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86 混元劍出世

孤城死守為成湯,今日身亡實可傷。全節全忠名不朽,女中貞烈萬年揚。
    演義中高蘭英隨張奎鎮守朝歌門戶澠池,最后與張奎一同戰死沙場,可以說就是封神版的楊家將。
    如今高蘭英雖然同樣在天庭當差,但她的命運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與演義大不相同。
    高蘭英聽到張奎求救,從宮中跑出,見張奎正在與一個猴子廝殺,直接在百寶囊里掏出太陽針祭起。
    太陽針是高蘭英的獨門法器,原來一套是七七四十九根,自高蘭英入天庭后,往太陽星重煉太陽針。并在師門長輩的幫助下,取太陽之精共煉了七千四百九十根太陽針。
    這一祭出,七千多根太陽針一起向孫悟空刺去。這些太陽針不但鋒利無比,而且發出奪目的紅光。
    被太陽針晃得一時間睜不開眼睛,孫悟空大駭,連忙將手中棍棒輪開,如風車一般舞動,同時向后退去。
    “潑猴!膽敢來我天庭撒野,看劍!”
    “啊!”前面有夫婦倆合力來攻,身后有人喊打喊殺,孫悟空怪叫一聲,縱身一躍,跳出戰團,悶頭就跑。
    “哪里走!”剛才在孫悟空身后呼喊的,是魔家兄弟的老大魔禮青。見孫悟空要走,將手中青鋼劍一拋,青鋼劍飛襲而至,直刺孫悟空后心。
    青鋼劍一出,孫悟空就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知道是躲不過去了,孫悟空猛地一轉身,雙手舉棒奮力向青鋼劍砸去。
    孫悟空這一棒是將青鋼劍砸飛了,但也失去了脫身的最好機會。
    呼……
    一陣腥風撲鼻。孫悟空揮棒敵住張奎和魔禮青,往身后一看,嚇得哇呀一聲。
    只見一只巨獸,通體雪白,大如白象,長著血盆大口向自己撲來。孫悟空在西牛賀洲多年,見過各類妖族,但從沒看到過這種異獸。身子往下一墜,就地一滾,孫悟空一蹬雙腿。往前一竄,躲過了張奎的大刀,躲過了根根太陽針,躲過了魔禮青的青鋼劍,又躲過了花狐貂的撕咬。
    躲過了這一切,孫悟空直接一個筋斗云,消失在幾人面前。
    在天庭里人生地不熟的,孫悟空也找不準方向,翻出十萬八千里地。落在一宮殿前。抬頭一看,上方掛著銀匾,孫悟空從左看到右,又從右看到左。也不知道匾上寫的是什么字。
    “不能亂闖!”孫悟空在心里暗暗告誡自己,這天庭太危險了,自己還是找找回去的路,趕快回齊云山為妙。
    孫悟空本來是打算轉身就走。只聽見吱扭扭聲響,原來是那宮殿的大門開了。
    大門向兩側緩緩敞開,孫悟空向門內一看。只見門中站著好多人,為首的是個老者。孫悟空一看就知道這老者絕非普通的人,金盔金甲,外罩錦繡大紅袍,白須胸前飄,金鞭持手中。
    “老頭……你就是玉帝么?”孫悟空見這老者威風凜凜,應該是位高權重之人,當時就想到一種可能,可能這位就是天庭之主。
    “哈哈哈……”老者一手持鞭,一手捋著白須,“老夫聞仲,官拜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執掌雷部!”
    “嗯……”孫悟空愣了愣,聞仲說的這幾句話,他就只聽明白了一句,就是聞仲的姓名。那官位什么的,孫悟空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
    聞仲哪管孫悟空想的是什么,手中金鞭沖他一指,“潑猴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天庭,還不束手就擒,免得死于我金鞭之下!”
    孫悟空還打算好好和聞仲嘮上幾句套套近乎,好讓聞仲給自己指一條明路,自己好下界回齊云山。不想這老頭比剛才那個還狠,上來就出言恐嚇。
    孫悟空也不是好脾氣的人,又被聞仲的話氣著了,火冒三丈怒吼:“老兒休得猖狂,且吃俺老孫一棒!”說著,孫悟空揮棒向聞仲打去。
    聞仲冷笑一聲,額頭上那只豎眼猛然張開,一道金光自那眼中射出,直擊孫悟空面門。
    聞仲冷不丁地來了這么一下子,孫悟空好懸中招連忙側頭讓過。
    這時,只聽一聲獸吼,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通體墨黑,正是聞仲坐騎墨麒麟。
    聞仲縱身一躍,跨坐在墨麒麟背上,手持雌雄雙鞭向孫悟空殺去。
    聞仲一動,原本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呼啦啦地從宮中涌出。這些人正是雷部二十四天君,今日**卯后得到了消息,聚在一起正等著孫悟空上門呢。
    騎著墨麒麟飛奔,聞仲仿佛回到了當年在人間做太師東征西討的日子,氣勢頓時大漲,虎目圓睜,白須飄飄,雙臂運力輪雙鞭向孫悟空打去。
    想當年,聞太師統兵征討西岐,大戰玉虛門下。首戰就連打哪吒、金吒、木吒,當夜姜子牙率軍襲聞仲大營,聞仲更是獨斗哪吒、金吒、木吒和韓毒龍、薛惡虎。
    二人交上手,孫悟空才知道這個老家伙不好對付,那一雙金鞭以柔克剛,讓自己一身氣力無處可使。
    封神劫時聞仲就有金仙修為,上了封神榜后,道行無法增進,但一身法力卻是精純無比,武藝更是爐火純青。一雙金鞭在其手中使開,配合著一連串的截教道法,一時間是越戰越勇。
    聞仲厲害,孫悟空也不差,但他卻看到那雷部眾天君隱隱將自己圍在當中。這些人各持兵器、法寶,虎視眈眈地在自己身上瞄來瞄去。
    “此地不可久留!”孫悟空是莽撞了些,但卻不傻,知道憑自己的本事,想要拿下面前這個老頭都費些勁兒,外面那一圈要是在一擁而上,自己今兒非栽在這兒不可。
    想到此處,孫悟空猛地連砸三棒,將聞仲逼退。將身一躍就要施展筋斗云。
    可就在這時,雷部眾天君中有一人哈哈大笑,“潑猴,想走?晚了!”說完,張手打出一道掌心雷。
    雷聲一響,轟隆隆,地動山搖,自地面升起二十一桿高桿,每一桿高桿上各懸九面鏡子。無論是桿,還是鏡子。都是由星辰之精鑄造而成,從上到下銀光閃閃,耀眼奪目。
    道道銀光交織,化作一座大陣,將孫悟空困在當中。
    孫悟空在西牛賀洲,與人廝殺就是明刀明槍的硬干。哪里見過陣法這種高級東西?被困在陣中,入眼盡是銀燦燦的一片,不由有些發懵。
    “有人不!有人不!出來!”孫悟空拄著棒子沖四處高呼,突然一陣腳步聲吸引了孫悟空的注意。
    孫悟空循聲望去。只見一只五**豹斑駒立在南邊不遠處,在駒上坐著一個道姑,帶魚尾金冠,身穿大紅八卦衣。腰束絲絳,腳登云履,背掛兩口寶劍。
    “你這妖婦!還不快放俺老孫出去!”孫悟空舉起手中棒,指著道姑大吼。
    被孫悟空稱作妖婦。道姑不但不怒,反倒笑了,口中做歌:“寶鏡非銅又非銀。不向爐中火內尋。縱有金仙逢此陣,須臾形化更難禁。”唱完之后,摘下兩口寶劍,“潑猴,今日就要拿你試試我這銀光陣!”
    這道姑本是截教十天君之一的金光圣母,當年受聞太師之遙,前往西岐布下金光陣,與闡教眾金仙斗法。卻被廣成子以翻天印打死在陣中,上了封神榜。
    來到天庭后,金光圣母發現身為天庭星君有一個好處,就是天庭掌管下那取之不竭的星辰之精。金光圣母的金光陣威力不小,但因為主陣的法器太過普通,使得金光陣威力有限。
    金光圣母取星辰之精錘煉法器,按金光陣的陣圖布陣,只是因為星辰之精的緣故,這陣法就不能被喚作是金光陣,已經被金光圣母改作銀光陣了。不光如此,金光圣母還想著是不是該把自己的道號改成銀光圣母。
    話扯得遠了,單說銀光陣中,金光圣母持雙劍向孫悟空殺去。與孫悟空斗了兩招,金光圣母就支撐不住了,畢竟是女兒身,根本就不擅爭斗。
    金光圣母一拽五**豹斑駒,直往后跑。孫悟空以為自己終于碰到了一個軟柿子,正想拿金光圣母出出氣,輪棒就追。
    金光圣母跑出沒幾步,就停下腳步,將手中寶劍掛在駒上,用手一指,無窮無盡的銀光道道如劍,向孫悟空刺去。
    二十一面銀鏡連連震動,射出銀光無數,只要金光圣母不停手,銀光就無休無止。
    孫悟空輪開大棒,護住周身。可是那銀光好像沒有盡時,饒是孫悟空久守之下也難免有失,一個不慎,那銀光道道如潮水,將孫悟空裹在其中。
    此時從遠處看去,就好像孫悟空渾身放射著銀光一樣,熟不知是億萬道銀光刺在孫悟空身上。
    孫悟空只覺得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這疼法和別的疼法還不一樣,銀光刺破皮膚,穿過肉直刺骨頭。
    “啊!”孫悟空發出一聲慘叫,身形暴漲,可那些銀光仿佛跗骨之蛆甩都甩不掉。
    孫悟空發起狠來,將手中棒一晃,大棒迎風便長,仿佛通天句柱一般被孫悟空擎著向金光圣母砸去。
    “不好!托大了!”金光圣母嚇壞了,連忙催動胯下駒,向陣門處逃竄。
    跗骨之痛讓孫悟空陷入癲狂之中,將棍棒輪開,向四處亂打。
    啪!啪!兩聲巨響,兩面銀鏡在孫悟空棒下化作碎片。
    打碎了兩面鏡子,銀光相對就少了許多,孫悟空邁開雙腿,揮棒將剩下的十九面鏡子一一砸碎。
    二十一面鏡子乃銀光陣主陣之物,這主陣之物一破,銀光陣也就沒有一絲威力了。陣中的銀光漸漸消散,孫悟空抬眼就看見金光圣母騎著駒子從陣門奔出。
    金光圣母一出陣門,就迎來了眾同門的調笑。張天君笑得前俯后仰,指著金光圣母道:“師姐,那猴子和袁洪師侄一樣,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若是別的金仙,會損于你銀光陣中,這猴子則不然。”
    金光圣母白了張天君一眼,然后輕嘆了一聲,隨手一招,散了銀光陣,將銀光陣陣圖召回。
    收了銀光陣,金光圣母又迎來了眾同門的哄笑。金光圣母狠狠地瞪了笑得最歡的趙天君一眼,“今兒還要對付著猴子,等明兒再找你們算賬!”
    同門之間開個玩笑倒是無傷大雅,且說那孫悟空剛要破陣而出,卻發現大陣自動散開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景象大變,又回來原來那座宮殿前。
    本想繼續去打金光圣母,但目光掃過,見聞仲與雷部眾天君都在,連忙一個跟頭,翻了出去。
    看著跑得飛快的孫悟空,聞仲哈哈一笑,“諸位同門,追還是不追?”
    “追!”王天君遙望著那速度極快的孫悟空,面帶笑意地說:“閑著也是無事,為什么不追?”
    王天君話音剛落,就贏得了眾人的附和。
    “好!既然諸位同門有如此雅興,那我等同去!”聞仲說完,催動墨麒麟,一騎當先直奔孫悟空追去。
    “這天庭怎么這么大?”孫悟空落下身形,四處觀望,卻發現自己一個筋斗翻出來十萬八千里之遙,竟然還在天庭中。你要問孫悟空怎么知道自己還在天庭?喏,看那邊亭臺樓閣就知道了,外面有這東西么?
    雙腳**地,孫悟空想再來一個或幾個筋斗云,直接離開天庭。剛一起身,就察覺到**上一陣惡風壓下,連忙把頭一低。
    “不好!老孫得快走!”被人襲了一下,雖然還沒看見人,但孫悟空知道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快跑。
    孫悟空縱身一躍,筋斗云還沒使出來,就覺得上空一陣熱浪撲面而來。孫悟空抬眼一看,只見條條火龍長牙舞爪的向自己撲來。
    被火龍纏住,孫悟空一時間無法脫身。這一耽擱,就落在漫天火海當中。
    孫悟空的玄功底子非常扎實,如今已經功行五轉,按理說應該是水火不侵。可是凡是都有個限度,此時這火可不是凡火,這是羅宣、劉環和火部眾天君修煉多年的叁味真火。又將這叁味真火煉成火龍,進而結成火龍陣。
    孫悟空剛才在銀光陣中,已經收了些傷。要不是玄功玄妙非凡,恐怕肉身已經崩潰。可即便是這樣,也架不住這么折騰,剛破了銀光陣,又落在火龍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