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593 孫悟空豬剛鬣

佛門諸佛之中,囚牛雖不是道行最深后的,但他卻是活的最久的一個。
    當他身上從里往外冒黑氣的時候,囚牛就知道自己已經著了人家的道兒了。驚慌之下,囚牛連忙召回囚牛鼎護身。
    那囚牛鼎從遠處飛來,正懸在囚牛頂上,放出功德金光將囚牛護住。有了萬法不沾的功德至寶護身,一道黑氣從囚牛身上飄出。被囚牛身后的白澤大智勢佛揮動羽扇,打得消失在空中。
    飛身來到高臺上,閻羅王對無當圣母苦笑。
    無當圣母也搖了搖頭,“閻君,佛門勢大,你我非是他們敵手,按教主吩咐行事吧!”
    “好!”閻羅王聽了無當圣母的話毫不猶豫,催動生死簿,生死簿放出道道黑光,將沖到高臺前的毗婆尸佛和懼留孫佛逼退。緊接著甩開輪回筆,口中念道:“以吾之名,六道輪回,赦!”
    閻羅王話音剛落,自那眾生輪回之地,三善道天、人、阿修羅三道中各射出一道白光,三惡道畜生、餓鬼、地獄三道中各射出一道黑光。
    三黑三白六道光華皆化作億萬道光,瞬間充斥整個六道輪回。剛才諸佛布下的佛光,如清雪遇驕陽,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好!諸位,速速出手!”藥師王佛突然大喊了一聲,將七寶妙樹祭起,直向那聳立的高臺擊去。只見那七寶妙樹上七彩光芒大作,似乎蘊含著無邊的威勢,要將那高臺連同臺上的無當圣母和閻羅王全部打成飛灰。
    大日如來祭起日精輪、斬仙飛刀。地藏王佛祭出地藏珠、九寶錫杖……這一刻,諸佛終于認真了起來,催動各種靈寶攻擊高臺和高臺上的二人。
    閻羅王從不出地府半步,但不代表他沒有眼力,看得出那襲來的件件靈寶都不簡單。閻羅王將手中生死簿一卷,往上一拋,生死簿化作一道黑色光罩,將整個高臺罩住。
    “好厲害!”看著那黑色光罩像一個烏龜殼似得,將自己這些人的攻擊全部擋下,大日如來眼中炙紅。連連催動斬仙飛刀卻破那黑色光罩,可都無功。
    “師兄,這可如何是好?”接住飛回來的加持神杵,拘那含牟尼佛向藥師王佛問道。
    藥師王佛沒有說話,而是用行動回答了拘那含牟尼佛,只見這位大乘佛教教主從袖中摸出戒刀,往空中一拋,仰面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噴在戒刀上。
    那戒刀得了藥師王佛一口精血。仿佛吞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在空中連晃三晃,就化作千丈之長的巨刀,狹無邊之勢向那黑色光罩斬去。
    黑光大作。擋住巨大的戒刀,但卻沒有被刀斬破,死死得護著高臺。
    藥師王佛已經是在拼命了,其他諸佛也不會留守。各展神通手段,將那黑色光罩轟去。
    各色光芒閃爍,轟鳴聲不絕于耳。佛門一十三位準圣各顯神通,攻擊連綿不絕。
    可就是這么個打法,諸佛也沒能破開生死簿所化的黑色光罩,毗舍浮佛向藥師王佛喊道:“師兄,這生死簿防御之強似乎更勝混沌鐘啊!”
    “非也!”藥師王佛聞言,搖了搖頭說:“這不是生死簿的威力,應該是陣法之力!”
    “陣法?”毗舍浮佛抬頭看了看紫色的天空,現在眾人所在之處,還是那毀天劍所化的大陣之中。聽了藥師王佛的話,毗舍浮佛下意識的以為,是這陣法之力。。
    這時,白澤大智勢佛出言道:“藥師尊者,這陣法與五莊觀的戊土大陣有些相近之處!”
    聽白澤大智勢佛此言,藥師王佛心頭一凜。白澤大智勢佛以前是妖族妖帥,曾隨妖皇帝俊、東皇太一征伐萬壽山。面對鎮元子布下的戊土大陣,妖族五大準圣,數十個相當于大羅金仙的妖帥,上千個等同于金仙的妖神,一起出手耗費整整三天才破了戊土大陣。
    想想那鎮元子以地書為基,調集大半個地仙界戊土之力,布下戊土大陣。今日閻羅王手中的生死簿,是三書之一的人書。作為地府之主,他又能調集整個六道輪回之力。陣法么,那就不用說了,地府有陳九公做后臺,在陣道方面只會遠勝鎮元子的戊土大陣。
    看著不遠處的黑色光罩,藥師王佛知道再怎么打恐怕也不行了。雖然己方有十三位準圣,但和妖皇帝俊、東皇太一、鯤鵬妖師、天妖大圣伏羲、妖后羲和這五大強者比起來,恐怕還差些。
    不過……眼下佛門占據了六道輪回百分之九十的地方,只有這地府十殿沒有淪陷。這樣的話,以后十殿閻羅的旨意根本出不了地府,這又有什么意義呢?截教其他人都去哪里了,這六道輪回就這么舍棄了么?
    突然,藥師王佛想到一個可能,掐指一算,不由得面色大變。“不好!青蓮師叔!”
    九天之上,玉帝、王母輕裝簡行,去了龍袍鳳披,換上了道袍。兩位天庭至尊手挽著手,悄悄地出了天庭。
    人間都有白龍魚服的說法,帝王不可輕易出宮。
    這不,兩位至尊剛出天庭沒走多遠,就碰見劫道的了。
    看著坐在十二品青蓮上的青蓮造化佛,玉帝似乎一點都不驚訝,向青蓮造化佛一拱手,“勞佛祖久等了!”
    玉帝此言一出,青蓮造化佛臉上的笑容頓時凝滯了,“你知道我會在此?”
    對于青蓮造化佛的桀驁,玉帝也不生氣,淡淡一笑,“不知!”
    青蓮造化佛臉上神色剛剛一緩,又聽那挽著玉帝右臂的王母說道:“只是教主讓我與大天尊來此尋你。”
    青蓮造化佛聞言大驚,他也是奉了教主的命令,只不過他奉的是佛門教主的命令。而玉帝和王母呢,青蓮造化佛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陳九公的命令。
    青蓮造化佛得道于開天辟地之處,參加過道祖講道,是洪荒為數不多的老牌修士。但如果讓青蓮造化佛自己說,他一定會告訴你,他最恨的人已經不是當年落他面皮的通天教主,而是截教新一代圣人陳九公。
    巧的是,青蓮造化佛最怕人,也是陳九公。
    青蓮造化佛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的弒神槍是怎么沒的,那次不光是弒神槍,險些連命都沒了。此時此刻青蓮造化佛聽王母的意思。她和玉帝不是被自己攔住去路,而是來這里碰自己的。
    見青蓮造化佛不說話了,玉帝哈哈一笑,“青蓮,既然是紫霄宮中故人,你也認得我與瑤池,只是不知這幾位道友你認得與否?”
    話音剛落,就見玉帝一揮衣袖,一道金光自其袖中飛出。
    金光化作一巴掌大的金斗。金斗在空中一轉,斗口噴出點點光芒。
    看著那點點光芒向自己飛來,藥師王佛暗道不妙,倒是藝高人膽大。藥師王佛左手伸出,食指連點,點點青光自其指尖射出。青光一出,在空中化作朵朵青蓮。
    眼看那朵朵青蓮去托混元金斗中噴出的點點光芒。點點光芒皆化作人形。
    云霄娘娘、燧木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白憬道人,連同玉帝、王母,將青蓮造化佛圍在當中。
    藝高人膽大是不假。但孤身一人被七大準圣圍住,饒是青蓮造化佛也不禁心生懼意。
    一拍頂門,造化鼎現于頭上,青蓮造化佛哈哈大笑,“怎么?為了我青蓮,截教教主連六道輪回都不顧了?”
    青蓮造化佛剛說完,就聽見玉帝冷笑道:“青蓮,你倒是高看自己了,你哪能和六道輪回比?”說到此處,玉帝臉上盡是不屑之色,“教主說了,你沒跟著去六道輪回,那么我等就送你去吧!”
    “憑你?哼!”青蓮造化佛冷哼一聲,用手指了指頂上的造化鼎,大手一揮,造化鼎猛然一顫,緊接著就直奔玉帝撞去。
    “青蓮休得放肆!”云霄娘娘見青蓮造化佛出手,連忙催動混元金斗去收造化鼎。
    混元金斗在空中一轉,斗口放出道道金光向造化鼎刷去。
    “區區小道也敢賣弄!”青蓮造化佛右手一揚,一片青光憑空出現,將混元金斗連其放出的金光全部擋住。而那造化鼎去勢不改,直向玉帝撞去。
    玉帝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從袖中取出昊天鏡,張手打出,昊天鏡往前一飛,在空中一轉,從上到下化作一片光幕。
    可讓玉帝惱火的是,昊天鏡根本沒能擋住造化鼎,造化鼎穿過白光,只是頓了頓,在空中一翻,鼎蓋自開,似要將昊天鏡收入鼎中。
    玉帝怎能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昊天鏡被造化鼎收走,連忙手掐法決,試圖招回昊天鏡。
    作為昊天鏡的主人,玉帝一掐法決,昊天鏡猛地一顫,向玉帝所在之處疾飛。
    可在這時,造化鼎那敞開的鼎口內飛出一道金光,金光速度之快后出先至,先那昊天鏡一步飛到玉帝近前,化作丈六金身,揮舞著十八般法器向玉帝打來。
    還好有王母在側,早就做好了出手援助玉帝的準備。那金身來的突然,但見王母素手一揚,羅袖輕卷,素色云界旗自其袖中飛出,旗面招展,朵朵祥云在玉帝身前凝聚,將那金身的諸般法器一一擋住。
    這時王母又取出一件靈寶,左手拇指、食指掐著一金簪,輕輕一劃,那金身的兩條手臂瞬間脫落。
    “寶貝倒是不少!”金身張口說了句話,身上青光一閃,青光將金身本身的金光掩蓋。但青光一閃即逝,而青光消失后,那金身斷掉的兩只手臂竟然恢復如初。(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