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579 傳經主角

巫妖劫后,截教大興,通天教主有教無類,截教八位大羅金仙、近百金仙,聲勢之大直逼上古巫妖。僅憑一教之力,就將人、闡、西方三教死死壓制。當時的西方教雖有兩位圣人,但在截教最鼎盛時,其勢力也不敢探出西牛賀洲半步!
    正所謂:樹大招風!
    強大的截教,是其他圣人心頭的一根刺。所以才有后來的四圣聯手,將截教殺得滅教。
    自封神劫后,陳九公重振截教道統,在光明山復立截教。可是到今天,與人教、闡教和佛門之間還有許多因果沒有了解。
    上次量劫時,截教和人教是盟友,闡教躲了,和佛門默契的罷戰。所以截教與這三教之間的因果,沒有了結而且越攢越多。
    昨日天機指引,陳九公明了天機,截教將有大興之機。這就要盡快了結與三教之間的因果,免得因果越積越多,影響了截教復興。
    想想自己截教要在將至的量劫中與三教決戰,陳九公怕截教損失太大,所以才借顯真、峨眉斗劍來了結與人教之間的因果。
    說起人教,當初陳九公往大赤天與老子結盟,在人間劫中互相援手,在暗地里也有不少齷齪。前些日子,玄都**師帶著云中子來金鰲島,說是想化解兩教之間的恩怨,實際上卻是斬斷以前截教和人教的同盟關系。
    同樣是盟友。陳九公對天庭和人教的區別很大。這不是陳九公的原因,而在天庭和人教在對待陳九公的態度上有很大的不同。陳九公相信,如果自己在人間劫來臨之前沒有成圣。自己一定會被包括老子在內諸圣鎮壓,截教也會再次被滅。
    這種關系斷了也就斷了,可是因果要了結干凈。陳九公對無當圣母道:“師伯,你去往大赤天走上一遭,與人教教主說,顯真、峨眉的百年之期,就是我截教與他人教了斷因果之時!”
    “無當恭領教主法旨!”無當圣母恭恭敬敬地向陳九公一拜。起身出了羅浮洞,騰空而起直往大赤天飛去。
    無當圣母穿過罡風層、雷火層。來至混沌中,按著記憶中的方向行去。不多時就見天光放亮,一片天地出現在眼前。
    這是圣人以**力開辟出來的天地,其中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可不是假的。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無當圣母穿過一片桃樹林,就看見玄都**師正在前面等著自己。
    “無當見過道友!”
    玄都**師連忙回禮,然后對無當圣母道:“道友來意老師已經知曉,老爺說凡事以截教教主的心意為主!”
    “好!爽快!”無當圣母也不客氣,直接說道:“既然如此,斗劍之時無當就在峨眉山恭候道友!”
    說完,無當圣母甩袖離去,留下一臉苦笑的玄都**師。
    眼看著見無當圣母離開了大赤天,玄都**師輕嘆一聲。走回八景宮中。
    玄都**師剛從外面進來,老子就睜開眼睛,看著玄都**師問道:“那無當走了?”
    玄都**師點了點頭。然后說:“老師,我們真的要與截教翻臉?”
    老子聞言,二目之中赤光閃爍,“為師昨日參悟大道,卻是理清了一絲天機,截教將有大興之機。”
    “截教……”玄都**師剛要說些什么。但猛然止住話語,作為人教副教主。腦子絕不慢。“截教復立,又有混沌鐘鎮壓氣運,天道應該會給截教一個機會。”
    “不錯!”老子那蒼老的臉上少有的露出笑容,“截教勢大,有天庭、巫族為其鷹犬,五莊觀鎮元子為其助力,陳九公又精通算計。若是給了他這個機會,日后的截教恐怕比封神劫時的截教還要難對付!”
    玄都**師心頭一顫,當年的截教可真是不一般啊,四圣聯手都廢了很大周折,要不是西方二圣化佛,恐怕封神大劫的結局就要被改寫了。
    玄都**師在心里暗暗將通天教主和陳九公做了個對比,通天教主神通廣大,陳九公也不差。通天教主手中靈寶甚多,又被人喚作靈寶天尊。可與陳九公比起來,無論是法寶質量,還是數量,通天教主都要弱上一籌。要是比對天道大勢的掌控,那就更不用說了。不是玄都**師貶低通天教主,就是陳九公未成圣時,都比通天教主強。不光比通天教主強,其他圣人包括那號稱十竅皆通的準提佛母在內,也不見有誰說自己能算計得了陳九公!
    天降異象,至寶歸蓮花!
    這是當年混沌鐘出世時,天道給諸圣的指引。那一次,陳九公可是將除通天教主在外的五圣全給算計了,直接從佛門手中奪走了開天三寶之一的混沌鐘。前些日,元始天尊從清微天來大赤天作客時,二圣提及此事,自己老師還稱贊陳九公的手段呢。
    當年截教萬仙來朝。現在呢?十萬人恐怕都有了!整個東海之上,所有島嶼都是截教弟子的聚集地,天庭是截教的大后方,不斷地對截教進行各種援助。北俱蘆洲被截教占據幾千年,開發了幾年前,雖然如今掌控得松了一些,可不還是在截教的控制中么?
    封神劫時,截教八大大羅金仙。現在呢?準圣都有十多個之多。而且像老子說的,天庭、巫族為其鷹犬,五莊觀鎮元子為其臂助。天庭玉帝、王母都是斬去二尸的準圣,又有頂級先天靈寶在手。巫族十二祖巫各個神通廣大,哪個也不比斬去二尸的準圣差。聯起手來還能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盤古真身與圣人相抗。
    五莊觀鎮元子那就更不用說了。先天大神通者,鴻蒙未判時就已得道,是洪荒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
    對了。別忘了在小乘佛教,還有許多人等著回歸截教呢。釋迦牟尼、孔雀如來,都是準圣中的強者。賢者劫中,他們歸來,不是讓截教如虎添翼么?
    在心里暗自盤算了一下,玄都**師自己被自己算出來的結果嚇到了。要是真讓截教復興,其他四教綁在一起也扳不倒截教啊!
    這時玄都**師終于知道老師為什么要斷了與截教的盟約。重新與闡教聯手了。陳九公對盟友的確是不錯,但盟友和盟友還不一樣。想讓陳九公為人教著想,就需要人教向天庭、巫族那樣,委身于截教之下。這是任何一個圣人都不會答應的!
    圣人元神寄托虛空,不死不滅。萬劫不磨。在無盡的生命中,圣人爭得是氣運和面皮。讓自己的教派成為他教的附庸,哪位圣人也不會答應。
    其中因果,玄都**師都想明白了。可是,他卻是有些擔心。“老師,護法入魔,我人教準圣遠不如截教多,若是爭斗起來,恐怕……”
    老子聽玄都**師說起這個。也是有些犯愁。封神劫后,截教弟子大多數遭劫上了封神榜,還有一些被佛門度走。剩下大貓小貓兩三只成不得什么氣候。過了這么多年,原本的截教弟子,到現在也就只有無當圣母和云霄斬尸成功。
    可是架不住陳九公清剿北俱蘆洲,翻出來許多上古強者,并將他們一一收服充作截教護法。在人間劫時,雖有巫之祁、九寶道人遭劫。可還有燧木、盤王、盤庚、白憬之流。況且以老子對陳九公的了解,他手里必然還留有底牌。就是現在雙方的賬面實力。人教都不占任何優勢。
    沉思片刻,老子對玄都**師道:“你往昆侖山一行,將此事告之闡教圣人,讓他派門下弟子到時往峨眉山助拳。”
    “這……”玄都**師很想問老子一句‘這也可以?’,但面對自己老師,玄都**師只能換一種提問的方式,“老師,此事是否有些不妥?這畢竟是……”
    老子搖了搖頭,“我人教與截教因果不深,只要了結因果即可,并不需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傷亡。想來陳九公心里也清楚,否則不選則以斗劍的方式來了結兩教因果。”說到此處,老子眼中閃過一絲狡色,“闡教與截教因果極深,請闡教來助拳,無論闡教、截教都不會拒絕!”
    玄都**師聽老子說出這些話,暗暗佩服自己老師,剛剛還想那截教教主善于算計,似乎自己老師也不差啊,竟然能抓住闡、截二教弟子的心理,來布此局。
    想到此處,玄都**師拜別老子,出了八景宮,下界往東勝神洲昆侖山而去。
    玄都**師來到昆侖山前,就見一道人立于山門前。看著這個身穿白色水月道袍的道人,饒是玄都**師,一時之間也以為自己眼花了,連忙定睛觀看。
    對面那道人正是文殊廣法天尊,見玄都**師雙眼中赤光流轉,就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不禁苦笑道:“怎么?多年不見,道兄不認得文殊了?”
    “呵呵!”聽他這么說,玄都**師知道自己沒有看錯。文殊、普賢、慈航叛出佛門的事,現在還沒在洪荒上流傳。可就是這事,讓玄都**師感到震驚。
    生怕玄都**師問自己一些尷尬的事,文殊廣法天尊連忙道:“老師已知道兄要來,特命我在此等候!道兄,請!”
    面對熱情的文殊廣法天尊,玄都**師將已經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壓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玄都**師沒忘了自己今日的來意,隨文殊廣法天尊一道入昆侖山,往玉虛宮走去。
    來到玉虛宮中,玄都**師拜見元始天尊,將自己的來意講明。
    元始天尊聽完玄都**師的話,當即就應了下來,“此事我已知曉,到時闡教門下自會前往峨眉山。”
    “多謝師叔!”玄都**師聞言,心中大喜。有了闡教相助,不但會給人教增添不少助力。更重要的是,到時闡教弟子現身,截教的注意力就會放到他們身上,人教就能盡可能的保存實力了。
    目的已經達到了,玄都**師向元始天尊告辭離去。等到玄都**師走后,玉虛宮中就只剩下元始天尊和文殊廣法天尊。
    文殊廣法天尊:“老師,大師伯恐怕是又要算計我闡教!”當年人教放棄闡教,而選擇陳九公時,文殊廣法天尊并不在闡教中,但不代表他不知道人教所為。
    元始天尊冷笑道:“大師兄算計我闡教也不是一次兩次,不過只要對我闡教有益,讓他算計又有何妨!”
    聽元始天尊此言,文殊廣法天尊感覺自己老師似乎已有定計,便直接開口稱贊:“老師神機妙算,必不會叫我等吃虧!
    ”
    元始天尊很是滿意文殊廣法天尊對自己敬佩,笑道:“他想讓我門下與截教死磕,我卻偏不如他意!”說著,元始天尊喚道:“白鶴!”
    “老爺!”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白鶴童子就從宮外走了進來,恭恭敬敬地等著元始天尊下旨。
    元始天尊:“白鶴,你去西昆侖見西王母,告訴他有個機會,有個能為東王公報仇的機會。”
    白鶴童子領命離去,元始天尊手持三寶如意,端坐云床,滿臉冷笑中充斥著濃濃的不屑。
    西昆侖與昆侖山毗鄰,白鶴童子出了昆侖山,往西飛不遠就到。
    當年陳九公斬東王公成道,西王母率僅存的幾個弟子遁入洪荒星空。后被元始天尊派云中子尋回,這些年就在西昆侖閉關修道。
    西昆侖山門處守門的修士都認得白鶴童子,見他來西昆侖就知是闡教圣人有事通知自家奶奶,一個忙回去報信,一個引著白鶴童子往山上走去。
    剛行至半山腰處,就見一黑衣道者立于半山腰處,正是西昆侖一脈首徒,也是那洪荒億萬水族之母。
    看到白鶴童子,水母冷聲道:“仙童不在昆侖山服侍玉清圣人,來吾西昆侖作甚?”
    作為元始天尊身旁童子,白鶴童子知道不少三界秘聞,知道這水母就是這樣性子,莫說是和自己這樣,就是云中子來了,他也是這個態度。
    向水母一拱手,白鶴童子道:“白鶴是奉了我家老爺之命,前來告知西王母娘娘,有一個能為東王公報仇的機會,不知……”
    白鶴童子還沒說完,就覺得自己身體一輕,整個從地上飛起。白鶴童子心中大駭,剛想大叫,去見眼前景色一變,人意出現在一大殿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