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604 連下黑手

佛法東傳,對佛門而言,是最重要的兩件事之一。除此之外,另一重要的事,就是六道輪回。
    從鉆頭號山回來后,藥師王佛隱約間也覺得有些不對,當他前往八寶功德池,向圣人問詢后,得到的答案令他羞憤欲死。
    俯伏在準提佛母座前,藥師王佛連拜三拜,“師叔,弟子求再征六道輪回!”
    恥辱啊,恥辱!
    藥師王佛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人如此玩弄,雖然那設套的是混元圣人,但這對他而言,也是莫大的恥辱。多虧了師叔給自己留面子,否則這事若是傳了出去,自己還如何掌大乘佛教?
    藥師王佛也清楚,紙是包不住火的,這事總有一天會現于人前,到那時自己還怎么有臉留在佛門副教主的位子上?
    所以,藥師王佛想趁著此事還未傳來,馬上帶人再次攻打六道輪回。只要能成功將那億萬蒼生輪回之所攻下,就是自己莫大的功勞,足以洗刷曾經的恥辱。到那時,以前那些事被人知道了,也無礙自己執掌佛門。
    可是藥師王佛拜了三拜,卻沒有聽到準提佛母說話,不甘心的藥師王佛又拜了三拜,“弟子請求再攻六道輪回,萬望師叔應準!”
    “哎!”聽著藥師王佛情詞迫切,準提佛母心中略有不忍。師徒如父子,準提佛母與藥師王佛雖無師徒之名,但有師徒之實。知道藥師王佛心有不甘,準提佛母也很想答應他的請求,但準提佛母也知道,陳九公已經把藥師王佛給算計透了。若是再讓他帶人攻打六道輪回,恐怕連全身而退都是奢望。
    扭頭看了看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看到阿彌陀佛的目光閃爍不定。
    師兄弟二人相伴多年,一個眼神在他們之間能夠傳遞很多東西,準提佛母明白了阿彌陀佛的心意。不禁心頭一凜。
    準提佛母左手微抬,對藥師王佛道:“藥師,起來說話!”
    聽準提佛母語氣溫和,藥師王佛心中暗喜,站起身來,垂手而立。
    準提佛母伸出的左手一翻,掌心上青光一閃,一物現于掌中。“藥師,此寶予你!”
    “師叔……”準提佛母手中的是什么東西,藥師王佛認得。此寶正是昔日的楊眉道人死后遺留之物。
    此寶威力不凡,佛門一打六道輪回時,正是楊眉道人以此寶打傷了冥河老祖,佛門才奪下了陰山。
    楊眉道人死后,此寶被藥師王佛帶回,呈予準提佛母。后來,得準提佛母賜青蓮寶色旗,藥師王佛參悟青蓮寶色旗中的甲木之道,而楊眉道人留下的這件頂級先天靈寶。其中也蘊含著甲木之道。
    藥師王佛對此寶甚是眼熱,曾數次向準提佛母懇求,求師叔將此寶賜予自己,可得到的卻是準提佛母明確的拒絕。
    今日師叔將此寶取出。并說要賜予自己,藥師王佛大喜,連忙向準提佛母拜謝。此時的藥師王佛眼中只有靈寶,卻沒有看見自己老師阿彌陀佛眼中的惋惜之色。
    將寶物遞給藥師王佛后。準提佛母出言指點,“此寶予你,你往西極之地去尋西王母。用此寶換她手中的甲木靈光鞭。”
    “師叔……弟子遵命!”藥師王佛也不傻,聽完準提佛母的話,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將寶物置于袖中,藥師王佛躬身向準提佛母一拜,“師叔,弟子懇求再攻六道輪回,還望師叔答應!”藥師王佛總算沒忘了正事,再次出言向準提佛母懇求。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說道:“上次征討六道輪回,你青蓮師叔中了陳九公算計,被麒麟王的戮魂刀傷了元神,至今尚未痊愈。沒有了他,攻六道輪回絕無勝算,你且去西極換取甲木靈光鞭,若能參悟其中的甲木之道,或許也有斬三尸的機緣。”
    說完這番話,準提佛母見藥師王佛似乎有些不甘,也不容他多言,大手一揮,“事已至此,退下吧!”
    此時準提佛母已經發話趕人了,藥師王佛就是再想說話,也只能行禮退下。
    待到藥師王佛退入婆娑樹林后,阿彌陀佛睜開雙眼,微微搖頭,“師弟,截教與魔族聯手,我佛門又當如何應對?”
    魔因佛生,卻又與佛相克。截教又是眼下佛門最強大的對手,如果讓他們聯手,對佛門肯定是不利。
    阿彌陀佛擔憂,可準提佛母卻好像一點也不在乎,哈哈一笑。“師兄多慮了,那魔族是天道為了平衡我佛門的手段,同時也是天道為了平衡其他四教。此劫我佛門興,他魔族就與我佛門為敵。下次量劫截教興,那魔族就會讓陳九公頭疼了。”
    “我明白了!”阿彌陀佛聽了準提佛母這番話,仿佛明白了什么,撫掌笑道:“難怪陳九公與魔族只聯手而不聯盟,原來還有這番因果在其中。”
    準提佛母面帶微笑,“不知那無極何時與陳九公定下雙方聯手對付青蓮師弟,但截教得混元劍,陳九公掌兩大先天至寶,無極還怎敢與他聯手?截魔聯手之局,不攻自破!”
    “嗯,師弟之言大善!”自己的顧慮被師弟三言兩語給打消了,阿彌陀佛心里很高興,不由得開口稱善。可這時阿彌陀佛又想起一事,“師弟,前些日愚兄推算天機,發現那截教似有大興之機。”
    諸圣之間,亦有上下之分。阿彌陀佛的道行比準提佛母要高出一截,對于他的推算,準提佛母深信不疑。沉思片刻,準提佛母凝重的神色漸漸緩和下來,“截教原有混沌鐘,現在又得了混元劍,兩大先天至寶,氣運必然大漲。不過截教大興,我佛門不必驚慌,自會有人出手對付截教。”
    “元始!”準提佛母話音剛落,阿彌陀佛就反應過來了。截教和闡教之間的因果太深了,已經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而且還會一次次量劫越結越深。截教如果大興,一定會反攻倒算,到那時闡教必被其所滅。所以。元始天尊決不會坐視截教大興。
    啪!
    一聲脆響,阿彌陀佛循聲望去,原來是準提佛母重重地拍了下巴掌,見其臉上喜色溢于言表,阿彌陀佛知道師弟一定想到了什么好事。
    果然,準提佛母高興地對阿彌陀佛說道:“師兄,我明白了!我明白元始那廝打得是什么主意了!”
    自人間劫結束后,闡教重出洪荒,元始天尊的舉動就讓人難以捉摸,先是將闡教的幫手人教掃出局。然后又棄南瞻部洲不顧,任由佛門占去了大半。還一改常態的廣開山門,大肆招收門人弟子。最后更派弟子往六道輪回,以爭奪混元劍為由,將截教隱藏的實力全部逼出。
    元始天尊這一出一出的,稱得上是天馬行空,饒是準提佛母素來多智,也猜不透他到底在謀劃什么。直到此時此刻,準提佛母終于明白了。那元始天尊早就算到了截教在下一量劫有大興之機,這才要在佛門賢者劫時與截教爭鋒,將截教大興的苗頭掐死。
    聽了準提佛母的猜想,阿彌陀佛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以前光以為元始天尊傲慢無禮志大才疏。總被老子當槍使。不想元始天尊竟有如此心機,竟有這般手段。
    “師弟,闡截二教相爭,我佛門又該何去何從?”元始天尊如何能隱忍。對阿彌陀佛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佛門在這樣的局勢下能得到什么。
    聽阿彌陀佛之問,準提佛母大笑。“他闡截相爭,我佛門得利,此次大興再無人可阻!”
    “不錯!”阿彌陀佛也反應過來,“闡截相爭,必無暇顧我佛門,我佛門大興無人可阻,還可坐看二教相爭。快哉!快哉!”
    阿彌陀佛越想越開心,自與師弟共立西方教至如今,就從未有這么好的事。玄門四教,一教隱退,一教是佛門的盟友,其余兩教斗得你死我活。佛門順利大興,竟然連個對手都沒有,怎能不讓阿彌陀佛歡喜?
    準提佛母也很高興,但他還有其他的想法,望著八寶功德池中隱隱上漲的池水,準提佛母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我佛門為量劫主角,大興之時坐看他人爭斗豈不無趣。”
    “哦?師弟有何打算?”
    “不如行那順水推舟之事,讓二教斗得更厲!”
    “順水推舟?師弟此言大善!”聽了準提佛母的話,阿彌陀佛似有所悟,正要開懷大笑一番,卻發現自己師弟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師弟,怎么了?”
    此時準提佛母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凈,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師兄,那陳九公出招了!”
    ……
    話說那取經團,過了流沙河一路向西,日夜趕路。
    與西游記中不同,在這個取經團里沒有師徒之分,孫悟空、豬悟能、沙悟凈都沒有認玄奘做師父。此時四人的關系很微妙,仿佛隱微處有千絲萬縷將他們纏繞在一起。
    簡單的說,取經團里玄奘是團長,其他三人是團員。當發生分歧的時候,玄奘會用緊箍咒威脅孫悟空現在自己這邊,然后在2v2的局勢下,以孫悟空的武力逼迫豬八戒和沙僧。
    每天就這么打情罵俏,不,打打鬧鬧的趕路。這一日晌午,取經團進入一個村子化緣,在一信佛的農戶家飽餐了一頓,又拿了一些吃的,才心滿意足的出了村子繼續趕路。
    玄奘騎馬,悟空開路,八戒牽馬,沙僧挑擔,取經團四人組分工明確。可是,那牽馬的豬八戒卻比開路的孫悟空還著急,拽著玄奘胯下白馬急匆匆的趕路。
    玄奘這匹馬可不是普通的白馬,乃是一匹白龍馬。想他玄奘要從人間一路向西,到西牛賀洲婆娑凈土,在婆娑凈土取了真經之后,出婆娑凈土往南,出西牛賀洲后在橫跨南瞻部洲,再從南瞻部洲進入人間,直達長安。
    說起來都這么麻煩,走起來這漫漫長路就更遙遠了,若是以尋常白馬為腳力根本就不行。這不,藥師王佛親自與囚牛商量,在龍族中選一子弟化作白馬,負玄奘行路。
    這要是以前。囚牛肯定不會答應。但如今的龍族,早已不是當年的龍族。依附于佛門之下,對于藥師王佛的要求,囚牛不得不答應。
    不過給人當坐騎雖然丟臉,但如果能隨玄奘取經傳經,日后必得功德,這也算得上是件好事。
    與兩位兄弟商量了一下,囚牛在族中選西海龍王三子敖烈,命他化作白龍馬,與玄奘充作腳力。
    原來是龍族太子。現在給人當馬騎,這事擱在誰身上,誰也不能樂意啊。但囚牛的話,敖烈還不能不聽,只能忍辱負重載著玄奘趕路。
    可是取經團中,最讓敖烈討厭的,不是騎在他身上的唐玄奘,而是那個拽著拴在他脖子上韁繩的豬八戒。也不知道這老豬為什么那么著急,在取經團中最著急趕路的不是玄奘。而是這老豬。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其他時間很不得全在路上度過。有時玄奘、孫悟空或沙僧說累了,休息一會兒再走吧,這老豬都不愿意。
    最可氣的是。在這枯燥無味,有飽受折磨的途中,每當敖烈想要偷懶的時候,這老豬都是在馬臀上重重的來上一腳。然后嘴里還罵罵咧咧的。被豬八戒拉扯著往前行,白龍馬十分不爽,順著豬八戒的手勁一仰頭。向豬八戒抓著韁繩的手咬去。
    敖烈正在心里畫圈詛咒豬八戒的時候,豬八戒突然回過頭來,一巴掌拍在馬臉上,“呔!你這懶貨,還不快走!”說著,用力一拽韁繩,將白龍馬扯得一個踉蹌。
    馬眼中燃起熊熊怒火,敖烈心里恨死了豬八戒,但此時無法反抗,只能在豬八戒的拉扯下向前趕路。
    “不能明著收拾這豬頭,但也要叫他吃些苦頭!”越想心里越氣,敖烈順著豬八戒拉扯韁繩之力往前一伸頭,張口向豬八戒那拉著韁繩的手臂上咬去。
    自從修煉了孔雀如來傳下的功法,豬八戒六識漸漸通靈。就在敖烈張口來咬的一瞬間,豬八戒心中一突,覺得不妙。而這時,感覺手中的韁繩猛地一抖,豬八戒那張大臉上露出一絲奸笑。
    當即運轉玄功,豬八戒整條左臂上金光一閃,然后就聽那白龍馬哀嚎一聲,回頭一看見其口中幾顆牙已經化作成粉末。
    “大衍五行真法!”坐在馬上的玄奘,將豬八戒和白龍馬之間的齷齪盡收眼底。可當看到豬八戒使出的道法后,玄奘嚇了一大跳。
    當日孔雀如來傳玄奘緊箍咒時,只是告訴他,在福陵山有個豬悟能,又叫豬八戒,讓玄奘帶著他一起往婆娑凈土取經。玄奘也沒多想,就把豬八戒納入取經團里了。可萬萬不曾想到的是,自己那個高傲的師叔竟然會收一個普通的豬妖為弟子。
    看著那禍害了白龍馬后,一臉奸笑的豬八戒,玄奘一時間還真有些羨慕這老豬。大衍五行真法是孔雀如來的獨門功法,可將各種靈氣轉化為五行之精氣。這功法當得上玄妙無窮,玄奘也想修煉此功,但卻沒有機緣。
    “老豬,你怎么這么急著趕路啊!”這時,身后傳來沙僧的聲音。在取經團里,一共就四個人,但也分成了兩派。因為緊箍咒的原因,孫悟空即使不愿意,也不得不和玄奘站在一起。而沙僧和豬八戒比較合得來,他們的關系很是不錯。在一起快一個月了,沙僧對豬八戒的性子也有了些了解,知道這老豬是個憊懶貨,平日貪吃貪睡的。但他卻對趕路十分上心,似乎恨不得明天就能趕到婆娑凈土。
    聽沙僧說出心中疑問,豬八戒憨憨一笑,想起了心中牽掛的人兒,也不知道此時二姐在做些什么。
    自己問話,這老豬不會答也就算了,怎么還露出這么一副豬哥相。沙僧搖了搖頭,拉了拉豬八戒的長袍,“我說老豬啊,咱們趕了半天的路了,也該歇歇吧!。”
    玄奘坐在馬上聽到沙僧的話,也有些心動。他雖然一路都坐在馬上,但法力尚未恢復,肉身脆弱根本經不起折騰。在馬背上坐的久了,大腿里子處火辣辣的,非常難受。“那邊有棵大槐樹,我等到樹下歇息片刻吧!”說著,玄奘也不等豬八戒反應過來,從他手中奪過韁繩,催馬向樹下奔去。
    四人一馬在樹蔭下歇息,這時候玄奘又渴了,讓三人去給他找水。
    你要說豬八戒懶吧,但他趕路比誰都上心。可你要說他勤快,除了趕路之外,別的事你想指使他。這不,一聽玄奘說要喝水,豬八戒倆眼一閉,往后一仰,躺在地上,鼾聲頓時就起來了。
    看到豬八戒這個樣子,玄奘心里這個氣啊。又把目光轉向沙僧,卻聽沙僧念叨著:“這趕路實在是太辛苦了,老沙我可得好生歇息下。”說完,整個人就靠在大槐樹上假寐。
    豬八戒可以不喝水,沙僧可以不喝水,孫悟空就不用說了,就連那白龍馬敖烈不喝水也沒問題。但是,玄奘不喝水不行。口干舌燥的他,最后只有笑吟吟地看著孫悟空,“悟空……”
    孫悟空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等著!俺老孫給你弄水去!”說著孫悟空就要起身離去。
    可是孫悟空剛站起身,卻猛然回頭,雙眼直勾勾地望著遠處。
    此時不光是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僧,甚至白龍馬敖烈都打起了精神。紛紛注目,望著西南方向。
    “那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