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581 圣人之上的境界

望月峰,自從歸顯真一脈后,就成了顯真派弟子休閑的好去處。也不是說南山十三峰就不好,主要這望月峰是從敵人手中贏來了,沒事兒來此觀景賞月,順便調侃蜀山派幾句,成了顯真弟子經常做的幾件事。
    張乾,當年峨眉第一次斗劍時,顯真派出戰的第一個弟子。正是他力挫王柏,為顯真派先下一場。
    沒錯,在蜀山派也有一個王柏,那個是長眉真人的真傳弟子,與截教六代弟子王柏同名同姓卻不是一人。
    這幾天門派里來了這么多人,作為顯真派首徒的張乾自然是忙前忙后。好不容易今晚得了空閑,帶著他那小師妹來望月峰賞月。
    和王柏、李松一樣,他們兩個到了望月峰,才發現今夜無月。不過他們的本意也不是賞月,具體的大家都懂。可就在二人聊得開心時,張乾的心上人小師妹寧月兒突然指著背面說道:“師兄,你看那是什么?”
    “那是……”張乾順著寧月兒蔥蔥指尖一看,愣住了,只見一團青光向望月峰這邊砸來。
    沒錯,是砸過來的。
    “難道是天材地寶?”
    師兄妹相視一眼,一起北峰下飛去。這兄妹倆道行不淺,張乾是天仙中期,寧月兒是地仙頂峰,二人很快就到了山下。這時,那團青光才砸過來。巧不巧的是,青光正好沖著他們倆砸來。
    “這是……”到了此地,離得進了張乾才發現不對,因為他感覺到了上清仙氣。
    “不好!”張乾大叫一聲,上前一步,將自己師妹護在身后,頂上沖起一道青光,青光化作一只青色巨手,將那團青光抓住。
    巨手緩緩而下。隨著張乾揮袖而消失,這時寧月兒也湊了過來,睜大了眼睛看著李松。
    “咳……咳咳……”被王柏丟出來,李松好是難受。現在落了地,嘔了幾下,連忙起身,看了看李松和寧月兒,連忙跪倒在地,大呼:“兩位師叔,救命啊!”
    “快起來說話!”感覺李松身上流動著上清仙氣的氣息。再看看他的袍服,張乾連忙將他扶起。此人自己不認識,應該是從地仙界跟著長輩過來的同門晚輩。
    “師侄不要慌,凡事有師叔替你做主!”說這話的是寧月兒,她本是富家小姐,可不愛紅裝愛武裝,從小就喜歡舞槍弄棒,她爹娘很是犯愁這個女兒,這才在她十三歲的時候給她找了個婆家。
    這寧月兒誓死不從。連夜逃出家門,持劍走天涯。
    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呢……就不多說了。這寧月兒第一天闖江湖,就被人偷去了錢袋。第二天就差點被人賣進了窯子,第三天被邪道鬼修抓取,要拿她當鼎爐。那鬼修也倒霉,還沒得逞就被下山行走的張乾給救了。
    在寧月兒眼中。長劍御空,斬妖除魔救她脫離苦海的張乾簡直如天神下凡一般啊。寧月兒當場提出拜師,可卻被張乾拒絕了。
    為什么拒絕了呢?因為在看見寧玉兒第一眼時。張乾的心就噗咚噗咚挑個不停。自幼也是富家子弟的張乾知道這是怎么回事,當即就拒絕了寧玉兒,對她說自己學藝不精,不能收徒,但可以帶寧月兒回山,并將她引到自己老師門下。
    跟著張乾回山之后,熟悉幾天,寧月兒才知道這張乾騙子,原來他已經有十多個徒弟了,什么學藝不精不能收徒都是騙人的。
    寧月兒被騙了,但心里卻沒有一點不高興,就這么的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事兒就這么簡單。
    別看這寧月兒瘋瘋癲癲的,資質是真好,朱子真傳她的上清仙法上卷入門篇,她第一天就修煉出了氣感,短短五十年修為就達到了地仙頂峰,讓張乾感覺到壓力很大。
    老師大多都喜歡好學生,朱子真就是老師,寧月兒就是好學生。寧月兒在朱子真門下極為受寵,師叔楊顯也拿她當掌上明珠。又是顯真派首徒張乾的心上人,她在顯真派的地位那可不得了。
    剛才李松叫她師叔,再看李松身上被雷劈過的痕跡,寧玉兒怒了,敢在峨眉這么欺負自己師侄,這是不想混了么?
    等李松三言兩語將事情簡單的敘述后,寧月兒氣得火冒三丈,大叫一聲,“蜀山賊子欺人太甚!姑奶奶跟他拼了!”話音剛落,寧玉兒羅袖一卷,一把三尺來長,通體火紅的仙劍出現在寧月兒腳下。
    寧月兒手掐劍訣,縱身躍起,那仙劍化作一條赤龍托著寧月兒,直往李松所指的方向飛去。
    “師妹!”寧月兒一動,張乾大驚,連忙騰空而起,隨后追趕寧月兒。
    “師叔!師叔!”李松見張乾、寧玉兒把他丟下,急的直喊,可眼看著寧月兒、張乾消失在自己眼中,追也追不上了,李松想過去看看,但最后跺了跺腳,決定回去找自己老師鄭坤。
    寧月兒可是暴脾氣,聽說有人欺負自己同門師侄,催動全身法力,一路疾馳,很快就來在事發地。當她到達時,正好看見王陵一腳將王柏踹出兩丈多遠。
    寧月兒不認得王柏,但認得王陵。不用說,那被王陵踹出去的,肯定是李松口中的師兄,也就是自己的同門師侄。
    “王陵!”
    王陵抬頭一看,見識寧月兒,不由得暗暗叫苦。這寧月兒在顯真派,被人視為仙子,但在蜀山派弟子眼中,絕對是不折不扣的魔女。
    當然了,這魔女二字王陵可不敢叫出口。雖說王陵的修為和寧月兒相當,但王陵知道,有寧月兒的地方,就有張乾。寧月兒好對付,張乾也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寧師妹……”王陵上前打一稽首,剛想解釋解釋。剛才這小子把他那師弟丟出去后,就奔自己撲過來了,面對這種情況,王陵只好把他踹飛。可這一幕被寧玉兒看到了,這可麻煩大了。
    王陵想要開口解釋,可寧玉兒根本不聽,嬌喝一聲。腳下赤龍沖起,直奔王陵呼嘯而去。
    王陵見狀大駭,但也不能不抵抗啊,將手中拂塵一卷,道道赤光自拂塵上沖起,化作一張赤色大網,從天降下,要將赤龍罩住。
    這時,張乾趕了過來,見寧月兒和王陵動上手了。忍不住大喝一聲:“呔!王陵!你敢傷我師妹,就做我劍下亡魂!”說著,張乾雙肩一抖,星辰劍自背后飛出,在張乾頭頂一轉,直奔王陵飛刺過去。
    正所謂:關心則亂。王陵根本就沒傷到寧月兒,可張乾生怕心上人受傷,直接出手向王陵殺去。
    張乾不動手還好,張乾這一動手。跟著王陵一起過來的蜀山弟子不干了。你們這也太欺負人了不是,鬼鬼祟祟地過來窺視我們,然后還惡人先動手。眾蜀山弟子知道張乾的厲害,也知道王陵不可能是張乾、寧玉兒的對手。連忙一擁而上,將張乾圍在當中。
    “師妹小心!”張乾大叫一聲,頂上沖起一道青色氣浪,氣浪翻騰不止。氣浪中飛出一只銀色小幡,這小幡上通體銀光閃閃,幡面上繡的是八卦九宮。
    此幡正是星辰之精凝聚而成的星辰幡。當然。張乾這面并非是陳九公的十二元辰幡。陳九公的十二元辰幡已經被他賜給了洪錦,讓他持之護衛終南山。張乾手里這面,和星辰劍一樣,是天庭上的截教星君們祭煉的。不過與星辰劍不同,這星辰幡上面要繪制八卦九宮陣。這八卦九宮陣雖然是截教陣道中最簡單的,但也不是誰都可以的,所以截教星君們祭煉的星辰幡很少,在截教中只有少數人才能擁有。
    當年峨眉斗劍,陳九公賜趙信一枚人參果,后賜下十面星辰幡,讓朱子真、楊顯賞賜門人弟子。張乾作為顯真首徒,又在斗劍中大放異彩,這才得了一面星辰幡。
    張乾將星辰幡祭起,星辰幡上銀光璀璨耀眼,一個巨大的八卦圖出現在張乾頭頂,陣陣銀光自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卦位處灑落,將張乾整個人護住。
    張乾仗著星辰幡護身,手持星辰劍在蜀山弟子之中縱橫披靡,橫沖直撞,在他面前無有一合之將。
    眼看著張乾要橫掃在場的蜀山弟子時,一道道破空聲傳來,緊接著就聽一聲怒吼:“張乾!休傷我同門!王柏來也!”
    這人就不抗念叨,剛才還說他呢,這就來了!
    蜀山王柏,當年峨眉第一次斗劍時,與張乾對陣,仗著天慧、乙光二劍,險些將張乾擊敗。可不想張乾手中有一道常昊賜予的黑氣,那黑氣是常昊本命毒氣,被張乾臨陣打出,王柏吸入腹中。若不是太清丹道獨步洪荒,長眉真人手里有老子賜下的金丹,王柏恐怕連命都保不住。
    作為曾經的對手,又是將自己擊敗的對手,王柏見到張乾,是分外眼紅。雙臂一震,天慧、乙光二劍自他背后飛出,化作兩道白光,直向張乾斬去。
    又王柏加入戰團,又有七八個蜀山弟子參戰,張乾、寧月兒瞬間落入下風。全仗著張乾有星辰幡護身,否則二人早已落難。
    天慧、乙光劍,為玄都**師所煉,在后天靈寶中雖不是頂尖,但可是中上品。這雙劍在王柏手中被他全力催動,威力達到頂峰,雙劍連刺帶斬,撕破星辰幡發出的銀光。
    “好機會!”與王柏一起過來參戰的蜀山弟子,明顯比和王陵一起的那些要厲害,見王柏將張乾護體銀光破開,連忙欺身而上,祭起法寶向張乾打去。
    “師兄!”眼看著七八件法寶轟在張乾身上,寧月兒大叫一聲,向張乾沖去。在她身后,王陵眼中寒光閃爍,用手一指,一道寒光沒入寧月兒后心,從前胸射出。
    “師……妹!”張乾眼睜睜地看著寧月兒身死,可他卻無能為力,因為他的肉身已被七八件法寶擊碎。
    殺了張乾、寧月兒,王柏哈哈一笑,袍袖一卷,將張乾、寧月兒的寶物全部收起。
    “師兄,我們殺了顯真弟子,他們會不會……”
    “沒事!”王柏無所謂的一揮手,“明日教中師長就回下凡,到時他顯真派又能如何?”
    王柏話音剛落,就見南山一座山峰上,一道青光沖天而起,這道青光直上直下,直沖九霄。霎時間,青光籠罩峨眉山南山十三峰,還向北山擴散,瞬間跨過望月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