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580 圣人之上

白鶴童子從空中跌落在地。
    這大殿的地面是用石頭砌成的,不知道是什么石,但卻能看到石頭上面清晰的紋理。
    白鶴童子服侍元始天尊多年,元始天尊給門下弟子講道時,也少不了他在一旁伺候。耳濡目染之下,白鶴童子道行也不算太差,如今已是玄仙頂峰。
    可這一率,直接摔散了白鶴童子的護體仙光。直將白鶴童子摔得哇呀一聲,只覺得渾身骨頭仿佛散了架一般。
    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白鶴童子一咬牙,翻身而起,怒視那坐在虛空中的西王母。
    這時,西王母二目睜開,美目中閃光閃爍,與她對視的白鶴童子只覺得雙目一陣微痛,連忙低下了頭。
    西王母不光滿臉冰冷,整個人就仿佛是一塊有生命力的冰塊,讓人看了一眼就覺得不寒而栗。
    “剛才你說什么?”
    耳中傳來西王母清冷的聲音,白鶴童子心頭一顫,應道:“有一能為東王公報仇的機會,不知你們是否愿意?”
    “說!什么機會!”
    白鶴童子穩定了心神,“一年零三個月后,人教門下蜀山派與截教門下顯真派斗劍。今日人教副教主玄都道君奉人教教主之命,前來我昆侖山,請人前去助拳。”
    “這與我西昆侖何干?”
    “你……”白鶴童子剛被摔了一下,心情就不好,現在看西王母這個態度,怒極反笑,“殺東王公的是截教教主,你以為你還能找他報仇不成?”
    白鶴童子此言一出,西王母神色大變,二目之中寒光爆射。
    可此時的白鶴童子揚起頭,望著西王母的眼神中飽含著深深的不屑。
    似乎是被白鶴童子的目光刺激到了。西王母素手一攥,青光包裹著西王母的左手。
    白鶴童子是豁出去了,他也不信西王母真敢殺自己。圣人身旁童子豈是誰都敢殺得?難道就不怕與圣人結下因果?更何況如今的西昆侖一脈,依附在闡教羽翼之下。若是沒了自家老爺護持,不被截教所滅,也會被巫族殺盡。
    果然,西王母還沒有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也可能是想到自己這些人的處境,心底長嘆一聲,然后說:“說罷,玉清圣人要我怎么做?”
    “派人在一年零三個月后往峨眉山助人教一臂之力!”白鶴童子說道:“截教教主是圣人之尊。任你神通再大也不能將他如何?想為東王公報仇,就只有找他門人弟子了。”
    聽了白鶴童子的話,西王母臉色連連變幻,她雖是女流,但太古時與東王公分掌洪荒男女仙,能感覺出來闡教是在利用自己。
    見西王母如此,白鶴童子躬身一揖,口中道:“去與不去,全憑娘娘決斷。不過白鶴還望娘娘三思!”說著,白鶴童子轉身離去。
    白鶴童子剛走出大殿,大殿中閃過一黑一紅兩道光芒,水母和丙火真君現于大殿中。
    “那童兒的話你們都聽見了?”
    丙火道人點了點頭。對西王母道:“當年我西昆侖一脈為了應對量劫,才與人闡聯盟,誰想那太清無情、玉清無義,致使老師與諸位師兄弟遭劫。如今我等只能依附闡教生存。要是不去恐怕惡了玉清圣人。”
    西王母本就心情不好,聽了丙火道人的話,面上寒意更濃。“元始小兒安敢欺我!”
    “師娘息怒!”這時,水母冷笑道:“既然他人闡二教還想算計我們,我們不妨將計就計,也算計算計他們!”
    丙火道人聞言,忙問道:“師兄有何妙計?”
    水母站起身,向西王母一揖,“師娘,今佛門大興,我等不如棄了西昆侖,往西牛賀洲尋得佛門庇護。”
    “這個……”一聽水母說的是這事,西王母不由得心頭微顫。西昆侖與昆侖山相隔不足萬里,自己這邊一動,元始天尊馬上就會察覺。到時必會派出門人弟子,前來圍剿。
    看出西王母心中對元始天尊的畏懼,水母忙道:“師娘放心,徒兒有一計可保我西昆侖上下逃出闡教掌控。”
    “好!”西王母銀牙緊咬,從齒間擠出一個好字。細說起來,當年與他西昆侖結盟的是人教,把他們當做棄子的也是人教,若非如此東王公也不會死。所以殺死東王公的直接兇手是陳九公,簡介兇手而是老子。
    西王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對元始天尊讓他們去給人教助拳的事,西王母十分不滿。
    再加上西王母對元始天尊的印象也不是很好。當日云中子奉元始天尊之命,往洪荒星空中尋星辰島,說是要兩家聯手對付陳九公。就這么的,西王母才帶著門下弟子再入洪荒。
    可不想他們剛回來不久,陳九公就成圣了。
    混元圣人不死不滅,萬劫不磨。這仇還怎么報啊?這讓西王母心里這個恨啊!眼看著截教一天天的壯大,闡教也從清微天搬回到昆侖山,自己這一脈也回到了西昆侖。可是西王母卻看出來,這元始天尊是要自己和自己門下這些弟子應劫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兩家離得太近,只要西昆侖這邊稍微有點動靜,闡教頃刻間就能殺過來。闡教有三大準圣,云中子、廣成子、南極仙翁。自己這邊也有三大準圣,在數量上持平。但闡教有先天至寶盤古幡,那是洪荒攻擊最強的靈寶,確實讓人心中忌憚。
    當日,丙火道人親往昆侖山,稟報元始天尊。他西昆侖上下愿尊玉清詔命,只待蜀山、顯真百年之期一到,西昆侖天仙以上就全往人間為人教助拳。
    元始天尊聽了丙火道人的話,十分高興。當即命白鶴童子去玉虛宮外,將那昆侖仙杏樹上所有的果子都打下來,讓丙火道人帶回西昆侖贈予西王母。
    時光過得飛快。
    轉眼就過了一年。
    眼看峨眉、顯真二派斗劍之期將至,不論是人間還是地仙界,許多地方都陷入一片忙碌當中。
    東海,是截教的大本營。截教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東海。他們也不都在金鰲島、三仙島、瀛洲島、方丈島、蓬萊島,東海的每一座海島上都有截教弟子的身影。甚至在東海之中。一座座水府也是截教弟子的道場。
    早在一個月前,碧游宮開,截教教主陳九公在宮中講道。截教上下,二代至九代弟子,只要是在地仙界的,只要沒有坐死關,都來在金鰲島上。按照輩分,一部分在碧游宮中聽到,一部分在碧游宮外聽道。
    陳九公這場道一講就是半個月,有很多人聽了陳九公的講道當場突破。沒突破的也對上清仙法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而在這次講道后,陳九公宣布:在三個月后,截教弟子當往人間峨眉山,與人教門下做過一場。
    也不知是因為什么,大多數截教弟子血液里似乎都存在好戰的因子。聽了陳九公的話,有許多人在回去之后,就收拾收拾東西,串聯了三兩好友,趕赴人間峨眉山了。
    這樣的人不在少數。第一天去峨眉山的就有一百三十三人。第二天也有八十六人,第三天則是達到五百三十人之多。
    此時距離斗劍之期尚有三個月,朱子真、楊顯還沒派人搭建蘆蓬,這些同門就已經到了。
    來的這些人里。大多以截教七代、八代弟子居多,這些人多數都沒能參與人間劫時截教與妖教之戰。畢竟那時他們修為太低,連仙道都未成,陳九公哪里會讓他們出來充當炮灰?
    就是因為陳九公沒讓他們參戰。他們從師長哪里聽說了截教大勝妖教時,萬仙陣的厲害,都悔恨自己修為太低。這一次。陳九公沒說要門下弟子前來人間斗劍,這些人就著急忙慌的來了。
    都是自家晚輩,朱子真和楊顯雖然無奈,但也只能將他們一一安頓,并且吩咐弟子趕快搭建蘆蓬,也不能讓他們露宿山林之間啊。雖然修道之人不在乎這個,但顯真派面子上過不去啊。
    雖然都是不速之客,但因為彼此間的關系,顯真派上下歡歡喜喜地接待這些同門,就好像過年一樣。與顯真派相比,隔壁的鄰居蜀山派可就不那么高興了。
    許多蜀山弟子還記得百年前雙方第一次斗劍的原因是什么,當時若非人教和截教是盟友,恐怕蜀山派的歷史早在一百年前就終結了。
    螞蟻再多也咬不死蛟龍,但卻能咬死象。蜀山派生怕那些截教弟子一個沖動,不等斗劍之期來臨就把蜀山派給推了。真要有那么一天,就連長眉真人也難逃一死。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從早到晚,蜀山派弟子只要抬頭,隨時隨刻地就能看見有青光落在南山顯真派那邊。
    人多了或許會有一些麻煩,但是人多力量大,這絕對是真理。單就眼下來說,蜀山派知道自己門派將要與隔壁的顯真派斗劍。可就這么天天看著顯真派加添幫手,而且一天就是好幾百,誰能不害怕啊?
    作為蜀山派掌教,長眉真人感覺自己門下人心惶惶,但對此卻沒有解決的方法。因為這已經超出他能力范圍了,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穩定人心,等待師門援手。
    就這么過了七天,峨眉山上已經聚集了三千多截教弟子。這些人聚在峨眉山,絲毫沒有將要斗劍的緊張,時不時地在峨眉山上閑逛,就好像是來游山玩水的。
    當年蜀山、顯真二派將峨眉山一分南北,南山十三峰為顯真派所有,蜀山十五峰則是歸在蜀山門下。可兩派第一次斗劍時,作為失敗一方的蜀山割了兩峰。所以顯真派不光占據南山十三峰,還在北山擁有兩座山峰。就是這兩座歸于顯真派所有的北山山峰,引來了一場血戰!
    這天距離斗劍之期還有七十二天,丘引帶著門下弟子從金鰲島趕來。
    雖然丘引是姚少司的弟子,但是別忘了早年間朱子真、楊顯都是由姚少司代陳九公教導的。那時還是在地仙界的峨眉山呢,這幾人整日在一起,關系那就不用說了。
    姚少司輪回轉世后,陳九公經常想念師弟,這才將丘引留在身旁,親自教導。這不。聽說要來幫朱子真和楊顯,丘引著急門下弟子在金鰲島排練大陣,足足演練半個月,才趕來人間。
    師兄弟將近百年沒有見面了,今日重聚,皆大歡喜。朱子真很少見的命人擺上酒宴,宴請丘引。丘引的門人弟子,就由趙信親自安排。
    丘引有兩個徒孫,一個叫王柏,一個叫李松。二人名字正合那“松柏長青”,經常被人放在一起開玩笑。一來二去的,這師兄弟倆的關系就越來越好,整日在一起。
    跟著師祖丘引來此,這還真是王柏、李松第一次來人間,這峨眉山自然也就是第一次來了。
    人間的山川怎么也比不得地仙界的就是了,無論是天材地寶,還是奇珍異景都多有不如。可是,架不住它新鮮啊。這師兄弟隨著老師和眾同門。被趙信安排在三間寬敞的蘆蓬中后,就悄悄地商量在峨眉山轉轉。
    陳九公雖然護短,但是對門下弟子的要求可是從不放松。上行下效,截教弟子都很規矩。這王柏、李松想在峨眉山上溜達溜達。二人商議后,去求自己老師恩準。
    王柏、李松的老師名叫鄭坤,是丘引的二弟子,一身修為已到玄仙中期。聽了弟子的請求。鄭坤想也不想就答應了。只是囑咐他們,這峨眉山的一草一木皆為顯真派所有,千萬不能拿自己同門的東西。再就是別往蜀山派那邊去。免得惹麻煩。然后,就讓他們自由活動了。
    從蘆蓬中出來之后,王柏和李松也沒多想,歡歡喜喜地在峨眉山上游玩起來了。
    這一路上,王柏、李松碰到了不少人。不過都是自家同門,見到輩分高的就行禮,見到同輩道友就打個招呼,管他以前認不認識呢,反正都是自己人。
    可能有人問了,他們不認識又怎能看出誰是長輩,誰是晚輩呢?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陳九公就發現自己的門人越來越多。當然了,他那弟子都是有數。
    可架不住他弟子的弟子!北俱蘆洲發展幾千年,哪得有多少人啊?截教弟子又奉行有教無類,說白了就是來者不拒。一來二去的,就一萬多人。
    人太多了,不少區分,不認識的見了面誰知道誰是誰啊。所以,陳九公就下旨,截教五代弟子著灰袍,六代穿黑袍,七代穿藍袍、八代穿青袍,九代則是藏青袍。這樣一來,就好區分了。比如說一個穿黑袍的見了穿灰袍的,應當行禮并叫師叔,這樣就方便多了。
    話說這王柏、李松在峨眉山上玩得不亦樂乎,仗著道法在身,大半天的就將南山十三峰轉了個遍。聽人說,峨眉山北山還有二峰也歸顯真派所有,在那二峰中有一峰名喚望月峰。這望月峰顧名思義,是賞月的好去處啊。
    王柏、李松一看天色將晚,正好往望月峰一行,賞賞這人間的明月。
    怎么想,就怎么做!二人拉了個顯真派弟子問清了往望月峰的路,然后運氣縱地金光術,直往望月峰而去。
    來到望月峰,直奔山頂。
    等到了山頂上,王柏、李松往天上一看……壞了!
    怎么了?
    今晚多云啊!
    怪不得剛才來的路上,發現這望月峰上沒幾個人呢。
    “真是晦氣!”王柏跺了跺腳,望著那遮月烏云說道。
    李松哈哈一笑,拍了拍王柏的肩膀,“罷了,師兄,咱們又不是明兒就回地仙界。今天月亮不出來,咱們就明日再來。”
    “那也只能這樣了。”王柏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師兄弟二人待興而來,掃興而歸,難免有些小失落,稀里糊涂地就下了山。
    這二人從望月峰南邊上,從北邊下。可是這望月峰往北,就不是顯真派的地盤了。
    王柏、李松下了望月峰,沒走出多遠,王柏突然想起來了,“師弟,再往前恐怕就是蜀山派的地盤了。”
    李松一聽王柏這話,也停下了腳步,點了點頭,“來時老師吩咐。不可與蜀山派起爭執。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回去吧。”
    說起來也巧了,就在這師兄弟二人要回南山時,陣陣嘈雜聲從北面不遠處傳來。
    師兄弟二人對視一眼,王柏低聲道:“師弟,那邊似乎有動靜。”
    李松點了點頭,說道:“師兄,是不是那蜀山派要趁夜來襲?”
    “有這個可能!”
    這師兄弟二人很是想當然,就以為蜀山派要趁夜來攻。也不想想,憑蜀山派那幾個人。就算是趁夜殺過來也折騰不起來幾個浪花。
    還好這二人不是那么武斷,王柏道:“師弟,咱們不妨過去看看。若真是蜀山派有什么動作,你我趕回去稟報老師,絕對是你我大功一件啊!”
    李松聽了,也難免有些動心,沖著王柏點了點頭。
    當即,師兄弟二人化作兩道青光貼近地面,直往北方飛去。
    飛不多遠。就聽到有人的說話聲,還有陣陣火光。王柏、李松閃到一棵大槐樹后,偷偷地順著聲音望去。
    只見十多個道人正在前面不遠的空地處搬運樹枝、蓬草,還有一些人忙忙碌碌地搭建蘆蓬。
    看到這一幕。王柏、李松知道蜀山派這不是要發動夜襲,也就放心了。
    沖李松使了個眼色,王柏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往回飛。在他身后。李松也是如此。
    可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在二人耳旁響起,“何方妖孽。在我蜀山派鬼鬼祟祟!”
    話音剛落,兩道太清神雷落下,直奔王柏、李松劈來。
    “不好!”
    這師兄弟倆并非是道行高深之輩,王柏稍強一些,地仙初期。李松差點,不過才返虛頂峰。而看那兩道太清神雷的威勢,發動這神雷者怎么也得是地仙頂峰,甚至更高。
    轟!
    轟!
    兩道神雷落下,那速度可是比王柏、李松快多了,相繼劈中他們。只聽得兩聲雷響,二人被太清神雷轟飛出去。
    “師弟!”掙扎著抬起頭,見李松跌落在前面不遠的草叢中,其口中嘔血不止,王柏連忙撲過去,從懷里拿出個小玉瓶。
    “師……師兄!”李松只覺得眼皮頗沉,看著王柏艱難地說道:“師……兄不要管我,快走!”
    “師弟!”
    王柏悲呼一聲,卻聽見身后一陣破空聲傳來,他忙將玉瓶捏碎,頓時一股香氣溢散出來。
    將一枚蕓豆大小,通體土黃的丹藥塞入李松口中,瞬間一陣黃光浮上李松臉龐。
    “師兄,你要干什么!”丹藥入口,似乎非常有效果,李松說起話來順暢了許多。
    王柏抓起李松,大喝一聲,運起全身法力,將李松向望月峰方向扔去。
    隨著李松被王柏丟出,一道赤光落在王柏身后,一個身穿青色道袍,手持白玉拂塵的道人現出身來。
    別看這人也穿青袍,但王柏知道他絕非截教八代門人,因為他沒有在這道人身上察覺到與自己同源的上清仙氣。
    王柏一咬牙,狠狠地說道:“蜀山門人?”
    “不錯,你是……截教弟子?”這蜀山弟子看了看王柏,見他衣服破爛不堪,有被雷劈過的痕跡,但不像是惡鬼、山精,便感到有些不妙。
    “呸!”吐了口血沫,王柏用袖子擦了擦嘴,沖著那蜀山弟子道:“截教六代弟子王柏!”
    “蜀山門下王陵!”
    這二人都姓王,按百姓的說法是“五百年前是一家”,可是他們兩個之間的氣氛似乎很不友好。
    王陵:“道友難道不知這是我蜀山地界?”
    “哼!你蜀山長眉陰險狡詐,從我截教師長那里詐取峨眉北山十五峰,豈會有你蜀山派?”
    “你!”往日里蜀山、顯真也多有摩擦,見到對方到自己地盤,直接就打。可這幾日,顯真派人越來越多,蜀山上下都有些忌憚。還好這些日子,顯真派沒有過來滋事。
    可聽王柏言語中對自己師祖長眉真人不驚,王陵心中大怒,袍袖一卷,一道紫光直奔王柏而去。(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