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582 三仙回昆侖

“老師!”
    金鰲島上,羅浮洞中。《》紅孩兒跪在陳九公面前,緊緊地抱著他大腿,哀嚎著:“徒兒險些就見不到了老師了。”
    拍了拍紅孩兒的道:“你不是又見到為師了么?行了,別哭了,快起來吧。”
    紅孩兒堅決不松手,“老師您是不知道啊,三個準圣啊,他們要是出手,哪還有徒兒活路啊!”
    “行了,行了!”一把將紅孩兒從地上拽起,陳九公笑罵道:“說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嗯……”紅孩兒見陳九公坐到蒲團上,連忙快步走到陳九公給他捏起肩膀,“老師,你看弟子孤身在外,鉆頭號山又緊挨著西牛賀洲,弄不好哪天就被那些禿子打殺了。”
    陳九公搖搖頭,“有為師在,誰能殺你?你且放心,危難之時,為師自會派人去救你。”
    “這……”紅孩兒一雙過,將來會有佛門圣人弟子打我鉆頭號山經過,前往西牛賀洲。”
    “是有這么回事,那又怎得?”
    “老師您想想啊!”紅孩兒蹦到陳九公面前,攥起小拳頭給他捶腿,“那是佛門圣人的親傳弟子,佛門圣人怎會不予他幾件寶物防身?可弟子只有外公給我的玄元控水旗,若是爭斗起來,恐怕會有閃失啊!”
    說到此處,紅孩兒手上不停,暗自打量陳九公神色,發現自己老師面如沉水,接著說:“弟子倒是不怕死,可卻怕弱了老師圣名!旁人知道的會說是弟子學藝不精,不知道的還以為……”
    “還以為什么?”陳九公瞪了紅孩兒一眼,沒好氣地說道:“說吧。看上為師什么寶物了?”
    “嘿嘿,老師圣明!”紅孩兒一個馬屁拍過去,緊接著打蛇上棍,“弟子早就聽說老師有一至寶,名喚落寶金錢。當日件無當師伯祖以此物收了那禿賊的凈瓶,還望老師開恩,將此寶予弟子防身。”
    “你這小子!倒是有眼力!”陳九公聞言,隨手一巴掌扇在紅孩兒后腦勺上,笑罵道。
    雖然挨了一下,但一點都不疼。而且紅孩兒也看出自己老師并沒有生氣。拉扯著陳九公的袖子,“老師,那佛門禿賊個個都有金身、舍利啥的,弟子小胳膊小腿的,怎能不被他們欺負?”
    “哎……”聽紅孩兒說起他自己的身材,陳九公輕嘆一聲。鐵扇公主懷他時沾染了一點丁火之精,才使得他身材只維持在七八歲的孩童模樣。為此事,牛魔王和鐵扇公主都曾求問過陳九公,可是陳九公暫時也沒什么好辦法。今天紅孩兒這么一說。陳九公心底倒是有些不舒服,感覺虧欠紅孩兒的。
    “罷了!”陳九公輕嘆一聲,從袖中取出落寶金錢,遞給紅孩兒。“拿去吧!”
    “老師……”紅孩兒看著陳九公掌心那長著翅膀的落寶金錢,欣喜萬分。連忙跪倒在地,雙手舉過頭頂,恭恭敬敬地陳九公手中接過落寶金錢。
    看著低頭把玩落寶金錢的紅孩兒。陳九公笑道:“去吧,拿回去好生祭煉,莫被人搶走了。”
    “嗯!嗯!”紅孩兒忙不迭地點頭。小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得。突然想起了什么,將落寶金錢塞進肚兜里,攥起小拳頭又往陳九公腿上捶去。
    “行啦!行啦!”陳九公一抬左手,將他那小拳頭握住,右手一翻,取出一件寶物塞在他手里。
    “老師!”紅孩兒驚喜萬分,暗想自家老師真是太大方了,又給自己一件好寶貝。
    “此寶雖不入先天,但威力尚可,且予你防身。”
    “弟子牛圣嬰謝老師此寶!”將寶物塞到肚兜里,紅孩兒行大禮拜謝陳九公。
    “好了,寶物也到手了,去吧!”陳九公伸手一扶,將紅孩兒從地上扶起。
    “弟子告退!”
    紅孩兒退出羅浮洞,歡歡喜喜地去找鐵扇公主,可剛走沒幾步,眼前一亮。
    什么能讓紅孩兒這么感興趣?答案是一個人。
    只見,一個身著紫袍的年輕人沿著小路向羅浮洞走來,此人生的眉清目秀,端得是少見的美男子。
    紅孩兒看見了這人,這人同樣看到了紅孩兒。沖著紅孩兒一揖,口中道:“宋度見過圣嬰師兄!”
    “好說,好說!”紅孩兒看到宋度,似乎很開心,三步并做兩步地跑到宋度身前,上下打量著他,“幾年不見,師弟道行越發的增進了。”
    “師兄謬贊,小弟愚笨,都是老師悉心教導,才有度今日之修為!”宋度之父乃人間大儒,宋度自幼隨父飽讀圣賢書,雖已拜入仙門,但為人處世一板一眼,十分守禮。
    紅孩兒十分喜歡這個師弟,平常誰見到他,都把他當小孩子對待。可宋度不同,不但一口一個師兄的叫著,禮數還十分周全。雖然紅孩兒不大懂那些禮節,但卻十分受用。
    拉著宋度的衣袖,紅孩兒越看這個師弟越順眼,小腦袋一歪,“師弟,這些年來你一直在金鰲島隨老師修煉,有今日之功必然是老師教導有方,但也少不了師弟自己用功。老師曾說:‘修千般法,不如行萬里路’師弟可愿雖師兄下山,到人間走走?”
    聽紅孩兒此言,宋度眼前一亮。他性子十分沉穩,修道也耐得住寂寞。可在他心里,始終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他父親宋忠。
    不過宋度可不敢就這么跟紅孩兒走,他有些為難地說:“師弟也想隨師兄去,可是沒有老師應允,度萬萬不敢!”
    “這個么……”紅孩兒聞言,也知道這事不好辦。宋度是陳九公的關門弟子,也是他毀滅之道的傳承者。陳九公這些年來一直將宋度留在身邊親自教導,紅孩兒可不敢偷偷將他拐走。
    就在二人為難之時,金霞童子的聲音傳來,“兩位師弟!”
    “呦!金霞師兄!”看是金霞童子,紅孩兒眼前一亮,心中對金霞童子的來意已經猜到了幾分。
    宋度也有所察覺。臉上多了幾分激動。
    走到二人面前,金霞童子看了看紅孩兒,又看了看宋度,笑道:“想來兩位師弟已經知曉了愚兄的來意。”
    紅孩兒嘿嘿一笑,拉過宋度,對金霞童子道:“那我就帶著小師弟走了!”
    “這可不行!”金霞童子一愣,連忙阻止,“老爺已經應允小師弟可以隨你下山,但要小師弟先往羅浮洞中,老爺還有些話要交代小師弟。”
    宋度聞言。不敢怠慢,連忙向羅浮洞走去。
    進到洞中,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上,宋度連忙上前參拜。
    陳九公沒讓宋度起身,往宋度面前一指,一道青光自陳九公指尖射出。
    青氣落在宋度面前,化作一朵青蓮。
    宋度看看青蓮,滿臉不解地抬頭看向陳九公。
    陳九公微笑著對宋度說:“你摸這青蓮,青蓮化作什么。你就帶著什么下山。”
    “啊?”宋度很是吃驚,但見老師沖自己點頭,便抬起右手伸向青蓮。
    當宋度的手摸在青蓮上時,能夠感覺到入手一陣冰冷。可這冰冷的感覺瞬間消失了。宋度低頭一看,那青蓮不見了。原來青蓮所在之處,是一團混沌色的東西。
    “起!”陳九公低喝一聲,那團混沌之氣化作一通體呈混沌色的古樸小鐘。
    “這是……”宋度見到這過自己老師掌開天三寶之一的混沌鐘。難道……這中先天至寶。
    “快收起來吧!”
    這時。宋度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宋度抬頭一看,見陳九公笑吟吟地看著自己,連忙拜道:“此乃老師至寶,弟子萬萬不敢。”
    “你這孩子……”陳九公伸手拉起宋度,然后抓過混沌鐘丟給他,“此寶是鎮壓我截教氣運的關鍵,你想要為師也不會給你,不過是予你行走洪荒時護身罷了,還不快快收起來!”
    “弟子遵命!”聽陳九公這么說,宋度干笑一聲,連忙將混沌鐘收入袖中。然后,宋度對陳九公說道:“老師,弟子此次下山想去尋我父親,還請老師為弟子指條明路。”
    陳九公點了點頭,說:“你父親入了佛門,如今在人間也是有名佛法宗師。”
    “父親入了佛門!”宋度神色大變,有些難以置信。他知道截教和佛門的關系,自己如今是截教圣人親傳弟子,父親是佛法宗師,日后恐怕要彼此為敵。
    見宋度神色有異,陳九公哈哈一笑,“徒兒,去吧!多在人間走走,為師什么時候派人尋你,你再回來。”
    “是。”
    宋度來羅浮洞時還是滿心歡喜,出來時臉色蒼白,有些魂不守舍。紅孩兒和金霞童子都看出來了,紅孩兒關切地問道:“師弟,可是挨了老師責罵?”
    宋度搖了搖頭,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老師向來疼我,又豈會責罵?師兄,我們快走吧,好多年沒回去,師弟還真有些心急。”
    “好!”紅孩兒也沒多想,左手拉著宋度,右手拉著金霞童子,“我們這就走!不過我可先說好了,不管你們到人間有什么事,都必須先到我鉆頭號山作客!”
    “好,那就先去你鉆頭號山坐坐!”
    聽金霞童子應了下來,宋度有些奇怪地問道:“師兄,您也去人間?”
    “是啊!”被紅孩兒拉著往前走,金霞童子嘴里不停,“我奉老爺之命,去往人間傳令。”
    三人匯合了鐵扇公主,就離了金鰲島,往人間飛去。宋度僅有天仙修為,飛越東勝神州到達人間還有些吃力。一路上多虧了有紅孩兒和金霞童子,不斷地將同源的上清仙氣打入宋度體內。即使是這樣,也走了整整三天才到人間。
    “呼……”穿過東勝神州和人間的兩界屏障,宋度彎下腰扶著膝蓋長出口氣。這一路上就是有人相助,可也把他給折騰壞了。
    拍了拍宋度后背,紅孩兒搖了搖頭,“小師弟啊,你還得好好修煉啊!若是沒有我和金霞師兄,你就是走上半個月也到不了人間啊。”
    見宋度被紅孩兒說得臉紅,鐵扇公主在紅孩兒小腦袋上敲了一下,嗔怒道:“你百歲時連仙道都未成呢。”
    紅孩兒一聽不干了,嚷道:“那是沒人教我,后來老師傳我道法,百年孩兒就是玄仙頂峰!”
    看著爭吵的母子倆,宋度心里羨慕之余,還有一絲傷感。
    等到宋度恢復的差不多了,眾人再次駕云,往鉆頭號山飛去。按紅孩兒的安排,金霞童子和宋度必須先到他那里作客。
    在飛往鉆頭號山的途中,宋度想起一事,向金霞童子和紅孩兒詢問。“兩位師兄,老師僅僅修煉一百多年,就斬出善惡兩尸了,他老人家資質當真如此逆天?”
    聽宋度問起到個,紅孩兒搖了搖頭,“我到光明山時隨老師修道時,他老人家就已經是圣人之下第一強者了,以前的事我還真不清楚。”說著,紅孩兒拉了拉金霞童子,好奇地問道:“師兄,你跟著老師的年頭久,你可知道?”
    “這個么……”金霞童子撓了撓頭,思索片刻,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我拜入老爺門下時,正值萬仙陣之戰過去不久,他老人家奉我教太上教主之命復興截教。那時老爺不過是金仙修為,但真的短短幾就到了大羅頂峰。然后老爺清理北俱蘆洲,得大功德斬出善尸!”
    “果真是這樣!”紅孩兒聽了金霞童子的描述,重重地擊掌,小臉上滿是驕傲之色,“老師不愧是盤古開天至今第一天才,短短幾十年就能斬尸!”
    此時不光是紅孩兒,就連宋度也因為陳九公而感到自豪。
    幾個人談天說地,很快就到了鉆頭號山。鉆頭號山中小妖得知大王歸來,在山前列陣迎接。看到這一幕的宋度和金霞童子都驚呆了。
    就這樣,宋度和金霞童子在鉆頭號山待了整整七天。到了第八天,金霞童子說什么也不再待了。倒不是紅孩兒招待的不是,主要是因為他出來是奉了陳九公之命,要往峨眉、武當、終南山送信。出來的時候,陳九公是告訴過他不用著急,但也不能拖得太久啊。
    金霞童子走了,宋度也向紅孩兒告辭,也紅孩兒說什么也不讓,苦苦挽留。最后,宋度在鉆頭號山整整待了半個月才被紅孩兒送下山。(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