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582 佛門攻輪回

正文第五百七十三章.元始先出手
    西極萬妖山妖圣峰頂,媧皇宮中,女媧娘娘側臥云床之上,身旁有女仙輕搖羅扇。¤,
    女媧娘娘突然睜開雙眼,一下坐了起來,喚道:“彩鳳!”
    “老師!”女媧娘娘話音剛落,彩鳳仙子就出現在云床前。
    被女媧娘娘封印了一個量劫,如今的彩鳳,已經變得十分穩重。女媧娘娘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徒兒,有故人來,你隨為師出去迎接。”
    “老師有事,弟子負其勞。不知是何人,竟能驚動老師圣駕。”彩鳳聽了女媧娘娘的話,有些驚奇。她跟隨女媧娘娘多年,怎能不知自己老師性子?以前就是西方二圣登門,也沒見她出去迎接。也不知今日來的是誰,竟有這么大面子。
    女媧娘娘從云床上站起,向宮外走去,彩鳳仙子連忙跟上。女媧一邊走,一邊對彩鳳說:“陳九公和元始聯手算計人教,西昆侖一脈受了牽連,西王母率門人弟子西行,被準提拒之門外,這才來投我教。”
    “西王母,老師您不是與她……”聽女媧娘娘說來人是西王母,彩鳳仙子心中更是驚奇,早年間她總聽女媧提起西王母,只是沒有什么好話。在彩鳳仙子看來,女媧和西王母之間應該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想今日西王母來投,自己老師不把她拒之門外也就罷了,怎么還要親自出迎?
    女媧娘娘帶著彩鳳仙子出宮,飄然來在山前,就看見那一襲青衣的西王母。而她門下弟子,包括水母、丙火都站得很遠。
    “沒想到啊,沒想到!”女媧娘娘一見西王母,先是說了兩個沒想到,然后說:“真沒想到,這境況時你還會來見我。”
    西王母輕嘆一聲。臉上滿是落寂之色,“不得不來!”
    女媧點點頭,目光從水母等人身上掃過,最后又落在西王母身上,“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有你在,也有人能陪我說說話。”
    西王母卻搖搖頭,說:“此地雖好,卻也不是我等久留之處。且在你這里暫避一時,日后我還會走的。”
    雖然離得很遠。但女媧娘娘和西王母說話根本不逼人,水母將她們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剛才西王母的幾句話,讓水母著實捏了一把汗。自己師娘真是太實在了,真是什么都往出說,也不怕惹怒了女媧娘娘。
    可誰也不曾想到的是,女媧娘娘聽了西王母的話,竟然沒有生氣,反倒是微微一笑,走到西王母身前。向她伸出手,“什么時候走都隨你,憑咱們的關系,我還會難為你不成。”
    西王母也笑了。這個千年如一日都是冷面孔的女人,笑起來是那樣的好看,抓住女媧娘娘伸出來的手,西王母就這樣跟女媧手挽著手。一起往媧皇宮走去。
    看到這一幕,水母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師娘和女媧娘娘的關系,自己摸不透也就罷了。可師娘怎么也要跟女媧娘娘說說。把自己這些人安排一下啊,就這么走了,把自己這些人扔到山前,這還得了?
    就在這時,彩鳳仙子臉上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隨后她轉身,向離去的女媧娘娘點了點頭,然后又回過身,向水母走來。
    “仙子!”見彩鳳仙子向自己走來,水母眼前一亮。倒不是他多么欣賞彩鳳仙子的美色,而是他知道彩鳳仙子過來,一定是要安排自己這些人。他水母是斬去二尸的準圣,倒是不怎么在乎。可是身后這些人,有許多都必須靠妖教的庇護才行。
    彩鳳仙子向水母回了一禮,指了指南面,“此地向南四千三百余里有一山,就與諸位道友落腳。老師已告誡過教眾,不可與諸位道友為難。”
    “多謝娘娘!”水母聞言大喜,向妖圣峰方向一拜,然后又向彩鳳仙子道謝,才帶著眾人往彩鳳仙子指示的地方而去。
    西昆侖一脈有了安全的落腳之處,又得了女媧娘娘庇護,一時之間是沒有憂患了。可人教,卻因為被陳九公和元始天尊聯手算計,吃了好大一個虧。
    孔丘奉老子之命,下到南瞻部洲,一直飛到快要到達南瞻部洲與人間的兩界屏障處,才看到與鎮元子爭斗的玄都。
    孔丘祭起儒道尺,去打鎮元子。卻見鎮元子頂上黃光蒸騰,將儒道尺接住。與此同時,鎮元子右手揮拂塵擋住玄都紫府劍,左手上現出一張金燦燦的寶圖。鎮元子甩開乾坤圖,向儒道尺卷去,嚇得孔丘連忙將儒道尺收回。
    見來了幫手,玄都也來勁了,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塔,又拿出先天至寶太極圖,要與孔丘合戰玄都。
    可這時,鎮元子將身一晃,出現在十丈之外,將乾坤圖一手,把拂塵往胳膊上一搭,“道友,退去吧!”
    玄都聞言面色一變,將目光轉向孔丘。
    孔丘點了點頭,對玄都說:“教主喚道友回去。”
    玄都**師深吸了一口氣,向鎮元子說道:“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大仙小心了!”說完,玄都也不等鎮元子答話,轉身就走。
    看著離去的玄都和孔丘,鎮元子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喃喃自語道:“若有因果,自有人為我了結。”
    孔丘來南瞻部洲尋回玄都,墨翟、鄒衍、黿獽、澐仧、燚恴五人入人間,直奔峨眉山凝碧崖。
    可五人還沒趕到峨眉山,就遇見帶著門人弟子突圍而出的長眉真人。
    “長眉,這是怎么了?”見長眉真人身上數處掛彩,身后就只剩下二十幾個弟子,還個個帶傷,墨翟連忙問他是怎么了。來時聽老子說,長眉已經在凝碧崖上布下兩儀微塵陣,墨翟以為仗著兩儀微塵陣,蜀山派能挺到自己帶人過去。可不想在途中就遇見了長眉,墨翟想知道是截教哪位大能出手,破了兩儀微塵陣。
    “道兄!”雙手一起抓住墨翟的手,長眉真人淚如雨下,蜀山派是他的心血所在,經營一百多年。今日就這么沒了,怎能不讓長眉心痛?
    墨翟剛想勸長眉兩句,突然心頭一顫,暗道不好。拉起長眉,墨翟袍袖一卷,狂風大作,漫天墨黑。無窮無盡的墨色云團憑空而出,霎時間墨云遮天蔽日,四方寂靜無光。
    過了好一會兒天才放亮,墨云漸漸消散。化作絲絲蒸汽消散在天地之間。
    刑天、相柳、項羽、白起、嬴政,巫族五大祖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白起問項羽:“兄弟,咱們此次來人間,連一個人也沒殺,就這么回去,截教教主不會怪罪吧?”
    “白起大哥。你就放心吧,教主是不會怪咱們的。”項羽滿不在乎的說道:“這些雜魚,膽子也太小了,教主本來也沒想把他們怎樣。你我破了蜀山派的兩儀微塵陣。就是大功一件!”
    從這一天起,人教撤出洪荒,無論是人間,還是地仙界。再也尋不到一個人教弟子。人教上下都進到大赤天,連首陽山上留守的童子,也被老子召回。
    人教撤出洪荒。原本被人教掌控的南瞻部洲,很快就被被截、闡二教瓜分。
    昆侖山上,文殊、普賢、慈航三人立于玉虛宮前。白鶴童子從宮中走出,對三仙道:“三位師兄,老爺讓你們進去。”
    “有勞白鶴了。”文殊廣法天尊對白鶴童子說了聲有勞,當先往玉虛宮中走去。普賢和慈航相繼向白鶴童子點了點頭,緊跟在文殊身后。
    三人進到玉虛宮中,拜見了元始天尊,普賢、慈航找到自己的蒲團,穩穩地端坐其上。而文殊廣法天尊向元始天尊稟報,“老爺,弟子與兩位師弟這些日子按老師吩咐的,將南瞻部洲占下一部分,只是沒有截教占的多。”
    元始天尊聞言點頭,說道:“好!做的不錯!我闡教勢力遠不如截教,你們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截教傳法講有教無類,而我闡教傳道講的是精益求精。不能說誰錯誰對,各有千秋罷了。”
    元始天尊這話一出,不光是文殊廣法天尊,就連坐在一旁的普賢、慈航全都聞言變色。他們雖然中途叛投西方,但跟元始天尊的時日也不算少,他們知道自己老師的性子。以前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起爭執,就是因為他總說通天教主收徒不看心情,導致門下弟子良莠不齊。今日元始天尊能說出這話,怎能不讓文殊等人震驚?
    見三人表情各異,元始天尊哈哈大笑,對三人道:“你們去準備準備,三日后為師要開壇收徒,凡有緣者皆可來我昆侖山聽道,凡有機緣者,就可入我門下!”
    元始天尊今兒說的話,是一句比一句驚人啊。剛才那番話也就罷了,此時說的這話讓那穩穩當當坐著的普賢、慈航全都站起身。元始天尊是誰?混元無極太上教主,盤古元神三分所化,為洪荒第二位圣人。
    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不同,只有過一次開壇收徒,那還是在天皇年間。這都多少年了?從巫妖劫到人間劫,闡教門人雖遠不如截教、佛門,甚至比不得妖教,可元始天尊門下徒子徒孫也不少。此次各教爭奪人間道統,連雷震子、哪吒、韋護都當師父了,元始天尊若是現在收徒,那被他選中的幸運兒豈不是一躍成為許多人的師叔、師叔祖?
    知道自己今天說的話有些駭人,元始天尊擺擺手,示意三個徒弟坐下。然后說道:“我闡教教義是不會變的,為師收徒也不會亂收。只是此次開壇講道,我仍會在昆侖山外方圓萬里之中布下大陣,能穿過大陣走到昆侖山下聽道的人,資質一定不會太差。這些人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可入我門下,剩下的你們師兄弟可則優收徒,再次的可拜你們弟子為師。”
    “老師圣明!”文殊眼前一亮,當先起身,向元始天尊長身一拜。他以前在闡教,后投西方,最后又重歸闡教。他知道闡教相對于其他幾大圣人教派,最大的缺點就是人太少了。有時候人多不是好事,但有時候人多還真是好事。
    第二天一早,元始天尊走出玉虛宮,親手拿玉如意敲響懸金鐘。金鐘一響,鐘聲響徹整個地仙界四洲四海。除了幾處圣人道場,金鰲島、光明山、首陽山、靈山、靈臺方寸山和西極之地外,連祖巫殿、五莊觀等地也有鐘聲回蕩。
    隨著鐘聲落下,元始天尊的聲音出現在洪荒億萬生靈耳旁。
    “吾乃混元無極盤古玉清圣人,今吾開壇**,凡有緣者皆可來吾昆侖山聽道。凡有機緣者,可入吾門下!”
    元始天尊的話,就好像一塊巨石砸在風平浪靜的湖面,頓時驚起千重浪。無數生靈從四面八方,向昆侖山趕去。這其中有普通的人族,憑雙腳日夜趕路。有初開靈智的草木精靈,為求大道奮力趕路。還有一些散修,聽說圣人講道同時還會收徒,爭先恐后地往昆侖山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