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592 四象塔下的猴子

“佛門賊子……”
    被無當圣母罵得一愣,藥師王佛并沒有理會無當圣母,而是悄悄地打量著四周,他想知道面對這樣的必死之局,無當圣母為什么還有這樣的底氣。∈♀頂點小說,www.booksrc.net
    可無論他如何查看,也找不到周圍有人埋伏的跡象。再想想截教那幫人都是一根筋,面對圣人都敢死磕,也不怪這無當有勇氣面對佛門十三位準圣。
    想到此處,藥師王佛心中略安,催動腳下十二品三色蓮臺,上前說道:“道友此言差矣,這六道輪回……”
    “呸!”無當圣母根本不想聽藥師王佛那些沒營養的話,直接唾了一口,“佛門賊子,休得聒噪!”說著,無當圣母一抖肩,被她背在背后的毀天劍沖天而起。
    劍如高空,緊接著無當圣母就打出一道掌心雷。
    掌心雷后發先至,直劈在毀天劍上。
    被雷劈了一擊,毀天劍卻仿佛被打了一針興奮劑,微微一顫,通體紫光大作,道道劍氣自其上激射而出。
    “圣人法器又能如何?”諸佛之中,尸棄佛冷笑一聲,也沒想藥師王佛請戰,直接沖出,大袖一卷,一桿加持神杵落在他掌中。
    尸棄佛運轉法力,將加持神杵祭起,向無當圣母打去。
    無當圣母催動毀天劍,毀天劍射出道道劍氣,但那道道劍氣卻不是攻向諸佛的。
    一道道劍氣落在地上,一個圈子出現在地府外圍,將整個地府圍住。
    面對破空而來的加持神杵,無當圣母根本不予理會。用手一指,一道青氣自指尖射出,正是截教上清仙氣。
    無當圣母將上清仙氣源源不斷的注入毀天劍中,那毀天劍瞬間發生了變化。
    劍身上迸發出耀眼的紫光,紫光越來越盛,鋪散開。那紫光仿若實質,在天空化作一幅畫卷。
    不,不是畫卷,是陣圖。
    毀天劍發生的異變,不但震住了諸佛。也驚住了無當圣母。
    陳九公與鎮元子結拜之時,兄弟二人于五莊觀中論道,鎮元子曾向陳九公講述道與寶的關系。正所謂:道中有寶,寶中有道。圣人法器,其中自然是蘊含著圣人大道。
    陳九公主修的是毀滅之道,毀天劍是陳九公的成道法器,但卻不光是毀滅之道所化,還有陳九公的陣道。
    毀天劍化作陣圖,在地府上空抖動。一座大陣瞬間顯形,將地府籠罩其中。
    這時,加持神杵至,擊在大陣上。那大陣就仿佛是紙糊的一樣。毫無阻隔之力,被加持神杵穿入陣中。
    毀天劍化陣道,確實讓諸佛大驚。眼見大陣立起,就連尸棄佛也沒想到自己的加持神杵能輕易建功。看著加持神杵飛入陣中。與寶貝心神相連的尸棄佛雖然沒有入陣,但對陣中的情況了如指掌。
    見尸棄佛面色不對,藥師王佛連忙問道:“師弟。這陣有何門道?”
    “沒有!”
    尸棄佛的回答讓諸佛全愣了,這算什么回答。
    似乎也感覺自己回答的有些不妥,尸棄佛連忙解釋道:“陣中什么都沒有!”
    尸棄佛倒是沒有撒謊,剛才那毀天劍化陣道確實是很唬人,可里面什么都沒有也是真的。簡單的說,就是毀天劍化作一片天地,將地府給罩住了。只要進入這片天地,里面的東西和剛才一模一樣,還是那地府孤零零的豎在那兒,連一草一木也沒有增加。
    這時加持神杵已來在無當圣母近前,剛布下陣法的無當圣母,手忙腳亂地祭起無回珠抵擋加持神杵。
    無回珠成功的擋住了加持神杵,給無當圣母爭取了出手的時間。感覺陣中的無當圣母祭起無回劍與自己的加持神杵爭斗,尸棄佛哈哈一笑,“妖婦,看你還敢猖獗!”說著,尸棄佛飛身往陣中沖去。
    尸棄佛貿然行動,藥師王佛卻一改常態,沒有阻攔,任由自己這個脾氣火爆的師弟沖入陣中。
    雖然這陣法看起來像是紙老虎,但藥師王佛知道此事絕不會那么簡單。無當圣母既然帶著陳九公的成道之寶,那一定是陳九公的安排。既然陳九公安排無當圣母單人獨劍在此抵擋佛門一十三位準圣,那就必有他的道理,也自有他的用意。
    只是此陣從未現于洪荒,誰也不知陣中深淺。如果是十二元辰四象陣、十二都天神煞陣、九曲黃河陣,甚至是誅仙劍陣,藥師王佛心里都有譜。可就是此陣,以前從未見過。尸棄佛入陣,舉動雖然魯莽,但卻可以試一試這大陣的深淺。對于尸棄佛的安危,藥師王佛并不擔憂。在他看來,如今截教最強的陣法,無非就是那少了陣圖的誅仙劍陣。即使陳九公將金鰲島的護島大陣搬到六道輪回,沒有圣人坐鎮,少了陣圖的誅仙劍陣也擋不住佛門一十三位準圣。
    所以在尸棄佛入陣后,藥師王佛穩坐蓮花臺,等著尸棄佛出來。到那時,不管尸棄佛破沒破此陣,自己都能知道這大陣的威力如何。
    甘心入陣試陣的尸棄佛,一入陣就招加持神杵入手,同時頂上現出三顆舍利子護身,然后才揮杵向無當圣母殺去。
    這尸棄佛雖然魯莽,但也知好歹,此時還不忘以舍利子護身。
    可這時,在無當圣母身后的地府中,十殿閻王聚在一起。九位閻君以九宮之勢,圍坐在閻羅王身外。
    就在尸棄佛沖入陣中的一剎那,閉目而坐閻羅王猛地睜開雙眼,雙手一揚,自其兩袖中飛出兩件寶物。
    二寶一出,九大閻君齊齊張口噴出一道黑氣,九道黑氣纏繞在一起,凝成一股,托著兩寶沖出閻羅殿。
    二寶一書一筆。正是天地人三書之一的生死簿、輪回筆。
    生死簿、輪回筆飛出地府,這是自后土化輪回,地府十殿起冥界后,人書第一次出地府。
    作為地府鎮壓氣運的至寶,掌管洪荒億萬輪回的至寶,與天庭封神榜、打神鞭齊名的至寶,生死簿、輪回筆在這一刻顯示出了它們的威力。
    只見那生死簿無人翻動,自己打開。生死簿一開,放射出億萬黑光,幽幽黑光化作一個個大字。這字不是上古巫妖文字。也不是倉頡所造人族文字,可此字一出,輪回筆動。
    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巨手抄起了輪回筆,橫、豎、撇、捺……
    一道道黑光自輪回筆筆鋒上劃出,那道道黑光從四面八方向尸棄佛斬去。
    就在那生死簿出輪回筆動的一剎那,大陣外的諸佛都感覺到,在眼前這陣中,有一種力量讓他們元神為之顫抖。
    “入陣!”藥師王佛一聲令下,然后他全力催動座下十二品三色蓮臺沖入陣中。諸佛也都感受到陣中那驚人的力量。又見藥師王佛向大陣沖去,便紛紛跟著藥師王佛沖入陣中。
    諸佛入陣,看到的是被無當圣母暴打的尸棄佛。按理說以尸棄佛的能耐不至如此,可事實是一道道黑光纏在尸棄佛體外的護體佛光上。那些黑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侵蝕尸棄佛的護體佛光。
    看到這一幕,藥師王佛大驚,他看明白那一道道黑光在吞噬尸棄佛的法力。
    藥師王佛伸手一抓,七寶妙樹憑空現于掌中。藥師王佛催動七寶妙樹。向尸棄佛刷去,準確的說應該是向尸棄佛身上的黑光刷去。
    而那大日如來,口中發出一聲長嘯。腦后現出一輪紅日,紅日中飛出一輪紅光,向無當圣母斬去。
    道統之爭無義戰,諸佛也不講什么道義,那毗婆尸佛、毗舍浮佛、懼留孫佛相繼出手,向無當圣母殺去。而那白澤大智勢佛招呼囚牛、睚眥、螭吻,四人飛身而起,向生死簿、輪回筆攻去。
    閻羅殿中,閻羅王仰頭發出一聲怪叫,那聲音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叫聲穿金裂石,穿過閻羅殿。生死簿上頓時放出黑光萬道,輪回筆不再書寫那奇異的文字,而是在空中畫圈。
    道道黑光刷來,諸佛都能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法力在不住地被削減。每道黑光一刷,都會削去一絲法力,雖然不多,但千萬道黑光齊刷,饒是準圣也支撐不住。
    而那黑光最厲害之處,還在于無法防御,諸佛的護體佛光會被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削得干干凈凈。御使靈寶防御,那黑光就猶如跗骨之蛆一般腐蝕靈寶。
    這時輪回筆畫出的一個個黑色光圈向諸佛套來,雖然不知這黑色光圈有怎樣的威力,但親身感受著生死簿放出的黑光,諸佛哪里敢讓這黑色光圈將自己套住。
    沖天而起撲向生死簿和輪回筆的白澤大智勢佛和三龍,因為沖到二寶近前,最先承受了輪回筆的攻擊。
    黑圈近身,白澤大智勢佛冷哼一聲,掌中羽扇一搖,二尺來長的羽扇瞬間化作十余丈長,向前拍去。
    羽扇上白光流轉,仿佛蘊含著勃勃生機。反觀那黑色光圈,雖然不是實質,但卻透著陰森死寂。
    羽扇率先與黑色光圈相碰,羽扇好像是將黑色光圈拍出一個缺口,卻被黑色光圈套住。
    白澤大智勢佛見狀,抓著羽扇的手臂一抖,羽扇上白光大作,要將黑色光圈碾碎。
    可那黑色光圈套著羽扇從前往后移動,移向白澤大智勢佛抓著羽扇的手臂。
    見那黑色光圈仿佛是有生命的物,自己羽扇發出的白光也無法阻攔,白澤大智勢佛連忙棄了羽扇,免得那黑光順著羽扇侵到自己的肉身。
    雖然棄了羽扇,但那羽扇是白澤大智勢佛祭煉多年,早已心神合一的靈寶。白澤大智勢佛用手一指,羽扇憑空搖動,那仍套著羽扇的黑色光圈支離破碎。
    伸手招回羽扇,白澤大智勢佛看向一旁,見那囚牛、睚眥、螭吻各用一個大鼎將那黑色光圈收走了。
    “功德至寶!”看了那三個大鼎一眼,白澤大智勢佛又抬頭看了看那不住發威的生死簿和輪回筆,正好看見那生死簿上射出的黑光奔自己襲來,白澤大智勢佛一晃身形,就來在了三龍身后。
    “三位的功德至寶可克那二寶!”
    本來還對白澤大智勢佛的舉動有些不解,但聽到他那句話,囚牛恍然大悟,運轉法力全力催動囚牛鼎。
    那囚牛鼎如吹了氣的氣球一般,變得巨大無比,鼎口如鯨吞一般,將那道道黑光都吸了進去。
    諸佛被那黑光、黑圈弄得手忙腳亂,突然看到囚牛鼎發威,也都明白了功德至寶可克那輪回至寶。
    今日是三龍第一次為佛門征戰,都憋足了勁兒要在諸佛面前顯露身手。巧的是三龍手中的功德至寶恰巧可壓制生死簿、輪回筆,三龍也不用藥師王佛發話,就將囚牛鼎、睚眥鼎、螭吻鼎祭起,并全力催動。
    三龍鼎的威力被三龍催到了極致,個個化作山岳一般。功德至寶萬法不侵,九龍鼎又是鎮壓人間的頂級功德至寶,通體散發著功德金光,并將那道道黑光吸入鼎中。
    生死簿被三鼎壓制,輪回筆在空中連劃,一個個黑色光圈向三鼎套去。三鼎能收得了生死簿發出黑光,卻收不了輪回筆劃出的光圈。
    不過這光圈對諸佛的威脅就不是那么大了,只要不被套住就不會有事。以諸佛的手段,再少了生死簿發出的黑光威脅下,擊破那些黑色光圈根本不費勁。
    無當圣母左手一揚,無回劍擋住加持神杵,浮在她頭頂的無回珠擊出,將尸棄佛打翻在地。無當圣母并沒有趁勢攻擊尸棄佛,而是看了看將生死簿、輪回筆壓制的諸佛,右腳狠狠地往地上一跺。
    一聲巨響,大地裂開,一座高臺拔地而起,正好將無當圣母托起到半空。
    立在臺上,無當圣母伸手一招,一道上清神雷在空中炸開。
    雷聲一響,地府閻羅殿中的十殿閻羅都聽得一清二楚。圍繞在閻羅王周圍的九大閻君,以秦廣王為首,紛紛張口吐出一枚黑色印璽。一共九枚印璽漂浮在九位閻君頂上,各射出一道黑光,九道黑光沒入閻羅王體內,閻羅王化作一道黑光沖起。
    黑光沖出地府,又化回閻羅王。伸出雙手,左手持生死簿,右手抓著輪回筆,閻羅王以輪回筆在生死簿上點了一下,又將輪回筆對準囚牛,刷刷刷幾筆憑空寫出一個字來。
    閻羅王寫的還是那種誰也不認得的文字,但在閻羅王筆下寫出字后,囚牛渾身上下冒出滾滾黑煙,一張長臉變得陰森森的。(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