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第6章斗燃燈

是什么可以將懼留孫驚走?見懼留孫飛走,姚少司隨手一招,縛龍索化作一道流光飛入其袖口之中。
    原來此物正是當日西岐城下,趙公明首戰十二金仙時,用來擒拿黃龍真人的后天靈寶縛龍索。
    此物雖屬后天,但卻是上清通天教主親手所煉,威力端得不凡。況且此物與捆仙繩功效相同,正如前文所說,這種寶物不管在誰手里使來,效果都是一樣的。不像金蛟剪,在陳九公手中根本發揮不出最大的威力。但是這縛龍索可不一樣,你懼留孫躲得過是好,如果躲不過的話被捆住那就麻煩了。到時候除了法寶的主人,或是準圣級別的強者,無人可以解開。
    就好像在《封神演義》之中,土行孫偷了懼留孫的五根捆仙繩與姜子牙為敵時,用一根捆仙繩將姜子牙捆住,最后還是白鶴童子送來元始天尊賜下的玉符,才解開束縛姜子牙的那根捆仙繩。
    若是單獨的縛龍索,也不至于將懼留孫驚走,但是別忘了,除了縛龍索之外,還有那金蛟剪呢。
    其實來的時候,懼留孫就一直懷疑,為什么楊戩會死在金蛟剪下。按理說,那時商營之中,除了已經昏迷不醒的趙公明外,再沒有金仙級別的強者。雖然金蛟剪之威楊戩難以抗衡,但是楊戩所修九轉玄功奧妙無窮,遇到金蛟剪縱使不敵,但想走還是可以的。
    現在懼留孫終于知道了,除了金蛟剪之外,竟然還有縛龍索。
    這縛龍索有縛龍之名,絕非妄稱。而此寶再加上金蛟剪的話,那絕對是一加一大于二。別說楊戩了,就是自己被縛龍索捆住,恐怕也難逃金蛟剪之威。
    “這兩個小子怎么有這么多寶物?”
    已經知道事不可為,懼留孫根本不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直接飛回西岐再說。看這兩人是要帶著趙公明回峨眉,如此只要等自己多邀上三五同門,到時看他們往哪里跑。
    “師兄,我們竟然打退了懼留孫!”見與自己老師同輩的闡教金仙竟然被自己師兄弟打跑,姚少司心中大喜道。
    “呵呵。”陳九公知道,此次能將懼留孫逼退,一來全仗法寶之利,二來是有心算無心,打了懼留孫一個措手不及,否則頂尖的金仙廝殺起來,后果實難預料。
    這時姚少司突然想起一事,從袖中取出兩根捆仙繩遞在陳九公面前,“師兄,給。”
    知道姚少司此舉是在說明,凡事以自己這個當師兄的為主,陳九公微微一笑,拍拍姚少司肩膀,但也不推辭,直接將那兩根捆仙繩全部收起。
    見姚少司臉上無有半點不悅,陳九公欣慰之余開口說道:“師弟,此二物中尚有那懼留孫真靈印記,只待到了三仙島后,請云霄師叔出手為你我將其抹去,到時咱們兄弟一人一根。”
    “好!”雖然事事以師兄為首,但若是有什么好處,陳九公都自己獨吞,不分給姚少司,難免其有什么想法。果然聽陳九公這么一說,姚少司滿心歡喜。
    此乃人之常情。
    逼退了懼留孫,師兄弟二人催促黑虎趕路,繼續南行,爭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峨眉山。
    剛飛出不遠,陳九公眉頭一皺暗道不好。看這情況,燃燈道人恐怕是兵分數路來追殺自己師徒。而那聞太師與王、張二人本事有限,恐怕也難以拖延太久。若是懼留孫回到西岐,言明自己師徒三人回了峨眉,恐怕會引得十二金仙圍攻羅浮洞,到時候自己肯定會被打成渣渣。
    事已至此,看來只能與那燃燈道人死磕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一咬牙,對師弟姚少司道:“師弟,你我速速改變路線,前往三仙島。”
    “好!”一路上對于陳九公的本事,姚少司早已佩服的五體投地。所以聽陳九公的話,姚少司沒有絲毫反對,直接驅使黑虎往東,直奔東海方向而去。
    兩人一虎不敢怠慢,帶著昏迷不醒的趙公明駕云往東直行,直到圓月高升,才趕到東海之濱。
    這天晚上恰巧是月圓之夜,光華如練,看著東海在月光照射下,煙籠霧繞,一片朦朧。陳九公感慨萬千,這還是自己來到洪荒的第一個月圓之夜,不知以后還有幾個。
    就在這時,一陣香風襲襲,只見一道人跨鹿乘風而來。
    “燃燈!”
    “兩位小友,貧道在此恭候多時了。”
    “狗賊!”
    好吧,今日不管是碰到誰,姚少司都是這個稱呼。
    燃燈是什么人?那可是臉厚心黑的主。看著咬牙切齒的姚少司,燃燈淡淡一笑,“小友何必如此,你看你師兄,就不似你這般躁惱。”
    “呵呵。”聽燃燈之言,陳九公呵呵一笑,上前向燃燈打一稽首道:“前輩乃得道真仙,不知此來為何?”
    “哦?”見陳九公如此,燃燈眼中精光一閃,“小友就是陳九公吧。”
    “正是九公。”
    “嗯。”點了點頭,望著陳九公,燃燈輕嘆道:“恕貧道眼拙,當日在西岐城下竟然看走了眼,沒曾想小友竟有如此心機、手段,當真不凡。”
    “前輩贊譽了,前輩可是當日與諸圣一起聞道紫霄宮的大神通者,九公對前輩敬仰已久,此次下山能得見前輩真容,實乃九公之幸。”
    “呵呵。”
    燃燈干笑一聲,剛要開口,可卻又被陳九公拉過話來。
    “此處往東不遠就是金鰲島,不如前輩隨九公上島一起去拜見九公師祖盤古上清圣人敘敘昔日舊情可好?”
    眼中精光流轉,燃燈道人冷聲道:“拜見上清圣人也就算了,待貧道先送汝師徒三人上封神榜再說!”
    說著,燃燈道人取出定海珠向陳九公打去。畢竟此處乃東海,是截教大本營,說不定什么時候有過往截教弟子,到時恐怕多生變故。
    “不好!”可就在燃燈道人將定海珠打出后,看到了一件讓自己思慕已久,卻又沒有得到手的寶物。
    就是這枚張翅膀金錢當日落下的趙公明的定海珠與縛龍索,不過當時是在武夷山那兩個散人手中,怎么今日出現在這小子手里。
    可如今燃燈道人也沒那么多時間去想那些,自己祭起的定海珠被落寶金錢一碰而落,被那姚少司撿去。而就在這時,兩條尾部相交的金色蛟龍帶著漫天煞氣,咆哮而下。
    自己好不容易弄來的成道之物剛到手沒幾天,又被人弄回去了,燃燈道人一怒之下,雙手一翻,一道道玉清神雷從天而降,轟的那兩條金色蛟龍神形潰散,重新化作巴掌大小的原型飛回陳九公手中。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