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606 二教爭寶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煙。
    杭州西湖,景色無雙,多少年來,無數文人騷客流連西湖岸邊,泛舟湖上。
    在西湖南岸朝夕山南屏嶺日慧峰下,有一座道觀,名喚朝陽觀。在朝陽觀前,有一座高塔,名喚四象塔。
    在杭州有個傳說,也不能說是傳說,因為杭州城的許多老人都親眼所見。說是十八年前,天降神塔,就是那朝陽觀前的四象塔。
    還有人信誓旦旦的說,有個膽大包天的猴妖,仗著自己會妖法就潛入天庭,意圖作亂。不想剛入天庭就被人發現,斗母娘娘親自出手,將其鎮壓。娘娘心慈,念他修行不易,才將其鎮壓在這四象塔下,磨其野性,化其妖氣。
    為什么說這不是傳說呢,因為傳說多是人們杜撰出來的,而這事有許多人親眼所見。而且,每個月都會有幾日,那四象塔中傳出凄慘的叫聲,那叫聲尖銳,絕不是人的聲音。久而久之,人們就信以為真。去年有杭州巨賈耗費重金,在這四象塔旁建造朝陽道館,供奉那降妖鎮魔的斗母娘娘,也就是金靈圣母。
    其實啊,自打被關入四象塔后第三天,孫悟空就認命了,因為他發現這寶塔極為堅固,不是自己能夠破開的。如果在這塔中修煉幾年,讓自己的八九玄功再精進兩層或許還有可能。反正也是無聊,而且還出不去,孫悟空就在這塔里好生修煉。
    可猴子畢竟猴子,整天修煉根本就耐不住寂寞。孫悟空修煉之余,就趴在四象塔塔壁上,聽外面過往行人說話解悶。
    聽著聽著,孫悟空就發現了不對。原來那些人路過這四象塔。就會說起這四象塔的故事。孫悟空一聽,那故事里把自己說的極為不堪。反倒是把自己壓在這兒的那個女人,被人們推崇備至。還為她修觀建廟。
    最可氣的是,每年三月初六。也就是四象塔從天而降的那一天,杭州百姓還會在這四象塔祭祀。祭祀的方式是一個老道站在法壇前,念什么亂七八糟的經文,然后就會呼喊上幾句“妖猴,還不速速皈依”之類的話語。
    誰能受得這氣啊,況且孫悟空脾氣本來就不好,被人在外面連損帶罵的那還得了?一氣之下,孫悟空就在四象塔里鬧騰上了。
    可無論他怎么折騰。也無法打破這四象塔,然后惱羞成怒的他就會在塔中嘶吼來發泄自己郁悶的心情。這就是塔外行人能聽見塔中有嘶叫的原因。
    今兒是三月初七,昨天呢就是杭州百姓在四象塔前祭祀的日子。照常例向金靈圣母奉上貢品,然后就是朝陽觀道人出場,將那塔中的孫悟空一頓訓斥。
    什么事最讓人郁悶?這個問題對每一個人而言,各有不同的答案。但如果你要問孫悟空這個問題的話,孫悟空會告訴你,最郁悶的事就是你能聽見別人罵你,那罵你的人卻聽不見你罵他。
    氣得鼓鼓的孫悟空又是甩開棍棒,在塔中一頓亂打亂砸。從第一層一路打上第四層。又從第四層打到第一層,直到將法力、體力耗得一干二凈,才將棒一扔。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嗯?”雖然累的夠嗆,已經揮不動棍棒了,但孫悟空耳目依舊清明。就在剛才,他聽到了一絲聲響,以他的耳力能夠聽出這聲音不是來自四象塔外,而是在四象塔中。
    翻身躍起,孫悟空正好看見一道五彩霞光落在自己面前。
    還以為是敵人,孫悟空剛要去撿兵器,卻見那五彩霞光化作一人。
    “佛祖!”看清來人面貌。孫悟空心里無比激動。來人他認得,在他心里除了老師須菩提之外。就只有此人對他最好了。不但救他于危難之間,還曾傳他法術。雖然那法術孫悟空從來就沒修煉過。
    來人正是那剛從金山寺出來的孔雀如來,看著毛發亂遭遭的孫悟空,孔雀如來淡淡一笑,“你這猴頭,吃苦頭了吧。”
    “佛祖救我!”孫悟空跪倒在地,大聲哀求。
    “哎……”孔雀如來輕嘆一聲,大袖一卷,一道五彩霞光從頭到腳將孫悟空罩住。
    五彩霞光很快就散去,孫悟空靈臺一陣清明,只覺得自己身體里多了什么東西。
    白光如水,在孫悟空身上閃動,一張寶圖出現在他身前。“這是……”這寶貝孫悟空以前見過,但似乎沒什么威力,后來不知怎么,這寶圖就不見了,不想它一直隱藏在自己體內。
    指著山河社稷圖,孔雀如來說道:“此乃先天靈寶山河社稷圖,是妖族圣人女媧娘娘賜你的寶物。以我傳你的祭煉之法將此寶煉化,日后可助你在取經路上降妖除魔。”
    “取經路上……”見山河社稷圖上仙光閃閃,孫悟空對其是愛不釋手,可一聽孔雀如來之言,頓時來了精神,“佛祖,您的意思是老孫能出去……”
    看著表情弱弱的孫悟空,孔雀如來只覺得好笑,點了點頭,“出去可以,不過你要護送高僧玄奘往西天婆娑凈土取得真經,然后在將真經傳回人間。”
    先別說什么取經傳經的事,一聽自己真的能夠出去,可就把孫悟空給樂壞了,喜得他在四象塔中撒歡亂跑。
    孔雀如來無奈地搖了搖頭,用手一指,孫悟空腳下一頓,雙腳掌下仿佛生根,一下子定在了原地。
    “別高興得太早,現在的你還不能出去。”孔雀如來的話好像一盆涼水,直接給心頭火熱的孫悟空澆了個透心涼,滿心歡喜等著孔雀如來放他出去,不想等到的竟然是這么一句話。
    孫悟空哪里肯意依,抓耳撓腮急得滿臉通紅,“佛祖,您就放老孫出去吧!如您能讓俺出去,莫說取經,俺老孫什么都肯干!“
    在孫悟空期盼的目光之下,孔雀如來還是搖了搖頭,“此事絕不可如此,悟空,你再忍耐幾天,不出半月那取經之人就會來尋你。”
    “啊呀呀……這可叫老孫如何是好……”聽孔雀如來說他還不能出去,孫悟空心急火燎地抓住孔雀如來衣袖苦苦哀求。
    “夠了!”實在被他煩的不行了,孔雀如來怒喝一聲,一拽衣袖掙脫孫悟空的猴爪。“猴頭,再敢放肆,就叫你永世也出不得此塔!”
    “如來爺爺息怒!”這猴子真叫一個能屈能伸,見孔雀如來已經是怒了,自己撒潑這一招不好使了,連忙老實下來。“佛祖,那取經的和尚什么時候來啊,可不要讓老孫等他太久啊。”嘴里說著,孫悟空心里想的就是,那和尚若是來的晚了,就賞他兩棍子。
    見這猴子雖然老實下來了,但一雙眼珠滴溜亂轉,孔雀如來就猜到這猴子沒安什么好心。想想自己那師侄金蟬子剛轉世十八年,法力還沒有恢復,恐怕還真降不住這猴子。
    “悟空!”
    “佛祖,您老人家可是有事吩咐?”
    孔雀如來想了想,雙眼盯著孫悟空,“佛母曾說我佛門光大,無不可渡之人,今日我愿渡你入門,你可愿意?”
    “不愿意!”聽孔雀如來這話,孫悟空一蹦三尺高,大叫道:“佛祖饒了老孫吧、老孫可不想當和尚……額……”
    為什么不接著喊叫了?原來孫悟空已經看到了孔雀如來那冰冷的目光和噬人的冷笑。
    “佛祖……非要老孫入佛門不可?”孫悟空最后還是在孔雀如來冰冷的目光下敗下陣來,這位佛祖似乎脾氣不是很好,萬一惹怒了他,恐怕連出這塔都會有變故。自己不妨先答應他,入了佛門自己不也能再退出去么,何必跟這位佛祖對著來呢。
    孔雀如來不知道這猴子心里那小算盤敲得啪啪響,但孔雀如來心里卻又自己打算,也有自己的想法。“悟空,你生性頑劣,入我佛門還需磨練心性。正巧你要隨金蟬西行,就先在他身前做個行者吧!”
    “好說!好說!佛祖讓老孫干什么,老孫就干什么!”反正已經想好了以后的出路,孫悟空聽了孔雀如來的話,連忙一口答應下來。
    “好!”聽孫悟空答應的爽快,孔雀如來對這猴子的態度很是滿意,用手一指,孫悟空身上的盔甲化作佛衣佛帽。只是想到孫悟空輔佐金蟬子西行,一路上恐怕要與人爭斗,孔雀如來給他準備的佛衣與人間佛門武僧的僧衣有些相似。
    給孫悟空設計好著裝,孔雀如來上下打量著他,渾然不顧孫悟空那漲紅的臉,“似乎還缺點什么。”
    “對了!”孔雀如來突然一拍巴掌,伸出左手,食指上射出一道五色華光,那道五色華光化作一五彩纏繞的頭箍,直套在孫悟空頭上。
    “佛祖,這是什么寶貝?”感覺有東西套在了自己頭上,孫悟空下意識的去摸,他以前在西牛賀洲混,見過佛門行者、頭陀,自然知道自己帶的是什么。但是他想到,賜自己這個頭箍的人非比尋常,這頭箍或許還是個了不得的寶貝。
    孔雀如來點點頭,“別說,這還真是件寶貝!”(未完待續)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