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592 元始先出手

孫悟空這猴子是莽撞了些,但絕不是傻子。想想自自己上了天,進到天庭中后,什么也沒撈著也就罷了,還處處吃癟,不管自己到了哪兒,都有一群人兇神惡煞似得喊打喊殺。
    這不,剛出了金光圣母的銀光陣,又落在火部眾星君的火龍陣中。
    俗話說:水火無情!任你神通廣大,只身陷于火海中,也難免心中惴惴不安,何況這火還不是凡火,任孫悟空御使避火訣也無濟于事。
    拎著兵器悶頭向前沖,孫悟空想要沖出火海逃離此地。
    剛竄出幾丈遠,前方火海分開,火浪化作條條火龍肆虐,那一條條火龍奔孫悟空撲來,在那些火龍頭上,坐著一個個道人。
    “潑猴,敢來天庭撒野,你好大的膽子!”從火龍頭上站起,羅宣將身一晃,現出三頭六臂之相,手持兩口飛煙劍、萬里起云煙、萬鴉壺、五龍輪、照天印。
    “怎么誰見了老孫都是這一句?”孫悟空心里暗罵,其實他現在很無奈,似乎自己上天之后根本就沒做過什么犯法的事兒,更談不上撒野了。不就是來你天庭逛逛么,犯得著這個樣子么,你們也太霸道了吧。
    孫悟空心里那個不服氣啊,可是眼看著自己落在人家陣里,還有那么多道人虎視眈眈∑,..,想要殺出去恐怕還要費些手腳。
    以前在西牛賀洲,平日見得多是佛門的和尚。孫悟空這廝嘴上花花,沒少埋汰那些佛門弟子。可今天在天庭上走上一圈,孫悟空才覺得以前遇見那些光頭是多么可愛,雖然都比較能嘮叨,但也不像這些牛鼻子道士這么欺負人啊。不,不是欺負人,是欺負猴。
    可孫悟空沒想到的是,欺負猴的還在后面的。只聽羅宣哈哈一笑。朗聲道:“諸位師弟,這猴頭雖然放肆,但也算給咱們填了些樂子。來,咱們一起上,將他拿下!”
    羅宣此話一出,火部眾星君紛紛大笑,各自催動座下火龍向孫悟空殺去。二十多個人將孫悟空圍在中央一頓好殺,直殺得孫悟空手忙腳亂,招架不住。
    想自己威震西牛賀洲,是鼎鼎有名的齊天大圣。來到你天庭,你們不來迎接,好酒好菜的招待咱老孫也就罷了,還把俺當成樂子戲弄,這怎能孫悟空不怒?可此時孫悟空就是滿腔怒氣也無處發泄,因為他抗不住了。
    好虎也架不住群狼。此時的孫悟空即使現出三頭六臂,三雙手持三條棒,也擋不住眼前這些如狼似虎的火部星君。
    火部眾星君個個是越戰越勇,孫悟空卻是真的支撐不住了。可就在這時。孫悟空發現那對自己下手最狠的羅宣竟然露出一個破綻。
    孫悟空眼前一亮,猛然奮起,撲向羅宣。輪開大棒,擋住一口飛煙劍。將身一擰,挨了五龍輪一擊,卻將身扭到了羅宣的身后。
    出了戰團,孫悟空使出吃奶的勁兒。破火海斬火浪,硬生生地往前沖。
    別說,孫悟空還真沖出去了。而且是沒費多大勁兒。就沖出了火龍陣。
    火龍陣中,眾星君沒有關注那離去的孫悟空,而是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在了羅宣身上。
    見諸位同門都用那種眼神望著自己,羅宣不禁苦笑,收了法寶與法相,羅宣向眾人說道:“諸位師弟,非是愚兄放水,而是三師姐有吩咐,愚兄也不敢不從啊。”
    同門多年,劉環等人都知道羅宣的性子,當然不會認為羅宣有意放水。而且就算是要放水,也不至于這么明顯,除了那傻猴子,其他人哪個看不出來了啊?
    “金靈師姐?”劉環倒是相信羅宣的話,只是有些奇怪。
    羅宣更是苦笑,“師姐說她閑著無事,要拿那猴子試試手。”
    劉環:“……”
    火部眾星君:“……”
    孫悟空逃出火龍陣,飛離彤華宮范圍,像個沒頭蒼蠅一般,在天庭中一通亂飛。
    孫悟空是真不認識路,還有些路癡,可就是這樣,卻也讓他摸到了南天門。
    眼前著前面那大門就是天庭出口,可是把孫悟空給樂壞了。這天庭太危險了,以后請俺老孫,老孫都不來了!
    孫悟空不知道有一個成語叫樂極生悲,此時他心里十分歡喜地向南天門外飛去,可還沒出南天門,就聽見一聲嬌喝:“呔!潑猴,你當我天庭是什么地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聽見有個女人說話,但還沒看見人。孫悟空也不管那么多,將棍棒輪開,直往南天門外沖去。
    呼……
    一個巨大黑影迎面撞來,仿佛天外飛山,挾無邊威勢。
    孫悟空咬緊牙關,大叫一聲,雙臂運起全身的力氣,揮出平生最強的一擊。
    一聲巨響在南天門內響起,氣勁縱橫,漫天煙塵。
    孫悟空仿佛一只斷線的風箏的向后飛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感覺全身上下,從頭到腳沒有一處不疼,孫悟空卻堅強地翻身躍起,將棒橫在胸前,死死地盯著那從南天門外緩緩駛進的寶車。
    寶車并不像當年玉帝贈與陳九公那架那般華麗,反倒有些樸實無華,這輛寶車通體都是由不知名的香木制成,香氣彌漫,沁人心脾。車前無有異獸拉車,兀自緩緩向孫悟空駛來。
    車上端坐一位女仙,這女仙的裝束與她乘坐的寶車的風格恰恰相反。金冠束頂上,金衣披在身,左手扶著飛金劍。螓首蛾眉,端莊華貴。在她身后,立著兩個童女,一個手托寶塔,一個懷抱如意。
    看到端坐在七香車中的金靈圣母,還沒動手,但單她身上的氣質,孫悟空就知道此人絕對是個了不得不得了的人物。
    封神正位為星首,北闕香湮萬載存。
    金靈圣母,截教通天教主座前三弟子,昔日的截教四大弟子、三大圣母之一。神通廣大,曾在萬仙陣中獨斗文殊、普賢、慈航。封神劫后。入天庭,執掌金闕,坐鎮斗府,居周天列宿之首,為北極紫氣之尊,八萬四千群星惡煞,為她驅使,永坐坎宮斗母正神之職。
    陣陣嘈亂聲從四方傳來,騎著墨麒麟的聞仲率雷部眾星君出現在孫悟空的視線中。緊接著是火部那些人,為首的是騎著赤煙駒的羅宣。還有那額生三只眼。外罩大紅袍的呂岳,急沖沖地帶著瘟部從西面趕來。同時又有東、南、西、北、中,五方斗部星君聚在金靈圣母七香車前。
    眼看著那么多的人,從四面八方向自己圍來,饒是孫悟空膽子再大也難免心驚膽顫。
    天庭各部齊出,將南天門內圍得水泄不通,別說是孫悟空,就是一縷清風,沒有金靈圣母下令。也吹不到南天門外。
    此時的孫悟空,就仿佛一只在群狼環伺下的小白兔,不說是瑟瑟發抖吧,也生不出半點抵抗之心。雖然瞪著一雙大眼惡狠狠地瞪著離他最近的魔家四將。可那握著棍棒卻微微顫抖的手卻是將他出賣得一干二凈,此時這貨不過是聲色厲荏罷了。
    金靈圣母鳳目一挑,仿佛一頭將要暴起噬人的雌虎,二目寒光如刀。帶著凜冽的殺機。
    金靈圣母的目光落在孫悟空身上,孫悟空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寒蟬。
    金靈圣母一眼就看出孫悟空心中的膽怯,不過金靈圣母也沒有小看孫悟空。畢竟此時的孫悟空的修為也就相當于金仙頂峰。面對這么多人虎視眈眈,他要不怕那才真的不對呢。
    想起陳九公對自己說的話,金靈圣母冷笑道:“吾聽教主說佛門出了個了不得的猴子,今日倒要見識一二。”
    孫悟空感覺這金靈圣母是在說自己,可自己是妖族,不是佛門弟子啊。可眼下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才能脫離這是非之地。
    雖然心中膽怯,但孫悟空知道一味的膽怯是沒有用的,他急中生智,沖著那金靈圣母大喊:“兀那婆娘,可敢與老孫一戰?”別說這孫悟空還真有點眼力,一眼就看出來在這么多人中,做主的是這位坐在車上的高貴女仙。
    “放肆!”
    “大膽潑猴!”
    聽孫悟空稱金靈圣母為婆娘,截教眾星君紛紛大怒,那聞仲更是被氣得須發皆張,催墨麒麟揮鞭向孫悟空殺去。
    “徒兒退下!”金靈圣母的聲音如那剛從井里打上來的井水,清冽幽冷。而聞仲聽到從金靈圣母口中吐出的四個字,一把勒住墨麒麟,狠狠地瞪了孫悟空一眼,然后那墨麒麟負著聞仲走到七香車前。
    “這潑猴竟敢在老師座前放肆,莫不讓弟子將其打殺!”聞仲坐在墨麒麟上,恭恭敬敬地向金靈圣母行禮。
    金靈圣母擺了擺手,示意聞仲閃開,然后她自七香車上站起,提起飛金劍,“徒兒且為為師壓陣,待為師出手,將這猴頭收拾了。”
    “區區一猴頭,怎勞恩師出手?”聞仲聞言大驚,可想要勸阻卻見金靈圣母飄然下了七香車。
    金靈圣母一下七香車,截教眾星君如潮水般閃在兩旁,給金靈圣母讓出一條路來。
    提著飛金劍,金靈圣母大步走到孫悟空面前,“猴頭,你出手吧。”
    “啊!”孫悟空怪叫一聲,全力揮棒向金靈圣母打去。
    金靈圣母閃身躲過孫悟空一棒,她剛要出手,可那孫悟空趁著撲出之勢,翻身往南天門躍去。這猴頭根本就沒想和金靈圣母死磕,他早就打得這般算盤。邀金靈圣母比斗,然后趁機逃走。
    孫悟空道行不怎么樣,但身法極快,瞬間竄出,一竄就是百丈之遙,來在南天門前。
    說時遲,那時快。當截教眾星君反應過來時,孫悟空半拉身子已經探出南天門去。眼看著這猴子周身金光繚繞,顯然是要動用什么法術。
    “哼!”剛剛在瑤池拜見了玉帝、王母才堪堪趕來的瓊霄娘娘,眼見那孫悟空要走,眼露寒光,從袖中取出金蛟剪。
    “師妹放心,那猴子跑不了!”金靈圣母眼角余光一掃,將瓊霄的舉動盡收眼底,連忙出言阻止。陳九公是有吩咐,讓截教眾仙收拾收拾這猴子。但也嚴令不可傷他性命。可要金蛟剪一出,就算孫悟空修煉了八九玄功,恐怕也留不下個全尸。
    阻止了瓊霄,金靈圣母也不能讓孫悟空就這么走了。此時斗、雷、水、火四部齊出,圍攻一個猴子,要是還讓他跑了,那天庭、截教的人可就丟大了。
    金靈圣母心念一動,那七香車上左邊女童懷中的四象塔憑空飛起,直追孫悟空而去。
    孫悟空出了南天門,就仿佛是猛虎歸山蛟龍歸海。不看東西南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出筋斗云就跑,一連五個跟斗翻出幾十萬里。
    這筋斗云看著簡單,卻也十分消耗法力,孫悟空連使五次,也感覺有些吃不消,止住身形,想停下順口氣。然后找準方向趕快回自己那齊云山。孫悟空都琢磨好了,從今以后自己就消消停停地在家老實呆著,就是再無聊也不往出跑了。
    可還沒等孫悟空把這口氣喘勻,就聽見身后傳來呼呼的破空聲。孫悟空小心翼翼地回身去看。險些嚇得魂都沒了。
    打了個哆嗦,孫悟空將身一墜,向下界逃去。
    一尊寶塔,千丈高下。如泰山壓頂一般向孫悟空壓下,孫悟空拼了命的往下界逃,可四象塔的速度竟比孫悟空還要快。孫悟空就覺得天一下黑了下來。倆眼之前一片漆黑。
    四象塔罩住了孫悟空,其外青、黑、黃、紅四色光芒大作,千丈四象塔如撒了氣的氣球一樣迅速的變小,從千丈之高將至十丈。無論四象塔如何變化,寶塔內外布滿四象之力,將孫悟空死死的困在塔中。
    四象塔穿過雷火層、罡風層……穿過三十三天,直落人間。從高天降下,扎根在人間大地之上。
    一座高有十丈的寶塔從天降下,震動了四方百姓,成百上千的百姓從四面八方向四象塔聚來,來在塔前叩拜。這無論在何時何方何處,都是絕對仙跡,絕對的祥瑞。可比什么往豬身上貼魚鱗裝麒麟,往野雞身上刷彩漆裝鳳凰強多了。畢竟是無數百姓親眼所言,那一尊四層寶塔從天墜下,扎根于地。
    四象塔降人間不光驚動了百姓,還引來了佛道各大門派的注意。
    峨眉山,自蜀山退出峨眉以后,整個峨眉山盡歸顯真一派。
    顯真洞中,朱子真、楊顯師兄弟二人正在閑談,突然聽得一聲巨響,地動山搖。朱子真、楊顯紛紛變色,二人相視一眼,齊齊掐指推算天機。
    就在這時,趙信從洞外走了進來,見老師和師叔正閉目而坐,不敢打擾。
    過了好一會兒,朱子真先睜開眼睛,見趙信束手立于洞中,便問:“徒兒何事?”
    “老師!”趙信先是向朱子真一禮,道:“弟子剛才與幾個師弟在山前亭中論道,突然天地震動,不知發生個何事,這才來到老師、師叔座前。”
    “原來是為了此事。”朱子真正想為自己弟子解答,他身旁的楊顯睜開雙眼,說道:“有一妖猴膽大妄為,竟敢潛入天庭。”說到此處,楊顯嘴角扯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天庭是什么地方,豈容邪魔外道撒野,有我截教師長出手,將那猴頭鎮壓。方才天搖地動,是我截教師長以靈寶將妖猴鎮壓在人間,靈寶落地引來的動靜。”
    楊顯口中的那個妖猴,也就是如今被鎮壓在四象塔中的孫悟空,正揮舞著棍棒東打西砸。塔內乒乒乓乓的響聲不絕,可塔外卻聽不見一絲聲響。無數聚在四象塔外的百姓叩拜祭祀,各種活動搞得熱火朝天,根本不受孫悟空半點影響。
    孫悟空還算是有毅力的主,在四象塔里折騰了整整三天,輪著棒子從第一層打上第四層,又從第四層打到第一層,然后再從第一層打上去……周而復始,連打連砸三天三夜,也沒能在四象塔上砸出一絲縫隙。
    第四天,孫悟空終于認命了,把棒子一扔,四仰八叉的在塔中躺下。
    歇足了勁兒,孫悟空又起來打……打累了歇,歇夠了再打,孫悟空在四象塔中的日子就這么一天天的過去了。
    春去冬來,寒暑交替,轉眼就是整整三十年。
    如今人間早已不是南北朝對立,中有隋室一統南北,后有李唐代隋,為天下之主。
    此時面南背北登基坐殿的是大唐開國之主李淵,這李淵雖稱不上是一代明君,但也不是昏庸帝王。在他統治下,百姓開始安居樂業,大唐國力日漸增強。
    李氏并非漢家正統,有幾分鮮卑血統,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李淵對外宣稱自己是老子后裔。李淵本來還想立人教道家為國教,可這時人教上下已退出洪荒,就是李淵想封也沒有辦法。
    而此時李淵次子,身為親王的李世民以太尉、尚書令、陜東道益州道行臺、雍州牧、左右武侯大將軍、使持節、涼州總管、上柱國、秦王等身份督軍與王世充作戰。得少林十八棍僧下山相助,于陣前大破王世充。
    李淵是一國之君,但大半個天下都是秦王李世民打下來的。二人雖是父子,但又是君臣,對這個勢力龐大的次子,李淵選擇打壓。而佛道之爭,也由此展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