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576 孫悟空上天

不知這三人是早有預謀還是怎得?當年隨燃燈叛出闡教,西行入佛門。在佛門苦修多年,借佛門氣運斬尸,成為準圣,卻又叛出佛門。
    當年他們叛出闡教時,正是闡教實力最為微弱的時候。廣成子、赤精子他們被陳九公廢了,就剩下云中子和南極仙翁。相比佛門,還要多有不如,根本沒有清理門戶的實力。
    現在的佛門,可不是當初的闡教。他們完全有實力滅殺叛徒,清理門戶。
    聽無當圣母說青蓮造化佛要來清理門戶,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和慈航道人說不害怕還是假的。他們在佛門多年,怎能不知青蓮造化佛的厲害。而且這些年來,有人傳言:青蓮造化佛借造化鼎斬出自己,三尸盡斬,離證混元道果就僅差一步。
    不知道這傳言是真是假,可就算是假的,青蓮造化佛也可以憑一人之力擊殺他們三個。不光是青蓮造化佛,就連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恐怕也有這個實力。別忘了,小乘佛教還有釋迦牟尼和那只孔雀呢。你要讓小乘佛教去打截教,他們就是死也不會去的。但要是告訴他們,文殊、普賢、慈航判處佛門,重歸闡教。孔雀如來
    “無當!你將那琉璃玉凈瓶還我,我師兄弟三人就不與你為難!”慈航道人也知道現在自己三人情況不是很妙,應當盡快趕回昆侖山,哪也不去就在玉虛宮中。有元始天尊在,任誰也不能把他們怎么的了。可那琉璃玉凈瓶是自己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寶物,就這么丟了肯定是心有不甘。剛剛趁著混元金斗傷了本源,想占個便宜,卻不想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半路殺出的無當圣母給坑了。
    攏了攏袖口,布下封印。封住袖中的琉璃玉凈瓶,無當圣母笑道:“你們師兄弟三人借我云霄師妹之手,才能脫離佛門,這琉璃玉凈瓶作為謝禮,似乎還有些不足。怎得還想要不去不成?”
    當年文殊、普賢、慈航入佛門,不是被逼,而是自愿。若是叛教脫離佛門,就要先斬斷自身與佛門之間的氣運牽連。三人入佛,是因三花被削,五氣被閉。直接原因是九曲黃河陣。根本原因卻是落在混元金斗上。
    因由混元金斗而生,今日也由混元金斗斬去,如此方可斬斷三人與佛門的氣運牽連。三人以凝練的金身為寄托,斬出惡尸化身,又將多年來修煉的寂滅佛力灌入金身中,催動金身撞擊混元金斗。金身伴隨惡尸而亡,三人的寂滅佛力在那一瞬間消耗殆盡,趁機斬斷與佛門之間的氣運牽連。這樣一來,雖然與佛門結下了大因果。不過卻能名正言順的回歸闡教。
    文殊、普賢、慈航在天皇年間,拜入元始天尊門下,師徒這么多年,三人了解元始天尊的脾氣。只要他們迷途知返。又是三個準圣級別的強者,只要在元始天尊面前懺悔,一定能得到元始天尊的諒解。
    無當圣母剛才說的也不無道理,他們三個的確是借云霄之手。才能斬斷與佛門之間的氣運牽連。可是他們彼此之間,是死對頭,互相之間的因果。只存在惡因惡果,絕無善因善果。更不會拿先天靈寶琉璃玉凈瓶作為謝禮,來感謝云霄。要知道,云霄的本意絕非是要幫助他們。
    三仙也知無當圣母不會將琉璃玉凈瓶拱手奉上,紛紛亮出兵器,將無當圣母圍在當中。
    “哈哈哈……”無當圣母看著將自己圍住的三人,笑得十分開心,“爾等真不畏死呼?”
    “你……”慈航道人氣得咬牙切齒,雙目通紅地瞪著無當圣母。
    “師弟,快走!”突然,文殊廣法天尊面色一變,伸手拉了拉慈航道人衣襟。
    “啊呀呀!氣煞我也!”慈航道人狠狠一跺腳,轉身就走。聽到身后無當圣母銀鈴般的笑容,慈航道人強壓著心頭怒火,與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拼命往東逃竄。
    這三人雖失了惡尸分身,但仍然是準圣。雖無鯤鵬妖師、大日如來那般,仗著先天神通,可瞬間數萬里。但萬里之遙,在他們腳下,也就是幾個呼吸的功夫。
    眼看著三人離去,無當圣母長出一口氣,她也怕這三人狗急跳墻。要是那樣,恐怕最后會落個同歸于盡,
    無當圣母轉過身去,見西方天空上五彩霞光若隱若現,打個稽首,心底默默說道:“多謝師弟!”
    仿佛聽到無當圣母無聲的感謝,五彩霞光猛然大作,卻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原來,就在文殊他們三個脫離佛門的一瞬間,佛門高層皆有感應。
    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面色疾苦,青蓮造化佛面皮鐵青。
    看了阿彌陀佛一眼,青蓮造化佛怒道:“師兄息怒,待師弟前去,將那三個叛徒誅殺。”
    阿彌陀佛搖了搖頭,苦笑道:“師弟莫急,且聽聽你準提師兄怎么說。”
    青蓮造化佛聞言,連忙望向準提佛母,卻見準提佛母臉上毫無惱怒之色,不禁大為稀奇。
    準提佛母微微一笑,道:“由他們去吧!”說罷,準提佛母對立在一旁的白蓮童子說:“你往大雷音寺,告訴藥師王佛,不要派人去與那三人為難。”
    “弟子遵命!”
    大雷音寺中,眾佛聚在一起,紛紛出言聲討文殊三人。
    “諸位!”懼留孫佛咬牙切齒地喊道:“我愿往東勝神州截殺那三人,可有哪位尊者愿助我一臂之力!”
    文殊三人叛出佛門,最生氣的卻是懼留孫佛。想當年在闡教弟子分為三派,懼留孫、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和慈航道人同是燃燈道人那一派的。四人關系特別好,經常聚在一起論道、交流。后來燃燈道人西行入佛門,四人相隨,一起做了叛徒。凡人講“四大鐵”,什么一起扛槍、一起嫖娼的。在他們看來,一起做叛徒,也是非常鐵的。
    可是這三人謀劃這么大的事。都沒跟自己商議。燃燈被陳九公打得身形俱滅,文殊他們三個叛出佛門回闡教去了。當年闡教的五大叛徒,如今就剩下自己了,這讓懼留孫佛心里很不爽,特別不爽,有一種被人拋棄的感覺。而且他們三個這一走,懼留孫佛在佛門的地位頓時尷尬了,剛才懼留孫見尸棄佛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些不對。
    懼留孫佛知道尸棄佛是怎么想的,但此時懼留孫佛想回闡教也不容易了。文殊他們三人能夠借云霄之手,以混元金斗斬斷與佛門之間的氣運牽連。懼留孫又該怎么辦?那機會可是千載難逢的。混元金斗的威力懼留孫是親身經歷過的,文殊、普賢、慈航所為簡直就是玩火。他們這是玩得好,要是沒玩好,被混元金斗收了,那真的哭都找不著地。
    懼留孫佛心里氣啊,也恨,也怒。但眼下當務之急是要表達自己對佛門的衷心,讓這些佛祖別猜忌自己。所以才提議,前往東勝神州截殺文殊、普賢和慈航。
    懼留孫佛話音剛落。在上方與藥師王佛并肩而坐的大日如來冷冷地說道:“此事就不勞懼留孫佛費心了。”說完,不顧懼留孫佛的尷尬,轉向藥師王佛道:“尊者,你我往東勝神州走上一遭可好?”
    “好!”藥師王佛應了聲好。從蓮花臺上下來,持著七寶妙樹杖就要往大雷音寺外走。可就在這時,迎面走來白蓮童子。
    看著藥師王佛,白蓮童子輕輕搖了搖頭。
    藥師王佛見白蓮童子搖頭。止住腳步,問道:“白蓮,師叔可以法旨?”
    “佛母說我佛門不可與那三人為難。”
    “什么!”聽到白蓮童子的話。尸棄佛一碰三尺高,沖到白蓮面前,“師叔真這么說?”
    白蓮童子二目一瞪,眼中精光一閃,“當真如此!”
    被白蓮童子眼中的精光刺到了眼睛,尸棄佛心頭微顫,似乎想起了什么,連忙向后退了兩步。
    在場的群佛,除了大日如來之外,誰也沒有發現尸棄佛的異樣,他們的注意力還都在那文殊三人身上。
    白蓮童子向藥師王佛一拱手,轉身離去。藥師王佛沉思片刻,對眾佛道:“既然師叔已有旨意,諸位尊者就依師叔法旨行事吧。”
    同處靈山的婆娑凈土,浮屠頂層。小乘佛教兩大教主釋迦牟尼、孔雀如來,與三大菩薩正聚在一起。如今佛門大興,虬首菩薩、靈牙菩薩、金光菩薩借佛門氣運,相繼斬出惡尸,此時加上那很少入婆娑凈土的彌勒尊王佛,小乘佛教已經有六位準圣了。
    以五佛的道行,再加上天機指引,在第一時間就清楚佛門中發生了什么事。對于那三人叛出佛門,五佛并沒有絲毫憤怒,有的是鄙視和幸災樂禍。
    不知想到了什么開心事,孔雀如來臉上少有的露出笑容,引得四佛紛紛側目。
    “師弟可是想到了什么好事?”饒是釋迦牟尼也有些好奇,便開口詢問。
    孔雀如來雙眉一挑,問道:“師兄,那三人叛出佛門,必是要回闡教。我往東勝神洲,將他們截殺可好?”
    聽孔雀如來這么說,虬首菩薩眼前一亮,“師兄所言大善,不如我與師兄同去!”
    “同去!”
    “同去!”
    接下來說話的是靈牙菩薩和金光菩薩,他們對孔雀如來的建議十分贊同。對于文殊、普賢、慈航,這三個手上沾染截教弟子鮮血的人,小乘佛教上下恨他們入骨。只要見到他們,就想將其挫骨揚灰。以前是不好下手,現在么,這機會真是千載難逢。
    釋迦牟尼聞言,心中也難免有些意動。可他感覺到有些不對,坐在蓮花座上,頂上沖起五黑五金十道光芒,十道光芒交錯。
    孔雀如來和三大菩薩見釋迦牟尼如此,知道他是在推測天機,都不說話,靜靜地等待。
    片刻之后,釋迦牟尼收了神通,睜開雙眼,對孔雀如來道:“師弟,你速速趕往鉆頭號山!”
    “嗯?”聽釋迦牟尼的話。孔雀如來有些詫異。怎么是去鉆頭號山?不是去東勝神州?
    釋迦牟尼有些著急的說道:“師弟只管往鉆頭號山一行,不需出手,只要將那三人驚走即可。”
    感覺到了釋迦牟尼言語之中的急切,孔雀如來二話不說,將身一晃,化作一道五彩霞光而走。
    正是孔雀如來及時趕到,驚走了那三人,保住了無當圣母。
    昆侖山,當得上是洪荒第一仙山。其前身,則是盤古脊梁所化成天支柱不周山。巫妖劫時。共工怒撞不周山,將其撞斷。失了天柱,天河塌陷,水漫洪荒。
    六圣出手補天時,元始天尊將斷掉的半截山拾起,后煉制成后天靈寶中攻擊力第一的翻天印。那仍佇立在洪荒大地上的半截不周山,則被元始天尊占據,立為道場。因感不周之名有些不詳,元始天尊遂給其名字。因毗鄰西昆侖。就將此山命名為昆侖。
    這昆侖山就是半截盤古脊梁,即使是半截,也是洪荒第一仙山。又是盤古玉清圣人道場,昆侖山則為仙家圣地。流傳在無數神話傳說之中。
    昆侖山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閉目養神,其面前香案上擺著一個八角香爐,香爐中燃著香。裊裊香氣直往上走,直至玉虛宮頂棚。才倒往下來。
    猛然間,元始天尊睜開二目,握著三寶如意的手微微顫抖。說明這位圣人此時的心情十分不平靜。
    “白鶴!”
    元始天尊低聲輕喚,就有白鶴童子從宮外走了進來。
    “老爺!”
    “去!敲鐘三下!”
    “是!”
    白鶴童子出了玉虛宮,徑自行至麒麟崖前。麒麟崖前有一株杏樹,正是那赫赫有名的昆侖仙杏。雷震子就是吃了這樹上的仙杏,才長出了風雷二翅。在這杏樹的一丫杈上,掛著一口金鐘。
    白鶴童子來在樹下,從袖中取出小錘,在鐘上連敲三下。白鶴童子沒怎么用力,這鐘被白鶴童子敲打也只微微震動,聲音都傳不出千丈。
    但是,散落在洪荒各地的截教二代弟子。云中子、廣成子、南極仙翁、赤精子、靈寶**師、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道行真君、清虛道德真君紛紛出了道場,從四面八方向昆侖山趕來。
    到了昆侖山,眾仙來在玉虛宮前,見白鶴童子正立在宮前等候。
    “諸位師兄,請!”
    聽白鶴童子這么說,眾仙知道這是老師元始天尊讓自己這些人入內,便在云中子、廣成子的帶領下進入玉虛宮。
    眾仙進到玉虛宮中,先是向元始天尊行禮,待元始天尊說了句免禮后,依次坐在一個個蒲團上。
    待眾徒坐定,卻發現此時大殿中還有四個空著的蒲團。要知道,元始天尊門下規矩森嚴,玉虛宮中的蒲團可不是誰都能坐的。除非是元始天尊的親傳弟子,再也就是昔日的燃燈道人,才有資格在玉虛宮中有一蒲團。就連當年的姜子牙、申公豹,現在哪吒、韋護、雷震子,在玉虛宮中都沒他們的蒲團。
    原本玉虛宮中有十五個蒲團,可自燃燈攜四仙叛教后,玉虛宮中就只剩下了十個蒲團。平日元始天尊召集眾弟子,玉虛宮大殿中只有屬于黃龍真人的那個蒲團是空著的。今日,有多了三個空著的蒲團,眾仙紛紛不解,將目光投向了云中子。
    知道這是諸位師兄弟讓自己出頭,云中子心里苦笑,卻也只能起身,向元始天尊問道:“敢問老師,這玉虛宮內多出的三個蒲團,是歸何人所有?”
    元始天尊沒有回答云中子的問題,目光投向玉虛宮大門的方向,口中道:“你們皆往山門前,迎你們那三個師兄弟上山!”
    “弟子遵命!”元始天尊話音剛落,云中子就開口應道。
    其實眾仙根本沒聽明白元始天尊的意思,都在揣測那三個師兄弟是何方神圣。本來眾仙想讓云中子再問問,可云中子直接答應了,眾仙無奈只能跟著云中子一起出到玉虛宮外,往昆侖山下走去。
    “大師兄,你說老師什么時候給咱們添了三個同門?”下山的途中,道行真君向廣成子問道。
    廣成子搖了搖頭,苦笑道:“愚兄也不知道,可能是老師早年間收入門下的弟子吧。”
    “大師兄!”
    “師弟有事?”見說話的是云中子,廣成子心頭一動,“師弟可是想到了什么?”
    聽廣成子這么問,眾仙的目光都轉向了云中子。
    云中子環視眾仙,伸出右手,用食指點了點西面。
    “嘶……”太乙真人倒吸一口涼氣,驚道:“不會吧!他們不是……”
    “諸位師弟不要亂想了!”這時廣成子說:“我們只要往山門處等候片刻,就知道了。”
    眾仙一起來在昆侖山山門外,并排依次站定。一時間,眾仙紛紛思緒萬千,都有自己的心思。
    “大師兄!”身為闡教二師兄,赤精子卻從沒有挑大旗拉幫結派與廣成子作對,反倒凡事都以廣成子為尊。他站在廣成子身旁,拉了拉廣成子衣袖,向廣成子使了個眼色。
    雖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赤精子沒有說話,但廣成子知道他要說什么。搖了搖頭,廣成子沒有說話。
    “來了!”這時,一個聲音傳入眾仙耳中。只見云中子飄然而起,大步向前走去。
    云中子一動,眾仙只見西面飛來三道白光。那白光是他們熟悉的玉清仙氣,而來人的氣息,讓眾仙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真的是他們!”太乙真人面色十分復雜,他看了一圈,發現眾同門的神色與自己無異。
    “哎……”廣成子輕嘆一聲,“不要多說了,按老師說的,迎他們上山吧!”說著,廣成子飄然而起,跟上云中子。
    廣成子一動,眾仙不再多言,紛紛跟上。
    三道白光落在昆侖山腳下,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望著昆侖山。
    感覺到有人過來,三仙望去,突然神色大變。文殊廣法天尊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打一稽首,“諸位師兄、師弟,我們回來了!”
    普賢真人與慈航道人也都跨出一步,分列文殊廣法天尊左右,向眾仙稽首。
    闡教眾仙看著昔日的三個同門,誰也沒有說話,廣成子張了張口,到嘴邊的話卻始終沒有出口,最后化作一聲嘆息。
    聽到廣成子的嘆息聲,云中子微微搖頭,輕聲道:“三位師兄,老師讓我們下山來迎,咱們上山吧!”
    “老師……”三仙聞言,心中激動萬分,俱都熱淚盈眶,跪倒在地,重重叩首。
    “哎……”廣成子又嘆了口氣,重重地跺了跺腳,繞倒文殊廣法天尊左側,低身扶住文殊廣法天尊臂膀,“師弟,上山吧!”
    “大師兄……”
    廣成子拍了拍文殊廣法天尊肩膀,“走吧,別讓老師久等了!”
    這時,云中子和南極仙翁過來,扶起普賢真人和慈航道人。眾仙相視一笑,一起往昆侖山上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