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590 玄奘彌勒

陳九公和鎮元子一路上說說笑笑,不急不忙的來到天庭。入南天門時,鎮守南天門的魔禮壽先行一步,將陳九公、鎮元子聯袂到訪的事告之玉帝。玉帝一聽,連忙派太白金星前去迎接,又吩咐王靈官在瑤池設宴。
    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將陳九公、鎮元子請到瑤池。那袁洪、金大升自打進南天門以后就不見了蹤影,想來是尋他們的在天庭上的友人打鬧去了。
    陳九公、鎮元子入了瑤池,與玉帝、王母互相見禮,分左右落座。
    在陳九公坐定后,玉帝笑道:“教主這些日子又去哪里逍遙了?”
    陳九公哈哈一笑,“大天尊說笑了,九公天生的勞碌命,哪里能得逍遙?這之前去了趟魔界,看看那阿修羅一族。”
    聽陳九公說起阿修羅一族,玉帝面色一正,“教主高義!佩服!佩服!”
    “大天尊謬贊了。”陳九公搖頭苦笑,“當年三教入輪回時,我與冥河教主于幽冥宮中定下兩家聯盟,冥河教主雖去,我卻也不能棄阿修羅族不顧。”
    玉帝聞言,輕輕一嘆,“教主仁義,勝他人多矣!”
    能與陳九公相提并論的,就只有其他幾位圣人。玉帝說這話的意思,也是拿陳九公與另幾位圣人相比。只是圣人神通造化,玉帝萬萬不敢在說笑時說出他們的名諱。
    話說到這個地步,陳九公也就不能再往下接了,微微一笑,端起案上的金樽,遙敬玉帝一杯。
    玉帝、王母齊齊端起酒樽。與陳九公同飲。杯酒入腹,玉帝才對陳九公道:“教主今日來天庭,可是有事吩咐?”
    “吩咐不敢。”陳九公將酒樽放回案上,將自己來意道出,“我與兄長來見大天尊、娘娘,是有一事相詢。”
    “哦?”玉帝、王母相視一眼,玉帝苦笑:“教主神通廣大,昊天實在想不出洪荒諸事還有能瞞過教主耳目的?”
    陳九公微微挺了挺身子,“大天尊和娘娘曾為道祖親近之人,可否聽道祖說過。圣人之上是何境界?”
    陳九公看得清楚,玉帝和王母聽到他剛才的話,臉色齊齊一邊。
    “如果大天尊和娘娘有難言之隱,那就當九公剛才什么都沒說。”
    聽陳九公這么說,玉帝連忙應道:“教主多心了,這事并非不可說,而是我實在是沒想到,教主竟然后來居上,走到這一步。”
    陳九公輕輕搖頭。“朝聞道,夕死足矣!只是不知混元道果是否真是盡頭。”陳九公雖是在向玉帝詢問,但他眼中卻沒有一絲迷茫。
    對陳九公對視一眼,玉帝笑了。“教主心里不是已經有了答案么。”
    陳九公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既是如此,不知圣人之上。還有幾個境界?”
    “這個倒是不知。”玉帝回答的很是干脆,“記得道祖說過,混元道果非是盡頭。可圣人之后還有多少境界,他老人家卻沒有說過。”
    “大天尊在紫霄宮多年,入了混沌可能尋到紫霄宮?”
    “不能!除非道祖允許,否則紫霄宮不會現于人前。”
    就在陳九公和玉帝在天庭上說話之時,金鰲島羅浮洞中,坐在蒲團上的陳九公猛然抬頭,睜開二目。兩道青光自其眼中射出,透過山石直沖斗牛。
    兩道青光穿過云層,直上三十三天沒入混沌之中。
    兩道青光速度極快,交錯前行,在混沌中飛速行駛
    突然,混沌深處有點亮光忽明忽現。
    兩道青光仿佛尋到了目標,速度憑空就快了幾分,并排疾飛直奔那光亮明暗處撲去。
    兩道青光速度極快,轉眼間遁出萬里之遙。可是就飛出這么遠,青光也沒到達那光亮處。微微顫抖,仿佛察覺到了什么,青光往上一沖。
    混沌中無聲無息的落下兩道紫色神雷,青光遇紫雷,瞬間被劈得消散在混沌中。
    羅浮洞中,陳九公眉頭一皺,嘴角處滲出一絲鮮血,臉色越發的蒼白。
    “剛才那是都天神雷還是紫霄神雷?”陳九公思索好一會兒,最后搖頭苦笑。
    這時在陳九公腳前的毀天劍微微顫抖,陳九公伸出手持劍在手,摩挲著冰涼的劍身,陳九公淡淡道:“怎么?莫非你也寂寞了?不急,不急,大劫將至,自有你我橫行天地之時。”
    神劍有靈,毀天劍通體紫光大作,瞬間整個羅浮洞都被紫光充斥。
    “嗯?”陳九公突然起身,飛身出了羅浮洞,直往坐忘崖飛去。
    等陳九公到了坐忘崖,已有一人坐在崖上,望著潮水漲落,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怎么?我這金鰲島景色比你那魔界強多了吧。”拎著毀天劍,陳九公來到無極老祖近前,想想那色彩單調的魔界,陳九公出言調笑。
    雙手一合,拍了個巴掌,無極老祖笑道:“我以前在北俱蘆洲的道場就不錯,可惜被你給你毀了!”
    無極老祖剛說完,就發現陳九公用極為怪異的眼神看著他,不禁惱羞成怒,“怎么!做了還不認?”
    看著急赤白臉的無極老祖,雖然兩人曾數次為敵,但不知為何,陳九公看著他比看那些圣人順眼多了。“不是不認,老祖當初的道場是我毀的。但你那道場不是魔氣,就是血水,哪里比得上我金鰲島?”
    “哼!”白了陳九公一眼,無極老祖扭過頭去。
    見這老兒這般做派,陳九公啞然失笑,以前碰見就是動手,也沒發現這老兒還有這么童真的一面。早知他這樣,以前就與他交個朋友了。
    陳九公用手一指,氤氳軒出現在坐忘崖上,通體紫光繚繞。仙氣氤氳,頓時就吸引了無極老祖的目光。
    陳九公走到軒前,那竹門自開,陳九公沖著無極老祖笑道:“當年毀了老祖道場,卻是我的不對,今日弄些仙果靈根瓊漿玉酒,就當是向老祖賠罪了!”
    “好!”無極老祖屁顛屁顛地跟著陳九公進到氤氳軒中,見這竹軒里面只有一張紫色竹桌,桌上擺著蟠桃、黃中李和人參果。
    毫不客氣地坐到桌前,無極老祖伸手捻起一黃中李。“三大靈根啊,教主當真是舍得!”
    將毀天劍一拋,那劍兀自掛在壁上,陳九公一撩道袍,坐在無極老祖對面,取出一玉制酒壺和兩個酒杯,“這是天庭御酒,老祖嘗嘗!”說著,將一個酒杯放在無極老祖面前。為他斟滿一杯。
    這無極老祖倒也不客氣,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把杯往桌上一拍,大聲道:“老祖我是第一次喝酒。莫說這東西還真不賴!”
    “老祖爽快!”陳九公抬手又為無極老祖滿上,這老祖還真合陳九公胃口,身份與等同于圣人,卻沒有一點架子。還不做作。
    “教主請!”無極老祖還懂得什么叫借花獻佛,舉起酒杯向陳九公微微示意之后,才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放下杯后。無極老祖一抹嘴,拍著桌子大發感慨,“好東西啊!好東西!不想這次來教主這里,發現了這么個好東西!”說著,無極老祖用炙熱的目光看著陳九公手中的酒壺。
    “我不會弄出個酒鬼吧。”把手中酒壺遞給無極老祖,看著無極老祖一杯杯自斟自飲,不住地喝著還一臉的陶醉,陳九公這才想到,要是這老兒成了酒鬼,那魔界可就有熱鬧了。
    一連喝了十多杯,眼看著壺中酒將盡,無極老祖才把酒壺放下,一拍額頭沖著陳九公笑道:“差點忘了正事!”
    “老祖若是有事,單說無妨!”
    無極老祖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斑白的腦袋前探著,似乎怕隔墻有耳似的,“教主可知,那佛門要動手了?”
    陳九公聞言一怔,脫口道:“六道輪回?”
    無極老祖抓著酒壺的手一顫,贊道:“都說教主厲害,果然名不虛傳!”
    “哪里,哪里,老祖的手段才叫人佩服!”被無極老祖夸贊,陳九公心中沒有半分得意,反倒是覺得這無極老祖厲害。剛才聽無極老祖說佛門要有動作,陳九公猜是六道輪回是有依據的,他早就料到佛門會再次攻打六道輪回,只是不知佛門會如何動手。他整日推算天機,也沒有算出來的事卻被無極老祖一言道出,確實讓陳九公對無極老祖刮目相看。
    無極老祖哈哈一笑,雙手一松,酒壺酒杯落在桌面上,雙手扶膝,無極老祖正色道:“天道無情,重者唯平衡也!佛門興,乃天數。但天道之下,以魔抗佛。今早我推算天機,發現佛門氣運有大漲之勢。以如今佛門之勢,除了那傳經,也就只有六道輪回,能讓佛門氣運如此增長了。”
    知道無極老祖如此解釋是為了消除自己對他的忌憚,陳九公順勢問道:“佛門此時氣運正正隆,鋒芒正盛,實不可擋。老祖神通廣大,可有妙計教我,以御佛門!”
    無極老祖聞言連道不敢,“教主面前,無極哪敢賣弄。相信即使那佛門勢大,教主也有手段應對。如若教主應允,無極愿行那順水推舟之事!”
    “順水推舟?”陳九公眼前一亮,撫掌大笑,“好啊!好啊!好個順水推舟!”(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