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588 至寶歸截

婆娑凈土,九寶浮屠之上,小乘佛教諸佛、眾菩薩、尊者、羅漢、金剛……聚在一起,商議傳經東土一事。
    按著準提佛母與釋迦牟尼的約定,傳經東土之事由小乘佛教承擔。待傳經之事順利完成,小乘佛教就可脫離佛門東歸。這是小乘佛教的大事,全教上下即使對佛門懷有貳心,但對此事卻是無比上心。
    眼看著時日將至,可傳經的許多細節還沒能確定下來,釋迦牟尼這才將眾同門聚在一起商議。
    眾人討論的核心問題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傳經的方式,一個是此時傳經的主角,也就是那傳經之人。
    作為此次大會的舉辦者和主持人,釋迦牟尼也沒想到,這事討論起來是那么的復雜。單就第一個問題,傳經的方式,眾同門就爭執不休,以虬首菩薩、靈牙菩薩為首,整個小乘佛教分成兩個陣營,展開了維持天的爭論。
    虬首菩薩認為,應當命傳經之人直接帶著佛經,從婆娑凈土途徑西牛賀洲,穿過南瞻部洲然后在進入人間。這樣的好處是省時省力,盡快結束傳經,自己和諸位同門就能盡早的東歸。
    靈牙菩薩倒也想早點回截教,只是他對虬首菩薩的看法不認同。他指出,準提佛母曾有要求,此次傳經東土的線還是傳經人都由小乘佛教來定,但他那個弟孫悟空必須在傳經的隊伍當中,而且還必須是主力。
    此事若是在以前還好辦。可現在孫悟空被金靈圣母鎮壓在人間,你說要傳經的隊伍從西牛賀洲出發,等到了人間再把孫悟空弄出來。黃花菜都涼了。那樣的話,孫悟空別說是主力了。就連個龍套都算不上,頂多混個臉熟。你這么明目張膽的糊弄準提佛母,那位多智的圣人要能輕易的放自己這些人東歸,那才是怪事呢。
    所以靈牙菩薩的主張是,此次傳經東土的過程要復雜一些,改傳為取,取經人從人間出發,過兩界山入西牛賀洲。到達婆娑凈土取得真經,再從西牛賀洲走南瞻部洲進人間。雖然耗費的功夫多了些,但卻能讓準提佛母顧忌情面,放自己這些人安然歸去。
    雖然平日里師兄弟之間沒有什么矛盾,關系反而還特別融洽,可是這一次師兄弟二人吵得特別兇。
    看著你一言我一語,吵得臉紅脖粗的兩位師弟,釋迦牟尼暗暗搖頭。而孔雀如來卻好像十分愿意看到這一幕,興致勃勃地看著雙方的爭吵。
    見孔雀如來雙目炯炯有神地看著熱鬧,釋迦牟尼知道還的自己說話。否則這還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時候。當下釋迦牟尼輕輕咳嗽兩聲,“諸位師弟,稍安勿躁。且聽愚兄一言。”
    釋迦牟尼此言一出,浮屠中頓時鴉雀無聲,剛才還嘈雜的像菜市場一樣,現在靜悄悄的,如果此時有一根針掉在地上,也能聽見響聲。
    目光從眾師弟身上掃過,剛剛這些人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一樣,現在卻都危襟正坐,好像一群養氣有道的大儒。前后反差大的讓釋迦牟尼覺得好笑。
    釋迦牟尼是想笑而沒有,可在他身旁的孔雀如來。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嗔怒地瞪了孔雀如來一眼,釋迦牟尼道:“師弟因何發笑。”
    聽大師兄問話。孔雀如來這才收斂了一些,可他面上仍帶著笑容,“師兄,當年吾等在金鰲島道時,諸位師弟不正是像今日這般么?”
    釋迦牟尼愣住了,往事悠悠,一幅幅畫面在眼前轉過。截教弟多習陣道,而陣道與煉丹、煉器不同。無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都只能靠自己獨立完成。
    可陣法一道卻不是這樣,可能某一個人的一句話,一個粗略的想法,就能夠使陣法的威力提成許多。通天教主從不忌門人弟爭論,除了在碧游宮內,金鰲島的任意一處,都能看到吵得面紅耳赤的截教弟。
    把目光投向孔雀如來,釋迦牟尼記得這位師弟是截教少有的幾個異類。說他是異類,是因為他從不接觸陣道。可是,每當有同門相聚論道,吵得熱火朝天時,這位師弟就靜靜地站在一旁……看熱鬧。
    來佛門好久了,自從來到佛門立下小乘佛教,這些師弟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因為某事爭吵辯論。有時候不爭不吵,并不代表就和諧,以前的小乘佛教中充斥的是一種壓抑,一種令人窒息的壓抑。
    如今東歸之時指日可待,那種壓抑終于散去了,小乘佛教上下無不對以后充滿了期望。
    目光從眾同門身上掃過,釋迦牟尼笑了,“諸位師弟,莫要爭了。既然孫悟空今在人間,那就改傳為取吧!”
    釋迦牟尼開口將傳經的方式定下的一瞬間,小乘佛教對此再無爭議,就連虬首菩薩也沒有出言反對。而且在他的身上,也看不出一絲因此而產生的異樣情緒。反倒是一臉淡然,頗有幾分老無為而治的氣質,和剛才那個吹胡瞪眼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在他身旁的靈牙菩薩也是如此,臉上沒有一絲得意,只是雙眼迷離,似乎在回憶什么。
    見眾師弟都不說話了,看熱鬧還沒看夠的孔雀如來笑著說道:“諸位師弟,剛才大師兄已定下傳經的方式,那眼下我們不妨在議議傳經的主角!”
    孔雀如來這句話一出,好像一陣微風吹過麥田,在座的眾人都有了反應。虬首菩薩臉色一沉,靈牙菩薩猛地睜開了雙眼。就連從開始至今都沒發表過意見的金光菩薩,也能從他那攥緊的拳頭上,看出此時這位菩薩的心里并不平靜。
    可是,無論眾人有什么樣的反應,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沒有一個人提出自己的想法、看法。
    沒能看到熱鬧的孔雀如來微微一怔,瞬間想明白了此中因果,猶豫了一下。孔雀如來轉頭,對釋迦牟尼說:“此時事關重大。還由師兄定奪!”
    發現眾師弟的目光,都隨著孔雀如來的話落在自己身上,釋迦牟尼坐在蓮臺上半響無語。
    釋迦牟尼不言語,眾人就都不說話,一個個默默地看著釋迦牟尼,等著自己的大師兄做出最后的決定。
    釋迦牟尼也稱得上是這世間最頂尖的大神通者,圣人之下還真沒有幾個人敢拍著胸脯說自己能穩勝于他。這個層次的大神通者,理當是是心堅志定。不會為外物所動。殺伐果斷,做事絕不會拖泥帶水。
    可此時的釋迦牟尼,真的是舉棋不定,不知該如何是好。最后,釋迦牟尼心底一嘆,終于開口道:“既然諸位師弟都不愿意,那此事就由我門下金蟬來當。”
    “老師……”作為釋迦牟尼的弟,在諸位師長爭論的時候,金蟬沒有說話的權利。現在突然聽見自己老師將那傳經東土的擔交在自己手里,金蟬心中是又驚又喜。
    看到金蟬面上難以掩藏的喜悅之色。釋迦牟尼微微搖頭,又道:“無天!”
    “弟在!”
    釋迦牟尼看了看自己這個在佛門的首徒,不知為什么。釋迦牟尼覺得他身上有一種氣質,與自己的大徒弟火靈十分相似。雖然有些不舍,但釋迦牟尼卻說:“無天,為師與你師叔東歸之后,你就是小乘佛教過去佛!”
    “老師!此事萬萬不可!”無天聞言大驚,連忙走到釋迦牟尼面前跪下,情詞懇切地說道:“弟不才,愿隨老師歸去!”
    本來聽釋迦牟尼將那傳經之主角定為金蟬,孔雀如來嘴上沒說。但心里對師兄的安排很滿意。而此時聽釋迦牟尼說,要將無天留下。為小乘佛教過去佛,孔雀如來不禁面色一變。就要出言阻攔。
    孔雀如來還沒說話,釋迦牟尼就已經察覺到了,沖著自己師弟微微搖頭,釋迦牟尼伸手一扶,將無天托起,“徒兒,留下吧!”
    無天想要再求,求老師走時將自己帶走,可剛一抬頭,對釋迦牟尼四目相對,看到的是老師眼中的慈愛。
    一手拉著無天,另一只拉過金蟬,在這一刻釋迦牟尼突然想到了那個死去的大徒弟,幽幽一嘆道:“你們生在西方,就留在西方吧。為師臨走之前,為你們留下一番機緣,日后的,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師徒如父,釋迦牟尼的話中帶著絲絲舔犢之情,無論是無天和金蟬都心神激動難以自持。
    拉住想要下拜的兩個弟,釋迦牟尼向孔雀如來問道:“師弟,看愚兄的安排如何?”
    孔雀如來張了張嘴,又搖了搖頭,口中才吐出兩個字:“大善!”
    ……
    與《西游記》的背景不同,如今天庭是截教的堅定盟友,地府上下也被截教把持著。所以就不會有什么“老龍王拙計犯天條”,也不會有什么“唐宗地府還魂”,更不會有“還受生唐王遵善果”。所以,即使是釋迦牟尼也難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取經借口,也只能借著人間的佛道之爭做些章。
    原本的佛道之爭,爭斗的雙方是大唐開國之君李淵支持的人教道家,與秦王李世民為后盾的佛門。后經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兄囚父,位登九五,尊李淵為上皇在宮養老。可是佛道之爭,卻沒有隨著李淵的退位的終結。
    李世民,這個雄才大略的帝王,深諳帝王心術平衡之道。雖然佛門曾在自己危難時出手相助,但他們的心思,李世民一清二楚。而道門呢,自李淵退位后,不斷地向李世民示好,李世民也就順手推舟的將他們接納了。
    此時稱道門,并非是道家,是有原因的。李氏崇老,欲興人教道家。可人教退出洪荒,人間根本找不到一個道家弟。但卻有一些人自稱是道門中人,至長安投靠李淵。這些人以袁守城、袁天罡叔侄為首,在大唐欽天監為官,觀天象。算節氣,預測天災。
    佛門道門齊聚長安,大唐的都城每天都有熱鬧。今天你來個仙跡,明兒我弄出個羅漢臨凡。后天他施展個枯木逢春之術。大后天他就有數九寒天花開花謝。可以說這佛道之爭,讓長安姓大飽眼福。
    只是仙跡奇事再好,但卻不能多,一多了反倒假了,佛道無論哪家想要勝出,還得用些別的手段。
    東都洛陽白馬寺,這座千年古剎歷經七朝,仍然屹立不倒。如同陳九公當年過一樣。寺內寺外人流不斷,香火鼎盛。
    今日,白馬寺拒絕了一切來寺中進香的香客,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達官貴人,統統拒之門外。其實白馬寺早在個月前就貼出告示,告示上說的很清楚,今天白馬寺不接待香客進香拜佛。
    那告示已經貼了整整個月了,白馬寺今日閉寺的事也是眾所周知。可即使這樣,從今天一早。通往白馬寺正大門的大道兩旁就站滿了人。
    原來,今日是少林寺高僧圓真法駕白馬寺的日。
    自十八棍僧相助當今圣上大破王世充后,少林寺就在李世民的幫助下大興土木。將整個嵩山占據,這幾年隨著李世民登基,少林寺在人間佛門的地位更是節節攀升。壓過了金光寺、觀音禪院、殊院這些老牌的人間佛門大派。
    少林寺這位圓真和尚,倒是沒有幾個人聽過他的名字,但少林高僧駕臨白馬寺,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長安無數信徒翹首以盼,盼望兩寺高僧能開壇說法。可等了足足七日,直等到少林僧人離開洛陽,也沒能等來傳說中的法會。反倒是有一個驚人的消息。在洛陽一帶佛門信徒中流傳。說是十八年后,將有佛門高層西行。至那佛教的發源地天竺求取佛門典籍。
    一道五彩霞光自西牛賀洲掠出,直入六道輪回。今日巡視六道輪回的是蛟魔王覆海。他眼見那五彩霞光往那眾生輪回之處飛去,覆海連忙對隨行的鬼卒道:“爾等速去稟報閻君!”說完,覆海飛身而起,向那五彩霞光落處飛去。
    當覆海趕到時,只見一人見一道金光打入人道之中。此人此時正背對著覆海,但看其身披袈裟,覆海不由得心中一驚。佛門中人,而且修為高,自己根本看不透。
    本是上古大妖,修煉多年。又拜入陳九公門下,修圣人道法。如今的覆海,一身修為已達大羅金仙頂峰。能讓他都看不透的,就只有準圣了。
    想想當年損落的蒼甲真人,覆海心里拔涼拔涼的,但自己在此鎮守六道輪回,是奉了老師之命。師命難違,縱使一死,覆海也不敢退縮。
    抬起裂魂槍,覆海大聲喝道:“佛門賊敢闖我六道輪回,納命來!”說著,覆海挺槍就刺。
    經歷過上古巫妖之戰的覆海,絕對是殺伐果斷的人物。在他出手的一瞬間,就將心里所有的恐懼撇得一干二凈。裂魂槍上黑光閃爍,直刺那人后心。
    一槍正中,覆海臉色大變。自己一槍刺中,那人沒躲沒閃,以肉身硬生生的受了覆海一槍。覆海有寶,覆海珠、轉輪風火袍和裂魂槍。這件寶物,覆海珠和裂魂槍都是先天靈寶。比起覆海珠攻防一體,這裂魂槍是殺伐靈寶。以覆海的修為,即使是一般的準圣,也不敢硬抗。
    “難道此人和大師兄一樣?”一槍無果,覆海懵了。如果來人真是個像袁洪那樣的,完全走錘煉肉體的,那自己就是刺他槍,也難傷他分毫。
    就在覆海愣神之際,來人轉過身來,一看此人樣貌,剛剛打定主意,要自爆元神與之拼命的覆海氣勢頓時一滯。
    “是……您?”覆海心里松了一口氣,暗道這回不用死了,連忙將裂魂槍收起,向這人躬身一拜。
    孔雀如來看了覆海一眼,伸手虛扶,口中道:“佛門中人,當不得你大禮。”
    “是!”雖說面前這人真的是佛門中人,而且是佛門教主,但覆海卻恭恭敬敬的,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嗯,不錯!資質非凡,果然是好苗,截教門下果然多俊才!”孔雀如來上下打量著覆海,打了半天覆海,才夸了這么幾句。就是不知道他是在夸覆海,還是在夸誰。
    覆海也知道孔雀如來和截教的關系,聽他這么夸自己,不由得暗暗苦笑。
    今日孔雀如來來此,是為了送釋迦牟尼的二弟金蟬入六道輪回。將金蟬送入人道后,想要離開的孔雀如來卻發現有一道熟悉的氣息往自己這邊來。說是熟悉,并非是孔雀如來認得覆海,而是認得覆海身上的上清仙氣。
    想到可能來的是昔日的同門,孔雀如來就沒有急著離去,不想來人自己不認得,應該是晚輩吧。
    既然是晚輩,那么沒有見面禮是不好的。孔雀如來想了想,左手一伸,往上一翻,掌心朝上,五指指尖射出赤、青、黃、白、黑五道神光。
    眼看五道神光向自己射來,覆海卻沒有躲。一開始他確實是害怕,但既然知道來人的身份,覆海就知道孔雀如來絕不會傷害自己。
    五道神光饒過覆海,沒入他發絲之中,只感覺腦后多了什么,覆海下意識地伸手去摸。
    “這是五行精氣,與你護身。”
    孔雀如來的聲音傳入覆海耳中,覆海聞言大喜,上前一拜。(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