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585 斬三尸的青蓮

今日的南瞻部洲處處透著詭異,誰知道截教、闡教是不是布下了埋伏,設好了套等著佛門鉆呢。
    所以孔雀如來提議自己和釋迦牟尼去赴藥師王佛之約,讓三大菩薩留下。
    如今虬首、靈牙、金光三人都已經斬出一尸,即使對上闡教眾仙有所不敵,也能支撐到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歸來。
    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與白澤大智勢佛同行,前去見藥師王佛。
    二佛剛到山上,與藥師王佛見禮,白蓮童子就到了。
    “諸位佛祖,佛母有命,以此山為界,不再前行。已被我佛門攻占之地,就是我佛門的,廣建廟宇寺院,傳我佛門妙法。”
    白蓮童子傳說準提佛母的旨意,轉身就走。
    眼看白蓮童子離去,藥師王佛對釋迦牟尼說:“依尊者看,這幾萬里地土,你我是否要分一分?”
    釋迦牟尼搖了搖頭,“不了,傳經后我小乘佛教眾人就將東歸,這南瞻部洲之地,非是吾等久留之處。既然佛母已有法旨傳下,那吾等就回西方了。”
    釋迦牟尼說的非常直接,可就是這樣,卻讓藥師王佛更加的放心。他親自起身,向釋迦牟尼道謝。
    ……
    佛門出兵,截闡避退。這樣一來,佛門就在南瞻部洲扎下了根。
    時光如水,轉眼百年。自人教退出洪荒,人教在南瞻部洲的道統一落千丈,到如今已經快要消亡殆盡了。而佛門南侵,占據數萬里地土,大刀闊斧的傳教。廣建寺院廟宇。而佛門在一定程度上,有帶有蠱惑性,使佛門在南瞻部洲上傳播得非常容易。
    面對咄咄逼人的佛門,截教、闡教都選擇了避讓,根本不予佛門發生沖突。就算二教中人與佛門弟子狹路相逢,無論是截教弟子,還是闡教門人,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截闡避讓,佛門卻也十分的克制。當年大乘佛教諸佛停留議事的那座山,被命名為駐佛山。佛門弟子個個謹遵準提佛母之令。從不踏過駐佛山半步。
    西牛賀洲靈山大雷音寺,大乘佛教諸佛齊聚。
    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并肩坐在蓮臺上,今日是佛門的如來法會。
    這法會已經開了四十八日,今天就最后一日。是由俱留孫佛講道,只見俱留孫佛頂上佛光繚繞,舍利子于佛光中上下翻騰,段段經解從其口中傳出。
    講了約有五個時辰,俱留孫佛終于講完了,收了法相。起身雙手合十向藥師王佛一禮,然后才重新坐回蓮臺上。
    藥師王佛回了一禮,念聲佛號,“諸位。今日是我佛門如來法會,相信此時婆娑凈土上也有佛祖開壇**。我等不妨往婆娑凈土一行,叨擾下兩位尊者。”說完,藥師王佛也不問諸佛的意見。頂門上沖出一顆舍利。
    舍利之光萬丈,滿空有白虹四十二道,南北通連。從大雷音寺。直到婆娑凈土。
    “南無阿彌陀佛!諸位,吾等同去!”藥師王佛說著,踏上一條白虹大道。
    對于藥師王佛的獨斷專行,大日如來哈哈一笑,從蓮臺上起身,緊跟藥師王佛。
    大乘佛教三千諸佛、五百阿羅、八大金剛、無邊菩薩,可其中有發言權的只有那幾位準圣。而這幾位準圣,又以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為首。既然他們之間沒有異議,那大乘佛教上下只能相隨。
    四十二條白虹大道是藥師王佛施展大神通凝聚而成的,眾人站在其上,腳下白虹道自動向前,將大乘佛教眾人送到婆娑凈土。
    今日是大乘佛教的如來法會,同樣也是小乘佛教的如來法會小乘佛教自立教之后,幾乎就沒有發展,當年立教時多少人,今日仍然是多少人。全教上下同出一脈,這如來法會就是關起門來,一起論道。他們論的不是佛門佛法,而是截教上清仙法和陣法。
    四十二條白虹大道聯通了大雷音寺和婆娑凈土,釋迦牟尼頓時有了感應,止住了正口若懸河的金光菩薩,對侍立兩旁的無天和金蟬子說:“你們出去,迎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上來!”
    無天和金蟬子相視一眼,無天小心翼翼地問道:“老師,那大乘佛教其余人呢?”
    釋迦牟尼還沒說話,就聽一旁的孔雀如來冷聲道:“讓他們在浮屠外候著!”
    “是……”雖然是師叔,但孔雀如來讓無天和金蟬子更加畏懼。他們知道這位師叔向來是說一不二言出法隨,所以孔雀如來一開口,二人連忙領命退下。
    大乘佛教有大雷音寺,小乘佛教有九寶浮屠。與足以容納幾萬的大雷音寺不同,小乘佛教的九寶浮屠只夠容納三千人。今日小乘佛教召開法會,眾佛陀、菩薩、羅漢、金剛分坐九層浮屠,根本沒有地方容納別人。孔雀如來更不讓自己的同門出去,騰出地方來給大乘佛教那些人。
    藥師王佛、大日如來率大乘佛教上下來在婆娑凈土,下了白虹大道,見無天和金蟬子迎來,尸棄佛冷哼一聲,“師兄與大日如來尊者親至,他們竟然只派兩個晚輩出來迎接。”
    “師弟!”在尸棄佛身旁的毗舍浮佛連忙拉了拉尸棄佛,那孔雀的脾氣誰不知道,那絕對是個不顧后果的主。真要動起手來,先不說自己這些人能不能壓制住他,關鍵是佛門二教火拼起來,世人如何看待佛門?
    無天和金蟬子來在藥師王佛面前,向諸佛行禮之后,由無天開口:“家師請藥師尊者、大日尊者上九層浮屠。”
    “那我等呢?”
    尸棄佛突然插了這么一句,無天頓了頓,答道:“佛祖看我婆娑凈土景色如何?”
    尸棄佛微微一愣,不知道無天是什么意思,但無天把話問到這兒了,尸棄佛只能說:“寧靜祥和。景色宜人,真乃我佛門清凈地。”
    無天淡淡一笑,雙手合十道:“既然如此,佛祖不妨在我婆娑凈土游覽一番!”無天說完,向尸棄佛一禮,轉身就走。
    金蟬子一愣,差點笑出聲來,連忙忍住,沖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道了聲請,然后連忙轉身快步跟上無天。
    尸棄佛氣得滿臉通紅。火冒三丈,恨不得一掌將無天拍死。還好有其他人在一旁,將他死死拽住。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我……”尸棄佛怒氣沖沖地就要去打無天。
    “好了,師弟!”藥師王佛伸手攔住尸棄佛,“這是婆娑凈土,師弟不可亂來,待師兄先去見過釋迦牟尼。”
    在無天和金蟬子的帶領下,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來在九寶浮屠九層之上。
    釋迦牟尼、孔雀日來、虬首菩薩、靈牙菩薩、金光菩薩,小乘佛教五大準圣早已等候多時。
    雙方見禮后。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在蓮臺上坐定,寒暄了幾句,見釋迦牟尼不詢問自己的來意,藥師王佛決定不再他和兜圈子了。“尊者。今日我與大日尊來來婆娑凈土,是為一事。”
    “何事?”
    “佛法東傳!”
    ……
    西牛賀洲有一座山,喚作齊云山,山中有一妖王。麾下有一萬八千多小妖。此妖在西牛賀洲稱王稱霸。無論是佛門弟子,還是妖教群妖,見了他都要讓他三分。
    這并不是他神通多大。而是他來頭著實不小。聽人說他是佛門大能的弟子,與妖教高層也有些關系。
    齊云山摩天洞中,孫悟空側臥在狐皮椅上打瞌睡,他就是這齊云山之主,就是那個有來頭的妖怪。
    孫悟空這一覺從晌午睡到黃昏,終于醒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孫悟空喚道:“孩兒們!給我準備酒宴!”
    隨著孫悟空一聲令下,有小妖傳令下去,不一會兒,一排小妖魚貫而入,個個捧著杯盤,奉上各種食物。
    喝酒吃肉本是人間美事,可是這美事天天做,也膩得慌啊。更別說孫悟空這般,天天吃飽睡睡飽了吃,閑來無事就只能舞弄棍棒,真是無趣之極。
    將酒杯往地上一摔,只感覺無聊的孫悟空問服侍在一旁的小妖,“你可知道什么好玩的去處?”
    “這個……”小妖想了想,才對孫悟空說:“大王,小的聽說天上有一處好玩的地界。”
    孫悟空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哦?什么地界?”
    “天庭!”
    “天庭?”孫悟空一把把那小妖拽到自己身前,“說!天庭怎么個好?”
    “這個……這個……”小妖也懵了,自己哪里去過天庭,只不過是道聽途說,從別人哪里聽來的。可見自家大王如此上心,要不說吧,恐怕今兒自己要有麻煩。為了不挨揍,小妖只能把自己聽來的傳說講給孫悟空,“大王,小的聽說天庭有凌霄寶殿,高萬丈,金碧輝煌。還有瑤池,奇花異草無數,更有蟠桃靈根,結出的桃子吃一個能長生不老,與日月同輝。”
    只要是猴子就沒有不愛偷桃的,要不怎么會有猴子偷桃呢?一聽小妖說起那靈根蟠桃樹,孫悟空頓時眼前一亮,將面前的案桌一掀,“這等粗食如何吃得,待我上天找那玉帝老兒討幾個蟠桃嘗嘗!”說完,孫悟空將身一縱,整個人消失在摩天洞內。
    孫悟空鬧過地府,但沒闖過天庭。如果沒有人引路,他甚至不知道南天門朝哪么開?
    可此時無聊得想要撓墻的孫悟空,滿腦子想的都是天庭瑤池里的蟠桃。雖然不認得路,但天庭一定是在天上,一直往上飛就是了。
    就這樣,孫悟空筆直筆直得往上飛。罡風層、雷火層……飛著飛著,突然眼前一亮,孫悟空止住身形,定睛觀看。只見前方仙光繚繞,瑞彩千條。好一派仙家奇境。
    “想來就是這兒了!”孫悟空四下望望,還真就不知道南天門在哪兒。
    就在這時,孫悟空耳朵微微一動,一陣細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孫悟空默聲念了一段隱身決,整個人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孫悟空剛隱身一會兒,就有兩個宮裝女仙從他藏身的地方經過。一個著青衫。一個穿紫裝,手挽著手,快步向前走去。
    她們經過孫悟空身旁的時候,那個紫衣女仙說:“妹妹,咱們快點走,誤了點卯就好不了。”
    “好!”青衣女仙點了點頭,姐妹倆加快了腳步。
    “點卯?應該是天庭的人。”孫悟空靈機一動,化作一只小蟲落在青衣女仙頭上,隱于其發絲之中。
    孫悟空自恃神通了得,以為沒人能發現他。誰知他剛落在青衣女仙頭上。青衣女仙就暗中向她身旁的紫衣女仙傳音:“姐姐,這就是教主說的那個猴子吧?”
    “應該是他,這猴子也忒大膽了些。”
    “哼!膽敢落我頭上,看一會兒我不用金蛟剪咔嚓了他!”
    孫悟空萬萬不會想到,他還沒到天庭,就惹上了一個女煞星。不,應該是兩個。而且在天庭中,還有好多人嚴陣以待地等著他。
    瓊霄、碧霄來在南天門,今日守門的是魔力紅。見二霄娘娘到來。連忙上前行禮,“見過兩位師叔!”
    “免禮!免禮!”碧霄大大咧咧地揮了揮手,“我姐妹可誤了點卯的時辰?”
    “這……”魔力紅聞言苦笑,“兩位師叔。還是去見金靈師伯吧。”
    瓊霄、碧霄相視一眼,碧霄吐了吐舌頭,“姐姐,難道咱們又記錯了時辰?”
    瓊霄點了點頭。“應該是了!走吧,去金靈師姐那里領罰吧。”
    姐妹兩個說著,就進了南天門。直接去見金靈圣母。金靈圣母乃昔日截教四大弟子之一,天庭上的截教眾仙以她為尊。入天庭后,執掌金闕,坐鎮斗府,居周天列宿之首,為北極紫氣之尊,八萬四千群星惡煞,為她驅使,永坐坎宮斗母正神之職。
    附在碧霄身上進了南天門,孫悟空就悄悄地離開了,當然他認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可不想早就被人發現了。不光二霄知道,早在他穿越雷火層時,就被高明發現了。在二霄進南天門之前,天庭各部就已經準備妥當了。
    自上了封神榜,在天庭當差,截教眾仙和現在的孫悟空一樣,每天都十分無聊。平日閑著就收集些星辰之精,為截教的晚輩弟子煉制些法寶。可是什么事天天做也會厭煩的,無所事事閑的發慌的天庭眾仙,在接到陳九公命令的時候可磨刀霍霍,就等著孫悟空來呢。
    孫悟空在天庭中,就像個沒頭蒼蠅似得到處亂竄。時而跳上竄下,時而在地上打兩個滾。
    “咦!那是什么……”突然孫悟空看見一只異獸,此獸似馬非馬,通體烏黑,頭頂生角,肋下生麟。升高八尺,長一丈七,脖子上系著繩索,繩索系在一宮殿前的石獅子上。
    看那獸脖子上系著繩索,孫悟空就知道這是他人坐騎。孫悟空知道有些人喜歡以靈獸充作腳力,他在須菩提祖師門下學藝,修得筋斗云,一個跟斗就是十萬八千里。但孫悟空不是不想弄個坐騎,只是沒找到好的。
    這猴子要坐騎倒不是需要接其腳力,只是看別人有,自己沒有心理不平衡罷了。
    “不若偷了就跑?”孫悟空越看那異獸,心中越喜。不禁有了將其偷走,據為己有的念頭。
    孫悟空從來是咋想咋做,將身一縱,直接跳到那異獸身上。
    有人落在自己背上,那異獸兩條健壯的后腿一蹬,一個蹶子將孫悟空掀飛出去。
    “啊!好畜生!”孫悟空在空中一個翻身,止住下墜的身體,復向那異獸撲去。
    異獸一雙大眼睛里閃過一絲人性的光芒,在孫悟空撲倒它近前是,頂上那根獨角噴出一股濃煙。
    濃煙撲面,孫悟空還哪里能看得見東西?就在這時,只覺得胳膊一疼,哇呀一聲,揮拳向前打去。
    原來是那異獸張口咬了他一口,可惜孫悟空練的是**玄功,肉身強橫,這才沒有被咬傷。異獸知道這猴子不好對付,張開四蹄就跑。
    孫悟空暴怒,提身就追。
    眼看著要攆上那獸,孫悟空現出兵器,舉棒向下砸去。
    “潑猴放肆!”突然,一聲大喝傳來,而后破空之聲帶著惡風。孫悟空忙回身,揮棒迎去。
    刀棒相交,兵乓作響。來人正是姚少思門下首徒張奎,那咬了孫悟空的異獸,正是張奎的坐騎獨角烏煙獸。
    張奎隨姚少思修煉多年,又得陳九公傳九轉玄功。可是這世上有一種人天賦異稟,這靈明石猴就更不一般了。
    張奎與孫悟空動上手,才發現自己竟然不是這猴子的對手。還好那獨角烏煙獸趕來,張奎翻身上獸,人借獸力又與孫悟空斗在一起。
    二人又斗了二十個回合,張奎就支撐不住了,大喊一聲:“娘子,快來助陣!”
    張奎此話一出,就聽見一個女子嬌笑道:“夫君莫慌,蘭英來也!”
    孫悟空是越戰越勇,一條大棒輪開,條條棒影將張奎罩在當中。聽有人要來為張奎助陣,殺得興起的孫悟空哈哈大笑,“來吧!今天來一個,老孫殺一個!來兩個,老孫殺一雙!”
    孫悟空話音剛落,就見那千萬金光細如牛毛,直奔自己二目刺來。(我的小說《截教仙》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