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95 陳九公出招了

袖中乾坤!
    鎮元子的看家本領,在多少年后重現洪荒。
    那雙普通的袖子,似乎比先天靈寶乾坤圖還要霸道,青蓮造化佛能夠抵抗乾坤圖,但卻抵抗不了鎮元子那一雙袖子。
    眼看著青蓮造化佛就要被鎮元子收入袖中,兩道青色光幕出現在鎮元子身前,正好堵住了那一雙袖口。
    鎮元子冷哼一聲,縮在袖中的雙手一翻,袖口憑空長大三分,將那兩道青色光幕吸入袖中。
    可這兩道青色光幕剛入袖,又有兩道光幕出現,又將一雙袖口擋得嚴嚴實實。
    以那無盡的青色光幕擋住袖中乾坤,青蓮造化佛亮出昔日接引道人的成道之寶接引寶幢,逼退玉帝、王母,硬抗燧木道人、白憬道人的攻擊,沖出重圍,就要往西方遁走。
    “呔!哪里走!”眼見青蓮造化佛要走,云霄娘娘不干了,張口噴出一口精血,此時的云霄娘娘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勢。
    修士自身的造血功能極強,血液對于他們而言,可以說是(無窮無盡的。但精血是本源,是萬分珍貴的。
    云霄娘娘的一口精血噴出,日后不閉關個三年五載休想復原。
    一口精血,將混元金斗的威力催發到了極致。混元金斗高高懸在上空,放出億萬光芒。
    剛擋住了鎮元子的袖中乾坤,混元金斗又至,青蓮造化佛剛要施法抵擋,又見那混沌鐘從天降下,向自己罩來。
    青蓮造化佛還來不及抵擋那兩件至寶,就被玉帝和白憬道人殺到近前。
    青蓮造化佛狠狠揮動接引寶幢。將二人逼退。一指頂上造化鼎,造化鼎上白光更盛。
    只聽青蓮造化佛大喝一聲,那造化鼎凌空飛速旋轉。眨眼之間,造化鼎化作一朵巨大的白蓮,將混元金斗和混沌鐘全部擋住。
    “青蓮休走!”
    聽到喊殺聲,不用回頭,青蓮造化佛就知道是誰。咬緊牙關,青蓮造化佛回身揮接引寶幢與玉帝連拼數記。
    這時其他人又都騰出手來,再一次將青蓮造化佛圍住。
    三番兩次施展神通,也未能脫身。青蓮造化佛確實是急了。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長嘯一聲。
    青蓮造化佛的長嘯聲在空中回蕩,那造化鼎所化的巨大白蓮一分為二,二又分四,四再分八……轉眼之間,漫天又都是白色的蓮花。
    “花開見我!”青蓮造化佛大喊一聲,那朵朵白蓮化作一個個青蓮造化佛,每個手中都持著一接引寶幢向眾人殺去。
    在佛門這些年,青蓮造化佛整日和兩位圣人在一起。從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那里都學到了不少東西。這一招蓮花顯像正是阿彌陀佛最得意的一門神通,在青蓮造化佛手中使來,卻另有一番神妙。
    讓青蓮造化佛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這神通一出。鎮元子等人都跑了。轉眼之間,八大準圣一個都不剩,跑的干干凈凈,只留下在漫天白蓮中凌亂的青蓮造化佛。
    青蓮造化佛一揮手。漫天白蓮全都消失了,只有造化鼎飛回青蓮造化佛手中。
    剛將造化鼎接在掌上,青蓮造化佛眼中寒光一閃。猛地轉身將造化鼎砸了出去。
    在青蓮造化佛身后,血氣縱橫,兩道寒光隱藏在血氣中。
    兩道寒光分開,從左右繞過造化鼎,向青蓮造化佛刺去。
    “元屠阿鼻!”感覺到熟悉的氣息,青蓮造化佛先是一怔,猛然想起自己的老對手已死,忙催動腳下十二品青蓮,又招造化鼎回來護身。
    兩道寒光沖至青蓮造化佛近前,化作一青一白兩把長劍,正是那威震洪荒的殺戮至寶元屠阿鼻雙劍。
    這時造化鼎已飛回青蓮造化佛頭頂,為他擋住元屠阿鼻雙劍。同時鼎蓋大開,去收元屠阿鼻雙劍。
    就在這時,一道血光如刀般劈下,直向青蓮造化佛斬下。
    已經顧不得爭槍元屠阿鼻劍,青蓮造化佛連忙催動十二品青蓮,十二品青蓮上青光大作,青光中化出無數青蓮去擋那道血光。
    可那血光犀利至極,造化之道演化的青蓮能擋住鎮元子手中的弒神槍,能擋住玉帝手里的青萍劍,可在這血光下,就仿佛一張薄薄的紙,根本無法阻擋。
    “麒麟王!”
    戮魂刀,斷生死!
    一道血色刀光劈下,破了鎮元子等人久久無法攻破的造化青蓮。
    刀光銳利,當頭砍下,青蓮造化佛知戮魂刀的厲害,更曉得麒麟王的霸道,連忙催動造化鼎抵擋。
    刀光劈在造化鼎上,震得造化鼎劇烈顫抖。青蓮造化佛一抖身,猛地轉過身去,手中的加持神杵發出猛烈的金光,全力向從他身后襲來之人打去。
    來人也是不凡,也不亮兵器、靈寶,直接揮出拳頭,迎上加持神杵。
    青蓮造化佛連連揮杵,那人就以一雙肉掌與青蓮造化佛硬抗。
    青蓮造化佛認得眼前這位正是那入了魔祖龍,與麒麟王一樣,都被無極老祖所控制。這祖龍和麒麟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單個拿出來都要在鎮元子之上。
    而且今日魔族出手的不光只有祖龍和麒麟王,除了他們之外,包括波旬在內的魔界九大魔主一個不少,全都來了。
    青蓮造化佛和冥河老祖是死對手,冥河老祖之死與青蓮造化佛是脫不開關系的。若不是他,阿修羅一族也不會淪落到去魔界扎根。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波旬連連催動元屠阿鼻雙劍,向青蓮造化佛殺去。
    青蓮造化佛剛剛退了鎮元子等人,就迎來新一波的打擊,而且這一波打擊更為猛烈。但是麒麟王和祖龍,就讓青蓮造化佛大感吃力,更別說旁邊還有九大魔主。此時波旬已經不再催雙劍攻擊了。反是與那九大魔主在周圍結成了陣勢,似要布下什么大陣。
    這下青蓮造化佛可是真的害怕了。
    ……
    青蓮造化佛在天上拼死拼活,佛門諸佛在六道輪回倒是沒遇到什么麻煩。只是那生死簿所化黑色光罩太堅硬了,一時半會兒還攻不破。
    藥師王佛也察覺到了,截教將自己這些人拖在此地,是沒安什么好心。截教門下那些準圣不在六道輪回,那一定是奔著殺入北俱蘆洲的妖族或是阻攔玉帝、王母的青蓮造化佛去了。
    雖然是盟友,但藥師王佛不擔心妖族,他擔心的是青蓮造化佛。那位便宜師叔仗著自己斬出自我,藝高人膽大。拒絕了白蓮童子的好意,自己一人去阻玉帝、王母,看來他是要吃虧啊。
    如今整個六道輪回就只剩下地府未破,其他的地方根本沒有抵抗,就目前來看,閻羅王以人書生死簿鎮壓,調整個六道輪回之力布下的防御,一時半會兒是破不開了,莫不如就此離去。去助青蓮造化佛一臂之力。
    藥師王佛想到此處,就與大日如來商議,請他留下坐鎮,免得地藏王佛一人顧不過來這么大的六道輪回。
    聽了藥師王佛的話。大日如來欣然應下,這六道輪回是集天地氣運之地,在這里的好處可是不少。
    見大日如來答應下來,藥師王佛又命白澤大智勢佛留下。輔佐大日如來和地藏王佛。相信有白澤大智勢佛這位智者在,那無當圣母就是有什么詭計,他也能應付得了。
    藥師王佛將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然后就要帶著眾佛離去。可就在藥師王佛剛要動身之時,無當圣母從那黑色光罩的籠罩下傳來,“想走?都留下來吧!”
    無當圣母話音剛落,上空突然黑云密布。六道輪回本來沒有天地之分,但現在眾人所在之處,是毀天劍所化的大陣。藥師王佛抬眼一看,只見那滾滾黑云中,一把長劍若隱若現。
    見這大陣似乎是運轉起來,藥師王佛將七寶妙樹祭起,七寶妙樹向滾滾黑云飛去,越飛越大,沖入黑云中時已化作千丈大小。
    七寶妙樹向那隱于黑云中的毀天劍狠狠一刷,毀天劍好像還不如泥捏的,被七寶妙樹一刷即碎。
    七寶妙樹刷碎了毀天劍,又去刷黑云。這時,毀天劍又在云中顯現,向七寶妙樹橫著斬去。
    都是圣人成道之寶,藥師王佛也想知道自己師叔的七寶妙樹和陳九公的毀天劍到底孰強孰弱。催動七寶妙樹往回一刷,要與毀天劍硬碰硬。
    可還沒等七寶妙樹臨到,毀天劍就消失了。
    “嗯?”藥師王佛剛要乘勝追擊,以七寶妙樹破了這虛張聲勢的大陣,可卻見那七寶妙樹自己飛了回來。
    將七寶妙樹接在手中,藥師王佛知道這是自己師叔準提佛母在向自己示警。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藥師王佛卻不敢怠慢,“諸位,小心了!”
    說完,藥師王佛袍袖一甩,一道金光自袖中飛出,正是佛門至寶九品金蓮。
    九品金蓮飛出,浮在藥師王佛面前,藥師王佛將七寶妙樹祭起,七寶妙樹直直的立在九品金蓮之上。
    如果說剛才藥師王佛讓諸佛小心,諸佛有的是不解。那么現在藥師王佛的舉動,就讓諸佛震驚了。他們知道藥師王佛在干什么,這是要布下菩提大陣。
    是什么讓藥師王佛有如此舉動?不惜動用佛門護教大陣?要知此陣只有在封神劫后,佛門圍殺陳九公時才用過一次,連人間劫與人教惡戰時都沒用過。
    此時藥師王佛根本沒空和他們解釋,雙手結印,就要使菩提大陣顯形。
    可就在這時,一道劍氣橫穿六道輪回!
    從這一邊到那一邊,就在一瞬間,劍氣貫穿整個六道輪回。諸佛齊齊打了個寒顫,都感覺到了不妙。
    “南無阿彌陀佛!般若菩提大陣,起!”
    隨著藥師王佛雙手往下一壓,一聲大喝,漫天金光飄飄灑灑,天上竟然下起了金色的細雨。
    雨勢不大。是蒙蒙細雨,但是很快的就在地上形成了條條溪流,片片湖泊。
    原來是寸草不生,無盡荒蕪之地,可卻似乎得到雨水滋潤,一朵朵曼陀羅花慢慢發芽、長大直至開花。
    除了無盡的曼陀羅花外,周圍地上還生出一些幼苗,慢慢長成樹苗,又長成參天的菩提樹,整個過程似慢似快。怪異無比。
    說慢,整個過程卻又是眨眼間就完成了;說快,曼陀羅花和菩提樹長大的過程卻又都是清晰可見,讓人覺得極為難受,又極為和諧。
    當原本諸佛所立之地上出現一片菩提樹林時,般若菩提大陣就這么成了。
    這時天上的黑云已經散去,毀天劍劍尖沖上,直直的立著。
    猛然一顫,毀天劍一轉。劍尖直向了那般若菩提大陣。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巨大的劍氣橫穿而來,直沖入菩提樹林中。
    劍氣所過之處,一株株菩提樹化作飛灰。劍氣從南至北。以極快的速度將菩提樹林穿透,也就是給那般若菩提大陣來了個對穿。
    從遠望去,就好像一把巨劍,將一片樹林分成了兩半。而那把巨劍放出耀眼的紫光。紫光向兩旁掃過。所過之處,無論是菩提樹還是曼陀羅花,全部化為烏有。
    當般若菩提大陣消失后。劍氣也憑空消失了,只有佛門諸佛茫然的看著四周。
    般若菩提大陣!佛門的護教大陣,由佛門兩大至寶七寶妙樹、九品金蓮鎮壓,又有十三位準圣在陣中,佛門弟子有理由相信,除非圣人下界,否則此陣不破。
    可是,在那道劍氣面前,這大陣就像紙糊的一樣,毫無抵擋之力。
    諸佛不約而同的抬起頭,望著那高高立在空中的毀天劍。那把寶劍就在諸佛的眼前,一會兒消失,一會兒出現。
    “走!”被人在瞬息之間就破了菩提大陣,藥師王佛哪敢再在此地停留,腳下十二品三色蓮臺飛出,與九品蓮臺一同護著諸佛,沖出大陣,直往六道輪回外飛去,連那些還留在陰山的佛子、佛兵也不顧了。
    諸佛剛出六道輪回,閻羅王就收了生死簿,與無當圣母一同從高臺上下來。
    “教主神通莫測,小王佩服!”一下高臺,閻羅王就夸了陳九公一句。
    別看閻羅王夸的是陳九公,但無當圣母聽著比閻羅王夸她還要高興,而且還坦然受了,“我家教主神通了得,略施小計就將佛門退去。”
    說著,無當圣母隨手一招,周圍空間震動,天地破碎,一道紫光飛入無當圣母手中。
    見無當圣母收了毀天劍,撤了大陣,閻羅王卻好奇地問道:“圣母,剛才那是什么陣法,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對于無當圣母以毀天劍布下的大陣,閻羅王也很好奇。特別是剛才他和無當圣母一起在大陣的中樞位置,也就是那高臺上,卻沒有感覺到這大陣有什么威力,但卻有那么一道劍氣橫空而出,直接破了佛門護教大陣。
    無當圣母微微一笑,“非是我大陣之力,而是此陣以毀天劍為鎮,引動了一件靈寶。”
    “什么靈寶!”閻羅王脫口問道,可此話一出口,閻羅王看到無當圣母眼中精光一閃,“小王只是一時好奇,圣母莫要在意。”
    “閻君多心了,即使我不說,閻君也會知道的。”說到此處,看著不明就里的閻羅王,無當圣母將目光投向遠方。
    閻羅王順著無當圣母視線望去,就看到在六道輪回的北方,似乎是最北端,一道道紫色劍氣沖天。緊接著整個六道輪回竟然顫抖起來,仿佛有一只絕世兇獸被封印在六道輪回北方,此時這只兇獸就要沖破封印,再次逞威于天地之間。
    感覺到六道輪回在微微顫抖,在地府閻羅殿的九大冥君魚貫而出。秦廣王運神通于目,二目中藍光閃爍,望著北方,口中喃喃道:“這是什么東西?”
    “先天至寶混元劍!”
    “什么!”
    聽到無當圣母的話,十大冥君無不驚駭萬分。閻羅王還想問些什么,卻見無當圣母飄然而起,直往北方飛去。(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huo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