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575 佛門入境

青、金、白三色光芒此消彼長,爭斗不休。云霄娘娘與觀世音菩薩斗得難解難分,各種神通秘法層出不窮。
    二人秉承的都是圣人道統,觀世音菩薩更是身兼三大圣人絕學,修煉了佛門金身、舍利之法,各種神通有玉清一脈,也有寂滅一支,有攻有防。
    再看云霄娘娘,所學的就是截教上清仙法,比起觀世音菩薩或許少了些許變化,但勝在精純。面對觀世音菩薩的攻防,云霄見招拆招,絲毫不落下風。
    “娘,您看云霄師叔祖能否將那禿賊斬殺?”站在鉆頭號山半山腰處觀戰的紅孩兒,見云霄和觀世音菩薩殺得難解難分,不禁為云霄捏了一把汗,于是出言向身旁的鐵扇公主問道。
    “我兒放心。”鐵扇公主目不轉睛地看著戰團中爭斗的二人,觀看準圣之間的廝殺,對于她這個大羅金仙來說,是十分難得的機會。此時云霄娘娘和觀世音菩薩在人間,雖然法力都被壓制到天仙頂峰,但他們對于自己法力的運用,遠非天仙可比。
    目光仍落在云霄和觀世音菩薩身上,鐵扇公主貝齒輕啟,“云霄娘娘道行、法力不亞于那和尚,混元金斗更是威力絕倫的頂級先天靈寶,即使不能斬殺那和尚,也能全身而退。”
    “那就好!”紅**孩兒聞言,眼前一亮,嘴里嘟囔著:“可惜老師已證混元,不然這禿賊豈敢來找我麻煩。”
    聽了紅孩兒的話,鐵扇公主暗暗搖頭。早年間陳九公未成圣時,當得上是圣人之下第一人。洪荒億萬修士,無一人敢與之爭鋒。弒神槍下,不知多少大神通損命!青萍劍、紫電錘,不知送多少人往輪回轉世!奔襲靈鷲山,打殺佛門七大上古佛之首的燃燈,佛門也只能忍氣吞聲。還得任由他在自己家里晃蕩。
    可不成圣終為螻蟻!若非陳九公及時得證混元,上次量劫中,截教早就被人殺得一個不留了。
    摸了摸紅孩兒的腦袋,鐵扇公主也不接他話茬,全心地關注兩大準圣之戰。她成就大羅果位已有些年頭,也想斬出三尸化身。若能在云霄娘娘和觀世音菩薩的戰斗中領悟到什么,那就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紅孩兒知道這對自己娘親是個機緣,也就不早出言打擾,不過和鐵扇公主不同,他是單純的看個熱鬧。
    就在云霄娘娘和觀世音菩薩斗得正酣時。觀戰的幾人,鐵扇公主、紅孩兒、金吒、木吒都感覺到在西方,有兩股氣息越來越強,很快就從天仙攀升至大羅頂峰。到了大羅頂峰也沒有停止,還在不斷地攀升。
    “準圣!”鐵扇公主顧不得現場觀摩了,縱身而起飄在高空,向西方望去。
    翻過鉆頭號山再往西,那就是西牛賀洲了,是佛妖的根據地。這兩股氣息在離鉆頭號山不遠的地方節節攀升。在沒有親眼看見時,誰也不敢肯定這兩股氣息的主人對自己來說是敵還是友。
    故而,觀戰的雙方不約而同的升至高空,向西方望去。雖然相隔千萬里之遙。但以四人的神通,雖不說能眼觀地仙界,但幾萬里之內在他們神通之下,絕對是一覽無余。
    不過。接下來的異象,莫說是他們,就是普通人也能憑肉眼看到。
    兩道金色光柱沖天而起。在金色光柱周圍,金蓮涌現,曼陀羅花漫天飛舞。梵音陣陣,似有無數佛子吟誦經文。
    “不好!”通過眼睛看的和耳朵聽的,鐵扇公主感覺到不妙。這異象和梵音,明顯是佛門大能出世的異象,還是在鉆頭號山不遠處,今日必然要有麻煩。紅孩兒也看出來不妙,緊緊地攥著火尖槍的小手,手心有些微微冒汗。
    與鐵扇公主和紅孩兒不同,金吒、木吒卻是無比的激動,兄弟二人相視一眼,看著對方臉上溢于言表的喜悅之色,二人身體在此時竟然都在微微的顫抖。
    就在這時,金吒手上的遁龍樁憑空飛起,化作一道金光直往西方飛去。同樣的還有木吒背后的吳鉤劍,與遁龍樁不分先后,越過鉆頭號山飛往西牛賀洲。
    遁龍樁和吳鉤劍的異動,更是讓金吒、木吒欣喜若狂。
    遁龍樁、吳鉤劍疾如閃電,飛入西牛賀洲,離那兩道沖天而起的金色光柱越近,這兩件先天靈寶竟微微顫動起來。
    轟!轟!
    兩聲巨響,兩尊高大的金身在兩道光柱中現出,一尊呈三頭六臂,持六把智慧劍;一尊成四頭八臂之勢,手持劍、印、珠、笏、短戟、短槍、短叉、金斧。
    兩尊金身于高空放出億萬金光,金光中似有無數佛子吟誦佛經,香氣隨金光鋪開,籠罩方圓萬里。
    金身緩緩降下,沒入金色光柱后憑空消失。緊接著金色光柱散開,兩個披著金光的身影緩緩現身,遁龍樁和吳鉤劍分別落在他們兩人手中。
    “老師!”
    “老師!”
    金吒、木吒從遠方飛來,在半空中下拜,這被他們喚作老師的,正是文殊廣法佛和普賢如意佛。
    看到自己徒弟,文殊、普賢也很高興,上前將他們扶起,文殊菩薩拉著金吒,上下打量著說道:“這些年為師不在你身邊,你能安心修煉,修成金仙。好!好!好!”
    聽文殊連說三個好字,普賢哈哈大笑,“師兄,我們不在這些年,小子們都很不錯啊!”
    文殊點了點頭,看著鉆頭號山方向,“那與慈……觀世音尊者爭斗的是誰?”
    “回老師,是截教云霄!”金吒答道。
    “是他!”文殊廣法佛眼中閃過一絲憤恨之色,與普賢如意佛相視一眼,見普賢點頭,文殊對金吒、木吒道:“你們且在此等候!”說完,不等金吒、木吒答話,便與普賢如意佛一起,向鉆頭號山飛去。
    鐵扇公主和紅孩兒看見兩道金光從自己頭頂飛過,那兩道金光中似乎有人。可他們道行不夠,根本看不分明。
    就見那兩道金光中飛出兩點金光,兩點金光小如米粒,迎風便長,瞬間化作兩尊高大金身,各自揮舞著手中法器,加入戰團相助觀世音菩薩攻擊云霄。
    云霄娘娘道行高深,在金身未至時就對剛才在西牛賀洲上發生的事有所了解。兩尊金身向她殺來,又有文殊、普賢在一旁虎視眈眈,云霄卻毫不畏懼。手中寶劍連斬,頂住觀世音菩薩。心神一動,催動混元金斗。
    混元金斗在云霄的催動下飛起,在空中一轉,兩尊金身不由自主的停頓下來,沒有殺到云霄身前,卻有向混元金斗飛去的跡象。
    知道混元金斗的大虧,文殊廣法佛雙手結印,結出文殊師利印。向混元金斗轟去。
    文殊師利印印在混元金斗上,混元金斗微微一顫,其上金光大作,瞬間將文殊師利印撕得粉碎。
    “文殊、普賢!”云霄一劍逼退觀世音菩薩。招回混元金斗托在掌上,望著文殊廣法佛和普賢如意佛,“身遭大難,受輪回之厄。卻還敢與我截教為敵,你們當真不怕身形俱滅么?”
    文殊、普賢曾被陳九公以混元金斗拿住,在九曲黃河陣中被削去頂上三花。也曾在光明山前與妖族聯手攻打截教。被巫之祁斬殺肉身。如今通過輪回轉世的方式歸來,二人道行大有增進,借著佛門大興的氣運,參悟佛法以將佛門金身斬出,已成就準圣之身。
    聽云霄之言,文殊、普賢并未動怒,文殊廣法佛笑道:“封神大劫,天數不在你截教,爾等卻妄自尊大,結果如何?今佛門大興,我勸你回轉東海,閉災躲劫,免得重蹈覆轍。”
    “哼!即使我截教當年輸了,你們幾個有落得什么好下場?今佛門大興不假,但你們最好回去閉災躲劫,免得重蹈覆轍。若是再惹了災禍,在叛離佛門,恐怕洪荒之大,也無容你們之處了!”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文殊廣法佛、普賢如意佛,還有觀世音菩薩,有相同的短處,就是他們曾叛出闡教,轉投佛門。這是他們永遠都洗不掉的污點,也是他們心中的禁忌。
    今天這個傷疤被云霄娘娘狠狠地揭開,文殊、普賢被她氣得火冒三丈。普賢如意佛怒吼一聲,持吳鉤劍向云霄娘娘殺去,他那丈八金身化身仿佛不帶一絲重量,如風中柳絮一般,飄至云霄上空,將第三只手里握著的普賢珠打出,向云霄擊去。
    云霄娘娘有混元金斗在手,能收人收寶。平日里與人對戰,對手都牢牢的將寶物控制在手里,生怕讓云霄娘娘以混元金斗收去。可今日,普賢如意佛的惡尸化身反其道而行之,祭起普賢寶珠去打混元金斗。
    云霄娘娘見到這一幕,心中頓生警覺。她知道這普賢不是剛出道的雛兒,也不是白癡,他如此行自然是另有隱情。云霄也同樣不傻,不會著了他的道兒。用手一指,一道青光自指尖射出,在空中化作一朵青蓮,托住打向混元金斗的普賢珠。
    普賢珠落在青蓮中,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消無聲息。可就是這樣,云霄才更加留意。果然,一聲巨響,青蓮被炸得粉碎。與此同時,普賢金身手中一點金光凝聚成一顆新的普賢珠。
    “你倒是長了些本事!”云霄輕哼一聲,翻手將劍收起,雙手連連翻動,那浮在半空中的混元金斗劇烈顫抖,巴掌大的混元金斗在顫抖中迅速長大。
    就好像吹了氣一樣,混元金斗長至小山一般,其上金光流轉,耀眼至極。
    文殊廣法佛、普賢如意佛、觀世音菩薩,連同他們三個的化身,都有感覺,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自混元金斗斗口處傳來。
    “不好!”周身僧袍被那吸引力扯得鼓了起來,文殊廣法佛心中暗道不好,連忙運轉玄功,玉清仙氣和寂滅佛光同時在體內流轉,頂上現出慶云、金蓮、金燈、瓔珞……玉清仙氣、寂滅佛光在身外繚繞。
    與文殊廣法佛相同,普賢如意佛和觀世音菩薩也施展神通,抵擋混元金斗。
    云霄娘娘美目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張口噴出一口精血,混元金斗得了主人精血,瘋狂地顫抖著,其上金光更勝。光芒更勝高懸九天上的金烏星。
    隨著混元金斗威力大增,二佛一菩薩的壓力大增。這混元金斗威力驚人,早在封神量劫時他們就見識過。今時今日,三人皆以斬尸,但卻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應對混元金斗。
    三人若是防御至寶護身,像五方旗、九品金蓮、十二品造化青蓮這個級別的防御至寶,還可抵擋混元金斗。
    可是在洪荒之中,防御至寶明顯要比攻擊型寶物少得多得多。這樣的寶物是有一些,但卻不在文殊他們手里。眼下來說,三人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跑。
    云霄娘娘已經開始拼命了。混元金斗的威力已經被激發到頂點了,搞不好能將他們三人都收了去。以他們與截教之間的過節,落在云霄娘娘手里,估計連輪回轉世都是奢望。
    這三人也都是準圣,他們要是一心想走的話,云霄也留不住。可這三位今天不是哪根筋不對頭,一個沒走,頗有默契的在這時選擇了硬抗。
    此時云霄心里也有些詫異,按理說著三人都不是什么有骨氣的主。他們要是真有骨氣。也不會轉投佛門。自己這都拼命了,他們要么也跟著拼命,要么就是有什么后手。
    云霄心中想著,卻是又加了一把勁。連噴三口本命仙氣。三口仙氣出口如箭,射入混元金斗中。
    緊接著,文殊、普賢和觀世音菩薩再也止不住身形,紛紛向混元金斗飄去。
    “兩位師兄。還不出手更待何時!”突然,觀世音菩薩大喝一聲,頂上慶云中的金身向混元金斗沖去。
    “嗯?”看到這一幕。云霄娘娘芳心微顫,心底感覺到一絲不妙。
    這時的文殊廣發佛雙眼通紅,普賢如意佛滿面猙獰,齊齊大吼一聲。在他們頭頂慶云上的金身和觀世音菩薩那尊金身異樣,直沖而起,飛向混元金斗。
    混元金斗經云霄娘娘全力催動,又得了云霄一口精血、三口本命仙氣,如今大的好似太古星辰、天外飛山一般。巨大的斗口仿佛絕世兇獸張開的血盆大口,要將佛門三大準圣的金身化身吞噬。
    眼看著三大金身化身就要沒入混元金斗中,那三大金身加起來的三十一張口一起朗聲念道:“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文殊廣法佛跟著年聲佛號,周身寂滅佛號瞬間收斂,化作一根金色光柱沖起,電光火石之間已經追上那即將進入混元金斗中的金身化身。
    金色光柱將文殊廣法佛與其金身化身相連,文殊廣法佛的金身化身瞬間停在混元金斗外,任混元金斗怎么收取也紋絲不動。
    與文殊廣法佛相同,普賢如意佛和觀世音菩薩也是這般。三道巨大的金色光柱貫穿千里,將文殊、普賢、觀世音與他們的金身化身相連。
    鐵扇公主、紅孩兒看不出來,云霄娘娘卻能看到,那金色光柱仿佛有生命一般,不斷地進入文殊三人的金身化僧中。這金色光柱是文殊三人修煉出來的寂滅佛光,他們三個不斷地將自身的寂滅佛光化作光柱灌入自己的惡尸化僧中,這是要做什么?
    “不好!”突然,云霄娘娘明了天機,嚇得她花容失色,玉手一招,就要收回混元金斗。
    可是那混元金斗受云霄全力催動,化作萬丈高下,遮天蔽日,使得方圓幾千里內暗無天日。云霄花了那么大力氣才將混元金斗催動到這種地步,想收回來也非隨手一招就可以的。
    那混元金斗隨著云霄招手,就好像氣球撒氣一樣,瞬間小了下去。
    可在這時,文殊廣法佛哈哈大笑,那金色光柱猛然消散,承受了無盡寂滅佛光的金身化身,已經化作千丈高下。這金身的三張臉上,再無往日的慈悲,隨著金色光柱的消散,金殺奔不斷縮小的混元金斗撞去。
    與文殊廣法佛相同,普賢如意佛和觀世音菩薩也是如此為之。一時間,三大準圣借佛門金身斬出惡尸分身,一起向混元金斗撞去。
    轟!
    轟!
    轟!
    天地震顫!整個人間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天地變色,一道白光自西牛賀洲與人間相隔處升起,白光擴散開來,護住鉆頭號山周圍八萬里天地。
    多虧非大劫時。修士入人間法力就被壓制在天仙頂峰,準圣的法力在人間顯不出威能。不然這就不是兩界屏障能夠護持得住的,半個人間都要化為烏有。
    漸漸的,天地之間恢復寧靜,白光緩緩隱沒大地之上。鉆頭號山前,紅孩兒和鐵扇公主一左一右攙扶著云霄。看此時的云霄,她往日那潔白的宮裝上血跡斑斑,臉色蒼白如紙,烏黑的青絲再無了以往的光澤。
    “娘娘!”鐵扇公主從袖中取出錦帕為云霄擦拭嘴角的血跡,此時鐵扇公主拿著錦帕的手微微顫抖。原本她以為云霄來了。他們母子無憂。可現在云霄這模樣,恐怕連紅孩兒都能輕松擊敗她,又該如何是好?
    紅孩兒不知從哪里取出三個火棗,這是燧木道人不死火山中那棵靈根結的果子。將這三個棗子塞入云霄嘴里,紅孩兒松開云霄左臂,往前跑了幾步,從地上撿起混元金斗。
    捧著混元金斗來在云霄跟前,紅孩兒將其遞上。
    一把將混元金斗抓在手里,看著暗淡無光的混元金斗。云霄幽幽一嘆,“公主,快帶圣嬰走!”
    “師叔祖……”
    紅孩兒剛要說什么,就見遠處三道白光沖天而起。白光中三個道人緩緩升起。看著這三個道人,云霄俏麗的臉上露出獰笑,“好!好!敢算計我云霄,今日我拼了一死。也要將爾等誅殺!”
    看這三個道人,中間那位身穿白色水月道袍,頭上無冠。梳髽髻,鼻正口方,濃眉大眼,五縷墨髯垂至胸前,好一派有道全真的模樣。
    左邊那位,身著淡黃色道袍,頭戴紫金冠,手持拂塵,背背寶劍。樣貌威嚴,不怒自威。
    最右邊那個,外罩青色道袍,頭戴黑玉制成的道冠,左手掐法決,右手托凈瓶。白白凈凈的面孔,面帶微笑地看著云霄、鐵扇公主和紅孩兒。
    這三位道人,正是天皇年間顯赫一時的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和慈航道人。
    聽著云霄娘娘飽含殺氣的話語,文殊廣法天尊微微一笑,“云霄,今日我師兄弟三人借你之手重歸玄門,也算欠你個因果。他日在劫中,自會放你一馬。”
    云霄聞言怒極反笑,指著文殊廣法天尊罵道:“好個不知廉恥的狗賊,三番兩次叛教他投,日后必不得好死!”
    “找死!”慈航道人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辱罵,心里早就憋著火呢。此時云霄重傷,混元金斗也被他們三個自爆惡尸傷了本源,鐵扇公主和紅孩兒道行太低,慈航道人將手中琉璃玉凈瓶祭起,瓶底朝天、瓶口朝地。
    “啊!”
    正所謂:風水輪流轉!剛才是云霄要以混元金斗拿文殊三人,這回是慈航道人要用琉璃玉凈瓶收云霄他們三個。
    云霄、紅孩兒和鐵扇公主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向琉璃玉凈瓶中飛去。若是在云霄鼎盛之時,還能抵擋一二。現在么,卻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眼看著云霄就要被收入琉璃玉凈瓶中,慈航道人大喜,他倒不是對云霄有什么非分之想。只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混元金斗當真是件好寶貝,擒了云霄,那頂級先天靈寶混元金斗就是自己囊中之物了。
    “咦……那是……”
    突然,一道金光劃過天際,一枚生有雙翅的金錢飛來。那金錢撲棱棱翅膀,正與琉璃玉凈瓶相撞。
    “不好!那是……”
    文殊廣法天尊的話還沒說完,琉璃玉凈瓶嗖得一下從空中跌落,往下方墜落。
    一道青光略過,琉璃玉凈瓶遇到青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而那金錢落了琉璃玉凈瓶后向后倒飛。
    青光收了琉璃玉凈瓶,往起一沖,化作無當圣母將落寶金錢接在手中。
    琉璃玉凈瓶被無當圣母收了,自然解了云霄、紅孩兒和鐵扇公主之威。見是無當圣母趕來,三人大喜,紅孩兒和鐵扇公主扶著云霄來在無當圣母身旁。
    “師姐……”云霄娘娘雖重傷在身,但卻擔心無當圣母一人之力難敵文殊他們,不禁開口呼喚。
    “師妹不要多說了,且讓公主與圣嬰護送你回三仙島!”無當圣母說完,沖鐵扇公主點了點頭。
    鐵扇公主看了看無當圣母,然后向紅孩兒使了個眼色,母子二人攙著云霄向東勝神州的方向飛去。
    “哪里走!”見云霄欲走,被無當圣母收了琉璃玉凈瓶的慈航道人大怒,怒喝一聲,就要出手。
    文殊廣法天尊和普賢真人自然是要與慈航道人共進退,齊齊向往一步,就要向無當圣母出手。
    無當圣母一拍頂門,五道青氣從頭頂沖出,半畝慶云剎那間凝聚成形,三朵青蓮香氣四溢。一珠、一劍在青氣中沉沉浮浮,正是無當圣母隨閃寶無回珠、無回劍。
    無當圣母負手而立,笑吟吟地看著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和慈航道人,“三位還不走,青蓮造化佛就要來清理門戶了!”(未完待續……)i1292