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594 佛門入境

孔雀如來遠遠地望去,只見一大團青光以極快的速度向自己所在之處沖來。看這青光,就知來人也是截教弟子,雖然修為和覆海差不多,但他身上的上清仙氣可是要比覆海的精純多了。
    孔雀如來瞳孔一縮,二目中五彩霞光流轉,看清楚了在青光中,一個高大魁梧的漢子,頭上戴一頂水磨銀亮熟鐵盔,身上貫一副絨穿錦繡黃金甲,足下踏一雙卷尖粉底麂皮靴,腰間束一條攢絲三股獅蠻帶,不斷地催促胯下的碧水金睛獸。
    順著孔雀如來的目光,覆海也看清楚了來人,見是牛魔王,覆海不禁心頭一熱。這老牛想來是遇到了自己派回去報信的鬼卒,這才趕來為自己助陣。
    牛魔王來到近前,看到覆海和孔雀如來站在一起,微微一愣,翻身下了碧水金睛獸,向孔雀如來拱手一禮,“多年不見,師兄安好?”
    這老牛是通天教主昔日的坐騎,孔雀如來是通天教主的親傳弟子,彼此又怎能不熟悉?
    可今日故人相逢,想想自己現在的身份,孔雀如來心中苦澀,微微搖頭,“老牛,待我他日歸來,再來尋你!”說著,孔雀如來長嘯一聲,化作一道五彩霞光疾走。
    在他身后,牛魔王突然想起了什么,大聲呼喊:“師兄,教主說你︽3,w︾ww.們東歸之時,會有三災七難,師兄萬萬小心啊!”
    “三災七難?”牛魔王的喊聲傳入耳中,孔雀如來心頭一凜。
    飛回婆娑凈土,孔雀如來直接來見釋迦牟尼。
    “師弟回來了!”知道孔雀如來此去不會遇到什么麻煩,可是釋迦牟尼卻從孔雀如來臉上看到一絲異樣。在釋迦牟尼心里,這位師弟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孔雀如來坐在蓮臺上,神色凝重,“師兄,我等東歸之時。恐怕會有麻煩。”
    本來還以為孔雀如來遇到了什么難事,不想等到的是他這么一句話,釋迦牟尼先是一怔,然后大笑,“師弟,這些年你我雖很少在洪荒中走動,也少與人結下因果。但我等此番東歸截教,無論是闡教的老對手,還是截教這些年結下的仇家,都會找上門來。”
    孔雀如來聞言。二目中寒光凜冽,惡狠狠地說道:“恐怕大乘佛教那些鼠輩也會插上一手吧。”
    釋迦牟尼淡淡一笑,“師弟,你怕么?”
    孔雀如來愣了愣,微微轉頭看著釋迦牟尼,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眼,齊齊仰天大笑。
    止住笑聲,孔雀如來毫不掩飾眼中濃濃的殺機,“莫說是那些鼠輩。就是混元圣人出手,小弟也敢與他分個生死!自封神劫后,我截教全仗教主,咱們這些叛教他投之人此番歸回。若不殺上些敵人,都沒臉見我昔日同門!”
    “師弟此言大善!”
    因為陳九公的到來,導致許多事有了變化。演義中孔宣以五色神光刷準提的事,在這個世界就沒有發生。但在這只孔雀心中圣人又如何?除了截教的圣人,就是道祖當面,他的五色神光也敢刷!
    雖然知道東歸之路艱難重重。但聽孔雀如來說此次東歸將有三災七難,釋迦牟尼也為之動容。師兄弟商議了一下,這才決定一起閉關,參演誅仙劍陣。
    當年小乘佛教攻六道輪回,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聯手,釋迦牟尼持誅仙劍陣陣圖,孔雀如來以五色神光為劍,激戰冥河老祖。這么多年過去了,師兄弟二人神通、道行皆有增長,這才決定重演誅仙劍陣。只有如此,才能保證在東歸的途中披荊斬棘。
    釋迦牟尼叫來無天,吩咐他去傳旨小乘佛教上下,從明日起自己與孔雀如來閉關,小乘佛教大小事宜由三大菩薩決斷。就在無天退下之后,釋迦牟尼心血來潮,掐指一算,“師弟,大乘佛教動手了!”
    “哦?他們又打哪里了?”孔雀如來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頭。眼下二人正要閉關,佛門若是再動刀兵,難免把他們牽扯進去。
    “六道輪回!”
    “……”
    ……
    金鰲島羅浮洞前,紫光繚繞。水火童子躲得遠遠的,生怕被那紫光沾上。
    “水火,老爺還沒出關么?”
    “啊!金霞你回來了!”水火童子循聲望去,見是金霞童子,又看見他身邊的鎮元子,連忙上前見禮,“小童拜見大仙!”
    “免禮!免禮!”鎮元子扶住水火童子,當年通天教主出手相助五莊觀后,鎮元子曾親上金鰲島答謝通天教主之恩。那時在通天教主身旁服侍的,就是水火童子。對這個服侍過截教兩位圣人的童子,誰也不敢太過怠慢,況且是鎮元子這個向來與人和睦的老好人呢。
    扶起水火童子,鎮元子的目光落在那紫光縈繞的羅浮洞前,“怎么?教主還沒出關?”
    聽鎮元子問起陳九公,水火童子的小臉皺得跟包子似得,“三日前教主封洞閉關,今早洞中飛出法碟,命我等去請大仙。我和金霞商量了下,他去五莊觀請您,我在此守候,教主一直未曾出關。”
    鎮元子這才感覺不妙,混元圣人閉關是為了參悟天道。據鎮元子所知,混元圣人只要閉關,就是閉死關,絕對不會輕易破關而出。可今日陳九公在閉關中派出童子將自己請來,那一定是出了大事。
    就在鎮元子暗暗擔憂之時,羅浮洞處傳來轟隆一聲巨響,縈繞在洞前的紫光消散得一干二凈。洞門大開,陳九公的聲音從洞中傳出,“兄長,請!”
    鎮元子連忙走進洞中,一進洞就見陳九公臉色蒼白的坐在蒲團上。
    “賢弟,你這是怎么了?”鎮元子疾走兩步來在陳九公身前,關切地問道。
    “兄長放心,不礙事。”陳九公聽出鎮元子言語中帶著的關切,心中一暖,伸手示意鎮元子坐在自己對面的蒲團上。
    在蒲團上坐定,鎮元子仍然不放心,“賢弟乃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為何今日……”
    陳九公微微一笑,未答反問:“兄長,小弟想知道當年道祖在紫霄宮講道,講的都是什么?”
    “這個……”鎮元子眉頭微皺,沉思片刻,在陳九公期待的目光中搖了搖頭。
    見鎮元子搖頭,陳九公不由得一愣。陳九公很了解自己這個結義兄長,鎮元子這個人就如他自己說的,膽小怕事很少與人結怨。但此人偏偏又是個講義氣的人,而且不是一般的講義氣,是那種可以為了兄弟兩肋插刀的主。只要他知道的,就一定會告訴陳九公。可要說他不知道,那又不對了,他的確是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
    鎮元子沒有給陳九公胡思亂想的時間,直接解釋道:“不瞞賢弟,道祖講道三次,第三次講道時那六位已經證道混元。可就是混元圣人,在道祖講道過后,也說不出道祖究竟講了什么。”
    鎮元子這番話晦澀難懂,可陳九公聽了卻點了點頭,說道:“我懂了!”
    說完,陳九公又問鎮元子:“兄長,道祖可曾講過圣人之上是什么境界?”
    “圣人之上?道祖確不曾說過。”今天陳九公今天問的問題一個比一個刁鉆,一個比一個古怪,鎮元子想了再想,最后還是搖頭。可搖頭之后,鎮元子隱隱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見鎮元子搖頭后就不在說話,似乎在思索什么,陳九公也不打擾,靜靜地等著。
    半響,鎮元子才說:“當年道祖第三次講道后,命我等分寶崖各憑機緣取寶,取寶后又命大天尊喚六圣回紫霄宮。聽說道祖召六圣回去,是為他們單獨講了三天的道,可講的是什么,愚兄就不知道了。”
    “哦?”陳九公心頭一動,明白了鎮元子的意思。有些事鎮元子不知道,但玉帝、王母應該知道,那兩位可是道祖的侍協童子童女。道祖為六圣講道那次,鎮元子不在場,但玉帝、王母肯定是在場。
    想到此處,陳九公對鎮元子笑道:“兄長,可愿與小弟往天庭走上一遭?”
    “賢弟請!”
    鎮元子知道陳九公與其他圣人有一個不同點,就是他比較野。可能是經歷的緣故,陳九公不喜歡宅在道場,喜歡在洪荒上走動。證道混元后,本尊不能現于洪荒,但他的化身卻一直在外。單就這百十年來,陳九公的分身不止一次去他那五莊觀游玩。
    今日陳九公邀他同往天庭,鎮元子想都沒想,欣然應了下來。這事是好事,陳九公想知道的,鎮元子同樣也想知道。如果能從玉帝、王母口中得知一些事,對鎮元子也有極大的裨益。
    鎮元子告辭離去,被陳九公送出羅浮洞。離了金鰲島,剛出東海,就看見另一個陳九公坐在獨角獸上,前面牽獸的是金大升,在他身旁站在的是袁洪。
    “拜見師伯!”見鎮元子到了,袁洪、金大升連忙上前拜見。而那坐在獨角獸上的陳九公哈哈一笑,拱手道:“兄長,咱們又見面了!”
    “額……”
    袁洪:“……”
    金大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