。弟這差事做的如何?”
    “哈哈哈……”看起來陳九公心情十分不錯,聽了項羽的話,哈哈一笑,撫掌道:“大善!”
    項羽十分尊重陳九公,見他高興項羽心里也高興,“老師妙算,如此一來,那闡佛之間必有一戰!”
    “哦?”陳九公聞言一怔,卻是沒有想到,這粗枝大葉的家伙還有這般細膩的心思。
    項羽似乎了解陳九公的心意,嘿嘿一笑道:“老師忘了弟當年可是人皇啊!”
    看了看項羽,陳九公心念急轉,卻是有了別的心思。別說自己還真忘了這廝曾是人皇,還是開國之主。想到此處,陳九公笑道:“回去莫要貪玩,好生修煉,他日自有你一番機緣!”
    項羽聞言大喜,躬身一拜,口稱多謝老師。
    項羽離去后,陳九公坐在洞中默算天機,突然算到一事,不由得哈哈大笑,睜開雙眼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獲!嗯,不妨再加一把火,讓他們斗得更厲害!”說完,陳九公喚來金霞童,命他去人間鉆頭號山送信。
    金霞童剛走不一會兒,陳九公就從蒲團上站了起來,走出羅浮洞外。
    徑自上了坐忘崖,就見一道黑光從海上飛來。
    “貴客至,九公有失遠迎,老祖莫怪!”
    爽朗的笑聲從海面上傳來,無老祖落在坐忘崖前,“見教主如此歡喜,可有有甚喜事不成?”
    陳九公哈哈一笑,反問道:“闡佛沖突將起,這是不是好事呢?”
    無老祖撫掌大笑,“確是好事。”然后話鋒一轉,“只是那闡教明擺著不與佛門爭,要和教主論個高低,又怎會在此時與佛門起紛爭?”
    陳九公聞言,笑得更加開心,“元始欲靜,卻耐不住我推波助瀾!”
    ……
    “走水啦!”
    “走水啦!”
    當崆峒派大多數弟還在沉睡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驚破了他們的美夢。
    有些人聽見喊聲,睜開眼睛時,周圍已經盡被烈焰充斥。有些人沖出屋外,不想剛一出屋就撲入火海之中。
    因為亭臺樓閣多是木制,火勢蔓延的很快。雖然有一些崆峒弟開始滅火,但滅火的速遠沒有火勢壯大的速快。
    “快去請老師!快去請老師!”這時有人大聲呼喊,讓人去請殷郊。此時也只有殷郊,才有能力滅火,救崆峒派于危難。
    按理說大火發生在崆峒山,又已經吞噬了半個崆峒派,殷郊應該知道。但不知為何。殷郊坐在打坐煉氣,好像與外面隔絕。喊叫聲、吵鬧聲,竟然都傳不到他耳中。
    最后還是有崆峒弟叩門。才將殷郊從入定中喚醒。
    醒過來的殷郊還有些不高興呢,不知為何今日狀態非常好。若非被人打算,自己的玉清仙法可能會更進一層。所以,殷郊對這個慌慌張張的弟很是不滿。
    看出掌門對自己似有不滿,這道人連忙將崆峒派失火,火勢難以壓制的事說出。
    當殷郊得知這一切,從室內出來后,半個崆峒派已經在大火中化為了烏有,剩下的半個也危在旦夕。
    對于玄門金仙而言。呼風喚雨是并非難事,殷郊連忙運轉玄功,喚來甘露救崆峒派上下。
    當滅了火之后,聽門下弟報告此次火災給崆峒派造成的損失,饒是殷郊已花聚頂,也不由得感覺到一陣天昏地暗,向后倒退了兩步才止住身形。
    崆峒派中,六成的建筑化為灰燼。還有二成建筑嚴重受損,只有剩下的兩成是完好的。
    讓殷郊心疼的還不是這些,因為這火來的突然。崆峒派許多弟還在沉睡中,被燒死者足有十五人。想想自己崆峒派滿打滿算,算上掌門和祖師廣成。也不過一二十人。白天被取經團先弄死八個,后來又殺了四十八個,晚上又燒死十五人,殷郊數年心血幾乎毀于一旦。
    “那玄奘等人何在?”強穩定住心神,免得道心受損,殷郊強打起精神,向身旁的弟問道。
    “回老師,那四人已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哈哈哈……”殷郊聞言,怒反笑。聲音如泣血杜鵑。
    “老師……”
    殷郊不聽弟說話,將身一晃。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疾走,消失在崆峒山上。
    ……
    卻說那取經團離了崆峒山。沙僧背著玄奘可是比白龍馬還要快。喜得豬八戒直呼,把那白馬放生,然后讓老沙背著長老一跑到婆娑凈土去。
    最后,豬八戒被玄奘狠狠地說教了一番。此次取經途中,玄奘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傳教。在過的邦國中,宣揚佛法。
    想要做這樣的是,賣相很重要。想大唐高僧,騎著白馬,披著袈裟,拿著禪杖,引萬人圍觀,仰慕大唐高僧風采,想想就讓人開心。可要是一讓人扛著,那不是把什么風都丟得一干二凈了。
    很快玄奘就從沙僧背上下來了,因為此時他們已經找到了白龍馬和行李。那白龍馬早就緩過來了,就在原地守著行李等玄奘他們回來呢。
    扶著玄奘上了馬,取經團忙不迭地趕。
    “悟空,這速行么?”騎在馬上,玄奘一邊拍著白龍馬的屁股催促他快點,一邊向孫悟空詢問。
    “長老放心,等那崆峒派救完火,咱們早都走遠了!”孫悟空滿不在乎地回答。
    孫悟空認為自己算計的不錯,從風力到火勢,再到救火耗費的時間,想來應該天衣無縫。殊不知,就是項羽興起的一陣大風,就讓孫悟空的小算盤落空了。
    四人一上走得急匆匆,腳下的大泡紅彤彤,帶著對未來的美好向往,披星戴月的不停趕,連玄奘也咬著牙堅持著。
    突然,孫悟空身形一滯,一種不妙的感覺涌上心頭。
    鐺……鐺……鐺……
    當鐘聲在耳邊回蕩時,孫悟空終于知道自己不妙的感覺是從何而來的了。已經知道了落魂鐘的厲害,孫悟空自然是不會束手待斃。
    見那一道金光落在前方,不等殷郊現出身形,孫悟空已經輪著棒沖了過去。
    手中棍棒高舉,孫悟空大喝一聲,“妖道!受死!”
    殷郊剛剛落地,孫悟空就沖到了眼前,殷郊一拍頂門,一股白氣從頂上沖起,化作半畝慶云,慶云上朵白蓮散發出陣陣清香。在朵白蓮上,托著一尺、一鐘。
    花放出陣陣白光為殷郊護身,同時殷郊催動九天元陽尺,九天元陽尺從白蓮上沖起,在空中連連震動,化作九朵金光阻擋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
    這人論道行。頂數孫悟空最高,剩下那兩個憨貨,不過相當于道家天仙罷了。在殷郊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可是,架不住他們手里有寶貝啊。不說豬八戒的九齒釘耙。就是沙僧的陽神針攻擊力也是驚人的。
    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也架不住人多。殷郊被孫悟空、豬八戒、沙僧人圍住就是一頓好打,那玄奘也不老實,時不時地就把自己的九環錫杖祭出。那九環錫杖在空中化作一條金龍,雖然殺傷力不強,但卻能不斷地騷擾殷郊,讓他分心。
    漸漸地殷郊就落入下風,有些不支。無奈之下。殷郊只能再次動用落魂鐘。
    或許有人不解,會問落魂鐘厲害,殷郊為何不早用啊?原來啊,廣成將殷郊留在人間,卻怕他有什么閃失,就將落魂鐘給他留下,希望能助他渡劫。但闡教現在的這種情況呢,廣成又會時不時的與人爭斗。
    在這種情況下,廣成并沒有抹去留在落魂鐘內元神印記,如果遇到戰事。有需要時可以隨時將落魂鐘召回護身。不像演義中,殷郊下山,廣成將洞中寶物全給了他。最后面對悖逆的徒兒,廣成也束手無策。
    落魂鐘被廣成祭煉多年,早已心神合一,里面又有廣成的元神印記,殷郊想要動用此寶十成威力。可那一口精血就是數年苦修付之東流,若不是這取經團可惡,殷郊也不會動用這最后的手段。
    仰面噴出一口精血在落魂鐘上,那落魂鐘得殷郊一口精血,鐺鐺作響。
    落魂鐘聲一響。取經團直接受到攻擊,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搖搖晃晃。最后還是躺在地上。白龍馬口中發出一聲哀鳴,兩條前腿一軟。直接跪在地上,碩大的馬頭聳拉下去。
    “掌門,請聽貧僧一言!”取經團中唯有玄奘沒事兒,想起自己一行人對崆峒派都做了什么,此時玄奘也不禁害怕起來,連忙想要分說一二。
    “呵呵呵……還想說什么?”殷郊面容猙獰,一震手中九天元陽尺,一道紫光從尺上射出,直奔玄奘擊去。
    “吾命休矣!”在殷郊出手的一剎那,玄奘就知道自己完了。雖然有老師釋迦牟尼賜的錦襕袈裟,但自己法力未能復原,這錦襕袈裟在自己身上,也防不住金仙含怒一擊。當下,玄奘倆眼一閉,引頸受戮。
    “哎……”一聲輕輕的嘆息聲傳入玄奘耳中,一聽這聲音不是殷郊的聲音,玄奘頓時大喜,知道有人來救自己了。
    “弟玄奘,拜見佛祖!”
    玄奘睜眼一看,見是老熟人。誰啊?大乘佛教上古七佛之一,懼留孫佛。
    以前啊,玄奘對這位佛祖并不感冒。這是因為玄奘不止一次看見自己師叔孔雀如來欺負懼留孫佛,可今日懼留孫佛出手解自己于生死劫中,玄奘對他感激涕零,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
    見玄奘向自己行禮,懼留孫佛微微點頭,他的注意力主要還是放在殷郊身上。
    自己要殺玄奘,玄奘卻被人救了,殷郊心里惱怒,但當他看清楚來人后,冷笑道:“我道是誰出手救了這和尚,原來是師叔啊!”
    雖然言語之間殷郊還稱懼留孫佛為師叔,但話語中濃濃的諷刺意味,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懼留孫佛難得的面皮一紅沒有接話,只是搖了搖頭,指著玄奘說:“此人不當亡于道友之手!”
    聽懼留孫佛喚自己道友,殷郊哈哈大笑,“你若是我師叔,那師叔之言,殷郊不敢有違。可你如今成佛作祖,恕殷郊得罪了!”說罷,殷郊手上用力,催動九天元陽尺向懼留孫佛打去。
    “哎……”懼留孫佛幽幽一嘆,用手一指,一朵金蓮憑空而現,出現在九天元陽尺前,將其擋住。“道友,退去吧!”說心里話,懼留孫佛真是不想趟這渾水,但卻是不得不來。
    那殊、普賢、慈航人叛出佛門回歸闡教,讓佛門丟了大臉。他們個一走,懼留孫佛在佛門的地位頓時就尷尬了。
    這次取經團和崆峒派起了摩擦,佛門那么準圣不讓別人來,偏偏讓他懼留孫來,就是要他在闡教、佛門之間做個選擇。
    可懼留孫佛知道,不光是自己一人來到人間,大乘佛教諸佛幾乎全來了,只是他們隱于暗中,看自己如何行事。如果自己與闡教決裂,奉上投名狀,那就相安無事。如果自己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那么輪回轉世都是奢望,魂飛魄散是自己唯一的結局。
    好在此時面對的是殷郊,不是自己昔日的師兄弟,懼留孫佛還真沒有那么尷尬。雖然剛才被殷郊諷刺,但懼留孫佛心里卻暗松了一口氣。這殷郊怎么也算是晚輩,自己可以以不愿以大欺小的借口放他一條生。
    “休得多言,我殷郊誓與你這叛教之人不死不休!”殷郊哪里知道懼留孫佛的苦處,雖然懼留孫佛沒對他出手,只是一味的防御,但殷郊也不肯放過他,用手一指頂上落魂鐘,落魂鐘鐺鐺作響,卻是殷郊要再次精血催動落魂鐘。
    就在這時,落魂鐘微微一顫,卻是不受殷郊控制,化作一道流光向遠處飛去。
    見到這一幕,殷郊先是一愣,而后大喜,向落魂鐘飛去的方向一拜,恭恭敬敬地說道:“弟殷郊,恭迎老師!”
    殷郊話音剛落,一個聲音隨風飄來,“徒兒,不可對你師叔無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