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606 三圣相會

沒錯,這土地是稱呼殷郊為大圣。
    從自己老師廣成子手中接過崆峒派掌門之位后,殷郊自封崆峒大圣。而且不喜歡別人喚他殷掌門,喜歡別人稱他為大圣。
    “土地公客氣了!”聽土地喚自己大圣,虛榮心得到滿足的殷郊,以非常好的態度向土地問道:“土地公主鎮一方,想來這崆峒山的事,都不過你法眼。今日發生了何事,還請土地公告訴本大圣,是何人來我崆峒鬧事,殺我‘門’下弟子!”
    聽殷郊問起此事,土地不假思索地答道:“是四個和尚!”
    “和尚!”殷郊聞言,眼中寒光一閃。如今人間的佛道之爭,其實是佛‘門’和闡教之爭。此時人間道‘門’的領袖柱袁守城,是闡教教主元始天尊剛入‘門’沒幾年的親傳弟子。
    雖然那袁守城道行不高還不如殷郊,但就算是殷郊見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叫聲師叔。
    還有那袁天罡、李淳風,都是闡教三代弟子。有這層關系在,殷郊還以為是哪個佛‘門’宗派打上‘門’來了。
    不過聽土地說對方只有四個人,殷郊決定追殺兇手,一來為‘門’下報仇,二來也得維護‘門’派尊嚴啊,否則別人還以為堂堂崆峒大圣是好欺負的呢。
    “土地公可知那些和尚往何處去了?”
    “知道,他們往那個方向去了!”土地很熱心的為殷郊指明方向,他倒是沒有撒謊,指的還真是取經團離去的方向。
    如果土地告訴殷郊取經團往西面去了,殷郊還會琢磨琢磨,還有可能反應過來。可是土地隨手一指,殷郊看準了方向就沒多想,袍袖連揮。朵朵祥云在崆峒山前連成一片。
    殷郊當先踏上祥云,崆峒派弟子緊跟掌‘門’步伐,依次上了云頭。當最后一個弟子也現在云上后。殷郊一甩袖子,連成一片的云團托起崆峒派眾人。浩浩‘蕩’‘蕩’的向西而去。
    別看已經離開崆峒山有好一會兒了,但取經團并沒有走出多遠,主要原因還是在玄奘身上。有這么大個拖累,取經團就是想快走也快不了。
    “不好!”突然感覺到身后傳來陣陣法力‘波’動,孫悟空警覺地大叫一聲,“老沙,保護好長老。八戒,準備與我迎敵!”
    取經團四人雖然在平日里打打鬧鬧的。但在大事上絕不含糊。關鍵的是,無論是被孔雀如來點化的孫悟空、豬八戒,還是被大日如來點化的沙僧,都得到過他們背后之人的叮囑,就是千萬不能讓玄奘有事。
    殷郊帶著‘門’下弟子追來,殷郊雙眼如炬,兩道白光自雙目中‘射’出,遠遠的就看到了正在匆忙往前趕路的取經團。
    見這四人步行趕路,殷郊心里還覺得有些奇怪。自己崆峒派死的那八個人都有道術在身,而自己大弟子更有天仙修為。能把他們打死的,一定不是凡人。如果殺人的是前方那四人,為何他們不用神通法術趕路呢?
    就在殷郊想不明白的時候。一道金光沖天而起,殷郊頓時感覺到了強大的法力‘波’動。“就是他們!”
    殷郊冷哼一聲,左手伸出,五指彎曲,猛地一長手,五道‘玉’清神雷從天而降,向取經團劈去。
    感覺到‘玉’清神雷中蘊含的恐怖破壞力,孫悟空卻是怕豬八戒和沙僧扛不住,更怕玄奘被雷劈死。于是。孫悟空選擇自己將這五道‘玉’清神雷全部抗下來。
    將身一晃,運轉*玄功。孫悟空身形暴漲,巨大的身軀像老母‘雞’護小‘雞’一樣。將玄奘他們護在身下。
    轟鳴聲陣陣,‘玉’清神雷在孫悟空身上炸開,孫悟空悶哼一聲,楞是硬生生的將五道‘玉’清神雷全都抗了下來。
    “此人不好對付!”見孫悟空硬扛五道‘玉’清神雷,殷郊頓時知道這‘毛’臉雷公嘴似猴似人的和尚不好對付。似他這般,一定走的是錘煉‘肉’身的路子。這些年,殷郊沒少和道行天尊‘門’下韋護打‘交’道,知道這種人的難纏,也知道和這種人對陣,千萬不能讓對手近身。
    想到此處,殷郊運轉玄功,連連打出十余道‘玉’清神雷。
    殷郊打得好算盤,要用‘玉’清神雷將孫悟空磨死。
    孫悟空呢,也不傻,知道這么硬扛不是長久之計,他想沖到殷郊近前與其‘肉’搏,但那道道‘玉’清神雷落下,卻是麻煩。
    就在這時,孫悟空想起了當日孔雀如來對自己說的話,心頭一動,一股白氣從孫悟空頭頂冒出,化作山河社稷圖。
    孫悟空用手一指,那山河社稷圖抖動,放出億萬白光。白光連成一片,在空中如水‘波’‘蕩’漾,閃動間仿佛有一片天地若隱若現。
    ‘玉’清神雷轟下,白光撲起,‘玉’清神雷轟在白光中,仿佛泥牛入海,悄然無聲無息。
    “哈哈……”見山河社稷圖建功,收了‘玉’清神雷,孫悟空哈哈一笑,縱身輪‘棒’,向殷郊殺去。
    “那是……”看到孫悟空祭起件靈寶,就收了‘玉’清神雷,殷郊心頭一凜。這時,孫悟空揮‘棒’殺來,殷郊連忙翻手取出一件靈寶。
    殷郊取出的這靈寶是把尺子,尺子有一尺二寸長,通體好像鍍了金箔一樣,閃閃發著金光,在金光之下隱藏著密密麻麻的法紋。
    這時孫悟空的‘棒’子已經攻到了殷郊身前,斜著朝殷郊左太陽‘穴’打去。
    殷郊抓著尺子的手一翻,尺子上金光大作,金光化作一朵金‘花’,托住孫悟空手中棍‘棒’。
    金‘花’擋住孫悟空手中棍‘棒’只是一時,可就是這稍縱即逝之時,給殷郊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只見殷郊往后撤了一步,從容地避開將要臨身的棍‘棒’,同時一震手中尺子,尺子上‘射’出一道紫光直擊孫悟空面皮。
    九天元陽尺,崆峒立派時元始天尊賜下的鎮派之寶,此寶攻防一體,威力驚人。
    通過剛才抵擋‘玉’清神雷,孫悟空終于知道了山河社稷圖的厲害。此時那道紫光襲來。孫悟空不再用‘肉’身硬扛,催動山河社稷圖,將九天元陽尺發出的紫光收了。然后奮起揮‘棒’。又向殷郊打去。
    看到掌‘門’真人和那長得像猴妖的和尚斗起來了,崆峒派弟子一擁而上。向取經團其他三人殺去。
    “讓爾等看看老豬的厲害!”見那崆峒弟子一窩蜂的殺來,豬八戒耍開釘耙,來了個橫掃千軍。
    這釘耙絕非普通的靈寶,被豬八戒使開,其上灰‘蒙’‘蒙’的光芒閃爍。
    七八個崆峒弟子殺到豬八戒近前,正遇橫掃過來的釘耙,這些崆峒弟子各持兵器去抵擋豬八戒的釘耙。可那釘耙掃過,這些人手中的長劍紛紛折斷。
    掃折了這些人的兵器。豬八戒乘勝追擊,連連揮耙,將離自己最近的幾個崆峒弟子全部掀翻在地。
    越戰越勇,豬八戒殺入人群當中,就仿佛虎入羊群,手下無有一合之將。
    還有那么十來個崆峒弟子去取玄奘,可沙僧一直守護在玄奘身前,豈能叫他們如意?
    沙僧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似乎不將這些小嘍啰放在眼里。當那些崆峒弟子殺到面前時,沙僧一手持降魔杖。另一只空著的手朝上一翻,掌心上憑現一團金‘色’的火焰。
    沙僧把手一甩,將掌心上的金‘色’火焰甩了出去。金‘色’火焰離了沙僧的手。瞬間化作一根根細如牛‘毛’的太陽神針。
    沙僧這太陽神針和高蘭英的太陽神針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取太陽真火所煉,只是沙僧的太陽神針是大日如來所煉。大日如來是什么人?那是天地間最后一只三足金烏,他祭煉的太陽神針蘊含至純的太陽真火。
    針類法寶一般走的都是‘陰’柔的路子,可太陽真火所煉的神針卻是純陽至寶,陽剛無比。兩種截然不同的屬‘性’出現在同一寶物上,使這太陽神針威力非凡。
    闡教元始天尊確實善于煉器,但他能賜殷郊九天元陽尺,卻無法予以崆峒派每一個普通弟子靈寶。
    崆峒派這些弟子用的法寶。除了殷郊所煉,就是他們自己煉制的。大多數的。連靈寶都算不上,只不過是法寶級別的。
    所以。當沙僧祭出太陽神針時,崆峒派那些普通弟子根本無法抵擋。只要被太陽神針擊中,太陽神針中蘊含的太陽真火就會在他們‘肉’身中肆虐。
    轉眼之間,那些中了沙僧太陽神針的崆峒弟子全都躺在地上哀嚎,還有幾個中了不止一根太陽神針的,七竅已經開始流血,目光渙散,看樣是活不成了。
    此時殷郊仗著九天元陽尺與孫悟空斗得難解難分,可他‘門’下百余弟子竟然被豬八戒和沙僧打得落‘花’流水。眼看著有數十人死在豬八戒和沙僧手中,殷郊心頭滴血。
    崆峒派祖師是廣成子,這沒錯。但崆峒派能有今天,完全是殷郊努力的結果,可以說,這些崆峒弟子就是殷郊的心血。眼看著自己的心血就要在今日毀于一旦,殷郊心頭在滴血,雙目中盡是血‘色’。
    當殷郊看見自己的二徒弟被豬八戒一耙子鑿的腦漿崩裂時,殷郊怒吼一聲,伸出左掌在自己頂‘門’上一拍。
    鐺……鐺……
    悠揚的鐘聲響起,一口小鐘從殷郊頭頂飛出,鐘聲陣陣,清脆悠揚。
    落魂鐘,廣成子的鎮‘洞’三寶之一。
    殷郊怒喝一聲,張口噴出一道血劍。
    凝聚這道血劍的血,是殷郊的‘精’血,這口‘精’血足抵得上殷郊五百年苦修。
    殷郊‘精’血凝成的血劍一遇落魂鐘,就被落魂鐘吸收得一干二凈,隨即落魂鐘連連震動,鐘響不絕于耳。
    一開始落魂鐘響,孫悟空等人并沒有感覺到什么,可這一回鐘聲入耳,孫悟空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腦海里頓時一片空白,整個人直接從空中跌落。
    孫悟空如此,那豬八戒、沙僧就更不用說了,都昏昏沉沉的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讓人驚奇的是,那玄奘竟然什么事都沒有,從容地坐在昏死過去的白龍馬身旁,口中默念經文。
    殷郊很是詫異的看著玄奘,在這四人中,似乎這個和尚最沒用。但沒想到,他竟能抵御直接攻擊三魂的落魂鐘。
    “南無阿彌陀佛!貧僧玄奘,見過崆峒掌教!”見殷郊帶著剩下的‘門’人弟子將自己圍住。玄奘心里有些發慌,但表面上卻無比的從容。雙手合十。念聲佛號,向殷郊道出自己來歷。
    “玄奘!”聽玄奘自報家‘門’,殷郊心頭一震。他聽老師廣成子說過佛‘門’佛法東傳的事,廣成子特意囑咐殷郊,如果遇到玄奘一行,盡量不要和他們發生沖突。
    雖然廣成子沒說為什么,但一向把廣成子的話奉為圣旨的殷郊,從來不會對廣成子的話有異議。
    可是。今日崆峒派這虧吃的太大了。不說那死在山前的八人,再加上剛才死在豬八戒、沙僧手中的幾十人,殷郊辛辛苦苦發現多年才有了今日之景的崆峒派,被這取經團不到一天就抹去了近半。這讓殷郊怎么能咽下這口氣?這讓殷郊也沒有理由能夠說服自己,任由他們四人離去。
    殷郊手一揮,下令道:“將他們都給我綁了!”
    崆峒弟子得令,紛紛一擁而上,將那昏‘迷’不醒的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捆了個結實,又有人過去,把毫無抵抗議的玄奘也給綁了。
    “崆峒掌‘門’。還請聽貧僧一言。今日之事雖然是我等不對在先,但卻另有蹊蹺,還請掌‘門’明察。莫要引起二教相爭!”
    玄奘這番話確實是發自肺腑,他隱約覺得今日這些事一樁樁一件件的背后,好像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暗中推動著這一切。自己一行人好好的趕路,怎么就莫名其妙來了那陣怪風?偏偏怎么就那么巧,就把人給吹到了崆峒山?
    玄奘這番話說的,自己感覺合情合理,但殷郊不這么認為。什么蹊蹺?你們把我崆峒八個弟子打死了,那也叫蹊蹺?而玄奘的最后一句話,卻讓殷郊感覺玄奘是在威脅他。
    殷郊冷冷一笑。“怎么。莫非我闡教還怕你佛‘門’不成?”說著,大袖一甩。對眾‘門’人道:“回山!”
    殷郊剛一轉身,身后就傳來慘叫聲。殷郊回身一看,原來那玄奘身上的袈裟還是件靈寶,其上穿織的各種寶石發出道道光芒,那些光芒如針,將去捆綁他的崆峒弟子一一刺傷。
    “南無阿彌陀佛!”玄奘念聲佛號,道:“還請掌‘門’三思!”
    打臉啊!
    這不是打臉又是什么?殷郊眼中寒光閃爍,用手一指,一陣破空聲傳來,那落魂鐘從天空砸下,直接砸在玄奘腦袋上。
    “唔……”玄奘直接被落魂鐘砸暈了過去。
    這回連綁都不用綁了,直接過去兩個人,將玄奘抬起。就這么的,取經團四人盡數被擒回崆峒山。而那同樣昏死過去的白龍馬呢,根本就沒人理他,連同取經團的行李一起被棄之荒野。
    殷郊并沒有在荒郊野外把取經團四人殺了,不是他不能殺,而是不敢殺。
    畢竟廣成子曾經千叮嚀萬囑咐,和人間的佛‘門’宗派起了沖突,怎么斗都行,但是盡量不要和取經團發生沖突。
    現在取經團滅了崆峒四十八人,殷郊又將取經團一網成擒,接下來如何處置這取經團,殷郊可就不敢做主。
    將取經團抓回崆峒山時,夜‘色’已經降臨,庖松子帶人準備的餅又都被取經團給吃了,殷郊吩咐‘門’人將取經團看押起來,然后生火煮飯。而他自己,則是進入密室中,焚香祈告將今日之事告訴老師廣成子。
    殷郊仙道已成,還是三‘花’聚頂的金仙,自是不食人間煙火。可他那些‘門’人弟子不行啊,昨天就萬里迢迢趕去昆侖山聽道,昆侖山那邊又不管飯,餓了整整一天才回來。本以為回到觀中就能吃頓飽飯,但不想發生了這事,得追捕這些和尚不說,等回到觀中才發現,充饑的食物全被這些和尚消滅了,還得重新生火煮飯。
    崆峒弟子折騰了差不多兩天,也都累了,吃過飯后收拾收拾就各自睡了。當值夜看守取經團的小道士昏昏‘欲’睡的時候,那被綁在柱子上的孫悟空猛地睜開雙眼。
    絕對是有默契的,孫悟空剛睜開眼睛,豬八戒、沙僧相繼睜眼,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孫悟空咧嘴一笑,整個身軀開始縮小。
    他這么一小,綁在他身上的繩子就自動脫落。去了繩索,孫悟空先是過去將那值夜的小道士打暈,然后才給豬八戒、沙僧一一松綁。
    “這繩子不知是什么做的,以老豬的力氣竟然掙脫不開而且越掙扎就勒得越緊。”豬八戒從地上撿起一根繩索,郁悶的問道。
    “應該是蛟龍筋。”沙僧將另兩根繩子都撿起來,分給孫悟空一根,“這可是好東西啊,不想這崆峒派還真有些底蘊。”
    如果是以前的孫悟空,是一定不會要這蛟龍筋的,但此時的孫悟空比原來成長了不少,什么都沒說就從沙僧手里接過蛟龍筋揣在懷中。
    “猴子、老沙,快來看啊,長老這是怎么了!”
    聽到豬八戒呼喊,孫悟空、沙僧連忙過去看那還在昏‘迷’的玄奘。不看不要緊,一看二人都樂了,原來玄奘額頭上一個拳頭大的包。
    孫悟空好不容易才忍住不笑,但也憋的夠嗆,斷斷續續地說:“長老應該是被人打的,快找盆涼水來!”
    旁邊就有口水井,豬八戒打上一桶井水,沖著玄奘那鼓了個大包的頭上澆去。被冰涼的井水一‘激’,玄奘打了個哆嗦,哼哼了兩聲才醒過來。
    看著笑得噗嗤噗嗤的三人,玄奘翻了個白眼,“還不快走,更待何時!”
    取經團小心翼翼的逃出崆峒派,站在崆峒派大‘門’外,孫悟空臉上‘露’出壞笑:“咱們燒了他道觀如何?”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