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83 生死簿輪回筆

近幾天來,整個洪荒最熱鬧的地方,當屬東勝神洲昆侖山。闡教一時間風頭無兩,洪荒南北東西,億萬生靈都在議論闡教圣人開壇講法收徒之舉。
    從四面八方趕來聽道的人足有十幾萬,可能通過元始天尊布下的陣法,到達昆侖山下的卻只有八千。
    但就是這八千人,卻讓洪荒億萬生靈為之瘋狂。天皇年間,巫妖稱雄洪荒,除女媧娘娘之外的五位圣人皆掌大教。為了消除巫妖對洪荒生靈的影響,為了使自己的教派興起,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準提、接引四圣時常開壇講道。
    后來巫妖雙雙退出洪荒舞臺,諸圣就不再為洪荒生靈講道。這次元始天尊的講道,是近萬年來第一次圣人講道。
    那八千多人的成功,仿佛給洪荒億萬生靈打了一針興奮劑。又有無數生靈從四面八方向東勝神洲的昆侖山趕去,現在的確已經晚了,但只要能有一線生機,通過大陣來到昆侖山前,或許就有拜入闡教的機會。
    就從這一天開始,接下來的五天內,不斷有人從西、南、北三洲歷經千難萬阻,來在東勝神洲。
    昆侖山山門前聚集了近萬人,這些人是來自洪荒各地的散修。這些人大多都是通過機緣巧合踏入仙道的,通過自己的努力才走到今天。
    和圣人門人弟子相比,這些散修的日子非常難。沒有資源,沒有相應的修煉功法,這些人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地摸索前進。
    今日坐在昆侖山下,這些人一個個危襟正坐,不敢發出一絲聲響。但他們心里,早已激動萬分。
    昆侖山上,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面上盡是喜悅之色。
    此時玉虛宮中,闡教眾仙皆在,他們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之間不時有笑聲傳出。
    突然,眾仙耳旁傳來元始天尊輕聲咳嗽的聲音,連忙止住話語,危襟正坐將目光投在元始天尊身上。
    元始天尊對眾門人道:“今有近萬人來在昆侖山前,我將再講道十三日,十三日后選出十二人入我門下。然后由你們輪流講道,每人講道三日。再過三十九日后。你們十三人在所有聽道人中收徒,為我闡教三代弟子。”
    元始天尊的意思,眾徒都聽明白了。眾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也在元始天尊面前,沒有一個敢吐露心聲。
    見諸位師兄與南極師弟都不說話,云中子頂著壓力起身,向元始天尊一拜,恭敬地說道:“老師,弟子有話要說!”
    “講!”元始天尊連眼皮都沒抬。口一開吐出一個講字。
    云中子頓了頓,組織了一下語言,“弟子愚鈍,不明老師開壇講道收徒有何深意。”
    “無他。爭天地氣運。”
    “可是……天定佛門當興,我闡教恐怕……”云中子說到此處,就不敢再往下說了,因為他知道這話說到此處。就已經犯了自家老師的忌諱。再說下去惹得老師震怒,那自己的麻煩就大了。
    云中子話雖然只說了一半,把接下來的話咽了下去。但元始天尊已經知道了云中子想說什么。
    元始天尊二目一睜,兩道白光自元始天尊眼中射出。都說目光如炬,此時元始天尊的目光仿佛驕陽。落在云中子身上,已經斬去二尸,早已寒暑不侵的云中子頓時大汗淋漓。
    白光一閃而沒,元始天尊微微抬頭,望著玉虛宮上頂,“佛門興,乃大勢。大勢如一,混元圣人亦難改之。我傳道于昆侖,數日之中,佛門必會攻南瞻部洲。”
    聽元始天尊這話,不但是云中子,就連其余眾仙也都急了。聽元始天尊的意思,他講道不是為了,是為了引佛門攻打南瞻部洲。
    自人教退出洪荒后,除首陽山和峨眉山之外,南瞻部洲被闡截二教一分為二。如今南瞻部洲有一半是闡教的,元始天尊引佛門過來,真將南瞻部洲打下來,難道會對闡教有好處么?
    可是接下來的話,元始天尊卻不想說了,揮了揮手示意眾弟子退下。
    眾仙不敢多言,拜別元始天尊,一個接一個的出了玉虛宮。
    云中子最后一個從玉虛宮走出,剛一出宮,就見他那些師兄加上師弟南極仙翁都在宮外。
    知道這些人是在等自己,云中子苦笑地搖了搖頭,剛要上前去與眾同門說話,身后就傳來了白鶴童子的聲音,“師兄,老爺喚您進去。”
    云中子聽了白鶴童子的話,連忙轉身進到玉虛宮中,留下面面相覷的闡教眾仙。
    來在宮中元始天尊面前,云中子向元始天尊行禮,然后聽元始天尊說:“且去大赤天,取來太極圖!”
    云中子聞言,先是一愣,猛地恍然大悟。人間劫時,人妖二教相爭,老子為破妖教的五行大陣,派玄都來闡教借先天至寶盤古幡。
    元始天尊借出了盤古幡,但他當時提了一個要求,就是在賢者劫時,人教需將太極圖借予闡教。
    云中子向元始天尊躬身一拜,緩步退出玉虛宮。
    云中子一出玉虛宮,就被闡教眾仙圍住了。眾仙以為元始天尊只叫云中子一人入宮,應該是有什么重要的話對他說了。
    云中子對他諸位同門苦笑,“諸位師兄,小弟奉老師致命,要去大赤天走上一遭。”
    云中子說完,見眾仙為他讓出一條路,向眾同門點頭示意,然后快步離去。
    元始天尊的異常舉動,不但驚動了洪荒億萬生靈,同時也驚動了各教圣人。
    特別是佛門兩位圣人,此時正值佛門大興之際,可元始天尊卻將所有人的眼球吸引到了昆侖山。
    “元始想干什么?”這是阿彌陀佛向準提佛母提出的疑問。
    面對阿彌陀佛提出的問題,素來多智的準提佛母也陷入了沉默。
    見準提佛母不說話,阿彌陀佛有些詫異,暗暗留意自己的師弟的表情,阿彌陀佛心里一驚。他與準提佛母朝夕相伴無數歲月,從來沒有看到過準提佛母流露出這樣的神情。
    似乎感覺到了阿彌陀佛的目光,準提佛母從沉思中醒來。對阿彌陀佛相視一眼,“師兄,我們都小看了元始。”
    阿彌陀佛點了點頭,苦笑道:“諸圣之中,只有為兄愚鈍。若非有師弟在,佛門哪里會有今日之光景。”
    “師兄哪里話!”一聽阿彌陀佛這話,準提佛母連忙說:“洪荒生靈何止億萬,可你我兄弟之情,誰人不知?哪人不曉?”
    準提佛母說這話時,阿彌陀佛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準提佛母淡淡一笑。伸手接住了飛過來的曼陀羅花,“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無盡的歲月隱藏著多少空虛寂寞。大教道統,門人弟子,千萬年后,可能只是過眼云煙。師兄,你我相伴,何其幸也。”
    準提佛母這番話說完,就見阿彌陀佛猛然睜開雙眼。震驚地看著準提佛母,“師弟,你今天是怎么了?”
    準提佛母笑得十分開心,“自巫妖劫后。先是截教大興,然后截教被滅教,如今截教復立。昨日師弟推演天機,發現賢者劫后截教又有大興之機。師兄啊。你我勞心勞力近萬年,終于換得西方大興,誰又知他日佛門是否會被他人所滅。如今。佛門大興,是天道大勢。師弟我也豁出去了,雖然我不知他元始存的是什么心思,但他要斗我就隨他!”
    阿彌陀佛很想勸準提佛母兩句,可到嘴邊的話又不知該從何說起,最后搖頭道:“全憑師弟做主!”
    “白蓮!”
    “師叔!”
    準提佛母吩咐白蓮童子,“你先往大雷音寺,后往婆娑凈土,命藥師和釋迦牟尼率大乘、小乘佛教攻打南瞻部洲。”
    “弟子遵命!”白蓮童子躬身領命,往大雷音寺去了。
    當白蓮童子消失在林中后,阿彌陀佛問準提佛母,“師弟,我佛門曾數次攻打南瞻部洲,可都無功而返。此次又動刀兵,不知結果又會如何。”
    “佛門當興,實乃天意。賢者劫后,佛門勢力必然遍布四洲。此次動兵,能取得什么戰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師弟要探探元始的意圖。”
    “元始的意圖?”阿彌陀佛有些詫異的說道:“元始不是要禍水東引,引我佛門與截教相爭么?”
    聽阿彌陀佛這么說,準提佛母很是驚訝,“師兄,這話可是他人與你說的?”其實要說這話時別人和阿彌陀佛說的,準提佛母都不信。因為他們兩個每天在一起,簡直比兩口子還近,不可能有人和阿彌陀佛說這話,準提佛母還不知道。可要說這話不是別人說的,那就是阿彌陀佛自己想出來。如果真是這樣,那說明自己師兄這些年有了很大的進步。
    阿彌陀佛似乎明白了準提佛母的意思,微微一側頭,“師弟,愚兄說的不對么?”
    “對,對!”
    阿彌陀佛笑道:“師弟,愚兄雖不算不過那幾位,但你說的是真是假,愚兄一眼就能看出。”
    準提佛母聞言哈哈大笑,“師兄說的對,師弟決不信那元始此舉,只是為了禍水東引。”
    “那是為何?”
    “不知,所以我才要派人去試探一下!”
    白蓮童子奉準提佛母的話,很快就到了大雷音寺,將準提佛母的旨意說與藥師王佛。藥師王佛立即召集諸佛,商議出兵南瞻部洲之事。
    然后白蓮童子又往婆娑凈土,面見釋迦牟尼。
    大乘佛教、小乘佛教齊動,召集佛子佛兵,往南瞻部洲進發。大乘佛教諸佛率寶象國八百萬佛兵,小乘佛教統天竺五百萬佛兵。兩教分兵,一前一后,向南瞻部洲殺去。
    佛門的舉動根本不避任何人,早已驚動了各方勢力。妖教教主女媧娘娘派鯤鵬妖師上靈山拜見準提佛母,詢問佛母是否需要妖教出兵相助,被準提佛母婉言謝絕。
    同時,巫族祖巫項羽上金鰲島拜見陳九公,詢問是否要巫族出力抵抗佛門。他的要求同樣被陳九公拒絕,陳九公告訴他,讓巫族守好北俱蘆洲,免得為他人鉆了空子。
    昆侖山前,上萬人席地而坐。今日事元始天尊講道的第五天,昆侖山前早已聚集了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對如此熱鬧的昆侖山,元始天尊十分滿意,講道時也是妙語連珠,由淺入深。只見漫天霞光,地涌朵朵白蓮,眾人聽得如癡如醉,仿若夢中。
    就在佛門出兵的一剎那,雖然相隔千萬里之遙,但元始天尊在第一時間就已經知道了。止住話語,元始天尊微微一笑,心底暗暗自語:“準提已入甕,接下來就看陳九公的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