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605 又坑人了

西南方黑云滾滾,狂風呼嘯。颶風呈旋渦狀,迅速的撲向取經團所在之處。
    颶風來的甚快,眨眼既至,取經團想跑也不來及了,麻煩的是,這風威力巨大,連孫悟空都逃脫不得,也被狂卷起。
    颶風卷起取經團四人一馬,連同他們的行囊、包裹,呼嘯著向遠方掠去。
    這風來的奇怪,但還有更奇怪的。在這荒郊野外,突然而至,卷起取經團,但卻不沾一草一木。試想,連那二百多斤的豬八戒都被風卷起來了,道邊的沙粒卻絲毫不為颶風所動。
    颶風并沒有傷害取經團,托著他們刮到一座山前,颶風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四人一馬連同行禮什么的一起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還好下方是片青草地,厚厚的草好像墊子,這才免了玄奘骨折之劫。
    一個個從地上爬起來,往四周觀看,東邊有密林,西面是密林,南面還是密林,只有正面是一座山。
    饒是身下有草,也把玄奘摔了個七葷八素,掙扎著從地上起來,玄奘揉了揉摔得生疼的后腦勺,“諸位,你們誰知道這是什么地界?”
    問完這話,玄奘就看見那三位好像是排練過的一樣,不約而同地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w←ww.老,山上好像有去處!”要說還是孫悟空眼尖,看見山腰處有樓閣數層。
    聽了孫悟空的話,玄奘順著孫悟空所指的方向望去,似乎在山間還有那么個去處,只是不知這山中的是佛門寺院,還是道家觀宇。如果是佛門寺廟還好,若是道家之地可就不妙了。
    其實啊,無論和尚老道都是出家人,理應互相關照。但這些年。佛道之爭愈演愈烈,僧道之間根本無法和平共處。坐在一起唇槍舌戰的論道,那已經算是和平了。互相恥笑謾罵,卻是常有之事。甚至還有刀兵相見,斗得你死我活的時候。
    豬八戒哪知道玄奘心中的顧慮,此時他肚子有些餓了,甕聲甕氣的說道:“長老,這山上正好有去處,你我還不山上討碗水喝,化些齋飯。更待何時?”
    玄奘剛才就口渴,又被風吹了一陣,此時更覺得渴了。眼看著天也快黑了,也找找個地方住上一宿。雖不知這山中樓閣屬僧屬道,但上去看看卻是無妨,若是寺廟,就掛單留宿。若是道家觀宇,再下山也不遲。
    琢磨好了,玄奘大手一揮。豪氣的大喊一聲:“上山!”
    隨著玄奘一聲令下,孫悟空當先開路,豬八戒拽著白龍馬,沙僧挑著擔子。順著山路往山腰處行去。
    剛入山不一會兒,取經團就遇到了人。
    兩個年輕道士,皆著白色道袍,背背寶劍。有說有笑的往山下走。
    取經團要上山,兩個道士要下山,雙方正好在山上相遇。
    “呀!妖怪!”兩個道士最先看見的是在前面開路的孫悟空。被孫悟空的樣貌嚇了一跳,紛紛大喊妖怪。
    其實也不能怪這兩個道士,孫悟空長得的確不像人。而孫悟空呢,本就是妖王出身,對這兩個道士的態度并不在意。
    那兩個道士先是被孫悟空嚇了一跳,然后很快就安靜下來,相繼抽出背后寶劍,左邊那個大喝一聲:“呔!妖孽!敢擅闖我崆峒山,還不束手就擒!”
    右邊那個也不示弱,“妖猴!快快放下兵器,莫要丟了性命!”
    那道人的一句“呔,妖孽”,讓孫悟空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心里不爽,孫悟空一甩手中棍棒,就要上前給這兩個道士點顏色看看。
    “悟空,不可造次!”玄奘見事不好,一把拽住孫悟空,將他讓在身后,上前一步,雙手合十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兩位道友,貧僧有禮……”
    玄奘的客套話還沒說完,就見那左邊的道士指著自己,大聲喊道:“師弟,這兒還有妖怪,快快通知大師兄!”
    玄奘聞言,不由一滯,你說孫悟空是妖怪那也就罷了,可本長老樣貌堂堂,哪里會是妖怪?剛想要出言分辨,就聽見身后傳來呼呼的聲音。
    一回頭,見是豬八戒拽著白龍馬,沙僧挑著擔子一起追上來了。
    玄奘終于明白了,那道士口中的妖怪說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這位,不,這兩位。
    豬八戒似乎沒有看出場中的緊張氣氛,來到近前哼哧哼哧地吼道:“長老,這兩個小道長是來接咱們上山的么?”
    狠狠地剜了這沒眼力見的老豬一眼,玄奘回身再次施禮,“兩位道友誤會了,貧僧是從……”
    “哈哈哈……”玄奘的話再一次被打斷了,只見那右邊的道士哈哈一笑,“師兄,這么多妖怪,你我若能將他們一一打殺,老師回來說不定會賜你我寶物!”
    聽到自己師弟這番話,左邊的道士眼前一亮,將手中劍往空中一拋,手掐劍訣,那寶劍劍身上白光一閃,從天斬下。
    道士這一劍直奔孫悟空,孫悟空面露冷笑不閃不躲,任那劍斬在自己頭上。
    沒有道士心里想的血光迸濺,反倒是他那寶劍斷做兩截,落在地上。
    “啊!好妖法!”
    這時候兩個道士似乎明白過來,眼前這幾個妖族不是自己師兄弟能夠對付的。連忙齊齊轉身,爭先恐后地向山上跑去。
    “哎……”看到這一幕,玄奘輕嘆一聲,推了身前的孫悟空一把,“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走!”
    “走?長老,咱們還沒用飯呢?再說這天色將晚,你我何不在那觀中留宿一夜,明日再走?”聽玄奘說要走,豬八戒連忙問出心中所想。
    玄奘很是無奈,師叔從哪里找來這么一個極品。這都什么時候,還想著吃想著睡。難道就不知道什么叫打了小的來老的么?
    來不及和豬八戒解釋,玄奘拽著孫悟空就往山下走,豬八戒和沙僧連忙緊隨其后。
    “長老,似乎有人追來了!”剛下了山,孫悟空就對玄奘說道。
    玄奘一抬頭。就看見天空中飄來朵朵白云。雖然法力不復當初,但眼力還在,玄奘一看就知道這云不是普通的云,是仙家代步的祥云。
    知道今兒這事兒恐怕是難以善了了,但該有的風度玄奘還是有的。當下上前一步,雙手合十道:“諸位道友,貧僧……”
    “呔!妖僧,敢犯我崆峒,莫不是活膩了!”玄奘的話第三次被人打算,那連在一起的朵朵白云降下。八個道人出現在取經團四人面前,剛才那師兄師弟也在其中。為首的中年道人,長臉小眼,滿臉煞氣,指著玄奘喝道。
    俗話說: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饒是玄奘涵養再好,可總被人把話打斷,也忍不住憤怒了。你們這些牛鼻子也太欺負人了吧,連話都不讓人說!
    玄奘大袖一揮。喊道:“還愣著干什么,上啊!”
    還是孫悟空反應快,最先回過神來,怪叫一聲。縱身上前,舉棒就打。
    隨著孫悟空大打出手,豬八戒和沙僧也都不示弱,各持兵器全力出手。
    分分鐘后。看著地上的八具尸體,玄奘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平日最看不慣玄奘這副假惺惺的樣子,孫悟空等人齊齊轉過身去,不去看玄奘的假慈悲。
    玄奘裝模作樣的念了幾遍往生咒后,回身一看,見他們三個都背對著自己,心中又羞又惱。冷哼一聲,“上山!”
    “啊!長老,你不會是要趕盡殺絕吧。”聽了玄奘的話,豬八戒驚呼道。
    玄奘只覺得眼前一黑,喝道:“我等上山,看看他觀中有沒有人。若無人,就在觀中留宿一宿。”
    玄奘剛說到這兒,一旁沙僧接過話茬,“若是有人,就把他們打殺了!對吧,長老?”
    “胡說八道!”玄奘惱羞成怒,指著沙僧道:“我佛門弟子當以慈悲為懷……”
    “行了,長老,快上山吧,一會兒天都黑了。”豬八戒發現苗頭不對,轉世之后的玄奘,確實是沒有法力了。但他那張嘴卻越發的厲害,平日要說的興起,白話個三天三夜都不帶住嘴的,豬八戒可不想在這山腳下吹著風聽他說教。
    玄奘哪里肯依,還要繼續往下說,卻被孫悟空和豬八戒推拉著上了山。
    來到那道觀前,見門上懸著匾,匾上三個大字:崆峒派!
    “不好!”仿佛有一道閃電在玄奘心頭劃過,剛才并沒怎么注意,現在想想剛才那些道士好像自稱是崆峒弟子。
    曾為釋迦牟尼侍協弟子,又在人間修行過,玄奘當然知道這崆峒派是什么來頭。想想自己一行人剛打殺了崆峒弟子,玄奘心中頓生悔意。倒也不是說玄奘后悔殺了崆峒弟子,而是后悔為什么要上山。
    就在玄奘后悔的功夫,一個不注意,那孫悟空就推開了大門,闖了進去,“長老,這里面沒人啊!看來這里的人都被咱們打死了!”
    聽孫悟空說觀中無人,豬八戒哈哈一笑,“猴子,快看看有沒有什么吃的,老豬都快餓死了。”說完豬八戒還拍了拍沙僧肩膀,“老沙,快,咱們進去!”
    “好嘞!”沙僧挑起擔子,與豬八戒有說有笑的走進觀中,只留下仍然站在門口,心里想著某些事情的玄奘。
    直到一陣風吹來,吹得玄奘打了個寒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身邊已經沒人了。不光沒人,連那白龍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好!”玄奘心頭一顫,向觀中跑去,邊跑邊喊:“快走!快走!此地不可久留啊!”
    喊了半天,也沒有人回答,玄奘摸索著找到那三人,發現他們三個已經圍在一張桌子前吃上了。
    “唔……長老,快來,這里有這么多餅!”看到玄奘闖了進來,正往嘴里塞餅的豬八戒含糊不清的招呼玄奘一同來吃。
    “別吃了,咱們快走……唔……”玄奘的話還沒說完,嘴里就多了塊餅。
    那餅一入口,玄奘一下意識地一咬,眼睛一亮,嚼了兩口把餅咽了下去。然后往桌上一撲,和其他三人一起吃餅。
    也不知道這餅是怎么烙的,特別的好吃。而且這餅還沒少烙,那長案上擺的一摞摞餅,足有個二三百張。
    取經團四人吃的昏天黑地,把那幾百張餅全部消滅的一干二凈。
    吃完餅后,這四人拍著渾圓的肚皮,東倒西歪的躺在屋里,聽玄奘講述這崆峒派的來歷。
    “長老,照你這么說。這崆峒派還不簡單呢?”聽玄奘說了那么多,沙僧似乎抓住了一些要點,在打了個飽嗝后,很輕松的提了個問題。
    玄奘搖了搖頭,“你們哪里曉得,這崆峒派祖師是那闡教十二金仙之首的廣成子,此人道法通玄,神通廣大,根本不是你我能敵。”
    聽玄奘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豬八戒很是不滿意的哼哼道:“什么叫不是你我能敵,來了敵人也是我們出力,長老你也伸不上手。”
    玄奘被豬八戒咽的說不出話來,氣得指著豬八戒想罵他兩句。
    見玄奘氣急。生怕他趁機長篇大論,孫悟空連忙轉移話題,“長老,你說那什么子神通廣大。不知他比天庭斗母娘娘如何?”
    孫悟空成功的轉移了玄奘的注意,聽孫悟空之問,玄奘搖了搖頭。“斗母娘娘不如廣成子多矣!”
    “那咱們還不快走!”一聽玄奘說廣成子比金靈圣母還厲害,孫悟空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在他認識的所有人里,雖然金靈圣母不是最厲害的,但卻是讓孫悟空最畏懼的人。
    聽孫悟空怪叫一聲,豬八戒白了他一眼,“猴子,你這一驚一乍的做甚?”
    還沒等孫悟空說話,就聽那玄奘說:“好了,咱們吃也吃了,還是快些趕路吧。”
    四人之中,只有玄奘仙道未成,其他人風餐露宿都不是問題,平日尋找房舍住宿就是為了玄奘。現在既然是玄奘自己要求要走,孫悟空等人也只能隨他。
    取經團離了崆峒派,下了山,穿過西面那片樹林,一直往西走。
    取經團剛離山不久,山上空降下朵朵祥云,約有百人落在崆峒派道觀前。
    這百十來人都是道家裝束,衣著和那被取經團打死的八個道人相似,為首之人是個年輕道人,身穿大紅道袍,眉宇之間帶著一絲貴氣,堂堂的相貌,無時無刻不顯露著威嚴。
    此人正是崆峒派掌教,殷郊。
    當年的紂王長子,如今的一派宗師。
    天道如常,小勢可改,大勢如一。陳九公的介入,雖然沒有影響到大勢,但也改變了許多小人物的命運。特別是封神之劫后,陳九公斬土行孫,敗十二金仙,威懾整個闡教。廣成子自己都折在陳九公手里,哪還敢將弟子派下山去?就這樣,殷郊并沒有像演義中那樣,參與商周之戰,而是一直在九仙山隨廣成子修煉。
    直至廣成子奉元始天尊之命來人間傳道,在崆峒山立崆峒派后,立殷郊為崆峒掌教。
    自當年開壇**,廣開山門之后,元始天尊一改常態的喜歡上了講道。每隔一段時間,就在昆侖山前給闡教講解玉清仙法。這位教主最好面子,也最喜歡排場。闡教眾仙為了迎合元始天尊,每當元始天尊講道時,就將門人弟子全部帶到昆侖山。
    今日正是元始天尊開壇講道之日,雖然遠在人間,但殷郊還是將崆峒派大部分弟子帶往東勝神洲昆侖山,聽元始天尊講解玉清仙法。臨走的時候,殷郊留下門下首徒庖松子,就是方才出場的那位中年道人,如果你記不清了也不要緊,他已經被孫悟空打死了。
    殷郊留庖松子在崆峒山看家,同時帶領弟子們做餅,等自己帶著眾人回來時好吃。不想這一去,家中進了惡賊,不但殺了人,還把庖松子準備的餅都給吃了。
    不過此時殷郊還不知道這一切,只是來在山門前,卻沒有人出來迎接,殷郊感覺到有些不對。
    在廣成子門下修煉多年,此時的殷郊已是三花聚頂的金仙。雖然在人間,法力受到壓制,但道行是實打實的。放出神念在觀中一掃,殷郊臉色大變。
    殷郊覺得不對,忙派門人弟子四處搜尋。片刻之后,有幾個弟子抱著庖松子和那七人的尸首,來在殷郊面前。
    “好狗膽!”殷郊怒喝一聲,站立之處腳下那塊虎型巨石化作粉末。
    目光如電,在周圍掃蕩,卻沒有發現什么蛛絲馬跡,殷郊沉吟片刻,默聲念咒。
    隨著殷郊口中念咒,在他面前的地上,冒起一股青煙。青煙化作一手扶竹杖的褐衣老者,正是這崆峒山土地。
    殷郊是闡教弟子,而土地是天庭下屬機構的一個小嘍啰,按理說雙方本不該有聯系。但土地這地頭蛇,還真不敢得罪殷郊這樣的強龍。
    對于土地這樣的小人物而言,氣運之爭是上層的事,自己能做的就是在不觸犯天條的情況下,也不得罪殷郊。
    今日殷郊念咒相招,土地現身向殷郊一拱手:“大圣招小老兒前來,不知有何貴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