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597 取經團VS崆峒派

早年間,燧木道人從不在洪荒上走動,也就更談不上與人爭斗了。直到陳九公在北俱蘆洲立棍,把燧木道人從深山中翻了出來。
    這些年跟在陳九公后面,燧木道人跟這個打和那個斗,一次次大戰、惡戰下來,讓燧木道人的戰斗經驗飛漲。
    那翻天印打來,燧木道人又被慈航道人纏住手腳,心知難避過翻天印一擊,燧木道人只能施展發出,在身后凝聚一火遁,阻那翻天印一阻。
    翻天印不愧是攻擊力最強的后天靈寶,轟在火遁之上,火遁破碎,火光四濺。
    破了火遁后,翻天印趨勢不改,直擊在燧木道人背后。
    燧木道人被翻天印打翻在地,到沒有被翻天印打成重傷,但此時普賢真人趁機祭起吳鉤劍,直奔燧木道人斬下,是要取燧木道人首級。
    燧木道人危難之時,好在王母及時出手,以素色云界旗護住燧木道人。
    牌面上明明是截教一方占優,可廝殺起來卻并非如此。連連催動地書、人參果樹護住周身,鎮元子面對盤古幡的連番攻擊,心中覺得有些不妙。越與云中子爭斗,鎮元子就越感覺自身的法力一種停滯之感,似乎運轉不靈。
    這絕不是鎮元子消耗法力過多,這位大仙是開天第一批生靈,最早得道的幾人之一,積攢數個元會的法力豈會這么經不起折騰?
    其實也不用多想,鎮元子就知道,原因一定出在那落在八方的玉符上。
    昆侖八符,洪荒第一煉器大師元始天尊所煉。為了這八枚玉符,元始天尊差點把昆侖山都給掏空了,才取出昆侖山脈數萬載孕育出來的玉髓,煉制出昆侖八符。
    “白憬道友!”地書和人參果樹布下的防御再次被盤古幡破開,鎮元子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當即大喊一聲,喊的卻是那白憬道人。
    此時白憬道人與文殊廣法天尊斗得正酣,這二人一個是紫霄宮中客,是修煉多年的老怪。一個是圣人門下徒,身兼佛道兩派之長。一個頂先天至寶混沌鐘。是鎮壓鴻蒙的無上法器。一個持開天三寶之太極圖,可定風水地火妙用無窮。二人真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聽到鎮元子大聲呼喊,白憬道人才注意到局勢已然對截教不利,想起陳九公的叮囑,白憬道人手中白憬道玄劍一分為三,條條劍氣抵住文殊廣法天尊,然后白憬道人趁機挑出戰團。
    劍交左手,白憬道人用手一指那與太極圖僵直不下的混沌鐘。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大作,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闡教眾仙目瞪口呆!
    那混沌鐘經白憬道人之手催動,垂下條條混沌氣流。隨著混沌氣流,五點玄光落下,化作五人。
    這五人一現身就各持兵器,殺入戰團。而他們下手的目標,自然是那闡教眾仙。
    這五人三道兩俗,二老三少。各個都是斬尸的準圣。
    可這些人,云中子、廣成子他們都不認得。
    被突然加入的生力軍殺得手忙腳亂,截教一方本就有九位準圣,又多了五個,現在就十四個,甚至勝過剛才征六道輪回的佛門一籌。
    被一個瘦小老道和一個赤袍大漢殺到身前,云中子眼中寒光閃爍,狠狠揮動手中盤古幡,一道道劍氣自盤古幡上射出,向這二人殺去。
    那瘦小老道手持一竹杖,面貌猙獰,一雙小眼睛里兇光爆射,見那混沌劍氣從四面八方襲來,口中發出一聲怪叫,不但不躲閃反倒縱身一躍,揮杖向云中子頭上打去。而那赤袍大漢更是兇猛,大吼一聲,身形暴漲,雙手齊向云中子抓去。
    就好像是事先演練過得一樣,那瘦小老道和赤袍大漢只攻不守,就有人為他們護持。此時白憬道人也不再與文殊廣法天尊糾纏,以混沌鐘為那二人護身,擋住盤古幡發出的道道混沌劍氣。
    而那太極圖雖然無了混沌鐘制衡,但卻無法去收那先天至寶混元劍,因為他已被一個藍衣道人,一個青衣年輕道者和一個白發黑袍老者纏住。
    場中局勢瞬間逆轉,截教一方以多欺少,騰出手來的鎮元子哈哈一笑,用手一指,那長一尺,寬四寸,厚三寸,通體土黃的地書飛出。
    地書打開,好像一個折子,土黃朦朧。突然,大地微顫,腳下震動,一道紫光沖起,卻被收入地書之中。
    “走!”知道那先天至寶混元劍已經被鎮元子收了,自己一行人又被圍攻,而且還處于下風,再斗下去也就沒意思了,落在三人圍攻之中的云中子大喝一聲,將盤古幡一卷,密密麻麻的混沌劍氣席卷。云中子趁機跳出圈外,一甩杏黃旗,那落在八方的昆侖八符齊向云中子飛去。
    鎮元子見狀就知闡教一方即將退走,他也知闡教有太極圖在手,他們若是一心想走,自己一方雖人多勢眾,但也難留下他們其中任意一個。但是,鎮元子對那昆侖八符卻是上心。這寶物非比尋常,其妙用是鎮元子見所未見的。
    鎮元子當即就將心中所想付諸于行動,雙臂一振,雙袖齊揮,使了個袖里乾坤,去奪那昆侖八符。
    混元劍已落在鎮元子手中,要是再失了昆侖八符,那可就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混元劍本就是闡教之物,正所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可這昆侖八符是元始天尊耗費大功夫才煉制的寶貝,云中子聽元始天尊說過,此寶是他煉制出來對付陳九公的,云中子萬不敢將其失落在此。
    云中子一抬手,振動盤古幡,盤古幡射出道道混沌劍氣,向鎮元子那敞開的袖口中飛去。
    收了混元劍,今天的任務已經圓滿的完成了。此時鎮元子再無壓力。見那云中子催動盤古幡阻止自己搶奪昆侖八符,鎮元子哈哈一笑,頭頂慶云上高懸的地書飛下,在鎮元子身前一轉,化作一片黃色光幕阻擋盤古幡射出的道道混元劍氣。
    眼看著爭斗又將展開,剛才是為了混元劍,現在是為了昆侖八符。那八枚玉符上,昆侖二字仿佛被賦予了生命,如游魚一般在玉符上流動。昆侖八符隨即化作八道白光,向闡教八仙飛去。
    八道白光罩住八仙。以極快的速度飛出六道輪回,截教一方想要趁機下手都來不及。
    ……
    八道白光落在玉虛宮前,白光消失,云中子等闡教二代弟子現出身來。云中子袍袖一卷,將浮在半空的昆侖八符收入袖中,“諸位師兄、師弟,我等一起入宮去見老師吧。”
    說完,云中子也不給眾仙反對的機會,轉身就往玉虛宮中走去。而一向與云中子同進同退的南極仙翁二話不說。緊隨其后。
    文殊廣法天尊暗中留意廣成子神色,發現這位大師兄神色不定,文殊微微一笑,沖著身旁的普賢、慈航點了點頭。三人一起向宮中走去。
    見云中子和文殊三人相繼入了玉虛宮,廣成子冷哼一聲,大步向宮中走去。赤精子、玉鼎真人連忙尾隨其后。
    眾仙進到玉虛宮中,云中子當先拜倒在地。叩首道:“老師在上,弟子無能,未能將混元劍帶回。萬望老師恕罪!”
    “弟子無能,萬望老師恕罪!”
    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聞聲睜開雙眼,視線在眾門徒身上掃過,淡淡地說道:“那混元劍不被佛門所奪,就必為截教所有,又豈會被爾等帶回?”
    元始天尊這話確實讓人費解,感情您老是逗我們玩兒呢,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讓我們去與截教拼命,還什么都得不到。
    知道自己老師不會那么無聊,云中子沉思片刻,略有所悟,恭恭敬敬地向元始天尊問:“敢問老師可是要試探截教根底?”
    贊賞地看了云中子一眼,元始天尊點頭說道:“當年陳九公清剿北俱蘆洲散修,許多散修被他鎮壓,為師早就料到這些人中有一些會被陳九公收服。”
    聽到此處,眾人不禁想起方才在六道輪回,那白憬道人從混沌鐘內放出的五個準圣。這些人看著都非常面生,以前絕沒見過,應該就是老師元始天尊口中的,都是被陳九公先鎮壓后收服的。
    眾門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元始天尊微微昂起頭,似乎是在喃喃自語,又好像在指點眾人:“陳九公行事多有后招,這些年他將那些人藏在暗中,正是為了出敵不備。今日混元劍雖落于他手,但截教暗中實力已現于人前,可保他日不為其所乘。”
    聽著老師元始天尊的諄諄教誨,闡教眾仙連忙爭先恐后的奉上馬屁,一時間玉虛宮中師徒互動,其樂融融。
    可惜這是圣人道場,不是人間帝王朝堂,眾仙都知道適可而止。畢竟混元圣人知天機曉因果,你拍老師馬屁,可以說你有孝心,知道哄老師高興,但你要拍個沒完,那不是拿圣人老師當傻子糊弄么。
    如潮的馬屁漸漸退去,急于在老師及眾師弟面前表現的廣成子先是向元始天尊恭恭敬敬地一禮,然后正色說道:“老師神通造化妙算無雙,弟子佩服。只是那混元劍為截教所得,陳九公又有混沌鐘在手,截教兩大先天至寶一攻一守,恐怕是不好對付了。”
    廣成子此話一出,在他不遠處的文殊廣法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廣成子這番話,也是他想說的,只是讓廣成子搶先一步。不過,文殊廣法天尊也不會讓廣成子一人出風頭,當即上前一步,向元始天尊拜道:“老師,大師兄所言甚是,大教爭鋒爭得就是氣運。今截教有兩大先天至寶,氣運自然穩固,恐怕……”
    “恐怕什么?”文殊廣法天尊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元始天尊接了過去,這位闡教教主雙眼已經瞇成了一條縫,臉上浮著一層莫名的笑意。
    “這……”
    元始天尊這么一反問,反倒把文殊廣法天尊給問住了,倒也不是他文殊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而是不敢說了。
    不只是文殊廣法天尊。就連剛才意氣風發的廣成子,在元始天尊灼熱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時,也低下了一直高昂的頭顱。
    剛才還侃侃而談的兩個弟子現在都萎了,元始天尊雖然面掛寒霜,可心里不但不怒,反而有些欣然自得。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不解,這是多么明顯的考驗啊,在面對考驗時,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表現的如此不堪,元始天尊為什么還會暗暗欣喜呢?
    原來。此時元始天尊想的是,自己沒有選錯人,云中子才是最合適的闡教副教主。而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么,廣成子志大才疏。而文殊倒是有才,只是和佛門的藥師王佛一樣,缺了一些膽色,少了一絲果斷。還是云中子有勇有謀,重要的是他福緣深厚。
    云中子果然不負元始天尊重望,見那兩個師兄都不言語了。才緩緩向前踏出一步,向元始天尊行禮之后,才說:“老師功參造化,想來已有壓制截教的法子。弟子等人愚鈍,懇請老師為弟子解惑!”
    云中子話音剛落,就聽見自己老師哈哈大笑。此時云中子才知道自己又猜對了,暗暗側目看了一下那兩位師兄。云中子嘴角扯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這時即使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再笨,也知道這一次又被云中子奪了上風,特別是聽云中子說“弟子等人愚鈍”時。若不是廣成子和文殊廣法天尊道行深厚,二人肯定會被臊得滿臉通紅。
    元始天尊一如既往的不去理會眾弟子之間的小動作,“他截教有混沌鐘、混元劍,我教不也有盤古幡、太極圖么?”
    “老師這是想做什么?”云中子聞言大驚,甚至忘了禮數,驚訝地抬起頭望著元始天尊。上次量劫,老子與女媧娘娘爭人族氣運,為了破妖教的五行大陣,派玄都**師來闡教借盤古幡。元始天尊雖然借出盤古幡,但卻是有條件的,他的條件就是此次量劫,人教需要將太極圖借予闡教。
    混元圣人言出法隨,萬萬不會食言,自人教退出洪荒之日,就有玄都**師來到昆侖山玉虛宮,送上太極圖。可聽元始天尊剛才的意思,云中子就以為老師要將人教的太極圖據為己有。
    ……
    先是抵御了佛門第二次入侵六道輪回,然后又抗擊闡教,成功的奪下了先天至寶混元劍。鎮元子一行人歡歡喜喜有說有笑的出了六道輪回,除了直接回天庭的玉帝、王母外,其他人全來在金鰲島上。
    長嵐子,就是在六道輪回中持竹杖與云中子激斗的那個矮小老者,他可是曾在紫霄宮聽過道祖講道的先天生靈,只是遠不如鎮元子、冥河老祖這樣稱霸一方稱仙作祖的大神通者。當年陳九公下令清剿北俱蘆洲散修,長嵐子被云霄娘娘以混元金斗鎮壓后帶回光明山。
    這長嵐子本事不過硬,骨頭可倒是挺硬,被鎮壓多年也不肯歸順,直至陳九公成圣,這廝不敢在圣人面前耍橫,才入了截教,和盤王、盤庚、燧木道人一樣,為截教長老。
    而那個和長嵐子聯手對付云中子的赤袍大漢,同樣是昔日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此人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只是資質差了些,如今戰力也就與袁洪相仿。這還是入了截教后,陳九公傳了他半部九轉玄功的結果。
    還有那身著藏青色道袍的年輕道者,此人可不是一般人,他號霹靂道人,神通更在云霄娘娘之上。若非當年中了盤庚老祖埋伏,恐怕不會那么容易被盤庚擒拿。
    在霹靂道人身旁站著的老道,白發黑袍,面容猥瑣,其神態倒有些像陳九公當年十二善尸分身之一的子鼠道人。別說,這老道還真是靈鼠得道。雖然不是先天生靈,但這老道資質驚人,被蒼甲真人抓上光明山時不過堪堪突破到大羅金仙境界,誰知聽了陳九公幾次講道,道行突飛猛進,機緣巧合之下又斬出一尸。
    最后一人,是個藍袍道人,這道人氣質溫和,倒不像斬尸的大神通者,倒像個人間的私塾先生。這道人也不同尋常,乃是后天葵水之精得道。
    這五大準圣,被陳九公隱藏多年,為的就是有招一日攻敵不備,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甚至以一些條件作為交換,請出魔界九大魔主去對付那斬出自我的青蓮造化佛。可不想,在奪混元劍時,被元始天尊的昆侖八符,將他這五張底牌逼出。雖然得了混元劍,但陳九公心中是否滿意,就無人知曉了。
    上了金鰲島,諸位長老各回洞府,鎮元子與無當圣母、云霄娘娘一起來在羅浮洞中。
    與陳九公見禮后,三人在洞中落座,鎮元子翻手取出地書,在地書上一拍,一道形如劍的混沌色氣流從地書一竄而出。
    陳九公隨手一抓,掌中立刻多了一把通體混沌,四尺三寸長,劍身古樸自然的寶劍。
    這寶劍正是先天至寶混元劍。
    靈寶,靈寶,寶中有靈,先天至寶更是如此。這混元劍落在陳九公手中,仿佛預感到了危機,劍身微微顫抖,似乎在掙扎。
    陳九公淡淡一笑,那抓著混元劍的手上有紫光涌現,瞬間就將混元劍包裹住。紫光起的快,退的也快,當紫光退去后,混元劍已停止了掙扎,顯然這寶貝已經被陳九公所煉化。(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