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599 就要搶你闡教的寶貝

時光匆匆,十八年轉眼即逝。
    春去冬來十八個寒暑,足以使許多事發生改變。但是,人間佛道之爭,仍然還在繼續。
    江洲金山寺,七極佛殿中,孔雀如來盤膝坐在大殿正中。這七級佛殿是金山寺供奉諸佛之地,在他身外,環繞著一尊尊金身佛像。這些佛像每一尊都高大直達殿頂,但有孔雀如來坐在殿中,那些平日通體金光流轉的佛像,今日都顯得暗道無光。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一老一少兩個僧人從大門進到殿中。
    “佛祖,玄奘帶到!”金山寺住持法明和尚來到孔雀如來近前,大禮參拜。
    “退下!”孔雀如來眼皮都沒抬,直接喝令法明退下。
    即使如此,法明臉上也不敢有絲毫的怨恨之色,恭恭敬敬地向孔雀如來一拜,退出大殿之外。
    法明出去之后,那個叫玄奘的小和尚學著剛才法明的樣子,向孔雀如來磕了個頭,“師叔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金蟬,你在人間可好?”孔雀如來睜開雙眼,伸手扶起玄奘。
    這玄奘正是金蟬子轉世,是佛門傳經東土的主角,自轉世之日至今,十八年之期將至,孔雀如來這才親自下界,來助玄奘一臂之力。
    “回師叔,弟子一切都好。”
    “那就好。”孔雀如來點了點頭,然后袍袖一卷,兩道華光從其袖中飛出,落在玄奘面前,化作一杖一袈裟。
    “師叔這是……”玄奘隱約已經猜到了,這兩件寶貝是賜給自己的,但在孔雀如來面前,只能忍著心中歡喜,故作沉穩。
    孔雀如來淡淡說道:“這二寶。錦襕袈裟、九環錫杖,是師兄賜你在取經傳經路上護身之物。”
    “多謝老師、師叔!”
    孔雀如來微微點頭,“你轉世十八年,神通、法力未能恢復,師兄他為你尋了個幫手。他日你出長安后,途徑杭州可去四象塔,將那塔中的猴子放出來。”
    玄奘前世在佛門的地位雖然不高,但作為釋迦牟尼侍協弟子,對于佛門的一些秘聞,他還是知道的。他知道孔雀如來口中的猴子是誰。也知道那猴子是什么身份。聽孔雀如來說,那猴子是安排給他的幫手,玄奘心里暗喜,對即將到來的取經傳經更添了幾分信心。
    玄奘對孫悟空有信心,并非是孫悟空能耐多大本事多高,而是因為孫悟空的雙重身份。也不知道這猴子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和兩位圣人都有非比尋常的關系。準提佛母不說,那是孫悟空的授藝恩師。最重要的是妖教教主女媧娘娘,當今妖教高手如云。從人間往婆娑凈土的路上,不知會遇到多少妖族。可只要是妖族,就得給女媧娘娘面子,就不會難為孫悟空。也就不會難為自己。
    這是,孔雀如來還想囑咐玄奘兩句,可是剛要開口,卻止住了話語。冷哼一聲。
    玄奘一愣,往大殿外看去,原來是那法明和尚去而復返。
    看出孔雀如來不高興了。玄奘暗道要壞,連忙對孔雀如來說:“師叔,法明住持不會無故去而復返……”剛說到此處,玄奘就感覺不對,抬頭正對上孔雀如來那冰冷的目光,連忙退到一旁,低頭束手不敢多言。
    輕哼了一聲,孔雀如來二目如電,刺在法明和尚身上。
    法明和尚一入大殿,整個人如墜冰窟,渾身寒毛站立,顫顫驚驚地來在孔雀如來面前三丈之外,想要在往前,兩只腳卻不聽使喚,根本就邁不動步了。
    看出法明的窘境,轉世人間后被他帶大的玄奘硬著頭皮替他解圍,“長老可是有事?”
    感激地看了玄奘一眼,法明站在遠處道:“外面有白馬寺僧人從長安來江洲,其中一人自稱是佛祖的故人。”
    “嗯?”孔雀如來劍眉一挑,喃喃道:“故人?會是誰呢?”說著,孔雀如來散去氣勢,吩咐法明:“去,帶他進來。”
    “佛祖稍候,小僧這就去請他進來。”得了孔雀如來吩咐,法明轉身就走,這位金山寺住持簡直不想在孔雀如來面前多待一刻。
    法明住持去請客人,孔雀如來雙手扶膝,二目中寒光斗轉。
    剛才聽法明說有故人登門,孔雀如來就暗暗推算,可是竟然一無所獲。雖然現在還沒見到自己那位故人,但孔雀如來冥冥之中能夠感覺到,來者絕對是敵非友。
    當法明重新回到大殿中時,一個年輕僧人站在法明身前。是身前,不是身后,那法明恭恭敬敬地跟在這年輕僧人身后,足以說明此人身份絕不一般。
    年輕僧人與孔雀如來四目相對,面上帶著如春風般的微笑,年輕僧人雙手合十向孔雀如來一禮,“貧僧圓覺,見過佛祖!多年不見佛祖風采依舊,真是我佛門之幸!。”
    孔雀如來沒有回話,二目如鷹隼般盯著這圓覺,那令法明如芒在背的目光,圓覺卻坦然受之,并以微笑相對。
    半響,孔雀如來哈哈大笑,指著圓覺道:“原來是你,原來是你!”說完,孔雀如來用手一指,大殿地面的青石板上沖起一道五彩氣流,氣流化作一五色蓮臺。
    孔雀如來抬手示意,“在我面前,你可以坐!”
    “多謝佛祖!”圓覺和尚雙手合十,又向孔雀如來一禮,坐到五色蓮臺之上。
    在蓮臺上坐定,圓覺和尚對孔雀如來道:“為傳經之事,佛祖不辭勞苦親臨人間,圓覺代我佛門上下多謝佛祖!”
    “哼……哈哈哈……”孔雀如來先是冷哼一聲,然后仰面大笑。
    聽出孔雀如來笑聲中濃濃的嘲諷之意,圓覺和尚也不惱怒,擺手示意法明退下。
    似乎是笑得夠了,孔雀如來的目光落回圓覺身上,“好了,說吧,今日來見我為了什么?”
    “這孔雀還是這脾氣。”圓覺微微一怔,心中暗想。
    “嗯?”見圓覺不說話,孔雀如來眉頭一挑,瞳孔中五彩霞光流轉。
    大殿中溫度瞬間下降到冰點以下,饒是玄奘剛剛轉世不久,修為還沒恢復前世的水準,也感覺到大殿中彌漫著濃濃的殺氣。
    見孔雀如來一副即將暴走的樣子,圓覺和尚心里也不免有些發憷,自己面前這位可是跟他那師兄不同。如果釋迦牟尼在,說點什么或是搞點小動作都沒事。而此時這有孔雀如來一人,萬一真的將他激怒,自己死在這兒都白死。
    想到此處,圓覺和尚不禁暗暗后悔,后悔自己今天為什么要來這里與孔雀如來相見。上千年都忍了,怎么眼看著要出頭了,自己竟然犯下這樣的錯誤。
    眼見孔雀如來背后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流轉,圓覺和尚徹底慌了神,丟給玄奘一個求助的眼神,圓覺和尚期望玄奘能為自己說幾句好話,然后孔雀如來能看在自己師侄的面子上放過自己。
    看到圓覺和尚期盼的眼神,玄奘很是無奈,他侍候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多年,哪能不知道自己這師師叔什么脾氣。特別是在他盛怒之時,恐怕就只有自己老師釋迦牟尼能勸得住他。
    可讓玄奘糾結的是,自己還不能不管那圓覺和尚。
    無奈之下,玄奘只能硬著頭皮上前一步,向孔雀如來一拜,說道:“師叔……”
    “閉嘴!”玄奘一句話還沒出口,就被孔雀如來打斷。孔雀如來睥睨玄奘,“你要敢多說一句話,就要你魂飛魄散!”
    玄奘直接將還沒出口的話憋了回去,雙腿一屈跪在地上,額頭觸地,汗水順著鼻尖流淌在青石板上。
    “佛……佛祖,佛祖莫要動怒,且聽小僧一言!”這圓覺和尚也不是一般人,知道一味的不說話不是解決之道,急中生智之下顫顫兢兢地開口解釋。
    毫不掩飾自身流露出的殺機,孔雀如來冷冷看著圓覺,“我自天皇年間得道,這千萬年來還沒人敢在我面前耍威風!怎么,莫不是看我師兄弟即將東歸,你就忍不住了?有什么話,說!說的不好,就要你再往輪回走上一遭!”
    “佛祖,有所不知,約千年前量劫時,截教教主法駕人間,小僧有幸與教主有一面之緣。”圓覺這回可不敢再張揚了,老老實實地說著。
    “接著說!”仿佛驕陽撥烏云,孔雀如來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雖然眼見孔雀如來面色溫和下來,但環繞在自己左右的殺氣仍如實質,圓覺和尚知道自己要是說錯一句,恐怕今天就要折在這里。
    “不好,中了算計了!”圓覺突然心頭一顫,終于明白過來,看著那眼角帶著笑意的孔雀如來,圓覺什么都想通了。可是已經晚了,誰讓自己一頭扎進人家套里了,現在想走已經晚了。
    圓覺心里那叫一個憋屈啊,他在人間這么多年,也見過獵戶設套捕獵。那些獵物中了圈套,起碼也能得塊誘餌,可自己呢,什么也沒得著,就傻了吧唧的一頭扎進陷阱里。
    知道今天不給孔雀如來一個答復是不行了,圓覺深吸一口氣,就要開口。可在這時,圓覺猛地一顫,笑了起來。
    看到圓覺臉上重現笑容,孔雀如來微微一愣,掐指一算,也笑了,“彌勒,你有同門師兄弟,當我沒有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