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89 蜀山遭劫

今日的金鰲島,同樣是萬仙齊聚。碧游宮開,陳九公在為教眾萬仙講道。
    陳九公今日講的是截教萬仙大陣。當日與妖族戰,截教萬仙布下萬仙陣,助陳九公破妖教的五行大陣。可事后,陳九公發現萬仙陣的一些缺陷。命人往天庭招來金靈圣母,又將無當圣母喚來,三人在一起談論半天,陳九公才知道問題的所在。
    這萬仙陣是通天教主所創,但期初并非是為殺伐,為的是鎮壓截教氣運。因為當年的截教,沒有靈寶鎮壓氣運。通天教主怕氣運流失,才創出萬仙大陣,以截教萬仙代替先天至寶鎮壓截教氣運。
    且不說萬仙陣鎮壓氣運的效果如何,單說封神劫時,萬仙隨通天教主往西岐斗四圣,正是靠萬仙陣,才擋住了四位混元勝任。若不是西方二圣化佛,封神之戰的結局恐怕就要被改寫了。
    通天教主將陳九公視為衣缽傳人,將自己的道法、陣法都傳給了他。陳九公鉆研多年,終于找到了使萬仙陣更進一步的可能。
    為此陳九公召集萬仙,在碧游宮開壇講道。自從光明山遷到金鰲島重開碧游宮后,陳九公講道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在羅浮洞前的空地上,一個就是在碧游宮中。當陳九公為自己弟子講道時,就在羅浮洞前。要是為整個截教講道,那么多人羅浮洞前面是擺不下的,必須要開碧游宮。此時碧游宮內外都坐滿了,比起昆侖山前,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截教以誅仙劍陣聞名,但那誅仙劍陣從陣圖到誅仙四劍是寶物。只要有主陣之人就可布陣。而這萬仙陣,才是通天教主陣法一道的最高體現。這萬仙陣中包含太極、混元、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北斗七星、八卦九宮……
    此時陳九公正在講解萬仙陣乾位的布置,眾門人弟子無不仔細聽講,即使有些人聽不懂,但也牢牢記在心里。
    突然。心頭微顫,陳九公挺住話語,掐指推算。
    截教教眾見教主聽了講,紛紛向臺上望去,只聽陳九公說:“三代以下,暫且退去。明日再來聽講。”
    眾人紛紛退去,連袁洪也不敢留下,向陳九公一拜,跟眾師弟說說笑笑的離去。
    晚輩弟子退下后,碧游宮中剩下的就是截教高層。盤王、盤庚、燧木道人、白憬道人。他們早已入了截教,被陳九公封為截教長老。
    除了他們,再就是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今日天庭有些事,金靈圣母這才沒來。
    無當圣母見眾人都不說話,起身向陳九公微微一拜,“敢問教主有何吩咐?”
    “佛門二教齊出,攻打南瞻部洲,明日就到兩界山。”
    眾人一聽陳九公。紛紛大驚。正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此劫為佛門賢者劫,天道明示佛門大興。面對一天比一天強大的佛門,眾人心里都有些不安。倒不是他們膽小畏懼,只是怕佛門氣運太盛,將截教壓制。
    “教主,佛門來勢洶洶,我截教又該如何應對?”這次說話的是白憬道人。這位通天教主的故友入了截教后,對截教大小事務特別上心。
    陳九公只說了一個字:退。
    “退?教主。那南瞻部洲不要了?”能在陳九公面前這么說話,就只有那心直口快的燧木道人了。倒不是他不尊重陳九公。這個木頭化形的人,早年間就不知道什么叫變通。這些年與截教中人在一起,人也漸漸的變得開朗了許多,但為人還是那么直。
    陳九公知道他性子,也不會怪罪他,“他佛門想要,就給他吧,咱們不要了。”
    陳九公這么直接,確實非常合燧木道人的胃口,但就陳九公這話一出,燧木道人都不知道該怎么接。
    “教主,佛門若吞了南瞻部洲,氣運必然大漲,到那時我截教恐怕再也無法與其爭鋒。”
    聽了云霄的話,陳九公點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大教氣運,并非是那么簡單。只有開拓進取時,才是氣運最盛的時候。守成時,反倒是氣運最衰的時候。像我截教,巫妖劫后縱橫天下,那時氣運最盛。封神劫時,雖有萬仙來朝,但卻是我教氣運衰敗之時。
    如今元始天尊布局,引佛門南侵,絕非是禍水東引,而是要讓佛門提前大興。只要佛門一動,就中了元始算計。
    佛門大興又是大勢,無人能阻。眼下出兵,正是大開大合開拓進取之時,氣運就如那盤古幡,摧枯拉朽勢不可擋。如今我截教只能暫避其鋒芒,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有時候退避并不是退縮,而是在蓄勢。元始好手段,好心機!”
    聽陳九公稱贊元始天尊,無當圣母有些不大情愿,“教主,那準提佛母何等精明,難道就看不出元始的打算?”
    陳九公哈哈一笑,“當局者迷,元始這一出手,就打在了準提的要害上。不過我相信,準提很快就能反應過來,可那時也就晚了。”
    說到此處,陳九公將目光轉向無當圣母,“師伯,喚回我教在南瞻部洲的弟子。人教能退出洪荒,我截教就能退出南瞻部洲。這一步我截教退了,日后再找回來就是。”
    無當圣母忙起身,躬身領命,“謹遵教主法旨!”
    近似的話,也在玉虛宮中回蕩。說話的是元始天尊,元始天尊說話的對象是云中子。云中子也有同樣的疑問,不過云中子可不敢向無當圣母他們問陳九公一樣問元始天尊。對于元始天尊的命令,云中子不敢多有疑問,連忙出去傳令。
    人教剛撤離南瞻部洲,截闡二教剛占南瞻部洲不久,還沒來得急發展自己的勢力,也就是簡單地劃分了一下勢力范圍。
    當日準提佛母命白蓮童子先后往大乘佛教、小乘佛教傳旨。先去的大乘佛教,然后才去小乘佛教。所以,大乘佛教先小乘佛教一步出兵。先到兩界山,先到南瞻部洲。
    進了南瞻部洲,佛門諸佛懵了。不是為了別的,是因為這次出兵簡直太容易。自過了兩界山,一路未動刀兵,直接深入南瞻部洲腹地。
    憑借諸佛施展掌中佛國之術,八百萬佛兵一日行三萬里,一路浩浩蕩蕩,可是沒動一刀一槍,沒損一兵一卒,沒有一人流血受傷,更沒有一人戰死。
    到了第三日晚上,藥師王佛在一座山上召集大乘佛教諸佛議事。其實這事也不用怎么議,不光是藥師王佛,其他佛祖也都隱隱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可是誰也說不清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別說截教、闡教前來阻攔了,就連一個二教弟子都沒有見到過。
    環視一圈,見諸佛都不說話,藥師王佛微微搖頭,“白澤佛祖!”
    白澤大智勢佛起身,雙手合十向藥師王佛一禮,“藥師佛有事?”
    “勞煩佛祖走上一遭,請小乘佛教兩位佛祖三大菩薩前來議事。”
    白澤聞言,二話不說,起身就走。
    小乘佛教跟在大乘佛教后面,是準提佛母特意安排的。對于準提佛母的這種安排,釋迦牟尼也不會有異議。他們不愿與截教產生正面沖突,就躲在后面,如果大乘佛教和闡教干上了,那么他們就參戰。如果大乘佛教和截教對上了,那他們就離得遠遠的,兩不相幫。
    可自打入了南瞻部洲,不光大乘佛教諸佛懵了,小乘佛教諸佛眾菩薩也都懵了。一日行進三萬里,一路上沒遇到一個抵抗的人。今夜,藥師王佛召集大乘佛教眾佛議事。與此同時,釋迦牟尼也聚集他那些師弟、師妹、師侄,討論南瞻部洲上的詭異之處。
    眾人剛剛坐定,就見一道白光從遠處掠來。釋迦牟尼微微一怔,對孔雀如來說:“是那白澤。”
    “白澤!”孔雀如來劍眉一挑,對身旁的無量佛道:“師弟,去請他過來。”小乘佛教中人對白澤的印象還算不錯,因為白澤和他們的境遇差不多,都是無可奈何才入了佛門的。而且白澤入佛門后,也是心向妖族,這更讓他們心生好感。
    沒過一會兒,無量壽佛帶著白澤大智勢佛來在釋迦牟尼面前。此時有了外人,在場的諸佛眾菩薩、羅漢、金剛分列兩側,只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并肩而坐。
    白澤來到二佛面前,雙手合十一禮,口稱:“白澤見過萬佛之祖,見過孔雀尊者。”
    “佛祖客氣了!”釋迦牟尼用手一指,一朵金蓮自地上涌出,浮在白澤面前。
    白澤大智勢佛搖了搖頭,“白澤此來,是受藥師王佛之托,請兩位佛祖與虬首、靈牙、金光三位菩薩走上一趟。”
    “所謂何事?”
    聽那問話的是孔雀如來,白澤知道這位的脾氣不好,連忙回答:“為這南瞻部洲。”
    “師弟,我們就走上一遭吧!”釋迦牟尼也想知道這南瞻部洲為何會如此,為何截闡二教無人抵抗佛門的入侵。
    孔雀如來點了點頭,釋迦牟尼說話,他不能不聽,但卻又有些異議,“師兄,你我隨白澤去見藥師,三位師弟就留下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